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 七十四章 挖!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半的时间,他们到了凤凰山,而隔了老远,就能看到有几个村民守在山口,看到他们的车队,一溜烟的朝着村子里的方向跑了。

    “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许家一个年轻人问。

    “能干什么,八成是那什么村长派来看着的”,另外一人嗤之以鼻的道。

    事实上,他猜错了,政学义可不知道他们要毁约,压根也就没让人来。

    来这里蹲点的人是村里几户想要点迁坟钱的人。

    凤凰山这么大,当然不会只买了政家,村里其他人家也有坟地,很多也都不是无主孤坟,外出打工,基本上已经不再照料这边,而有的则在听许家买下山要让他们迁坟的时候,压根没当回事儿,他们没有像政家一样执着,迁坟,可以,只要有钱拿,迁坟好。

    于是乎,寻思着靠着迁坟赚一笔的几户人家,就派了几个闲人在山上守着,看到有人来,就回去给他们报信。

    许家的车队一进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然后看到车队后面的大巴上有人带着铁锹和镐下来,他们就明白了,这是要开始迁坟了。

    自然是一溜烟的跑回去送信儿。

    这边许家人大致统计了下山头的坟头树木,然后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工具。

    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走出来,点了几串鞭炮和二踢脚,然而又开了一瓶二锅头,一人蒙了一口,把其余的洒在了地上,然后掏出了红布条系在了头上。

    这还不算完,甚至奔驰车上又下来几个穿着僧衣的和尚,耷拉着眼睛看了眼坟头,手里拨动着念珠,叽叽咕咕的念了会儿经文,然后对着许家人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时间,刚好是正午十二点,阳气最为旺盛之时。

    或许是在佛教圣地五台山呆久了的缘故,许家人很迷信,自然也很讲究这些,挖坟这样有些阴损的事儿,更是要做好准备。

    农民工得到示意,点点头,看了眼空中高高悬着的太阳,驱散了心中的些许阴霾,往手里吐了两口唾沫,双脚站定,就要动锹。

    还没下第一锹,山口处却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从他们的方向望去,十几个村民正围在那里,和堵在山口的许家的司机们理论这什么。

    许家老二本来是守在山口的,看到这种情况,朝着地上呸了一口唾沫,一步三晃荡的走过去。

    “吵吵,吵吵什么!让你们主动来迁坟不迁,现在着了急了?”许老二一脸蛮狠的喊道。

    “这是什么话,要迁坟,我们不得选个吉利日子?你迁就迁?”村民中有人喊道。

    “嘿?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要个吉利日子?看到没,和尚我们都请来了,今就是吉利日子,你们不刨,我们替你们刨,给你们省些事,不过这一会儿刨出来的骨头渣子可不认人,你们自家的祖宗,自己应该认得吧?”许老二坏笑着道。

    这句话可扎心了,这骨头都不知道埋了多久了,就是再亲的人谁能认出来?这一会儿真让他们这么做了,那分不清谁家的,请回去别人家的祖宗供,岂不是笑掉大牙?

    本来面对着许家这百十号人和这么多豪车的阵仗,十几号村民还有些虚,话不敢怎么大声,被许家老二这么一撩拨,立时将刚才的心虚抛在了脑后,声音也开始高了起来,情绪也开始激动。

    “行了行了!都别唧唧歪歪了,你们想要什么我还不知道?现在跟我在这儿开始装什么孝子贤孙,不就是想要两个钱吗?一会儿,给你们刨完了,属于谁家的坟,一个坟给你们250”,许老二鄙夷的道。

    这更恶心了,且不这钱少的可怜,更重要的是恶心人,本来,许老二的前半句话,已经戳中了重点,村民都在等着他要补偿的数额,可是这许老二还想恶心人一下,给了个二百五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数额,二百五,人家家里过世的长辈,就值个250,纯粹是变相的骂人。

    这样是让别人知道了,岂不是一辈子被戳着脊梁骨?某某家的祖宗,就值个二百五?

    争吵开始激烈了,情绪也开始更大的波动。

    十多个村民,已经开始和许家带来的人们开始了推搡。

    十几个人,哪能推得过人家百十号身强力壮的汉子,几乎马上的,就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一个年纪大些的老人,被绊倒在地,接着被混乱中的人踢中了腿。

    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年纪大了被气的,竟然昏了过去。

    ?好像是老人的女儿见了,马上大声哭号了起来,村里人,别的不行,吵架撒泼声音是一绝的大,竟然似乎隐隐压过了争吵声。

    有村民注意到了有老人受伤,马上转身朝着村里跑去,看样子是去喊人了。

    而山上,显然也都注意到了山下的乱况。

    几个刚想动手开挖的农民工也停下了手,任由许家人催促都只是磨磨唧唧的不动手。

    开玩笑,这事情还没谈妥,他们给人家挖了,岂不是成了替罪羊?

    许家老四见了这样的情况,骂了一声“混蛋老二,这点破事儿都办不成,”一边着,一边让几个农民工等着,自己朝着山下跑去。

    而几个农民工,则干脆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摸出了一包烟,分散开来,点上吸了两口道:“这损阴德的事儿,还真是不相干,索性闹得大些,咱们也就能停工不用干了。”

    “是啊,这事儿晦气,反正我是绝对不干下次了,”有人赞成道。

    几个农民工中有人站起来看着下方的动静,无奈的对几个人道:“准备动手吧,人家谈的差不多了,正给钱呢!”

    钱,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许家老四下去后,二话不,当场拿出一摞票子,甩在了台面上,“一家五千,受伤的老太太我给一万!现在同意迁坟的,到我这儿领钱,签字画押,我丑化在前头,签了字,就算是买卖成了,不能反悔!谁要是反悔,别怪我不客气!去打听打听,我许家是好相处的吗!”

    二百五,变成了五千,地上哭号的女儿也不喊了,抹了把泪,把亲娘扶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那一摞红红的票子。

    这个时候,五千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村里人,一年的收入,不过也就是几千块钱罢了!

    很快的,就有人开始去拿钱画押。

    ?许家老四点点头,二话不将钱给了对方。

    有人做了表率,许家也痛快,村民们都开始上前签字。

    而许家老二,对着山上的农民工们比划了个手势,示意开挖!

    正要动手,忽然山下传来一阵马达轰鸣声和吵闹声,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妈的,有完没完?”,许家老二骂骂咧咧的转过身看向山下的方向,忽然有些发蒙。

    山下,仅仅一条通往山上的土路上,两辆车驶了过来。

    如果是两辆车并不足以让许家老二惊讶,让他惊讶的是这两辆车的模样,打头的一辆,与其是汽车,可是那个体积往哪里一摆,和个坦克差不离,不是别的,正是政纪的第一辆车,骑士十五,开车的却不是他,而是政学平,自从买下这辆车后,政纪基本上就没怎么开,一方面是太大了,公路上路况并不好开,只能在特定的条件下开出去转转,后来也就一直放在家里被他忘在了脑后。

    而第二辆,则是政学义开着的桑塔纳,一前一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桑塔纳在骑士十五面前几乎如同一个刚到膝盖的孩童一般。chapter;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63143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63143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