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惊讶

推荐阅读:鸿蒙帝尊神级工业主都市之最强狂兵爱生暖冬至尊神农纵横人生三千年超品仙医不做皇后就得死公子九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天渐渐亮了。

    天空是蓝色的,远山是黑色的,衔接蓝色和黑色的,是一条先是橘红然后变成金黄的天际线。

    “太阳要出来了”

    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嗓子,把躲在附近避风处的人都喊了出来,其不少人跟政学平几个一样,穿着厚重的军大衣,可是跑起来一点也不慢,看样子生怕辛苦一回却错过日出那一瞬。

    日出每天都有,人活多少天,有多少个日出,可是有人每天都看日出,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觉和震撼。

    日出了……真的很震撼,政纪也排除杂念看着阳光,而李雪梅夫妇更是面带着虔诚双掌合十看着仿佛金光四射弥漫满五台山的阳光,犹如西方极乐世界一般,*带着肃穆。

    身后的僧侣们伏地,面对和太阳虔诚的祈祷着,诵念着经,一种神圣的感觉弥漫。

    迎着日出,一群特地山朝拜的人,唱着听不懂语言的歌,赞美初升的太阳。

    虽然听不懂,还是觉得挺神圣。

    然而这很好的意境,突然没了,旁边不远处一个女生,高兴的举着手对着日出大喊一声:“快看,真像个大黄咸鸭蛋!”

    山顶的风还是又烈又冷,可是因为有了太阳,这一切忽然之间仿佛都变得不同了,因为太阳是温暖,太阳是光明,太阳是希望。

    一声喊,似乎将人们从神圣的极乐世界重新拉回了凡尘,相机繁忙起来,记录着这一刻的美好。

    求得心安,求得天佑,踏了返程。

    晚,闲来无事的政纪接到了刘璐的电话。

    “这几天想我了吗?”刘璐在电话里撒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政纪说道。

    “你嘴甜,和你说个事儿”,电话那头传来刘璐的笑声。。

    “你说”

    “年前,有人门来和我爸妈提亲了”,刘璐的声音带着几分试探和调皮。

    “嗯?然后呢?”政纪不觉坐直了身子,竟然还有人挖自己的墙角?

    “是我们楼那家人,势力,被我爸妈说走了,”刘璐淡化了当时的冲突。

    “哦”,政纪的身子重新躺下。

    “哦?怎么不说话,你吃醋了?”刘璐的声音传来。

    “怎么会呢?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政纪带着笑意的声音。

    “哼!”政纪轻描淡写的回答,倒是让刘璐生气了,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提亲,怎么也得表现出点醋意才对嘛。

    “明天我去你家,”政纪的声音忽然从听筒内传来,让刘璐措手不及。

    夜色已深。

    这北方的城市跟南方城市的不同,其一点是过了夜里九点,城市里的车开始明显减少,只有稀稀落落几辆在夜幕呼啸而过,像忻城这样的北方小城,21点一过,街头的绝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仅剩的也只有旅馆、吧和ktv等场所仍然有人进出。

    时间将近22点,大半个忻城都睡着了,刘家却是无人入睡。

    结束跟政纪的通话,刘璐呆呆的坐在床边,考虑几分钟,慢慢走出房间,敲响了父母卧室的门。

    “什么?政纪明天要来咱家?”

    “你刚才和他通电话了?”

    本来已经铺好床躺下的刘正军和李慧一下睡意全无,坐了起来,看着刘璐全精神了。

    刘正军看着女儿,又确认一般的问了一遍:“政纪明天要来咱家?”

    刘璐咬着嘴点点头,小脸有些发红。

    李慧在一旁也插嘴问:“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咱们家?”

    不好意思说自己和政纪刚才的谈话,刘璐只好说:“刚才他打来电话,说自己正好在忻城,说起要来咱家”。

    还是刘正军把握住了重点,抬头看着刘璐狐疑道:“你不会是把王姐他们的事儿告诉政纪了吧?”

    李慧听丈夫这么问,神色之间也有些紧张的看着刘璐。

    刘正军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真如自己猜测的,那么人家肯定回来啊,至于来了是兴师问罪还是宣誓主权,那不得所知了,要是政纪因为王姐的事儿,对女儿心存芥蒂,那可损失大了。

    在父母略显紧张目光的注视下,刘璐轻抿了一下嘴唇:“我告诉他了。”

    嚯……

    刘正军和李慧张着嘴哑口无言,扭头对视一眼,同时读懂了彼此眼的信息,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这金龟婿知道了王姐那一家人干的好事!

