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婉拒

推荐阅读: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重生之至尊仙帝空姐前规则鸿蒙帝尊神级工业主都市之最强狂兵爱生暖冬至尊神农纵横人生三千年超品仙医

    即便成为了国王,即便有了成群的妻妾妃子,有了享受终身的金银财富,他依然没有忘记给心爱的皇后。他招贴告示,谁若能治好皇后的怪病,有重赏,封予贵族头衔,光宗耀祖。

    于是全世界的名医,商人,巫婆,甚至农民都决心来试一试。其有一位富有的当铺商,来到国王的面前,献了一把镶满各种钻石鳞片的黄金首饰。白金的衬边,波浪如琴的造型,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攥在手,又沉又凉。

    国王把这首饰送给了皇后,皇后的手指刚一触到它,迹便发生了。她的手指闪耀出金色的光辉,这光芒蔓延到全身。皇后笑了,国王从来没有看到过皇后笑的这样开心,原来皇后的笑容和春日里的阳光一样明媚

    “谢谢你,陛下。”皇后像国王行了最虔诚的礼节。

    “皇后说话了!皇后能够说话了!皇后病好了!”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个话题。全国举行了为期三天的盛大庆典,借以庆祝国王从一个年轻王子到现在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了天的青睐。而那位当铺商呢?得到了整整十车黄金,还被封予了贵族头衔。

    国王听到皇后的声音热泪盈眶,他不理睬其他妃子的嫉妒,每天都和皇后不停地说话,听啊听啊,永远也听不够。皇后的声音纤细婉转,像夜莺,像黄鹂,像微风,像小溪。从此,国王心再没有了任何负担和牵挂,国家日益兴隆昌盛。

    不久,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得像她的妈妈一样美丽,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还透露出她父亲的坚强和倔强。

    皇后每天都要对着那如浪如琴的首饰自言自语好久,国王从来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可以开口了,也不知道这首饰究竟有什么魔力,每天繁重的公务让他将这件事一拖又拖。

    日子无声度过,这样过了很久很久。曾经英俊的王子,已经成为了老国王,曾经美貌的少女变成了老皇后,可他们依旧相爱,时间不能冲刷他们的爱情。

    直到有一天,国王带着皇后还有数不清的妃子去海边玩。皇后说女儿还太小,坚持不让公主跟去,国王拗不过她便答应了,他没有看到她眼的寂寞。到了那里大家玩得非常,回来的时候,皇后却不见了,

    国王非常着急,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于是失落的回到了皇宫。他茶不思饭不想,终日躺在皇后曾经的房间里,回忆着他们一起走过的岁月,她的眼睛,她的笑容,她的声音。

    忽然的他想起皇后最爱的那个首饰,在皇后的梳妆匣里发现了它,皇后竟然没有带走她最心爱的东西。这是他第一次仔仔细细的去观察它,黄金的颜色,白金的边缘,各种钻石组成的五彩斑斓的细碎鳞片,还有波浪的线条。它竟然是如此的凉,凉的像大海深处的冰晶,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手去暖热。国王把首饰放到鼻子下,竟然有着咸咸的味道,像在海水浸泡过成百千年。放到耳边,那首饰竟然有着大海的声音,忽而安静平缓,忽而波涛澎湃。海浪他听到了皇后的声音,皇后的歌声。他从没有听过她唱歌,她的歌声没有苍老,只有少女一样细嫩,仿佛穿透海的迷雾,轻轻的召唤着心爱的王子。

    “我爱的人啊,如果我是鱼,你还会爱我吗?我欺骗了你一生,你还会原谅我吗?我知道,我终要回到大海,在陆我过的温暖幸福。我把最美的青春献给我王,我带着你的爱,即便在海里我也不曾寒冷,带着你的爱,即便再过千百年,我依然满心愉快。”老国王的泪水悄悄的流了下来,和她在一起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而这次是他第一次伤心,第一次感到遗憾。“不要伤心,爱我们年轻可爱的女儿,像爱我一样。让我在你心只烙下,花儿萌发又绽放的时日,独自承受那孤独的凋零。我在你心的海洋里,用我留下的明媚春季,伴你飘落生命最后的余叶。”

    悲伤的国王找到曾经把这首饰献给皇后的当铺商,商人也已年迈,头脑糊涂了。模糊告诉国王,自己是从一个渔民家的孩子手里收购到的海洋之心,并带着国王找到了那个渔民家。那个孩子早成了这个地方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国王向他打听多年前的事情,小伙子坐在海滩久久的凝望这从不平息的海水。

