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激战!

推荐阅读:全能庄园第一(校园文 1V1 SC)三国小霸王大宋起航封神之召唤猛将三国之大汉崛起英雄无敌之光明教主诡域天图无限升级之恶魔皇帝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一个百十斤的女子,此刻如同人偶一般,被凭空抛起捉着飞舞,那女孩刚开始还一阵尖叫,不过被甩飞出去之后,便什么声音也都发不出来了。手机端 m.酒店之的人群,刚开始还沉浸在*爆炸的惊慌,然而等看到一个人飞出去之后,所有人脸各种各样的惊慌变成了一种另类的惊异。

    风声逼近,政纪转过身来,一个女体旋转着飞向自己,力道之足,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不是他政纪而是一堵墙,后果保管是粉碎性的。对手无处不抓他的软肋,抛飞的是人,伤他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救人,而将刚掌控的优势地位拱手相让。

    这是绝对高手的对决,打从一开始,双方在占据风之间争斗,智力,胆魄,下风稍微一点的差距,在高手之间,立时决出胜负。只是现在,他政纪能够躲开么?他能够任由得这个女孩落在地,让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被杀死么?绝对不!

    政纪迎了去,双手翻舞,左手阴,右手阳,双圆相连,太极卸力之道,已经进入化境,翻飞的女孩来到政纪正面空间,陀螺般运行的身体在那一刻成为一道优雅的弧线,在政纪的面前转了一圈,然后才头脚下的脚踏实地,同时政纪双手发力,将女孩贴着地面送出七八米之远,才噗一声侧地,女孩根本连叫都没有办法叫得出来,头发和衣衫凌乱,不过持的,是她眼睛还大大的睁着,瞳孔一片空白。

    在这短暂的一瞬间的停顿,嚓!嚓!嚓!三个人,分成三角的形状,在街道之外,将政纪分别包围起来,政纪所拥有的短暂优势,再不存在,此刻陷入了绝对的劣势之。

    “还有什么遗言,我可尽可替你传达。不过你一路,绝对不会孤独!”政纪在此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黑衣人心生警兆,立时知道不妥,正要和另外两大罗汉联手攻击,看到政纪双手猛地一提,伴随着他一声暴喝,插入他身后下水道盖边缘的两道不知何时被他拿在手里的绳索,在他的大力之下,将下水道盖子猛地一提而起,于此同时,远处的黑暗之,一道亮光拖着曳尾闪过,落入黑暗的下水道之。

    铁盖重新落下,将那道亮光盖在了下方的下水道之,政纪同时站在盖子之。黑衣人三人衣齐暴喝,袭向政纪。轰!得一声巨响,在这样的静夜之,更突如其来,方圆百米之内的人,都为之震动。三黑影纷纷飞退,避免遭到波及。火光来自于下水道内部,*引燃了沼气,同时产生的推力,将下水道盖子宛如炮弹一般高高抛起,一同抛起的,还有空飞人政纪。

    政纪身体舒展,借着脚下气流冲飞下水道盖子而产生的强大推力,整个人升到五六米高,避开黑影共同攻击的局面,同时右手绳索甩出,缠住路灯,借着那向心力的一甩,身体脱离出去,落向远处的黑暗角落!钻进了一辆蓝色的敞篷跑车内,将惊呆了的驾驶员拽出车外,然后发动,嗖的一声窜了出去!他的目标,依旧是脱离此地!

    高挂在天空静谧的月光,繁星璀璨闪烁,铁栏杆围起来的广阔围墙,一座八层楼高,占地面积颇大的楼房天顶,四个人影平静的站立,顶着弯月,姿态各异,其一个笔直的站立,宛如一柄直插天穹的长矛,在他的脚下,则是一连串绵延布满了变电站外围的电塔架,络错综复杂,这原本供给着这个城市半边光明的电站,那些原本会发出嗡嗡声响的变电器,此刻都和旁边的这座大楼一般,巍然在夜空蛰伏。男子轻轻一笑.

    “我们这里搞定了,看样子,好像一切都很顺利啊……”月光半洒在男子的脸庞,国字脸,平稳不波的鼻梁和浓密的眉头,黝黑的面容让他整个人即便是在夜晚,也都宛如迷雾一般,不过那微笑起来咧开的洁白牙齿,却足够让人印象深刻。很多人的心理面,都对藏土密宗的活佛带着一种近乎于神话的判断,然而第一眼见到索朗那的人,无疑不会相当的遗憾,他要是混入人群之,必定会被人误认为朴素的外来务工人员的那种人,他浑身都散发着这样扑素的气质,却绝对让人无法想象他竟然是国内一个顶尖情报组织的枢领袖,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索朗那站在这里,在做着什么事?

