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被捅

推荐阅读:丞相不干了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九零俏佳人带个位面闯非洲不败狂徒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王刚报警了。

    讲道理,他们不占便宜,明显理亏,可是理亏归理亏,顶多是在道义说不过去,他们是偷拍了,可是正如王丽清所说的,偷拍又没犯法,他们也没有构成用偷拍的东西买卖或者牟利的事实,所以也不算侵犯人家的肖像权。

    面对着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们,打打不过,骂急了怕人家动手,也只能报警了。

    警察来了,王丽清终于消停了。

    面对警察的质询,哪怕她再舌灿莲花,在众口铄金之,也只能坐实了偷拍人家的行为。

    葛云将相机还给母子俩,而王刚将相机内的相片在警察的见证下删除,王丽清道歉,事情这样结束了。

    王丽清是个较泼辣的女人,脾气暴躁,想法有时候会很偏执,遇事从来不想缘由和对错,只是一味的站在自己的角度,往往是不顾一切不想后果的挑事儿。

    给葛云等人赔礼道歉后,一无所获闹了个灰头土脸的王丽清母子俩回到了家里。

    一回来,王丽清把外套往沙发一扔,呜呜呜的鬼哭狼嚎的哭了起来。

    王刚在一旁看着,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他的妈他知道,这个样子,根本是劝不住的,得等她哭够了,发泄够了心的怨气,自然而然的才会停止。

    王刚坐在一旁的沙发,听着耳边母亲的哭声,情不自禁的揉了揉头发,乱糟糟的,心烦!

    “呜呜呜,真是太欺人太甚了,挨千刀的刘家,呜呜呜,嫌贫爱富,你说你也不争点气,要是咱们家也那么有钱,还用受刘家这气!”王丽清一边哭,一边骂骂咧咧的数落着王刚。

    王刚听着有些莫名其妙,他只知道母亲和人家起了冲突,至于为什么却一无所知,

    足足哭了十几分钟,王丽清的声音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王刚端着一杯水递给她:“喝点水吧,别生气了,为了芝麻大点事儿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王丽清接过水杯一饮而尽,然后气尤未平的说道:“丢人,太丢人了,我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欺负,不行,我得去刘家讨个说法!”

    说着要起身出门。

    王刚一把拉住母亲,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现在去找人家算什么事儿,刚才人家也没出门露面,还想人家报一次警?”

    听到报警,王丽清不动了,气呼呼的坐回到了沙发。

    “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扯了刘家?我直到现在都云里雾里没弄明白”,王刚开口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儿?他们刘家嫌贫爱富,刚才欺负你老娘的,是他们的好女婿的人,”王丽清骂骂咧咧的说道。

    “刘家的女婿?不应该吧,那些人刘家应该攀不吧?”王刚愣了,楼下那些车哪个都不是普通人家能买的起的,更别说一来那么多辆,更还有保镖,整个忻城有这样派头的也没几家。

    “怎么不是?我亲眼看到次和我吵架的那个刘家女孩子跑下去,喊车里一个男人叫姐夫,她姐不是刘家的闺女,喊得那个亲热劲儿,更别说刘家的女儿也在一旁,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还勾肩搭背的,一看也不是一个好女人,当初明明有了对象,还都咱们玩儿,水性杨花的,真是贱死了”,王丽清不忿道。

    王刚不说话了,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也很不爽,那个看起来让自己神魂颠倒的,长相清秀貌美的女人,竟然也是这样的拜金女,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是更多的,却是不甘心与气恼,如果自己也有亿万家财,也有权势滔天,哪个人会拒绝自己?

    王丽清说完,回屋睡觉去了,生了一肚子气,发了一大气泼,也累了。

    而王刚,则久久的坐在沙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政纪送刘璐回来了。

    政纪进屋坐了一会儿,虽然大家都知道刚才王姐闹得那一出,然而却彼此心照不宣的都没提,在政纪看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不路边的蚂蚁死了一只,而政纪不提,刘家也自然乐的如此。

    电视正放映着一部关于青藏无人区电影的预告片。

    看到采访导演张易谋提到了投资方政纪的名字,刘璐一家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政纪身。

    “这是你投资拍的一部电影?”*有些诧异的问道。

    政纪看了眼电视,点点头,次可可西里之行,回来后暂时放在了脑后,没想到一转眼电影竟然已经杀青了。

    “差不多吧,片名叫《可可西里》,去年开拍的,预计过段时间能映了”

