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以情动人

推荐阅读:容闺辣手神医试婚总裁一宠到底一胎二宝来报到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凌天帝主霍先生爱到最深处

    听着母亲说话,两人旁边,眼看着自己要成政纪小姨子,向“白富美”迈进一大步的李晚晴也笑着附和地说:“姐,我妈说得对,你也得学着化妆,不想画浓妆,咱可以化淡妆,但是不管怎么说咱们都要会化妆,得会美。你越美,对我姐夫动歪心思的门槛越高,那些有歪心思的女人才会知难而退。”

    “说得对,是这个词,知难而退。”刘彩云听了女儿的话,笑着说道,扭头看着刘璐说:“这学了是和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起码想说什么都能用合适的词汇表达出来。”

    刘家在忙碌准备,而在公路,总价千万的黑色车队行驶着,这一路,看到这一幕的司机和乘客看见后全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着嘴。

    奥迪a8l和奔驰s6oo,流线型的车型线条,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感,如果有人因为视力不好看不清车标不知道这是什么车的话,那么充当前导车的凯迪拉克凯雷德却是格外的吸睛,实在是太吸睛了,这车一个特色,大气,结实,有一种沉稳的感觉!

    一辆公交车恰好和车队对向驶过,车里的几个年轻乘客显然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我的天!”

    其靠窗的一个男小伙子拍醒身旁靠着睡觉的同伴:“快看!那是凯雷德……a8……s6oo……都是我最喜欢的车!我的妈!”

    “看见了,简直太帅了!”

    “六子,你的摄像机呢?赶紧拍啊!”

    两个人的谈话被后排的一个老人听到了,扭头淡然的看了眼窗外的车队,嘿嘿一笑道:“这有什么好怪的?大领导们下来检查这可气派多了,这肯定是省一级的领导来了。”

    听了老头的话,几个男青年将信将疑,其一个说:“不对吧,领导们下来,不都会封路有交警沿途保护维持秩序吗?”

    总之,忻城街头在今天,被这车队成为了最新的话题。

    坐在奔驰里,政纪竟然有点小紧张。

    不过很快他克服了紧张情绪,替而代之的是意气风发。

    这次,鉴于刘璐回家时已经带了礼物,所以政纪带了特别“实惠”的礼物——黄金。

    之所以会带黄金,这是有原因的,所谓千金小姐,在古代多是指未出阁的少女的贵重,而今天,政纪第一次登刘家的门,他不多不少,带了万金为礼。

    所谓万金,即为一万克黄金。

    一根金条,500g,而他带了整整根,在旁边的手提箱内,放在他身旁。

    政纪不怕别人说他是暴发户,人活着不是为了别人的口,他不需要别人点评,也不在乎别人点评,只要自己感觉对的,他做事全凭本心,他是要让刘璐的父母知道,刘璐在自己的内心,堪万金。

    而这些黄金,其实也不是从金店刚买的,而是政纪在次打捞“沉船”留下来的一点“存货”,一直放在家,给父母。

    父母是骤然乍富,有些不富裕时候的观念不是说改改过来的,有些则需要很长时间,如父母头脑里一直根深蒂固的观念“盛世古董乱世金”。

    该怎么形容呢?

    乱世金,这不是说父母会觉得世道会乱,而是打个方让他们选择,一边是花几百万买一件瓷瓶,或者是花几百万买一堆黄金,他们的选择不言而喻的会是后者,他们的观念,黄金是最保值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贬值。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几根金条,两口子都一直保留着。

    而政纪这第一次正式拜访岳父母,也正是取得这些金条。

    数金条的时候,政纪有种感觉——这都是命!不多不少,正好10000g。

    车在路行径着,政纪让三虎放了一首歌。

    “单单为你心有独钟

    因为爱过 才知情多浓

    浓得发痛在心 痛全是感动

    我是真的真的与众不同

    真正为你心有独钟

    因为有你 世界变不同

    笑我太傻太懵懂 或爱得太重

    只为相信我自己

    能永远对你心独钟”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声音,不是别的歌,正是政纪一张写给刘璐的专辑的《心有独钟》。

    .........

    ........

    燕京,一处僻静的庄园,精致典雅的屋内,一座壁炉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一阵阵热浪发散,让屋内温暖如春。

    宋老,闭目养神的坐在摇椅,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湖面冰雪覆盖的美景。

    一阵敲门声响起,一个老沉稳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爸,醒了吗?”

