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鲜血的代价!

推荐阅读:彪悍小农民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限时婚约[综]在霍格沃茨挖密道田园医女之傲娇萌夫惹不得战少,一宠到底!总裁的天价穷妻重活一次重返1977绝世天才系统

    在华国完成一个学术研讨会之后,马达加斯突然心发想,乘坐远洋航轮返回华盛顿,顺便沿路欣赏大海的风光,因为回到华盛顿之后,等待他的事情多了,他想要再有一个悠闲而愉快的假期,最起码也将是下一年的旬去了,马达加斯从来不放过任何能够放松和偷懒的机会。

    于是他找到华国的朋友,一家船运公司的总裁,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对方立马动用关系,安排了既是货轮,却又豪华的远洋号,在出海远航,顺带着梢自己,去往曼哈顿的港口。前五天都是风平浪静,大海悠闲到可以听到海女神的歌唱,马达加斯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这次远航,甚至于认为是帝赐予自己的礼物,不过剧变却从第六天开始。

    往日宁和到宛如家老祖母般慈祥的大海,突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风暴的海洋,四周围都是闪电和雷鸣,头顶黑压压的乌云仿佛要压到舰岛的桅杆,那一切像极了一位邪恶的法师在碎念着诅咒,海浪怒啸的吞噬了他们的船只,包括吞噬了他。

    醒来之后,他已经来到禅息寺,前后翻覆的像是做了一个梦,然后他再也没有离开,也再也无法离开,最终到继承了这里的意志,成为了这里的一员,并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无息。背负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了另外的一种人生。

    后来他知道那个助自己离开的华国朋友船厂因为这次海难而倒闭,被另一家公司收购,自己的妻3和女儿们盼回来的是一场噩耗,这一场残酷的分离,摧毁了他原本幸福而美好的家庭。

    “无息,来到禅息寺,选择另外的这种孤独的人生,你后悔吗?”藏空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低低的问道。

    无息缓慢的转身过来.

    “拜托方丈你不要说得那么一相情愿,什么时候我是选择了这种人生,我根本没有选择!我是被滞留在了这里整整二十六年!我恨过,哭过不过一我不后悔。无息顿了顿,”不论今天面临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后悔。

    “然后他再不回头,和两位武僧消失在阴影之。

    藏空来到长老区的后方,走入依着一片山林修建出来的庭院之,庭院和外部线条硬朗的禅息寺等同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有着假山和亭榭,建筑风格不拘一格,步移景异,变幻无穷。曲径通幽,不悖自然之理。峰回路转,更富美感雅致。石岸高低屈曲任其自然,松柏如宝塔,藤萝古老如画,即便是在禅息寺能源被掐断,只有夜光的映照之下,无处不显示出此刻一种独立于外域超然入胜的境地。

    唯一和园林不相称的一点,则是在假山之下的池水,没有半分鱼尾,只有安静的一池活水,静静流淌,却不显得寂寞。院落之,站立着一位长袍白须,慈眉悬落的老和尚,简单的站在亭谢之,负手而立,禅息寺那头传来的火光,映入那双眼睛里面,不含半分情绪,仿佛那一切与他无关,唯一有关的,是在火光消倏之时,天穹崭露的一方星海。

    藏空行礼.

    “玄悲大师,禅息寺进遇强敌,正值危难,禅宗传人无法紧急召回,希望玄悲大师能够出手,控制住局面。”

    玄悲望着藏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参不动禅吗?”

    藏空心头生出古怪的感觉,禅息寺进遇强敌,听到这样的情况,玄悲应该很快出手才是,为什么还来和他讨论什么不动禅。藏空不敢不答.

    “大概正因为这里地处偏僻,无忧无虑,才使得师祖能够在这里修身养性,参透不动禅这一类的静念禅道。”

    玄悲微笑着摇了摇头,一步跨出,无息竟然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同时对玄悲的能力,惊异莫名。

    “我走了一步,我动了吗?”玄悲微笑.

    “在你看来,我动了,不过在我看来,是世界动了。不动禅最大的奥妙,是在于活求死,动求静,以动,求不动,这四周围,无处不是活生生的存在,树木,花草,空气,万物的生机和运转,可之为‘动’,然而这万物的动静,不过是”相“而已,息虑凝心,究明心性,凡‘相’,不过皆为空妄,时间历经亿万万年之后,这一切的风景,不过转瞬即逝,这世间的动静,不过朝为沧海,夕化桑田,前一刻的动静,在后一刻已然成为永恒,那么动与不动,又有什么分别呢?不过是时间所呈现的障眼法。

    一切看似踏实的物质,在时光的面前,都是脆弱而腐朽的,只有澄明的心田,才是永恒的存在,此为不动禅。”

    “枪林弹雨之,我屹然不动,楼台亭柑之间,看世界瞬息而变。此为不动禅。”玄悲目光注视着藏空.

