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祭奠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时光,转眼之间过去了一个月。

    五台山,一处人烟稀少的山间,一片寺庙绵延。

    山门口,禅息寺的金色匾额,熠熠生辉。

    寺内,一百多名僧人,神色悲伤的站在广场,广场之,放着一张张黑白的照片,面,是一名名或笑,或恼,或严肃的脸庞。

    藏空眼睛通红,悲伤,只能埋在心底,却从未忘记,只有在真正空闲下来的时候,才会将人一次性的淹没。

    照片的一张张脸庞,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他们,有曾经和自己说笑打闹的老友,有亲手培养出来的弟子,有出色的特工,有满怀着对世界期待和信念的,这些人,都不在了。

    他们的存在的特殊性,除了禅息寺,在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凋零的像一朵普通至极的树叶,无声无息,没有亲友会记得他们,没有报纸会报道他们,甚至连档案也不会出现,如同这个世界的影子一般,不着痕迹。

    可是,他们也是最不普通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春泥更护花,每一朵的落叶,都最终滑落成泥,却化最为滋养大树的养料,激励着一代代的后辈,继承他们的意志。

    “这个世界,存在着无数的斗争,只要是斗争,会有牺牲,我们,无法挽留生命的逝去,但是却可以把握生命逝去的意义,为了一个奋斗的目标,千万人的前仆后继,为了我们心的信念,我们直视牺牲,为了我们身后需要保护的人民和国家,我们甚至向往牺牲!只要这牺牲,能够让“根”更加的茁壮!”藏空的声音,在寂静的广场回荡着,回荡在所有人的心间。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如同表面的那样祥和,所谓祥和,不过是你的身前,已经有无数道无私奉献的屏障,为你以血肉之躯挡住了世界的残酷一面。

    为禅宗传人的政纪,站在最前边,他的身边,还有三名青年,便是其他三个禅宗传人,少了一个,却是在那场战役之牺牲了。

    政纪看着照片墙的一张张面孔,有他熟悉的,也有他陌生的,有的甚至还和他交过手,其还有一个分外年轻的面孔,那是他第一次来禅息寺的时候,在食堂吃饭时候认识的那个小和尚,却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已经魂归故里。

    看着这面墙,政纪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昨天还说说笑笑的战友,一转眼之间,便已经变成了一抹枯骨。

    “敬英雄!”藏空喊道。

    “敬英雄!”所有人大声喊道。

    声音,在空旷的五台山内回荡着,慰藉着这无数的英魂,熊熊火焰烧灼,操场正那代表着全部牺牲者的棺木,在火焰,缓缓的升腾。

    政纪的眼,是跳动着的火焰,所有人的眼,都跳动着火焰。

    有些东西,虽然死了,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永远不死!譬如,禅息寺的信念,譬如,那一代一代流传下去的意志!英魂故去,将有更多的后辈,前仆后继的继承他们的事业!

    离开禅息寺,政纪没有回燕京,却是回到了忻城。

    “怎么突然回来了,有什么事吗?”李雪梅没想到政纪会突然回来,诧异的看着儿子。

    政纪摇摇头:“没什么事,只是顺路回来看看。”

    “是不是工不如意了?”李雪梅却是不相信。

    “哪有什么不如意的,都蒸蒸日”,政纪笑着回答,事实也的确是如此,不管是他互联方面的产业,还是东风快递亦或是连锁咖,都在快速健康的发展。

    “园子修的怎么样了?”政纪似乎想起什么问道。

    “听你请的人说工期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二了,年底应该能完工”,李雪梅回忆了下说道,因为园子要修,所以李雪梅现在不在那边住了,另买了一处高层。

    “我爸呢?”政纪想起什么问道。

    “还能干什么,陪他那些老朋友钓鱼去了,对了,有个事儿,我得和你说”,李雪梅似乎想起什么对政纪说道。

    “您说”

    “你爸,最近迷了收集古董,”李雪梅眼充满担忧的说道。

    政纪愣了愣,想了想道:“那是好事儿啊,挺不错的一个兴趣爱好”。

    “好什么好!花钱如流水啊!个星期,他不知道从哪儿淘来的一个说什么是清代的瓷瓶,花了五十万.......”李雪梅一拍大腿对政纪巴拉巴拉的数落了一大堆政学平的问题。

    政纪听明白了,却是父亲这段日子买古董让母亲心疼了,“没事儿的妈,我完了说他,我挣钱,不是给你们花,这收集古董也不是什么坏习惯,只要不被骗,说不定还能赚不少钱。”