    “我敬爱的国王,相信我,您不会信我的话的,因为从来没有人相信过我的话。”小伙子对国王说。“我不想以欺君之罪冒昧您。”

    “我命令你,为我讲述。”国王坚持着。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打渔回来得很晚。收时,我听到小女孩儿的呜咽声,便循声找了过去。在一个礁石的大石缝,看到一条小美人鱼,用一个美丽的工具去刮尾巴的鱼鳞。每刮一下,她疼得哭出声来。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落到地变成洁白的珍珠,月光下蓝色的鳞片,每落到地,变成一片蓝钻石,慢慢的她的尾巴完全变成了双腿。洁白的皮肤在月光下如披了轻盈的薄纱。”小伙子依旧凝视着海水,沉浸在过去的记忆。“她忍受了那么多的痛苦,才能来到陆地。后来我再找到那个地方时,她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地的珍珠和钻石,满地的泪水和梦想。但她忘记了那个工具,我便把它去当铺卖了,老板问我这是什么时,我想了想说,是海洋之心”

    “陛下,现在你还会相信吗?”小伙子问。

    “我相信。”国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那时没有伤害她。”

    “国王陛下,您是第一个相信我的故事的人。这个送个您。”小伙子递给老国王一片蓝钻石的鳞片。“其他的我都已经卖掉了,对不起,这是最后一片了。”说罢小伙子打渔去了。

    老国王看着手凉凉的蓝鳞片。

    “我相信。”

    在这之后老国王每天都要对着首饰发呆好久,不知道皇后在那碧蓝的世界里过的如何。

    公主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像她的妈妈。他明白自己已经年迈,不能永远陪伴她像皇后不能永远陪伴自己一样。于是便把那琴送给了小公主。希望,在她迷茫时,能得到妈妈的指引;等她思念妈妈的时候,也能够,找到那条,通向大海的,回家的路……

    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曾经的国家早已不复存在,但王子和少女浪漫的故事却在这片土地一代又一代的流传。每逢佳节,男孩都会送给心仪的女孩一把海洋之心,为爱的约定。”

    ......

    佐恩用他磁性的嗓音缓缓的讲述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唯美的故事,也是一个很伤感的故事,但是却格外的打动人心,所有的人都静静的听着,再看向那淡蓝色的首饰的时候,已经不再是单单的欣赏了,一个美丽的事物,被赋予一个美丽的内涵,这样的加成远远超过一加一等于二。

    奥利安娜的眼泛着水波,似乎被这则故事感动了一般,痴痴的看着盒子的项链。

    佐恩从盒子轻轻的捧起了项链,走到了奥利安娜的身后,环绕过她洁白无瑕的悠长脖颈,淡蓝色的项链环绕在她的脖颈,衬托的她也仿佛是一名来自大海的唯美的海公主一般,神话而美丽,格外的合适。

    冰凉的钻石触及到她光华的皮肤,让奥利安娜不由的轻轻颤了。

    “谢谢你,佐恩”,奥利安娜痴痴的看着脖颈的项链,有些感动的说道。

    “谢我做什么?我最在意的人是你,毕竟我们从小是朋友”,*裸的表白,差直接说三个字了,佐恩的脸难掩喜色,他感觉到成功措手可得,手朝着奥利安娜的肩膀搭去。

    然而,在这最后的关头,奥利安娜忽然错开身子,转身看着政纪。

    “你希望我要吗?”她看着政纪说道。

    “你戴着很好看”,政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答非所问,他看得出佐恩对奥利安娜的追求,而他,没有理由阻止,自己和奥利安娜不过是两面之缘,算不亲人,也算不情侣。

    奥利安娜脸闪过一丝暗淡,似乎对政纪这个回答不满意。

    她想了想,脸的不舍之色一闪而过,转过身缓缓的将项链摘了下来。

    “谢谢你佐恩,不过你的礼物我不能收”,奥利安娜说完,将项链递给了他。

    周围的人传来一阵惋惜和诧异的惊疑,没想到结局竟然是这样,很明显的,是这名叫做佐恩的青年在借用项链对公主表白,很可惜的,公主拒绝了他。

    佐恩嘴角的喜色还没来得及收回,却听到了公主这样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70080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70080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