    “有限的生命,不能够用来参悟禅理佛道,通悟本质,实属遗憾。”藏空目露精芒.

    “师祖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玄悲叹了一口气.

    “现身吧,不用如此躲躲藏藏。”异变突起!藏空眼里红光一闪,身体一弹,射向玄悲,双手并拢为掌,朝着玄悲这禅道第一宗师的胸膛印去!

    “藏空”一掌结结实实的印玄悲的胸膛,巨大的推力将“藏空”和玄悲一并推飞出去,然而“藏空”的脸,却现出极度惊恐的神情。他一张虽然命玄悲,然而却根本没有半分着力的感觉,也是说,他除了掌面贴紧了玄悲的外袍,实际这一掌的力道,却半分没有加注到玄悲的实体。

    那等同于击了一道虚无缥缈的幻影,亦或者打了一张纸,玄悲的确应掌而退,不过让他退却的力量不是自己的掌击,而是他自行后退,对速度和位置的拿捏妙至毫颠,面前的玄悲如同一道羽毛,在他的掌风之下,轻荡荡的没有半分质量,更没有半分着力点。

    “出手!”“藏空”暴喝一声。

    整个庭院的四周,凸现出四五个黑色的影子,其一个最为高大,威胁也最为凝重,位置正是在玄悲的正后方。藏空抽掌回收,朝后而退,一把撕下脸的面具,赫然是藏土密宗十代罗汉之的其一人达瓦。

    因为曾经获得过藏空的资料,所以他们利用足以乱真的人皮面具,覆盖而,接近玄悲,伺机偷袭,只要一并将这个禅息寺第一高手给铲除,那么禅息寺等同于丧失了主心骨,一切将全面崩溃。

    所以为了对抚玄悲,负责狙击玄悲的,除了达瓦,外加四个蒙面人之外,最为强力的人,是玄悲大师身后的那个常人还要高大的人,虽然全身罩着连帽大衣,不过那股高深莫测的气势,却还是掩盖不住的散发出来,那种气势,足以表明了这个人,是宗师一级,实力至高无的存在。

    什么是命运?戒空一直在思考。如果在十五年前,告诉自己,自己有一天将站在这个舞台,面对一场生死较量,保管戒空绝对不会相信,现在至少可以知道,命运和生活竟然如此的持而无常,大干世界,无不有,十五年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自己,怎么可能想象得到,十五年后,自己抛家弃子,成为了一名僧人,况且自己这个僧人不仅仅吃酒吃肉,更拿着现代化的装备,参加过一场场以世界为战场舞台的战计划。命运是一场无形的棋局,那么在未来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又是什么呢?

    “什么人!”幽暗的大楼通道处,有两个淡淡的人影浮现,戒空身边的两个武僧实力级别都够看,也算得优秀,手枪械顿时指向那个方位。

    他们从禅息寺地下指挥心出来,打算登头顶的高楼最层,然后从面居高临下的伏击敌人。不过却没有想到光在途,遇到了情况。昏暗的应急灯光之下,人影渐渐的浮现出样子,

    戒法和戒圆带着灰扑扑的战斗痕迹,出现在三人面前。

    “还是那么的大惊小怪,真符合你戒空鼠蚁的风。”戒法冷冷的说道,语气却带着无的轻蔑和在冰山最高峰弥漫出的*味道。看到是戒法,戒空差点没有气的鼻子都歪了起来.

    “你小子原来还没有死,真是让我意外啊!”

    “过奖,我不会在你闭气的前一刻先走的。”戒法不屑的扫过戒空,看到旁边的戒圆,他脸多处擦伤,看来之前的战斗,实在不易.

    “戒圆,战僧2队怎么样了?”

    戒圆死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除了我以外,全员阵亡……”

    戒空听到后目瞪口呆,旋而看向戒法,几乎是咆哮着喊道.

    “*戒法你是不是人!2队是才编制的队伍,里面可全部都是新近的战僧,战斗力是所有战僧部队最弱的,在你的手下,竟然也会全军覆没,那些可都是孩子啊!”

    ps::突破一千张了,留个纪念,另外感谢我最亲爱的书迷,17k书友ffaj62uk送的红包,谢谢啦!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2126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2126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