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faded

推荐阅读: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圣武称尊神豪的安逸生活少侠有美食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

    安排好之后,政纪回到了维也纳。

    他没忘了这边还有室友们眼巴巴的等着他,因为出了这一档子意外,政纪原定第二天的演出,推迟了两天,等他来的时候,杨星耀他们已经在维也纳呆了三天了。

    “政纪,你可算来了,一个电话说有事,把我们晾了三天,还以为你不来了,我们都打算自己去演出呢”杨星耀看到政纪终于出现,大声喊道。

    “不好意思,有些急事,没耽搁了吧”,政纪面露一丝歉意。

    “没事儿,别听杨星耀瞎说,跟主办方说了,让他们推迟了一段时间,咱们在今天晚出场,倒是你,急事解决了吗?”陈哲熙拍拍政纪的肩膀。

    “差不多了,等演出结束后再说”,政纪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老六,你不在的这几天,那个叫薇薇安的外国小美女,来找过你好几次,你不在,貌似人家很失望呐!”张轩挤眉弄眼的看着政纪道。

    “人家小姑娘,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杨星耀也凑过来,对政纪说道。

    “一个个都精虫脑,想什么呢?”政纪心情说不好,摇摇头道。

    “哎,这事儿,我可是有经验,我看那小姑娘谈起你时候的眼神,能看出来人家对你有意思”,一旁的赵雅静走出来道。

    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响起。

    政纪开门,薇薇安站在门口,探着脑袋朝里看,待看到政纪的时候,眼睛明显一亮。

    “政纪!你回来了!”

    张轩等人面面相觑,得,曹操果然跑得快,说来来。

    “嗯,波利尼老师的演出完了吗?”政纪点点头,将薇薇安请了进来。

    “昨天表演完,已经回去了,我想等着看你的演出,所以留在了维也纳”,薇薇安点点头,看到政纪的脸带着一丝疲倦,又担心的问道:

    “出什么事了,听你的朋友们说你有急事,需要我帮忙吗?”

    政纪摆摆手:“没事儿,差不多解决了”。

    “那好,你的演出是今晚吧,期待你的精彩演出哦,”薇薇安眯着眼睛,笑的很甜美,让一旁的一种色狼,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午饭,是薇薇安请的。

    晚八点钟,多瑙河畔已经是人声鼎沸,音乐界的表演现场,更是人山人海,期待着今晚的演出。

    “政纪,打起精神来啊,怎么出去一趟回来,闷闷不乐的,哥们儿的成名之旅,可要看你的表现的了”,杨星耀拍拍政纪,大声说道,他的脸带着激动与些许紧张。

    台下,早已是密不透风的站着千万人海,让后台的杨星耀几人看的倒吸冷气。

    来之前的自信满满,到此刻全然化了紧张,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场面。

    台下的人群,有不少人是举着政纪海报的歌迷。

    伴随着焰火,政纪和杨星耀等人出场了。

    瞬间,欢呼声,尖叫声,响起,无数来自世界各国的属于政纪歌迷的男男女女们开始喊着政纪名字。

    杨星耀等人直勾勾的看着聚光灯下政纪振臂回应欢呼的模样,他们知道政纪很出名,却没想到他在国外也是如此受欢迎,这排场,简直和国外的天王巨星一模一样。

    “谢谢大家的热情,很高兴,能够在这美丽的多瑙河畔,与大家一起度过这个难忘的夜晚,”政纪磁性的流利英语响起。

    “我们爱你!”

    “你是最棒的!”

    “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号码!”

    台下,欢呼声愈发的响亮,更有热情直白的女郎,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了洁白的衣衫,对着政纪*裸的表白。

