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可悲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凡成看的面红耳赤,他大概猜到了里面在做什么,传说的车震,他想离去,然而在看到车牌的时候,脚步顿住了。

    他认得这辆车,认得这个车牌号,是医院门口接吴欣梅的汽车,而它的主人,也是校园算得风云人物给他留下深刻“记忆”的徐银帆!

    似乎是一股神的魔力驱动下,让凡成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悄悄的走到了树后,眼神复杂的看着那边。

    十分钟后,车辆的摇动缓缓的停了下来。

    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一名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脸带着红晕的女子从车走了下来,和徐银帆嬉笑间吻别。

    凡成瞳孔微微一缩,这名女子不是吴欣梅,他不认识!

    “什么情况?吴欣梅和他分手了?”这个念头刚在凡成的脑海成型。

    女子走后,车内徐银帆走了出来,打开车门似乎散散车内令人荷尔蒙的气味,喷了喷香水,然后打通了电话。

    然后,徐银帆口便喊出了那个他熟悉的名字。

    不一会儿,一名女子从女生宿舍的方向快步走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吴欣梅。

    徐银帆看到吴欣梅,脸露出一丝*的微笑,拉住吴欣梅的手,不知说了些什么情话,让吴欣梅的脸红红的,然后在吴欣梅半推半之下,坐回了车内!

    而在树林的凡成,看到重新开始摇晃的汽车,呼吸渐渐急促了,眼,闪烁着似乎愤怒似乎悲哀的光芒。

    “脚踏两只船,”这个念头出现在了他的心,然后便再也无法按捺心的愤怒,冲了出去!

    三步并两步,凡成冲到了别克汽车旁,一拳砸向了车玻璃!

    “砰”的一声响!拳头印在了玻璃,将车内正准备开始做一些不可描述行为的两人猛地吓了一跳。

    徐银帆一个激灵,刚刚起来的小兄弟缩了回去,然后看到了窗户外那张愤怒的脸庞。

    而吴欣梅,也看到了窗外的凡成,神色猛然一愣,然后脸瞬间变得通红,手忙脚乱的将衣服披在了身。

    “你个sb!是不是有病!别人*也要看?滚蛋!”而另一边,被吓得险些阳痿的徐银帆早打开车门,破口大骂凡成。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凡成沙包大的拳头。

    不知道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还是没有防备,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徐银帆的太阳穴,他被一拳头打在脸,跌倒在地,眼前金光四射,一时之间竟然蒙了。

    “凡成!你做什么!你疯了吗?”吴欣梅穿戴好,从车里下来,急的大声说道。

    “我疯了?是,我疯了,我疯了以前才会喜欢你,为这个男人,堕胎,吴欣梅,你真无耻!你也真蠢!”凡成同样怒火攻心,气急而指着吴欣梅骂道。

    吴欣梅愣住了,眼眶隐约可见泪水浮动。

    “放你娘的屁!老子的女朋友,用你管!”一声暴喝,地的徐银帆恢复了过来,站起身要还击,被吴欣梅拦住。

    “吴欣梅,老实和你说,在刚才,在这辆车,另一个女人,和你这所谓的男朋友,覆雨翻云!他脚踏两只船!”凡成眼没有丝毫畏惧,怒声说道。

    吴欣梅愣住了,而徐银帆,眼闪过一丝慌乱和恼羞成怒。

    “是真的吗?”吴欣梅回头看着徐银帆。

    “欣梅,你信他?信这个疯狗?他一直都想将你抢回去,摸黑我,不正是他想要得到的效果?!”徐银帆不愧是能言会道,本来理亏,立刻将矛盾引导了凡成身。

    “是真的吗凡成,你太过分了!”吴欣梅果然还是多信徐银帆几分,恼怒的回头看着凡成。

    “别,别拉扯我,我瞎了眼,刚才的话,只是为同学的善意的提醒罢了,你们爱怎么样怎样,不管我事”,凡成退后几步,哀莫大于心死,眼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情感。

    转身离去。

    事情本来应该这样结束,可是晚凡成并没有回寝室,而是去了酒吧买醉,醉汹汹之际,回来的路,看到了停靠在宿舍楼旁边的别克轿车,眼闪过一丝火光,从马路旁找了一块儿搬砖,然后一顿乱砸!最后抱着搬砖,醉倒在了别克旁的草地。