    “没事儿的,他又没生气,明天该怎么准备怎么准备呗”,刘璐看出父母的担心。

    两口子看了对方一眼,政纪不在意是最好的,想到政纪明天要来了,李慧摸着头说:“他说没说明天什么时候到?我这头发半年没烫过了,不知道明天去理发店来得及来不及。”

    而一旁的刘正军则站起身,看着自家墙壁说:“来的也太突然了,早知道我把墙刷一下,把家翻修翻修。”

    被刘正军这么一提醒,李慧也没了睡意,起身立刻朝客厅走去,打量了下四周:“这怎么行,太乱了,咱们现在开始收拾收拾,老刘,你别发呆了,过来帮我把窗帘摘下来,换咱们衣橱里那套新的。”

    看着父母连觉都不睡开始折腾,刘璐有些哭笑不得,在后边喊:“爸妈,你们着什么急?别忙了,等明天再说吧,把地擦擦,把客厅整理一下行了。”

    她的建议被无视了,李慧头也不回地说:“净瞎说,人家政纪明天要来了,让人家看到咱家这么乱,怎么好意思?”

    刘璐还想说什么,刘正军接茬了道:“好了好了,我和你妈睡不着,收拾行了,你先回去睡觉吧,别明天顶着黑眼圈见人。”

    无论刘璐说什么,两口子都不让她插手,说不动,她只好自己回到了房间,自己动手整理房间里的摆设。

    刘璐的房间以粉色为主,满满的少女情节,一张精致的单人床,一个小巧的书柜,一张普普通通的写字台,简简单单,十分素雅。

    屋子不大,东西也不多,很快整理完了,刘璐百无聊赖的坐在床边打量了一会儿,听着客厅外父母的说话声,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本相册。

    一页页翻开,里面满满的都是她和政纪的合照,各种地方,各种表情。

    取出其一张照片,目光温柔地看着照片环抱着自己笑得很开心的政纪,好一会儿,她对着照片喃喃自语说道:“你这个大坏蛋。”

    一个小时后,刘璐躺在床睡着了,相册被她随手放在枕头旁,连灯都忘了关。

    刘爸刘妈一直忙活到了凌晨,才大致将家里打扫完。

    回卧室前,两人看到刘璐房间还亮着灯,李慧轻轻的推开门,看到趴在床已经睡着的女儿,她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进来关灯。

    刚走到书桌前,却停下了脚步,说桌放着刘璐和政纪合影的照片,李慧看看照片里两人甜蜜的模样,又看看此刻熟睡的女儿,表情略微复杂地站了一会儿,轻轻关灯,悄悄退了出去。

    在主卧室里。

    基本不再家里抽烟的刘正军政靠在床头,点着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看了丈夫一眼,李慧没有指责他,没说话,而是不言不语的下床打开一扇窗户,立刻有风吹进房间。

    烟燃了半根,刘正军把剩下半根按熄,看了眼老婆小声问:“小璐睡着了?”

    “嗯,睡着了。”李慧点点头,对着镜子一边往脸贴黄瓜片一边说。

    刘正军轻轻的出了一口气说:“也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场景。”

    李慧听了手里的动一停说:“你女儿喜欢他,他对咱女儿也痴情,你头次见人家不是还没给人家好脸吗?怎么现在倒是紧张了?”

    刘正军斜了一眼老婆说:“原来我压根没指望他对咱小璐专情,觉得他是三分钟热度,到头来把小璐再伤了,可现在不一样了啊!”

    李慧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我看你啊,是患得患失,叶公好龙!”

    “你懂什么,一开始不抱希望,反倒是无所谓,可是这给了我希望,再把它掐灭,这可伤人了啊!”刘正义贴切的形容自己的心境变化。

    “瞎操心,你女儿从小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小璐眼里,政纪是天地下的第一号,何况人家也的确不差,对女儿也深情,你年轻的时候追我,可没给我写过一首歌!而且你没看那天你妹妹和建国羡慕得眼珠子都红了。”

    刘正军反驳道:“看你说的,那时候哪里有什么流行歌曲,我给你写,写了咱俩成了反动派了,还眼珠子都红了,建国他们哪有的事?”

    李慧将最后一片黄瓜轻轻贴在脸,从镜子里看了眼刘正军说:“和我在这犟没用,想想明天该怎么样和人家政纪解释吧,这个王姐,可真是害人不浅。”

    刘正军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哎,不想了,顺其自然,是我嫁女儿,又不是求着他娶”。

    半晌。

    躺在被窝里的李慧声音忽然传出来:“要不要跟你妹妹和建国他们说一声?”

    刘正军说:“你觉得呢?”

    李慧说:“我觉得叫来吧!亲姑姑也不是外人,咱们两家人丁单薄,建国好歹是个副局,也是见过世面唯一一个台面的人,多少能调动一下气氛,也能给咱们把量把量。”

    刘正军听了点点头,黑暗的眼睛熠熠生辉:“行,明天一大早我给建国打电话。”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6743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67439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