    陈哲熙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热情的场面,也没有感受过国外如此开放的环境。

    “一首我新建乐队的新歌《in?the?end》,献给大家,希望喜欢”,政纪对着陈哲熙等人点点头,几个人各各位,吉他,架子鼓也都准备绪。

    全场的观众,开始逐渐安静了下来,期待的看着政纪。

    一阵激荡的电音渐渐响起,伴随着赵雅静有节奏的鼓点,节奏伴随着鼓点,仿佛在人们的心田激荡一般,让台下的人们,不由自主的跟着这全新的旋律开始摆动着自己的身躯。

    “it starts with ohing有件事从始至终。

    i don't know why我从未明白过。

    it doesn't even matter无论我如何挣扎努力。

    how hard you try却没有一丝效果。

    keep that in mind在我脑海。

    i designed this rhyme只能铭记下这首疑歌。

    to explain in due time合适的时机解析自我。

    鼓点的间隙,是政纪响彻全场的歌声,节奏前所未有的分明!这竟然是一首说唱歌曲!政纪的第一首说唱歌曲!歌声响起,这节奏,这旋律,这鼓点,让所有人的眼眸都如同这夜空多瑙河畔的星辰一般,闪亮!

    前奏,已然让人沉醉心动!然而,再他们以为间会有间断的时候,政纪的说唱声,却没断!气息,仿佛长的没边一般!说唱继续!

    all i know但我明白。

    time is a valuable thing时间何等珍贵。

    watch it fly by白驹过隙。

    as the pendulum swings如挂钟摇摆。

    watch it count down开始倒数。

    to the end of the day直到终结。

    the clock ticks life away人生会随时间起伏改变。

    it's so unreal犹如无知觉的梦境。

    didn't look out below过程超乎你的掌控。

    watch the time go凝望时光。

    right out the window看它从窗棂悄然遁走。

    trying to hold on,试图挽留。

    but didn't even know可我不曾领悟。

    wasted it all just时间不等人。

    to watch you go只能默默望着你的离去。

    i kept everything inside and将一切铭存于心。

    even though i tried,即使锲而不舍,披奏坚韧之铠。

    it all fell apart最后努力却轻易分崩离析。

    what it meant to me will对我来说。

    eventually be a最好的结果。

    memory of a time when便是把这段固执信念深埋。”

    政纪和副唱陈哲熙说唱在此刻,人们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快要跳出胸膛一般,前所未有的歌词,前所未有的旋律,前所未有的激情!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让他们恨不得仰天长叹!

    然而事实,他们的确如此!

    疯狂的挥舞着双手,摆动着身躯,脸庞是深深的红色,这说唱,每一句,都是如此的合辙押韵,与这音乐,配合的相得益彰!

    鼓手,美丽的东方女子,此刻红晕的脸带着激动,已然忘却了紧张,浑身放开,鼓点精准,敲击发丝飞扬,有一种另类的美感!

    而吉他手,贝斯手,此刻也摇动着身躯,真正的融入到了这多瑙河音乐节动感的环境之!

    节奏,在此刻微微停顿,似乎给了人们一秒钟的喘息时间,然后下一秒,便是心脏炸裂一般的歌声!

    i tried so hard我曾努力挣扎。

    and got so far走到现今。

    but in the end最终才发现。

    it doesn't even matter原来都无济于事。

    i had to fall不可控制的。

    to lose it all失去了所有。

    but in the end最终才明白。

    it doesn't even matter前途渺茫”

    政纪声嘶力极的声音,在此刻的夜空炸裂!激荡在人们的耳鼓膜之间,撬动着人们的心脏!

    热泪,已然盈眶!

    激情,已然燃烧!

    这一段歌声,如同撕裂了这世界的黑暗一般,让他们的心头,思绪清空,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动,一种难以言明的激动,政纪的歌声,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人们在舞台下跳动着,舞动着,有的脱掉了外衣!

    所有的烦恼,在此刻,都被这节奏,这旋律,这歌声所净化,有的,只剩下了感动。

    这,才是说唱!

    这,才是摇滚的巅峰!

    他们看向政纪的目光,已经充满了异样的情感,是他,是这个来自东方的充满魔力的男子,给了他们灵魂的洗礼,精神的透彻,让他们能够在有生之年,体验过不一样的激情。

    歌声,鼓声,虽然渐渐停息,可是他们的热血,却是逐渐涌在心头。

    “政纪!”

    “政纪!”

    “政纪!”

    一声声的呼喊,逐渐汇聚成了一个声音,全场,开始呼唤着政纪的名字,化了整齐划一的呼声,在这多瑙河畔激荡着,似乎河水,也在这巨浪的声波之,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3542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3542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