    之后的事情,不用多想,自然是人赃俱获,被扭送到了保卫科。

    “这是你们班的学生?”保卫科里,教导处主任眉头紧皱,看着眼前闻讯而来的凡成的导员。

    “是,”被喊来的导员三四十岁,看了眼凡成无奈的点点头,这个学生平日里也挺老实的,怎么突然做出这么冲动的事。

    “这事儿,怎么办,受害者说要报警处理,”教导主任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凡成说道。

    “报警?教导主任,这可万万使不得啊,这一报警,这孩子一辈子完了,”导员神色一紧,忙制止道。

    “那任由他砸人家的车?夜不归宿,深夜饮酒,暴力砸车,咱们学校的百年清誉都要毁在他手里!”教导主任瞅了眼凡成,没好气的说道。

    “主任,严重了严重了,最多是酒后乱性,他还年轻,不应该这样毁了一辈子”,导员替凡成打圆场。

    “你说,你为什么砸车?”教导主任没有再说,看着凡成问道。

    凡成低着头,一言不发,为什么,有为什么吗?

    “你看,到现在,一个字都不说,他都没有点点的认错的态度!还是按照人家受害者的要求,报警处理”,教导主任摇摇头,背着手说道。

    “主任,我不同意报警,学校内部的矛盾,还是让孩子们内部处理较得当,而且,学校本来也不允许外校车辆停靠,”教导员表明立场。

    “狗东西,敢砸我车!我今天让你身败名裂!”忽然,一声气急败坏的喊声响起,门外,冲进一名青年,指着凡成破口大骂,不是别人,正是徐银帆。

    凡成抬起头,眼一丝冰冷的光芒闪过:“我是要砸你的车,砸你这种败类,人渣的车。”

    “嘶!”其他人听到凡成这句话,感觉到了这件事只怕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这俩人之间,只怕还有更深的矛盾!

    “舅舅!你听到没,你听到这狗东西说的什么话!”徐银帆听到凡成的话,气急败坏,对一旁的教导主任说道。

    “舅舅?”教导员听到徐银帆这一喊,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教导主任,原来,这俩是亲戚!这难怪了,徐银帆怎么能在大学混的如鱼得水,也能违规在校内停车。

    “咳咳,”被徐银帆将关系揭露出来的教导主任眼神有些漂移,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管怎样,凡成同学砸了人家的车在先,有错,得负责”,教导主任接着说道。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吴欣梅的脸从门口探了进来,然后走到了徐银帆身边。

    “你来干嘛?”徐银帆没好气的看着吴欣梅问道。

    “早的事,我听说了,银帆,看在同学的面子,能不能饶过凡成这一回,”吴欣梅复杂的看了眼凡成对徐银帆说道。

    “饶过他?这家伙,三番五次的骚扰我!这次更是把车给砸了,你让我饶过他,你是不是和这个王八蛋依旧藕断丝连?!”徐银帆脸一青,指着凡成骂道。

    “你!”吴欣梅脸一白,却是想起自己个星期堕胎的事,眼睛一红。

    “徐银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要侮辱!”凡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站起身指着徐银帆骂道。

    “哼,我是不是男人,你当然不知道,可是吴欣梅却是知道的明明白白”,徐银帆嘿嘿笑着,气急后说话直接不管不顾,露骨直白,他只想看凡成痛苦恼火的样子。

    凡成果然被这一句话激怒,挥着拳头要,一旁的教导员忙一把抱住凡成。

    “银帆,怎么说话呢,”一旁的教导主任有些尴尬的看着几人。

    “那好,两个选择,要么,报警,走法律程序,第二,要么赔钱,”徐银帆抱着胳膊说道。

    “第二个,当然是选第二个,银帆同学,你要多少赔偿?”没等凡成开口,一旁的教导员忙说道,能用钱解决的,是最好的了。

    “一口价,十万!少了十万,我送他进局子里待个一年半载!”徐银帆伸出了一只拳头。

    “嘶!十万!”教导主任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预计着,最多也只需要个万八千能解决,毕竟车也只是外壳和车漆受损,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一年的工资,也才两万多。

    “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我的车是国外进口回来的,原厂车漆,你们看着办吧,否则,是他进局子”,徐银帆抱着胳膊挑衅的看着凡成。

    “我没钱,”凡成脖子一拧,让他给徐银帆钱,还不如让他去坐牢!

    “凡成,你!”教导员看着凡成这幅样子,心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真的报警了,凡成肯定是要被开出的,而且说不定到时候还得去警察局被拘留一段时间,那里鱼龙混杂,再出来,这一辈子也没出路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4968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49684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