    “对了妈,这是我从拉萨求佛骨,你贴身带着,记住,一定要贴身带着,”政纪说完,郑重其事的从口袋摸出一只墨黑色的圆珠,交给了母亲。

    李雪梅拿在手,却只感觉到浑然无物一般,如果不是圆珠在手,她甚至以为手空无一物。

    “高僧佛骨果然非同凡响,那妈戴着”,李雪梅眼睛微微一亮,人老了,也格外的迷行,感受到“佛骨”的与众不同,她笑了。

    说话间,政学平也回来了,手里,还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只香炉。

    李雪梅一看到香炉,眉头皱起来了。

    “这是什么?”李雪梅看着丈夫问道,一边伸手要去拿。

    政学平看到老婆要拿,一下子藏在身后道:“你小心!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宋代的玩意,可是值不少钱!”

    李雪梅一听,急了。

    “你!你又去淘古董了?!这个玩意,多少钱?”

    政学平神态微微有些心虚,看来最近没少被老婆盘问,忽然看到李雪梅身后的政纪,脸色一喜。

    “儿子回来了?!”

    政纪点点头,喊了一声爸。

    “别岔开话题,这是怎么一回事”,李雪梅揪着政学平的胳膊回来。

    “嗨,能有什么事,小平子淘到了好东西,我买了,这可赚了,十万块钱,将来能卖个几百万!”政学平眼看岔不开话题,只能转而将话题引到升值是来。

    “什么!又是十万!你自己数数,这一个月,你买这些破铜烂铁花了多少钱了?!几百万了吧!”李雪梅这些不高兴了,眼睛一红,要和政学平吵。

    “爸,我看看你的香炉”,政纪的声音在此刻响了起来。

    政学平讪讪的将香炉递给政纪,其实有的东西不算不知道,这一算,他花了个几百万,他才有些心虚了,的确不少。

    政纪装懂行的样子,左看右看,然后又拿起放大镜看了看,然后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样儿子,东西不错吧?”政学平看到政纪笑了,脸一喜问道。

    “嗯,的确是老物件,也买的不亏,”政纪说道。

    “真的?你们父子俩可别蒙我?”相起政学平来,李雪梅现在更相信政纪多一些,毕竟儿子现在已经是个大人物,见过的市面也他们广的多。

    “这有什么假的,儿子都这么说了,你看,我说我没你说的那么傻吧”,政学平翻身农奴把歌唱,一脸得意洋洋。

    “爸,我再看看你其他藏品”,政纪方下手香炉,对政学平说道。

    政学平点点头,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书房,不一会儿,桌便摆满了他这段时间的战利品。

    “咋样,”政学平献宝一般的看着母子俩。

    政纪看着这一桌子的玉器,瓷器,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有些无语,算他不是专业的专家,可是凭借着那无双的眼力见,也能看的出这里头,真的没几件。

    “嗯,”政纪摸了摸下巴,在政学平期待的眼神开口了。

    “这些东西您都是从哪淘的?”

    “古玩市场的小平子那里,他在那里摆摊,说有什么好物件第一个联系我”,政学平说道。

    政纪眼精光一闪,点点头。

    “怎么说呢,爸,你这些东西,半真半假”

    “半真半假?怎么说?”政学平神色一紧。

    “意思是,不赚不赔基本,有几件明显不是真的,但也有几件是老货,所以合辙来看,半真半假”,政纪看着父亲说道。

    “不赔不赚?”政学平神色不复最开始的期待,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你看嘛,我说什么,你一个语老师,装什么考古学家,”李雪梅开口了。

    “这不还有几件真的吗?”政学平不甘心道。

    “嗯,的确,妈你也别说爸了,新手淘物件 ,能够做到爸这样的层次已经不容易了,虽然花了不少钱,可是也没怎么赔,甚至可以说赚了不少”,政纪打圆场道。

    李雪梅撇撇嘴,她还是不支持政学平这样“败家”。

    如同李雪梅一样的,政纪临走的时候,给了父亲一只“佛骨”,让他贴身戴着。

    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所谓佛骨,不过是政纪的“求道玉”罢了,出了“六道”这么一出,政纪对于家人的安全,更加的不放心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3757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3757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