第九百六十章 论佛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超级城市制造商古武兵王在都市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

    “请这几位施主在门外静候,”走到门口,僧人拦住了政纪身后的三虎等人说道。

    政纪点点头,让三虎他们稍安勿躁,带着父母走了进去。

    屋内,朴素的装饰,一桌一椅,一蒲团,一佛像图,还有一张床,构成了简单的禅房,一名年过七十的老僧站在央,面带善意的看着政纪等人。

    “政施主好,贫僧乃本寺住持了因,见过诸位施主”,老僧面带和煦,双掌合十道。

    “了因主持您好,这是家母,这是家父,此行,乃是求佛为愿而来,求一功德,这是家母的一点心意,为修缮寺庙的香火钱”,政纪将自己的手提箱放在了桌,打开,五十万现金,齐刷刷的在箱子躺着。

    “阿弥陀佛!”老僧的眼睛只在箱子一闪而过,神色从容,似乎视而不见。

    “施主,贫僧感谢施主的布施,功德无量,相信殊菩萨也会感受到施主的虔诚与善念,那么请女施主亲自前往主殿拜祭发愿,慧空,带几位施主前往主殿,”了因坦然而视政纪等人,缓缓说道。

    “多谢大师,”政纪点点头,刚转过身,身后传来了了因的声音。

    “这位政纪施主,还请留步相谈片刻,”了因缓缓的说到。

    政纪脚步微顿,点点头,给父母一个眼神,让他们先去,而他则回身看着了因。

    禅房内,只剩下了政纪和了因二人。

    “施主请坐下说话”,了因法师说道。

    政纪入座。

    “敢问施主一个问题”,了因缓缓说道。

    “大师请问”

    “什么是佛?什么是修行?”了因看着政纪缓缓说道。

    政纪双目微阖,思索片刻,缓缓说道:“悟!悟道休言天命,修行勿取真经,一悲一喜一枯荣,哪个前生注定,袈裟本无清净,红尘不染性空,幽幽古刹千年钟,都是痴人说梦”。

    政纪说完,静静的看着了因:“所谓修行,是为了达到即空涅槃的究竟法门,可悟不可修,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有信无证者虽不落恶果,却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得涅槃。”

    “不为成佛,那什么是佛教呢?”了因眼闪过一丝欣赏之色,继续问道。

    “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是人,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槃,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佛教,以次第而分,从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既非化,从浅意处说即导人向善之意,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化,”政纪说道。

    了因面色之间已经带着笑容,似乎被政纪所说而开怀,“以施主的领悟心念,断非普通人,参意不拘经,独具一格,显然是经历过常人无从经历的过往,方才有如此见地,自悟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难能可贵,依贫僧看来,施主已经踩到了得道的门槛,离得道也只差一步之遥。”

    “进,则净土,退,则凡尘,只是这一步,难如登天”,了因面色一正说道。

    “承蒙大师开示,惭愧惭愧,不过,我与佛的缘站到门槛已经算是缘尽了,不进不出,与基督,我进不得窄门,于佛教,我不可得道,”政纪面带着微笑说道。

    “无妨,缘起缘灭,各自有缘,施主是至孝之人,也是至性之人,一切由心而发,随心所欲,也是妙哉善哉,”了因双掌合十站起身。

    政纪也合十双掌,回礼。

    出了禅房,李雪梅已经在门口等候,身后的庙门正方,“子孙延福——居士李雪梅赠”一块儿金字红底的巨幅匾额已经静静的出现。

    “啧啧,李雪梅是谁?这块儿匾额,又得不少钱吧?”政纪身后,有人议论纷纷,在刚才,人们亲眼看到几名僧人将匾额仔细的挂在了面。

    “肯定是个有钱的人家,那个位置,少说也要几十万!”有人八卦道。

    而政纪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五爷庙门口。

    掰弯了五爷庙,政纪一家人又去其他较出名的地方游览拜祭,李雪梅兴致很高,拖着政学平逢庙便拜,政学平是个读书人,对于佛什么的并不怎么信,奈何老婆虔诚,也只能走走停停,坐在庙门口等着李雪梅。

    午饭,在一家当地不错的农家饭店吃了点,然后下午继续。

    五台,不愧是佛教圣地,这一路走下来,政纪算了算,遇到的僧人,没一千也有八百,甚至能看到喇嘛在街道走着,尼姑僧人,成为了这里的一道风景。

    其有多少真和尚,有多少假和尚说不清了,因为政纪还在饭店里看到有穿着僧袍的男子喝酒吃肉。

    不过,也有虔诚的,身着破旧的僧袍,口念念有词,一步一叩首的朝着观音顶祭拜。

    游览了一天,政纪没准备当天返回,住进了酒店,他们第二天,打算东台山顶看日出。

    第二天天还没亮,四五点钟的时候,车队朝着东台台顶驶去。

    门外繁星满天,是气温很低,感觉白天低了十多度的样子,不过好在车里的气温适宜。

    车走了一会儿,政学平让停车。

    干啥?

