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死亡!

推荐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超强兵王在都市太上剑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女神掠夺系统超品小农民重启九七玄幻窃命师新特工学生超级军工科学家

    话音一落,整齐的枪栓拉闸声音响起,十一队战僧二十来人同时呼应,然后化为黑影,朝着前方有条不紊的突进。

    戒法心头堵得慌,没想到让戒华这小子出马,他反倒还来一大堆说辞,到使得他们这些在后方待机的人心头痒痒的,恨不得去打个业绩出来,总之不愿意看戒华那副了不起要不完的模样。

    两个黑影出现在发电机组大楼的窗户之间,然后子弹朝外射出,而藏空的战僧小队同时还击,几乎没有先后之别,战僧在平地游走,子弹在夜空化为光道,一束束的来回攒射,场面不胜壮观,不过果然是战僧的精英队伍,对方黑影枪法神乎其技,不过战僧队火力强猛,硬是将对方压制得火力零星,现出禅息寺战僧的强悍战斗力。

    “终于赶头版了!”黑漆漆的大楼之,四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说话的是一名戴着眼镜的冷漠男子,手捉着两柄m4a1突击步枪,一步越出,站在天台的台,看着对面正在挺进发电机组大楼的战僧队伍。另一名高鼻梁薄嘴唇的男子也不多说,将背后的*反拔出来,架在天台之,悄然一笑.

    “让我们给禅息寺,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吧。”空旷的大楼,这里原本是人潮攒动的禅息寺基地,现在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大楼,人员都以最紧急的速度疏散,由此可以知道禅息寺的部署能力,若非外部系统被控制,只怕现在入侵的任凭有多少人,都会被陷入禅息寺这个天生的战堡垒之,无一幸免。

    现在,自然走禅息寺处于下风。

    一个人缓慢的走在空旷的大楼走道之,在他的身后,有通过山间的轻轨,正快速的远去,只听得到静谧的环境传出的呼啦啦声响,而他的肩膀之,则还扛着一个人,不过却显得轻松自如。走廊宽阔,容纳五辆坦克并排开过都不成问题,不过现在的尽头处,则站着一个身披灰袍的男子,冰冷的唇角和冰冷的表情,足以媲美泰伯利亚冬季最冷的寒风,连泼出去的水也会在落地的瞬间结冰。

    他扛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断臂的一陨!

    戒空古井不波的看着面前扛着一陨的男子,他的嘴角有着一丝血迹,腰间还别着双枪,看到戒空,微微一笑,然后肩头的一陨滑落,噗一声砸在地,不知道是死是活,连动一动的趋势也没有。与此同时,戒空两边的走廊过道处,蜂拥一般的冲出一队手持*的战僧,左右站位,姿势不一,或蹲或站,抬手射击,无数的火舌突突突的射出,朝着正面的男子倾泻。

    男子在战僧队伍冲出来的瞬间,拔地飞奔,朝着二十多名战僧狂奔而来,在战僧抬枪射击的当儿,他同时也拔出腰间的双枪,战僧毕竟快一步开火,无数的火舌冒起,这样的火舌,代表着子弹在出膛的瞬间,带起来的高温气流,和早已超越了音速的速度,内含了子弹恐怖的动能,只要并非钢铁之躯,在愤怒子弹的面前,一切都将被撕成辟片。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在面对子弹的时候,都会被撕成碎片的,双枪男子腾挪移动,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之,竟然毫发无伤,正是能够避开子弹的枪斗术,连站在尽头处面容平静的戒空,也都不由得眉头一皱。

    “来吧,来吧,火力来得越多越好,哈哈,让我杀个痛快吧!”男子竟然在大笑,双枪循环开火,交叉射击,大多数战僧并没有达到能够提前规避子弹的地步,顿时不少人枪,且都是一击毙命,根本不存在任何侥幸的可能,对方的枪法和实力,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以墙壁为掩体的战僧不断的朝着男子倾泻火力,男子下跳跃,此刻四周围的墙壁都成为了他躲闪的有力助力,身法快捷到了只见黑影的地步,众人每一个以为他所在的位置,都将射空,随即而来的是他手不断洒出去的子弹,穿过战僧的眉心,拖着一串螺旋形的血箭,从后脑喷射而出。

    他手双枪的威力大,准确的说来,是穿透性极强,且两只双枪虽然是现代做工设计,不过枪身竟然还有古扑的花纹,射出的子弹,也都是长梭型,专门适用于暗杀,躲在墙壁之后的战僧,他看也不看,抬手一枪射出,子弹可以轻松的穿透墙壁,射穿战僧的太阳穴。

