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悲伤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偏执老公太坏了都市桃色医仙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终极小村医采个娘子来养家绝世剑帝不朽大皇帝回流大时代

    一首歌曲结束了,台下,喊着政纪名字的人群,热泪盈眶,他们不愿意让政纪离开,也不愿意,让这个舞台此熄灭灯火,他们想要享受政纪给予他们的音乐震撼!

    政纪是为压轴出演的。

    台下的观众们在呼喊着,而政纪的眼睛,却在看着天空的星辰,他有些出神,思绪似乎在飘远,对耳边的欢呼声充耳不闻。

    “老六,是不是该走了?”陈哲熙看到政纪的走神,有些担心的走过来对政纪说道。

    政纪回过神来,看着台下的观众们,表情似乎有些失落。

    “这几天,有一位我的好友逝去了,”政纪忽然开口了,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下掩盖了欢呼声,人群,渐渐的低沉了下来。

    “有一首歌,希望能够在这里唱给大家,也是唱给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她,大家,愿意吗?”政纪抬起头,看着台下的眼,似乎有一道晶莹。

    政纪的声音,在夜幕下传播,似乎带着一种魔力一般,人们的心绪也随着他的情感渐渐变得低沉了下来。

    陈哲熙等人,面面相觑,原先的安排,并非如此,现在应该是下台了,只是没想到,政纪现在好像有了新的变化。

    “sing!” “sing!”台下的观众们的呼声,代表了一切,他们希望政纪能够继续唱下去!

    “这首歌的名字叫《faded》”政纪缓缓的开口。

    他慢慢的走到了电子琴旁,手指,轻轻的放在了面。

    一阵轻缓,而带着一丝忧伤的琴声,在这夜空之渐渐响起,如同春雨一般,浸润了人们的心田。

    “you were the shadow to my light你是我生命之光的一道暗影

    did you feel us你能理解我们吗

    another star另一颗行星

    you fade away你逐渐消失

    afraid our aim is out of sight恐惧我们的目标迷失在视野

    wanna see us希望我们互相理解

    alive活着”

    轻柔的男声,如同抚摸在人灵魂的丝绸一般,浸润着难以言喻的感情,仿佛,时间回到了最初的起点,那美好的初识,那心动的瞬间,每个人,心底最美好的关于他或她的记忆,在这一刻,缓缓忆起。

    曾经的过去,他或她如同那最耀眼的行星一般,在我们的世界散发着光和热,以固定的轨迹,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之,然而有一天,光和热逐渐消失,行星,渐渐失去了踪影,仿佛在心田硬生生的被挖去一块儿。

    政纪目光悠远,遥看着天空的那一颗颗璀璨的行星,它们或明或暗,或远或近,如同心头记忆的每个重要的身影,随着时光倒流流逝,逐渐的消逝。

    他的眼眶,微微的湿润了。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as it all in my fantasy难道这一切都在我的幻想里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ere you only imaginary你只是虚幻的不存在吗?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atlantis亚特兰蒂斯

    under the sea在海底

    under the sea在海底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another dream另外的梦想

    the monster's running wild inside of me狂野的怪兽驰聘在我心深处

    i'm faded我憔悴不堪

    i'm faded我憔悴不堪

    so lost, i'm faded如此迷失,憔悴不堪

    i'm faded ~~~我憔悴不堪

    so lost, i'm faded所以迷失,憔悴不堪”

    旋律,在下一秒改变低沉,变得富有节奏感和蓬勃感,似乎在呼喊着什么,似乎在大声呼唤着什么,曾经我爱过的你如今身在何方,你是否在无奈的时候会曾后悔,这一切,是否是自己的梦境,梦境,自己却再一次的失去了你,真实,虚幻,两者之间的界限,是什么,如果是虚幻的,那么你,能否重新回来。

    政纪的眼神,变得低沉而忧伤,似乎有着无尽的悲伤在其,他思绪飘远,忘却了一切,歌曲,似乎在抒发着他的心怀一般,透着无的忧郁与悲伤,不知不觉的,这种悲伤,伴随着他的嗓音,在夜空摇曳。

    哭泣,是一种悲伤到了极点的表现,然而这种表现,却在此刻前一秒还激情四射的多瑙河音乐节开始演,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千个!万个!

    此刻,悲伤似乎是一种无迅速的病毒一般,以歌声为导体,在这偌大的多瑙河畔传递着,人们开始忍不住红了眼眶,然后,便是一种仿佛发自心底的悲伤拂心头,一个接一个的,开始哭泣。

    歌声,伴随着哭泣,在这多瑙河音乐节展现!

    “these shallow waters never met那些从未见过的水之影

    what i needed我需要的

    i'm letting go只是顺其自然

    a deeper dive深沉海底

    eternal silence of the sea无尽的沉默于海

    i'm breathing我的呼吸声

    alive.活着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under the bright but faded lights明亮的灯光却已经黯然失色

    you set my heart on fire你点燃了我的心火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where are you now你身在何方?”

    政纪温柔的唱着,一声声的“你身在何方”,似乎在呼唤着那逝去的英灵,一波一波的悲伤,席卷着天地,台下,掩面哭泣的人,渐渐的抽泣着伴随着歌声唱着,似乎与政纪感同身受一般。

    歌声,已经停息,可是台下的哭泣声,却依旧悲伤。

    政纪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光,看着台下观众们的反应,他知道自己有些过了,在刚才不知不觉,将自己的精神力量,伴随着歌声催眠了出去,造成了眼前的这一幕。

    深深的鞠了一躬,政纪对陈哲熙他们点点头,走下了舞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3542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3542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