    “我想起来了,听媒体报道说姐夫还曾经在可可西里体验过一段时间呢,然后回来后投资了一部反应可可西里盗猎的电影,原来是这一部”,李晚晴想到了什么说道。

    “投资电影赚钱吗?”一旁的刘彩云好的问道。

    政纪笑着摇摇头道:“那得看什么电影,像美国大片,肯定是稳赚不赔的, 不过我这一部没指望赚多少钱,只是希望借助电影向观众们传达一种观念,一种保护自然的意识”。

    “那是公益电影喽?”李晚晴插话道。

    “嗯,没错,可以说是公益电影”,政纪点点头。

    “投资电影得不少钱吧?”刘正军下意识的问道,说完才感觉自己问的有些唐突了。

    “因为不需要什么太多的特效,所以这部电影投资不高,两千万左右,电影里的很多演员和我是朋友,出场费方面都是最低,有的干脆直接是义务演出”,政纪似乎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

    “两千万”!政纪说出的数字显然超出了刘家人的预计,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差距了,两千块钱让他们拿出来都会心里掂一掂,而人家这两千万说的像是两块钱一般,都说政纪有钱,只有这时候,才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

    “好看吗?”一旁的刘璐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花钱多少。

    “我觉得很不错,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这部电影能够让你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动与体验”,政纪笑着说道。

    “那等电影映了,我一定去看!”李晚晴挥挥手说道。

    时间转眼六点多了,李晚晴看了眼闹钟,说道:“姐夫,干脆晚别走了。”

    她巴不得和政纪多聊会儿。

    政纪看了眼刘璐,笑着道:“我也想,可是明天还要去英国,机票已经准备好了”。

    至于为什么去英国,政纪当然没有忘了自己和阿森纳之间的约定,说起来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

    “哇!去英国哦!”听到政纪的回答,李晚晴一脸的羡慕,年轻的心总是激荡不安的,向往和好着外面的大千世界,英国,同样是李晚晴心最为想去的地方之一。

    刚说完,一个电话打断了政纪的部署。

    “什么?送医院了?”,政纪接起电话,眉头微皱,走到了阳台。

    客厅里的其他几人听见政纪对着话筒出这一句,心里同时一紧,心想:该不会是政纪的父母吧?如果真是他父母,自己等人要不要去看望一下?

    打了大约一分钟的电话,政纪返回到了客厅里。

    他给了刘璐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又对刘璐的父母道:“一个长辈住院了,我要去看看”。

    “这是应该的,路慢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我说”,刘正军点点头道。

    刘璐起身走到政纪的身边说:“我送送你”。

    楼下,刘璐问政纪:“真的没事儿吧?”

    “真没事儿,我能处理,你安心”,政纪点点头。

    “嗯,那好,”刘璐点点头。

    政纪回到忻城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了。

    病床的政学义脸色苍白,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他的肚子一道一处显眼的包扎口,明显医生已经处理过了。

    郑学义的老婆也是政纪的婶子坐在旁边,眼睛通红,看样子是哭过了,看到政纪走进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小纪来了”。

    政纪点点头,看了眼政学义身的伤口,拳头不知不觉的握紧了。

    “伯伯,感觉怎么样?”政纪看着已经醒了的政学义低声问道。

    “没事儿了,小伤,养几天好了”,政学义有些虚弱的说道。

    政纪点点头,不再打扰他休息,跟婶子一起出了门。

    “这是谁干的?”政纪没有打马虎眼,直言问道,在电话里,他听到婶子哭的对他说伯伯被人捅了。

    张绣抿了抿嘴,眼泪又差点掉下来,好一会儿才说:“我觉得是张大千找人干的,我早说让他别竞选什么破村长了,现在的日子不是挺好的吗!”

    政纪一听,眉头微微一皱:“是伯伯过年时候说的那个下三滥手段的张大千?”

    张绣抹了一把泪点点头。

    “晓彤和晓燕知道吗?”政纪问道。

    “姐妹俩这两天出去玩了,怕她们担心,没敢告诉她们”,张秀摇摇头道。

    “婶子你想怎么办?”政纪开口问道。

    张秀眼眶红红的摇头道:“这个张大千是元平一霸,是个不要命的混混,什么都敢干!前几天家里的猪圈甚至有根*,咱们这老实人家,和他打不了交道”。

    “伯伯是什么意思?”政纪继续问道。

    “他觉得实在不行退选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张秀说道。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儿,交给我吧”,政纪点点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61377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61377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