    从最开始轰轰烈烈的枪声,到现在,火力已然过半,枪声再不那么的密集,到处都是鲜血和硫磺的味道,还有侧下去的战僧,男子双脚跃墙壁,反之一蹬,快速的从半空掠过去,同时双枪开火,四个战僧还来不及射击,纷纷命头部,倒地而亡,身体却还在痉挛。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这是禅息寺最强的部队战僧吗?我还以为多么神乎其神,好爽啊!从来没有那么的爽快过!”男子落地,同时身体一个旋转,弹簧般的从地射出,飙向两个举枪射击的战僧,他的速度快,身体在半空旋转着飞递而进,双手宛如风车般的挥出,下一刻,两柄枪分别一左一右的顶住两个战僧的头部,双枪漫不经心的摆正,场景定格,两个战僧顿时再也不敢动弹,死亡的恐惧宛如寒冰一般,从他们的脊柱透到了全身。

    男子嘿嘿长笑“,提一个问,战争的最大魅力在于什么?”

    “不要,不要……”两个男子喃喃摇头,他们都是新近的战僧,经历过之前的屠杀场面和如今迫在眉睫的死亡,人性的本能让他们求饶。蓬!蓬!伴随着枪响,两股血流从战僧脑后飞溅出去,形成一道诡异艳丽的攒流,宛如开放的死亡之花,两个战僧从原来的位置跪下,滑落倒地,后脑勺两个大洞。

    “回答错误,战争的最大魅力,在于死亡!”男子轻淡的说,脸露出狞笑。

    两名归字辈的新战僧躲在墙壁角落,目睹面前的这一切,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不过这么几个来回起伏之间,一个战僧队几乎全灭,而对手不过只是一人双枪,要知道禅息寺的一个战僧,等同于两三个国家精英部队兵种,一个精英部队兵种,等同于七八个特种点这么二十几人的战僧,瞬间被灭队,对手,也太过于恐怖了一点。

    两个人都属于戒空的战僧亲卫,是这次一并入选的新一代战僧,卜一来面对如此可怕而血腥的战斗,不过两人却毫无畏惧,在角落里相互一点头,然后双双翻出掩体,手早已熟练无的*是他们延伸出去的手,子弹落点丝毫不差的照着男子射出。

    男子嘿嘿笑着,从容不迫的消失在他们的弹道轨迹之,一边诡异的移动,一边为双枪换新一个弹失。

    两人的背心一片汗水,明明他们对准的是对方所必经的和所在的路线,然而每每都能够被对方轻而易举的闪避过去,且他还从容不迫的为双枪换新一轮*,整个过程如同散步一般的清讯*子弹很快打完,飞快的抛下枪械,从裤腿之间拔出手枪,抬枪便射。

    篷!篷!篷!在他的准心之内的男子,都会瞬间移开到另外一个位置,男子开始抬枪,射击,碰,枪口喷出烟瞭.两人的一人身体一侧,身体的本能让他枪斗术发挥到了极致,下意识的去闪避男子的弹道,脚部嚓得拖出一条血线,子弹以肉眼完全不可见的速度,擦过他的大腿,他单膝跪地,不过毕竟避开对方的一枪,足够他为之骄做。

    然而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刻,男子站在了他的面前,手古银的枪口顶着他的脑门,枪管处雕刻着盘龙的图腾,缠绕着枪体,带着一种死亡般的犀利。

    “提问,人在枪口之下的这一刻,最先想到的是什么?”男子冰冷的声音响起,嘴角冷笑。时间定格,气氛定格,甚至于连硝烟和*味都由此定格。

    “荣耀!”被指着的战僧面色平静,单膝跪地,双目坚定的望着面前的男子,场景宛如一个标准的仪式。

    “不!”和他一起另一个人看到这一幕,痛苦的尖叫一声,他们是朋友,在这样的地方,很难得,在这个世界里面,也很难得。

    “回答错误,你应该最先想到死亡。”男子冷笑转为狞笑,子弹击发。战僧的后脑篷出鲜血,身体缓缓后仰,然后颓然倒地。

    他的朋友噗一声跪在地,泪流满面。

    男子枪口一转,瞄准他。然而他的位置处,却挡着面色沉冷的戒空,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似乎从来不曾改变过一样。男子双枪击发,然而他的正面,戒空和地痛哭的战僧都已然消失不见。男子正觉得愕然的当儿,戒空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70080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70080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