    索朗那身边一个半坐在地的男子抬起头来,如果禅息寺的戒空或者任何一个高级武僧在的话,会认出这人正是叛出禅息寺的夜组织之,s级别的通缉者,沧魅。沧魅一身轻松的装扮,在他的身边,另一人衣决连连,风衣翻卷,身后还反背着一支和他高大身材极其相称的狙击步枪,正是夜组织同样的s级通缉者,连决。连决哼了一声.

    “战初步成功,那么接下来的,是按照预定计划,尖刀位,然后分插入敌人的心脏么?那么,活佛,你的那三个罗汉,是否能够对抗八号禅宗传人?”黑暗,一个女声传来,看不清面孔。

    “这点你们勿容置疑,在禅宗传人的系列之,公认实力最强的应该是禅息寺的镇山之宝,禅宗传人零零四对吧?”

    “玄悲大师!”沧魅和连决面色一沉,显然黑影提到零零四号密宗传人玄悲,引起了两人的回忆,给两人造成了相当大的震动。黑暗的人影唇角微微一翘,似乎对索朗那的这所谓的最强颇为不屑。

    “如果说玄悲是禅息寺第一号高手,那么我手下的五大罗汉,是我们藏土密宗最强的高手。因为针对禅息寺008号密宗传人打不死的小强特性,摩,索朗和鲁特,都是精研密宗流派天人合一修炼方法,而穷究杀道极致的高手,他们三人的合击,完全不受相互牵制的限制,单对任何一个人,都有将其碾为粉末的力量!”

    “杀道!”沧魅眉头一扬,似乎在咀嚼着这个词语。

    “不错!是杀道!”索朗那神色平静,然而一句话之下,众人都有一种被笼罩在死亡阴影的感觉.

    “武道至尊,只为了击败对手,杀道至极,是为了灭绝道路之的一切阻碍,藏土密宗研究的不是武学,讲究的不是仁德,我们只有一个宗旨,杀!彻底的摧毁能够威胁到我们的敌人,无论对手是谁,无论对方有多么强大,消灭了,也不存在了!”消灭了,也不存在了……也许吧……索朗那望向头顶夜空,这里的夜晚没有在藏边那么的美,不过却多了一份悲壮,维也纳平静了很多年,甚至于百年,然而这百年以来的平静,由今天开始打破。

    “好像你已经不是藏土密宗的活佛了吧,如今更是被追捕的对象。”连决打趣的说道。索朗那不置可否,缓慢的吐出一句话.

    “我所失去的,是未来所将要获得的。藏土密宗,这个暴力机关,很快将重新落回我的手,我将有前所未有的力量,去完成我的理想!”沧魅怔怔的看了索朗那半晌,看着他的鼻梁在夜晚勾勒出的轮廓,还有他说话的时候,嘴唇下开合的洁白牙齿,以及那些隐约可见,长年暴露在藏边紫外线之下,脸所生起的雀斑,然后他叹了一口气.

    “老天爷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给了你一副如此普通的样貌,却赋予了你一个非凡的灵魂。”

    “老天其实很公平,给了我一样,拿走另外的一样,非凡的外貌有什么用?”索朗那摇了摇头.

    “是让你在众人面前,感觉到无限的虚荣?还是能够让你游曳于女人之间,辗转于那些玉休的温柔?只可惜,那些都不是我所追求的。”凡人的追求,早在多年以前的那个夜晚,我早已经摈弃,那些所谓的爱情和友情,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全部,然而对我来说,一不值。

    “相信我们的实力,这里是和你们宿命敌人的对决之地,我们的合,不为地位,不为利益,只为了共同的故人,只为了阻挡在我们的道路面前,共司的障碍。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成为故人,不过那绝不是现在,现在的我们,是同在一条船,面对最可怕敌人的战友。”索朗那说道。

    “战友?”女声再次起伏,旋而呵呵的笑了起来,似乎颇为的嘲讽,“我的战友,只怕不是你们所能拟的,你们,只要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做可以了,战友一词,只适合你们三人之间”。

    狂妄的话语,却没有等来三个同样高傲的男子的反驳,他们三人出乎意料的没有说话,似乎对于女子颇为忌惮,低头不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7008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70080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