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探究

推荐阅读: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拐个王爷来生娃重生都市纵横

    所谓震撼,便是此时吧。

    一首歌,能够让无数人感同身受的哭泣,这种情感的交集,灵魂的碰撞,是对一首歌曲最高的赞誉。

    这一夜过后,火了两首歌,火了一个新的乐队。

    塞纳河畔,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却留下了一个新的传说,西方世界,又有两首歌开始火热的传播,当时的视频,更是在开始被数以千万计人转载。

    而政纪等人,此刻已经在国内。

    杨星耀他们都很兴奋,第一次的,他们感受到了当明星的感觉,那夜在演出结束后,他们被人们簇拥的感觉,那种被人们欢呼的感觉,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注定是他们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第一次。

    以至于,在飞机,尽管政纪给他们订的是舒适的头等舱,可是七八个小时几个人,几乎没有睡觉,沉静在兴奋之。

    政纪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杨星耀他们,也没有去打扰政纪,也没有安慰他,在知道政纪的一个重要朋友去世之后,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的政纪需要的是空间和时间,去消化和回忆。

    飞机降落在燕京机场,政纪安排人将杨星耀他们送了回去。

    夜幕,在落日的余晖缓缓代替了阳光。

    二的操场,一道人影缓缓的在操场漫步。

    缓缓的走到一棵树下,旁边是乒乓球桌,熟悉的景象,熟悉的布局,一切都仿佛如同昨日一般,政纪的眼眸微微闪动,耳畔,似乎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你好,我是韩畅”。

    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之,涅灭了无数的曾经,命运,如同一只看不清道不明的手一般,拨动着这世界的琴弦,让人在不断的失去和获得成长。

    不在了,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不在了,她在这个世界的影子,渐渐的模糊,模糊成了一个特殊的印记,在政纪的心刻印。

    政纪轻轻叹了一口气,自从知道了韩畅的死讯只有,他便再没有露出过笑脸,日思夜想,几个昼夜的难以入眠,一闭眼,仿佛是韩畅的那张脸。

    如果当时,他能够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再坚决一点,那么还会是今日的结果吗?

    不知道,他不知道,因为时光,不会重来,岁月也不会一再的眷顾于他。

    最后看了眼黑暗的二,这里,埋藏着他与韩畅最开始的记忆,政纪的身影逐渐的模糊,消失在了原地。

    政纪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地球的另一端。

    面前,是一幢经典的法式建筑的别墅,坐落在一处美丽的庄园之,阳光洒在别墅,映照出别样的美丽与韵味。

    “便是这里吗?”政纪眼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旁若无人的走了进去。

    屋内,一名女仆正在猫着腰打扫着大理石地面,感觉到身后有人,刚抬头,入眼便是一双风车状的瞳孔,然后便呆立在了原地,似乎傻了一般。

    政纪与女仆错身而过。

    踏步而,他行走在韩畅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没错,他没去别的地方,此刻的法国别墅,正是韩畅与杰瑞结婚后的住址,想要查到这一点,对于现在的政纪来说并不是太难。

    推开一扇卧室门,政纪的目光,聚集在了床头的一张照片之,照片,韩畅依偎在杰瑞的怀,脸却并不带笑。

    这是韩畅的卧室。

    政纪缓缓走到窗前,轻轻拿起照片,看着照片,韩畅的面孔,他的嘴角也微微浮起一丝弧度。

    忽然,政纪的笑容消失了,因为他听到了一阵开门声,还有一对男女亲热的声音。

    一个英俊的金发男子,怀搂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郎,一边接吻,一边走了进来。

    女子一声一声的“darling”叫着,亲热无。

    政纪看向男子的眼神转冷,这不是别人,正是韩畅的丈夫,杰瑞。

    两人,在楼下沙发前接吻着,而政纪,则在楼梯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抬脚,迈步,缓缓走了下来。

    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韩畅,成为欲罪是在三个月前,而三个月的时间,杰瑞,韩畅的丈夫,便移情别恋了,或许,是他多疑,也或许,是他多管闲事,只是,心的那股怒气,却是让他不发而不快。

    但求心安,无愧于己。

    政纪下楼的脚步声,并没有掩盖,女郎,第一个发现了他。

    “啊!你是谁!”女郎叫了一声,有些惊慌的掩盖住自己裸露的肌肤。

    杰瑞也抬头,看到了政纪,脸微微一愣,似乎有些熟悉,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的,脸色微微一变。

    政纪没有理会女郎的声音,手轻轻一挥,女郎眼前一阵迷茫,呆滞的站在了原地,不再聒噪。

    “你是,政纪?”杰瑞开口了,似是将信将疑,他认识政纪,毕竟, 政纪在国际,也算出名了。

    “坐,”政纪不置可否,指了指沙发,轻声说道。

    声音,似乎有着不可反抗的威势,让杰瑞情不自禁的陷入了政纪的节奏之,坐了下来。

    政纪眼睛微微闭合,睁开的时候,已经是万花筒写轮眼。

    杰瑞,来不及惊叫,脸表情凝固成了前一秒的模样。

    “快梳洗一下,准备去参加婚礼了”,杰瑞的眼,韩畅倚在窗前,痴痴的看着窗外的一颗白杨树,眉头微颦,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明白了,请稍等,”窗前的韩畅,收回了思绪,将手的一张照片悄悄的塞入了抽屉之。

