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村官

推荐阅读:丞相不干了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九零俏佳人带个位面闯非洲不败狂徒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两人说完话,刚准备回病房,政纪忽然看到婶子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愤怒。

    顺着婶子的视线看去,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提着两个袋子吊儿郎当的朝着这边走过来。

    一步三晃,眼神闪烁漂移,倒三角的眼睛,鼻头尖像钩一样的鼻子,两腮尖肖无肉,脸型标准的倒三角形状,浑身给人一种不舒服的痞子气息。

    “呦,这不是嫂子吗?大哥怎么样了?我听说他被人捅了,伤心的不得了,特地过来看看他,哦对了,我路还看到一个卖血肠的,挺好吃的,给大哥带来点儿”,男子晃悠过来,看到张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张秀的喘气声粗重了几分,手不自觉的握紧,明知道学义被人捅了肚子,还带来血肠,暗喻什么不言而喻,而且还是晚来看望病人,其心可诛。

    忽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政纪,似乎有一瞬间的诧异,很快的调整过来:“呦,这不是咱们村的骄傲吗?政纪也来了啊,真是好长时间没见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大千。

    张秀已经气的嘴唇哆嗦,而政纪的则眼光芒微微一动,来人认得他,知道他还敢这么做,其意味不简单,不是有所倚仗,是属于真的不要命的那种人。

    政纪抢先踏出一步来:“没错儿,我是政纪,你是哪位?”

    张大千扣了扣鼻子,然后吊儿郎当的打量了政纪一眼,然后才点点头伸出手道:“我是张大千,认识下”。

    政纪无视对方伸过来的手,“大伯已经睡了,刚做了手术,不宜见人,东西放下好了,我送你”。

    张大千看政纪不与他握手,也不生气,嘿嘿一笑,用白多黑少的眼睛瞥了眼屋里,对政纪道:“行,东西我放这儿了,等他醒了我再来,至于送,免了吧,我可担不起您这样的大人物送,贱命一条,不值钱。”

    政纪眼睛一闪,“贱命一条”,这句话多余,这是在威胁自己什么吗?

    而张大千说着,将袋子放在了地,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两人道:“差点忘了,下个星期,是村长竞选最后结果宣布的时候了,大哥不在,不用祝贺我了,另外,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村外的那座凤凰山,有有钱人准备买下来,到时候卖的钱,我会扶持村里的农业发展,大哥家也有份儿。”

    “卖凤凰山?!”政纪心里一突,眼神冷了下来。

    那座山,或许对别人来说无关紧要,只是一座荒山罢了,可是对于政家,却有不一样的意义。

    每逢过年过节祭祖,不回村里的政学平,都会对政纪对着族谱讲述一次政家的历史。

    政家是从洪洞大槐树迁移过来的,自那之后,历历代代在元平定居了,而凤凰山,则埋葬着政家历代的先人,凤凰山,对于政家来说,不仅仅是一座山那么简单,更是家族的祖坟,精神的支撑,政学平都说了好几次,在他百年之后,也一定要埋入凤凰山,这样在下面,政家也能是在一起。

    村子里的所有人基本都知道政家的这个传统。

    可是现在,张大千竟然准备将凤凰山卖给外人!

    这基本和要刨了政家的祖坟无异!

    张大千已经走到了楼梯口,政纪的声音忽然传来:“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讲,今天,决定不了明天,下周,同样一切都说不准。”

    张大千回头看着政纪,政纪微笑着,可是这微笑,在张大千的眼里,却不知道为何怎么看怎么别扭,笑的让他脊背发凉。

    “小纪,怎么办?他要卖咱们的山!”张秀愁着眉头问道,此刻,政纪已经无疑成了主心骨。

    “婶子照料伯伯安心养伤好,那条疯狗,交给我处理”,政纪回头安慰道,同时触及到他的两条逆鳞,在他的心里,已经给这个张大千画了句号。

    从医院出来前,政纪又找了医院的负责人,确定了下伯伯的伤势,医生的答复是政学义是幸运的,刀口没有伤到重要的内脏,只是触及到了些许肾脏,却不严重,需要后续治疗观察。

    政纪松了一口气,却也有些后怕,如果刀再偏几毫米,只怕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了。

    走出医院,坐进车里,缓缓开出医院。

    这次的事情,让他有了些许警觉,自己一直以来,都习惯用前世的记忆来推测今生,可是今天政学义的受伤,给他提了个醒,他需要改变了,用固有的记忆来防范是愚蠢的。

    自己这只蝴蝶,不,不只只是蝴蝶,自己可不是仅仅煽动了几下翅膀,几乎是制造出了一场暴风。

    前世自己的伯伯没有竞选村长的想法,可是这一世却因为自己个改变,造成了一系列脱离他记忆掌控的事情发生,如同这被捅了一刀,这在前世是另一名和张大千竞争的村名被捅的。

    政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因为自己而改变的未来的变化,但他只是知道一点,他的家人,绝对不能受到伤害,他必须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家人、亲人,哪怕是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他们!