    过了几秒钟,门里传出宋老的声音:“进来吧”。

    门轻轻被推开,宋老的儿子宋剑平走了进来。

    “什么事?”宋老没抬头,翻了翻眼睛问道。

    “政纪今天去刘璐家了,很隆重”,宋剑平开口了。

    “嗯”,宋老没动静,看不出脸的表情。

    “小玉喜欢政纪”,宋剑平的脸色有些波动,又开口。

    “政纪很重要”三件事,宋剑平跳跃性的说到。

    “所以,”宋老只说了两个字。

    “如果刘璐不存在的话,会是什么结果?”宋剑平脖颈间的血管微微动了动,语不惊人死不休。

    宋老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宋剑平,他的表情仍旧古井不波。

    “其一,收益与风险来看,你觉得怎样?”宋老说话了,指了指桌子对面,示意宋剑平坐下。

    “政纪的特殊性,如果小玉和他共结连理,那么无需质疑,宋家将会成为最为稳固的家族”,宋剑平说道。

    “那么你觉得现在呢?宋家和政纪的关系是如何?”宋老拿起茶壶,倒茶。

    宋剑平看着茶水顺着壶嘴流入茶杯,他微微愣了愣,“关系很好,和宋亮亲如兄弟,几乎可以说一条船”。

    茶水依旧流入茶杯,茶杯却俨然已经满溢,可是宋老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茶水溢出茶杯,留在桌面。

    宋剑平不解的看着这一幕。

    “水满则溢,过犹不及,往好了说,你的计划行得通,没有刘璐在间,政纪和小玉名正言顺在一起,那么无非是在本身已经很牢固的关系加些筹码而已,可是如果失败”,宋老说在这里一顿,手的茶壶猛然坠地。

    “啪”的一声,来不及抓起的宋剑平眼睁睁的看着精致的茶壶四分五裂。

    “宋家,会如同这只茶杯一般,”宋老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宋剑平愣了愣,看着这一幕似乎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才有些干涩的说到:“可是小玉是我的女儿,她喜欢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辈子这样吧?何况,我有信心,能够做的天衣无缝。”

    “天衣无缝?世界没有绝对的天衣无缝,更何况,针对普通人的天衣无缝,用在政纪身,可能是漏洞百出,”宋老盯着儿子,眼闪烁着光芒。

    “打消了这个念头吧,投之以真心,报之以真情,我能够看的出来政纪这孩子是重情的人,何必自聪明,反倒是茧自缚,何况,我也不再想插手孩子们的感情事了,我以前亏欠小玉的已经够多了,不再画蛇添足,儿孙自有儿孙福,让孩子们的感情自己去取舍吧”,宋老说完,站起身走到了窗口。

    “记住,永远不要打政纪的歪主意,有什么所求,两个字“直说”而已,相信这样来的会你处心积虑更恰当”,宋老看着宋剑平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明白了”,宋剑平似乎最终下定了决心一般,深深的点了点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口。

    。。。。。。

    “我快到了,在家等好了,不用下来”一条短信,出现在了刘璐的手机,很快吸引了一家人的注意。

    政纪的这条信息很及时,如果再晚几分钟,刘家人要下楼了。

    对是否要下楼迎接,刘家有了些许的分歧。

    在刘璐看来,政纪对于父母,跟她一样是晚辈,哪有长辈去迎接晚辈的道理,她下去接好了。

    结果*却有不同的意见,政纪或许不是一个人来的,八成会有一大票人前呼后拥,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要顾忌下政纪的面子。

    正在为了这两个意见纠结的时候,政纪的信息来了。

    不用下楼?

    “这是什么个意思?”*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觉得是不是为了低调,不想让姐姐暴露在公众视野?”李晚晴的猜测让众人感觉有些道理。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念完大学”,刘璐的回答坐实了李晚晴的猜测。

    “我的傻丫头,你这是什么想法,碰这样的钻石男人竟然还想着学?读什么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赶紧公开关系,将事情敲定,先把你女朋友未婚妻的位置占了再说啊!”刘彩云一脸不可思的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我只是不想打扰他的事业,安静的生活很好”,刘璐脸红红的说道。

    一旁的*听了插嘴道:“安静的读完书?你今年开学才大二,也是说,等毕业还有三年吧?”

    “嗯”,刘璐点点头。

    “也是说,你准备三年后再公开和政纪的关系吗?”

    刘璐迟疑了下,认真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微微抽了一口气,三年,男人的新鲜感,能够有几个三年来消磨?他有些无语了。

    看到气氛不大对,李晚晴开口说话了:“爸妈,别皇帝不急太监急了,人家这次不是亲自来了吗?见了家长,事情定了!”

    “你懂什么啊!这人心,尤其是男人心,在太多的诱惑面前,说不定说变变了”,刘彩云脱口而出。

    “政纪会变心吗?”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刘璐呆呆的坐在那里,脑海回荡着这句话,得出的结论,是不会。

    “如果人家要变心,早变了,我姐夫身边那么多美女,什么林心如,什么白洁,听说他的经纪人都是一个大美女呢!想跟姐夫的女人,从忻城能排到燕京去,要变早变了,何苦追着姐姐这么久,又是写歌,又是来见家长的,岂不是多此一举?”李晚晴当然不会同意母亲的说法。

    这时候李慧插话了:“好了,不用再想这个问题了,一会儿啊人家来了,见了面,你们再看吧”。

    开着的电视播放着关于政纪的娱乐新闻,却被调成了静音只看到政纪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声音,刘正军*两家6口人坐在沙发和椅子,谁也不说话,各自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静静等待政纪的到来。

    李晚晴毕竟年纪小,最是坐不住了,隔一会儿去一次阳台,从窗户往楼下的门口张望,看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8054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8054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