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惩戒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直播闯明末梦游诸界校花的贴身仙医隋炀也是帝武神狂飙这个海贼不太冷异世无冕邪皇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神魔空间设计师

    话音落后,门口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门被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身影带着嚣张的笑声,挤了进来。

    “陈銮雄?”刘得华几人看到来人,愣了,谁能想到,最大的嫌疑人,竟然会主动来找受害者!

    而反观政纪,坐在床边,没有任何动,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似乎来人根本无法引起他一丝的兴趣一般。

    “恭喜啊!”这是陈銮雄进来后的第一句话,让众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政纪没有回应,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目光懒得在对方身停留哪怕一秒钟。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来看到政纪先生没事,真是放心了!”陈銮雄看到政纪不搭理他,眼闪过一丝寒芒,在“放心”二字加重了语气。

    政纪忽然站了起来,是这样一个小动,让陈銮雄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他对那天晚政纪的干脆利落是深有体会。

    陈銮雄身后,跟着两个彪形大汉,机警的站在陈銮雄身旁,看着政纪。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陈銮雄不傻,知道单打独斗自己不是政纪对手,这次学精了。

    政纪忽然笑了,一步步走到了陈銮雄身边。

    “陈先生,这些人,是你给自己雇的保姆吗?是不是已经做好那一天风躺在床植物人的准备了?”政纪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你!”仅仅一句话,让陈銮雄红了脸!

    脸红了红的陈銮雄忽然笑了:“看到政纪先生你没事,我有底了,希望政纪先生以后在香港的日子能够顺顺利利的哦!”

    威胁,*裸的威胁,任谁,都听出了陈銮雄口这句话的深层暗示,刘得华张国容等人皱起了眉头。

    “陈先生还请放心,香港这块儿地界,我呆的很安稳,倒是陈先生,你要小心些,这么胖,容易心肌梗塞”,政纪针锋相对,话语的锋芒丝毫不掩。

    “哼!我们走!”陈銮雄无意多与政纪多说,狠狠的瞪了政纪一眼,转身离去。

    “不送,”政纪说道。

    “政纪,你准备怎么办?”张国容看着政纪担心的问道。

    政纪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过了几秒钟才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政纪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外语,然后挂断了电话。

    “意大利语?”刘得华微微一愣,他虽然听不懂政纪说了什么,可是却能听得出政纪的语种。

    挂断电话后的政纪转过身来,点点头:“该怎么办,怎么办,有人既然不想好我,那我也不用客气。”

    刘得华听到政纪说的话,他明白,政纪要动手了,只不过这一次,怎么动手,他不知道了。

    送走了刘得华张国容他们,政纪也走出了医院。

    政纪没有选择隐藏,正大光明的在保安们的护卫下走了出去。

    在政纪走出医院大门的一刻,媒体们的聚光灯疯狂的闪烁了起来,记者们看到政纪的目光像看到了香饽饽,一个个迅速的冲了去。

    “政纪先生,您没事吗?”

    “政纪先生,请问您知道枪击您的人是谁吗?”

    “政纪先生,您准备怎么应对这次枪击事件?”

    一个个的问题,你拥我挤的从记者们的口发出,他们急切的想要从政纪的口得到只言片语。

    “我只想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政纪说完,便不再理会媒体们的狂热,钻进了车里。

    一天后,一架包机从香港机场缓缓降落。

    三十多名身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外国男子,从飞机内鱼贯而出。

    为首的一名年男子,摘下墨镜,看了看天边的太阳,微微眯了眯眼睛,张开了双手仿佛拥抱这里的空气一般,缓缓的用不正宗的汉语说道:“我主,我来了!”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纽盾!