    撒尿。

    开车门下车,政学平才现外面风很大,气温应该已经零下了,迎着风的时候,风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于是他背着风拉开了裤子拉链。

    政学平披着绿色军大衣,站在风,即便是如此,寒风也将他吹得不由的抖了两抖,他甚至感觉自己暴露在空气的小弟弟下一秒会被冻住一般。。

    忽然,他的眼睛直了,因为在车前方,影影绰绰的有几道人影,其有个还是白色的影子,朝着这边挥动着手臂,让政学平几乎吓得尿都憋回去了。

    “什么人!?”政学平看到了,前面带路开着陆地巡洋舰的三虎显然也注意到了,大声的朝着前面的人影喊道。

    几道人影快速跑了过来,其一个白衣服的女生哈着手说道,其他人看到这车停了下来,围巾后的脸庞露出了期待与高兴的神色。

    政纪也下车,看着对面一群人问:“你们从哪来的?多少人?”

    对面人群里一个男的说:“我们是太原师大的学生,我们都是第一次来,没想到这么冷,一共八个人。”

    借着车灯,政纪大致打量了下几个人的脸庞,青涩的模样却是是像学生,他点点头大声说:“去打头的那辆陆巡和最后的那辆车,积极凑乎着坐吧”。

    听他这么说,对面的学生立刻开心的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

    政纪愣了下,黑灯瞎火的,自己这成叔叔了?

    陆巡空间虽然大,可是里面放了些食物和其他以防万一的用品,结结实实只能坐三个人,政纪安排三个男生去了陆巡。

    还剩下五个,政纪安排其两个女生坐到了自己父母他们那辆奥迪,而他则和剩下的一男两女坐到了后车的奔驰。

    继续路。

    政纪坐在副驾驶,后排的三个学生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小声说话。

    刚才穿白衣服的女生悄悄打量着车内豪华舒适的布置,即使是颠簸的山路,柔软的真皮座椅和高级减震几乎让众人丝毫感觉不到颠簸,低声说:“刚才拦车时没注意,车后才现,居然是奔驰哎,圆圆,你总说你懂车,这车得多少钱?”

    叫圆圆的女生摇头:“这辆我不知道,不过怎么也得几十万吧”

    旁边一个被圆圆挽着的男生听了,撇撇嘴接话说:“几十万?那是事故二手车!要知道这可是奔驰s系列的豪华轿车!这车开出去,回头率刚刚的……这车……百公里加速6.3秒……无钥匙启动……”

    男生滔滔不绝说了半天,把他们坐着的车夸得神一样,在这时,身旁小鸟依人状挽着他的女生忽然开口说:“咱俩结婚时,我不要桑塔纳了,我要这辆,你好好奋斗吧。”

    男生听了,话卡在了喉咙里,目瞪口呆了好几秒。

    这能算自己嘴贱吗?一阵快活,多出一台两百来万的车要去奋斗?

    当初许诺桑塔纳是两人情热时吹牛说的,这众目睽睽的,现在要买这个车?

    别说买车了!换个女朋友都买他们坐着这辆容易多了。

    不过男生考虑到现在身边这个是新勾搭的,还没得手,该哄还得哄,男生赶紧说:“其实这车也不算好,长越野能力不强,以后咱们出去旅游不得选个越野强的?……”。

    政纪坐在前座闭目养神,耳朵里听着津津有味地看着男生鼓动如簧之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说男生读师大,还有这么一张巧嘴,大学四年少说能拱几十棵白菜。

    不知不觉,到山顶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寺里的和尚已经在做早课了,隐约能够听到在山顶的喃喃经声。

    政纪等人下了车,径直走到了东台悬崖边,此刻不止他们这些,同样有不少人也有已经到了。

    几个学生和政纪等人道了谢,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白衣服的女生时不时偷偷瞄一眼在被三虎等人隐隐围在间的政纪,戴着眼镜,看样子这个男子年龄似乎也不大,但似乎身有那么一种高山仰止的妙气质。

    他是谁?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又或者是哪个老板?这样的好不仅仅是她心里有,其他几个人的心里也在发酵。

    只是刚才黑灯瞎火的没看清这位热心男子的模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6013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6013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