    为了亲人,政纪不惜动用一切手段。

    “三虎,”政纪忽然抬起了眼皮对开车的三虎说道。

    “有!”听到政纪喊他,三虎马应声。

    “有件事我想让你去办”,政纪的声音响起,听不出情绪。

    三虎神色一怔,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侧耳,政纪不是没安排过他办事儿,可是那些事儿都不过是提来送往的小事儿,可这次的语气不一样,给他一种认真的感觉。

    “您说”

    “我想废一个人,”政纪抬起头,眼睛在黑暗似乎有道光芒闪过。

    从后视镜看到政纪的眼睛,让三虎心一凌,这眼神,出现的次数不多!

    “我知道你习惯了现在的平和生活,所以你不想去也可以......”,政纪的话刚说了一半。

    “我干,政总您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三虎毫不犹豫的说道,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甚至有些紧的让骨节发白,这不是怕的,这是激动的。

    三虎不傻,他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是一张投名状!如果自己做成了,自己真正的成为了政纪的心腹!所谓心腹,是真正的敢将自己见不得人的一面都透露出来给他看的,而废了一个人,这样的事儿当然不应该是形象光明的政纪所应该做的,那么他,三虎,是政纪的阴暗面的执行者!

    而政纪的心腹能够有什么好处?那不用多问了。

    废掉一个人的风险,与成为政纪的心腹相起来,那简直赚大了!再说了,能有什么风险?在政纪身边跟久了,政纪有多大的能量,他岂能不知道?算自己杀人被抓了,毫不夸张的说,政纪也有办法让他出来!

    “好,手脚麻利些,不要留下把柄,这件事成了,有我一口饭吃,不会少了你的”,政纪露出了一丝笑容,显然三虎的回答让他很满意。

    三虎的心重重的跳了跳,用力的点点头,如果不是在车里,如果不是政纪在身后,他甚至想要激动的喊一嗓子了,这已经是明摆着的表态了,这买卖,做的值!

    政纪看得出三虎的激动,可是并不点破,他的确需要心腹,并不是他缺少可以信任的人,而两者是两个概念,很多朋友都可以信任,他的发小,他的好友。

    所谓心腹,是能够将自己的阴暗面展现给他,让他做一些有违道德或者常理的事儿,也是所谓的“脏活儿”,而朋友,只要将自己光明的一面展现给他们,让他们心安,让他们信任开心的足够了!社会的阴暗面,只需要他默默的为之承受即可了。

    而之所以这次政纪决定让三虎出手,而不是他自己亲自出动,是因为他要开始培养一些属于自己的“黑手”,能够帮自己处理一些阴暗事儿,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如果这类事儿每次都需要事必躬亲的话,他岂不是要累死?

    往往用人,自己怎么做更重要!

    第三章

    政纪前世偶然回村里的时候听伯伯说过张大千这个人,不过他在忻城住着,并没有将其当成一回事,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聊天一晃而过。

    所以,自然的他也不知道后来张大千被人打断了腿的结局。

    而命运无形的双手拨动下,这一生,政纪给三虎下的任务,也是打断张大千的腿。

    这,或许是命运的宿论。

    说起张大千,村里人大多是鄙夷的。

    他家的房子在村落的西南角,几乎是把这边儿,很破旧,属于村里倒数的,而之所以会这样,说到底和张大千脱不了干系。

    张大千出生在一个雪夜,据说那天晚他爸往家里赶路的时候摔断了腿,他的出生,伴随着父亲的断腿,后来也被认为了是不祥的征兆。

    因为摔断了腿,张大千的父亲对他并不是很好,时长打骂,后来张大千长大后,有了反抗的能力,一个耳光反手将亲爹的耳朵打聋了。

    他的母亲,因为生出了这样的一个孽子,又目睹了张大千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终日里以泪洗面,最终早早的因为白内障看不清事情了,据说后来也有些痴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61377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61377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