    夜晚的香港下起了雨,一家夜总会门口,陈銮雄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了宝马车。

    宝马车停靠在了路边,陈銮雄从车内跌跌撞撞的走出来,然后扶着路边的树,大口的吐了起来。

    而也是在这时候,几名黑西服男子,从阴影走了出来,无声无息的走到了车旁,几声闷哼声响起,车外的包括开车的司机,晕了过去。

    配合紧密的,晕倒的保镖,被无声无息的扔到了灌木丛,而直到此刻,陈銮雄才骂骂咧咧的站起身,返回了车内。

    “妈的,一群死人,”了车的陈銮雄醉眼惺忪,嘴里骂着不知道伺候他的保镖,全然没有注意,在开车的已经不再是原先的那个司机。

    车辆启动,驶向了未知的黑暗。

    陈銮雄的家,也在浅水湾别墅区23号,在半山坡,林山伴海,幽静雅致。

    宝马车缓缓的驶入,陈銮雄闭着眼睛,发出轻微的鼾声。

    “砰!”忽然响起一声沉重的关门声,将陈銮雄从睡梦惊醒,他双眼通红的要破口大骂,却迎面看见一只黑色的棒球棍。

    “咔嚓!”一声脆响,击碎了陈銮雄的鼻梁骨。

    酸甜苦辣咸,个滋味,在这一刹那在陈銮雄的鼻尖爆发,鲜血混杂了泪水,夺目而出,下一秒,是他如同杀猪一般的尖叫,直到此刻,他才看清了站在面前的几双黑色的皮鞋的主人。

    金发碧眼,打扮一丝不苟的外国男子。

    “你,你们是谁!”陈銮雄大声的呼喊着,想要引起下人们和保镖们的注意,然而,此刻他守卫严密的别墅庄园内,寂静无声,静的仿佛墓地一般,没有一丝声音回应他的求救。

    呼喊化了有气无力的*,在他绝望之际。

    忽然,一双手一左一右的夹起了陈銮雄肥胖的身躯,两名男子驾着他,大步朝着客厅内走去。

    “主,您要的人,我们带来了,”

    金碧辉煌的客厅内,一名男子背对着门,坐在沙发,左手夹着一支雪茄,右手端着一只精致的酒杯,听到声音,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点了点头,用拗口的意大利语道。

    “做得很好”

    不疾不徐的转过身来,一张年轻帅气的面孔印入了陈銮雄的视线,让他的嘴越来越大。

    “政,政纪?!”惊疑夹杂着恐惧的声音,从陈銮雄的口发出,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乱乱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政纪会出现在了自己家,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席卷了他整个人。

    “哒哒哒”,政纪的皮鞋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端着酒杯缓缓的走到了陈銮雄的面前。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陈先生”,政纪听不出情绪但隐隐有一丝调侃一般的声音在陈銮雄耳边响起。

    陈銮雄此刻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毫无疑问,这是政纪*裸的报复了。

    捂着鼻梁的陈銮雄眼珠子快速的转动着,想着对策:“政纪,你要做什么!这里是法治社会,香港!你私人入侵我的住宅,你要付出代价的!”

    政纪笑了,笑的很嘲讽,收敛了笑容,抬起陈銮雄的下巴,说道:“你现在想起法制来了?你也知道,我这人,一向都不喜欢招惹谁,可是我不招惹人,并不代表我不敢招惹谁,既然陈先生想玩黑的,那么我如陈先生的愿”。

    政纪说完,对身后的纽盾使了一个眼色,将手的雪茄剪切器递给了他。

    纽盾恭敬的弯腰点点头,走到了陈銮雄的身前,手捏着政纪交给他的雪茄剪,壮硕的身躯缓缓的蹲了下来。

    “你,你要做什么!”陈銮雄额头的汗珠流了下来,惊慌失措看着面前异国男子。

    纽盾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然后一把抓起了陈銮雄的手,将其的一只指,精准的插入了雪茄剪的缺口处,然后没等陈銮雄反应过来,猛然一按!

    “啊!!”一声声嘶力极的喊叫声瞬间在空旷的客厅响起,让人毛骨悚然。

    地面,陈銮雄的一截断指在无意识的颤动抽搐着,他捂着自己喷涌着鲜血的手指,涕泗横流的嚎叫着。

    “嘘嘘嘘!”政纪缓缓的蹲下来,摸着陈銮雄的额头,示意他小声点。

    “你知道吗?你前日冒犯了我”,政纪缓缓的说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政先生饶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养尊处优的陈銮雄何曾受过如此虐待,心底防线完全奔溃。

    “饶了你吗?昨天的枪击,你让两位女士受惊了,还让我的司机,受伤了,”政纪目无表情的看着他。

    “枪击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政纪先生您误会我了!”陈銮雄眼珠子急转,他明白,要是承认了自己做的,等待他的只怕会是更严酷的惩罚。

    政纪轻轻的摇摇头,“陈先生, 您这是对我的侮辱,我不喜欢被人欺骗,这种感觉,很不好,你需要尊重我,便要诚实”。

    政纪说完,看了眼纽盾。

    纽盾毫不犹豫,又是一声惨叫,又一只手指掉落在了地。

    陈銮雄的嗓子,已经彻底的哑了,蜷缩在地,疼痛让他意识有些模糊。

    ps:感谢诺小妹妹对我的支持~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9264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92644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