    这一幕,却被杰瑞看清,他的脸,露出一丝不耐烦和厌恶的神色。

    一步前,扯住了韩畅的胳膊,手的照片,掉落在了地,照片,政纪正微笑。

    政纪的眼闪过一丝心痛,记忆,正在探索。

    “又是他!又是这个男人!畅!你要明白,今天之后,你是我的妻子!你只能想着我一个人!”杰瑞用力的握着韩畅的手臂,以至于,手臂之,出现了青色的痕迹,一边说,一边用脚,将地的照片碾了个粉碎。

    韩畅带着泪水,点点头。

    杰瑞甩手而出。

    场景再一转,洁白的教堂之内,杰瑞的视线内,一名娇艳欲滴的女子,身着着洁白的婚纱,站在神父的面前,脸色,苍白而憔悴,眼底飘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韩畅小姐,你是否愿意,一生一世只爱杰瑞先生一个人,不离不弃,”神父的声音响起,看着韩畅。

    似乎被神父的声音唤醒,韩畅微微一颤,“我愿意”三个字,却是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

    教堂下的观礼人,逐渐开始诧异。

    杰瑞皱了皱眉头,看着韩畅的眼睛,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我愿意”,三个字,却似乎用尽了韩畅全身的气力。

    杰瑞,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眼却没有多少温度,拉起韩畅的手,一枚美丽璀璨的钻戒,轻轻的套在了韩畅的无名指。

    “你要做什么!”画面再转,韩畅,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躲开了杰瑞要解开衣衫的手。

    “我能做什么?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当然要履行夫妻之间的该行之事,”杰瑞露出了一个色眯眯的笑容。

    “不!你不能这样!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韩畅退后一步,慌张的说道。

    “约定?约定我自然是会执行的,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也要对你进行我的“约定!””杰瑞嘿嘿一笑,扑了去。

    “啊!”一声痛苦的叫声,杰瑞捂着自己被咬伤的手臂,愤恨的看着韩畅,一巴掌扇在了韩畅的脸,然后摔门而去!

    政纪的双拳,缓缓握紧。

    记忆引起了政纪的注意,杰瑞再次出现的时候,在一间黑色阴暗的屋子里。

    “守门人杰瑞,你想升级为执事??”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黑暗的屋响起。

    “会长先生,我想!”杰瑞深深的弯着腰。

    “给我一个理由”,声音再次响起。

    “卡地亚珠宝,已经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珠宝公司,拥有庞大的财产,能够为共济会提供更多的财富和能量,所以,我认为我可以通过守门人的考核,成为正式的执事,为共济会奉献自己的力量!”杰瑞说道。

    黑暗的人,似乎消失了,没有声音。

    过了许久,才说道:“想要成为执事可以,不过我需要的,不是你的财富,而是你的妻子!”

    杰瑞愣愣神,脸诧异之色一闪而过,“韩畅?”

    “你,不认识我了吗?”声音响起,似乎带着一丝癫狂的笑意,灯光缓缓的亮起一丝,一道人影,从黑暗走了出来。

    “是你!”杰瑞看到那人的面庞,猛然一惊,眼前的人,他见过,在一周前,与韩畅参加宴会,韩畅施舍过一个流浪汉,脸有一块儿青色的胎记,正是此人!

    “嗯?”眼前之人眼睛微微一眯,手一抬,杰瑞的膝盖弯了下来,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

    一脸苍白的杰瑞感受到身无的压力,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你的记忆,还算可以,当时你的话,我还铭记呐!”青色胎记的男子身着一件普通的黑色长袍,看着杰瑞缓缓说道。

    “请会长原谅,我不知道是您”,杰瑞伏在地,颤抖着说道。

    “好了,我的要求,你考虑的怎么样?”男子似乎不屑于和杰瑞多言,直接说道。

    “我答应,我答应您!我的妻子能够服侍您,是她的荣幸,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杰瑞几乎思考,说道。

    “哈哈哈哈!世人啊,真是可怜!”听到杰瑞的话,男子哈哈大笑,眼的嘲讽,却是分外明显。

    “韩畅的家族,在我们那里,有很强的势力,请会长能够保护我的安全,”杰瑞说道。

    “当然,”男子巍峨一笑。

    杰瑞走了出去,然后,场景再变,是他带着韩畅来到了黑色的房间内。

    向黑影鞠了一个躬,退了出去,身后,是韩畅的惊呼从门内传了出来。

    关于韩畅的记忆至此戛然而止,政纪眼神冰冷,没想到,其还有如此多的曲折。

    政纪起身,看着面前呆滞的杰瑞,手掌轻轻的抬起,一枚黑色的火焰,出现在了政纪的掌心,然后轻轻一抛,落在了杰瑞的头顶之。

    几乎是瞬间,杰瑞的身影,被黑色的火苗吞噬,渣都不留下一点,仿佛从未在这个世间存在过一般。

    政纪的手贴在了女仆和女郎的肩,然后身形一闪,已经站在了别墅之外。

    火苗,黑色的火苗,依旧在燃烧着,伴随着政纪万花筒的微微转动,越来越大,将整个别墅,吞噬在了火光之。

    这承载着韩畅不堪回首的记忆的别墅,在天照之,燃烧殆尽。

    政纪的身影再次消失,过了许久,地的女仆和女郎,才醒了过来,迷茫的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空地。

    黑暗的房间内,一道漩涡凭空出现,政纪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脚落实地,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已经有尘土拂其,表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废弃了。

    政纪的眼没有多少失望,本不指望在这里能抓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3542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3542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