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放下

推荐阅读:魔翼枪王懦弱的勇士剑徒之路农家医娇:腹黑夫君溺宠妻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帝国的晨辉重生之我本枭雄灵兽供应商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宝鉴

    凡成先带着政纪在浙江大学里逛了逛。浙大不愧是名校,风景瑰丽,人文也都很不错。一路上,凡成如数家珍一般的给政纪介绍着浙大的景点,看得出,他的确很喜欢这所学校。“这是玉泉校区,这里的年代最久远,这些树年头也很久了,大概有个百年”,凡成一边说,一边指着路两旁几人合围难以抱合的大树道。“不错,有些年头了”,政纪手抚摸着苍老的树皮点点头。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座宿舍楼下。“要不要上我宿舍看看?”凡成笑着对政纪说道。“上去看看,”政纪微微一笑点点头,既然来了,不上去坐坐也说不过去。“我的那些个室友,是你的铁杆歌迷,要是能看到你来了,肯定激动的上蹿下跳”,一边上楼,凡成一边笑着对政纪说道。走廊里,人字拖,*上身,端着脸盆的学生成了标配,嬉笑着打闹着。凡成推开门,一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鼻而来,入眼,便是乱七八糟的摆设,篮球,足球胡乱的扔着,被子没叠,或躺或卧的四五个青年,或看小说,或玩电脑,凡成进来也没理会。这一幕看在政纪的眼里很怀念,让他想起了前世自己的学校。在军校里,军事化管理,纪律严明,哪怕是宿舍,也要豆腐块被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确是少了几分大学的味道,多了几分军营的感觉,如今看到这一幕,才和大学生活更加的接近。“随便坐,靠窗户的那个是我的床铺,”凡成指了指窗户道。政纪点点头。“老二,没水了,你也不打点?”凡成想给政纪倒点水,一摇暖水瓶。“你打点不就好了嘛,顺便我泡个泡面,唉,这个月的生活费,尽交给网吧了,”有人感慨道。“活该,谁让你挑贵的上,“飞马网咖”一个小时两块,隔壁的才一块”隔壁铺上有人开口了。“那不是人家环境好,机子好吗?隔壁的卡成狗!”感慨之人抱怨道。“哎,凡成,这位老哥是谁?”有人终于注意到了一旁的政纪,问打了水回来的凡成道。“我朋友,”凡成给政纪倒了一杯水。“有些面熟啊,朋友你好,我们这寝室也没打扫,让你见笑了”,上铺跳下来一个人,对政纪笑着打招呼道。“没关系,这才是大学嘛,”政纪摆摆手道。“咦?”忽然,和政纪打招呼的寸头青年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戴着墨镜的政纪目光之中有一丝疑惑闪过。“怎么感觉,你有些眼熟?”“废话,眼熟就对了,平时你们听他的歌还少吗?”凡成没好气的说道,本来还指望政纪到来给室友们些惊喜,没想到这几个哥们眼睛大的就像夹了豆豉。“嘶!”凡成这么一提醒,寸头青年眼睛瞪大了!嘴巴也张开了,一脸的不敢相信的看着政纪。“你,不,您,您,就是政纪先生吗?”就连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政纪摘了墨镜,笑着点点头。“妈呀!”“卧槽!”“我的天,我做梦了吗?”看到摘了墨镜后的政纪,其他几个人疯了,有个甚至连经典的国骂都出来了,三下两下从床上窜了下来,呆若木鸡的看着面前的政纪,脑子都感觉顿住了,他们没想到,政纪真的来他们这个小宿舍了!看了眼政纪,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集在凡成的身上,之前凡成说是政纪的发小的时候,他们还半信半疑,现在看到真人都来了,他们是彻底的服了!“不行了, 让我缓缓,我感觉有些上头,快晕倒了”,一个男生抱着额头,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让通红的脸平息了些许激动,这并不夸张,能够想象这种感觉吗?平日里你最喜欢的明星,天天听着他的歌,做梦都想和他近距离接触一次的人,忽然有一天出现在了你的面前,那种激动,不是用语言能够表达的。“您,您怎么来了,您看我们,挺乱的”,在激动过后,就是腼腆和不好意思了。“没什么,我大学也是这样,不乱,就不是男生宿舍了”,政纪笑呵呵的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我是您的铁粉,最最最喜欢您唱得歌了!”另一个激动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这一天,注定是他们宿舍难以忘记的一天,政纪和凡成室友们聊了会天,给每个人签了个字,便离开宿舍。政纪和凡成走后,宿舍里有几秒钟的寂静,然后几个人看着对方手中专辑上的签名,这不是梦,政纪,真的来过。来了杭州,西湖,自然是必不可少要去一览的景点。凡成作为二把刀导游,带着政纪浏览了一番,不得不说,西湖的确是杭州的一处地标性美景,给政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午两人直接在西湖湖畔最出名的酒店品尝了西湖醋鱼,味道很鲜美,也不便宜,一顿饭八百多,政纪要付账,凡成死活拉着不愿意,用他的话来说,地主之谊就不能让政纪掏钱,当然除了学校那档子破事。拗不过凡成,政纪也就遂他。两天的时间,两人把杭州的名胜景点转了个遍,中间,政纪还请凡成的室友们吃了一顿饭。两天后,政纪坐上了去往燕京的飞机。凡成也一个人回到了宿舍。“好家伙!你可回来了,厉害啊,凡成,”室友围住凡成。“我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和政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更是一起吃饭,凡成,你小子太靠谱了!”“啧啧,昨天和我女朋友说,她还不信,直到我拿出合影来,你们是没见她那个表情,”“停停停!”凡成被这七嘴八舌脑子都要吵炸了。“不就是政纪吗,小时候我和他光着屁股一起玩大,从你们的口里说出来,我都感觉自己不认识他了!对了,哥几个,这几张会员卡拿着,以后去学校外的网吧上网免费,那是政纪开的,”凡成摇摇头,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几张会员卡丢给了几个室友。“这么牛逼啊!”“以后上网终于不用吃泡面了!够意思!”“凡成!你小子这大腿我抱定了!”“强,实在是强!不得不说,凡成你运气是真的好,有政纪这样的发小,砸了车有政纪帮你来摆平,你是没看徐银帆前天的样子,被亲爹揪着耳朵,从宿舍里拖回车上,那个骂的凶啊!听说他都要退学了!”室友的一个消息引起了凡成的注意。“姓徐的被带走了?”凡成诧异。“那可不,前天的事儿了,好家伙,被他爹连打带踢的就给拉回家了,听说准备要送他出国上学!”“你们怎么知道的?”凡成在惊讶之余,也有些奇怪。“早就传开了,要不然你在学校里砸了车都没事,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是政纪而已,传言说是有一个大人物帮你出面了!别人不知道,我们可能看得出来是谁呐”,凡成室友感慨道。“请问,凡成在吗?”谈话间,忽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宿舍的气氛。“呦,凡成,有美女找你呢!”室友看到门外站着的女生,调侃一般的对凡成说道。而反观凡成,听到这个声音,他的脸冷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转身看向了门口,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吴欣梅。“你有事?”凡成冷冰冰的对吴欣梅说道。“嗯,有点事想找你谈谈,你有没有时间?”吴欣梅看到凡成的目光,有些惭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声音也变得很低。“就在这里说吧,”凡成语气平淡,似乎没有爱,也没有了恨。这一幕,看在寝室室友们的眼中,他们也感觉到了只怕事情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冷了起来。“这里,这里不太方便”,吴欣梅眼睛红了,她嗫喏道。凡成看着这个样子的吴欣梅,心中闪过一丝的不忍,轻微的叹了口气,点点头对身后室友道:“你们在,我出去一下。”浙大的校园很大,一处宁静的湖边,凡成转身看着吴欣梅。“有什么事,这里可以说了吧?”吴欣梅点点头,看着脚尖,不敢直视凡成的目光。“你,能不能和政纪说说,让他不要为难徐银帆”,吴欣梅顿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徐银帆!”又是这个名字,凡成感觉心口像是压了一块儿巨石一般沉甸甸的,看着眼前低三下气的吴欣梅,一种可悲有无奈的情绪蔓延在心田。他忽然笑了。“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凡成缓缓说道。吴欣梅愣了下,抬起头看着凡成。“什么意思?”“如果说,我在你心中,就是那样小肚鸡肠无聊之人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凡成摇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吴欣梅赶忙道,眼睛又红了,过了几秒才接着道:“徐家来找过我了,如果这件事能够这样算了的话,徐银帆会娶我过门。”凡成愣住了,眼中一份深深的光芒渐渐的熄灭了,心中那最后一点坚硬也碎裂开来,看着眼前明显消瘦的吴欣梅,他感觉陌生又熟悉。凡成忽然感觉自己很可笑,闭上了眼,许久才缓缓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和政纪,本来就没打算为难他,我凡成,服输,也认输,只能最后祝你幸福了”。凡成说完,伸出了手。吴欣梅眼角流出一滴泪水,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一种不愿握手的冲动,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一握手,只怕是最后一次相见。但最终,吴欣梅还是握住了凡成的手。祝你幸福,也祝我幸福转身,离去,凡成忽然感觉到一种久违的轻松的感觉,或许放下,就是如此。他的身后,吴欣梅久久站在湖边,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脑海中思绪万千,却不知何处寻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6400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64004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