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合谋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身为深城市副市长的王德元最近过的很是滋润,四十刚出头就成为了一市之长,虽然只是副的,可是他很有信心,在有生之年更上一层。 虽然只是副市长,可是他所管辖的区域却是油水很大的外贸方面,深城为沿海城市,还是经济特区,所以外贸行业异常繁华,是华夏数一数二的进出口城市,所以王德元的位置是许多人所羡慕的。

    王德元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就在刚才,又有一笔不小的数额打入了他偷开的瑞士账户中,这钱是一家新成立的贸易公司给他的,美名曰借给他的,其实就是以借为名头送给他。深城的贸易公司想要顺利发展,那就得买通他这个财神爷,白道有他,**则有深城最大的黑帮头子李虎,可谓是对深城的海外贸易只手遮天。

    但同时,王德元也很会人,知道食不能独吞,虽然自己是一把手,可还是有利共享,这些年,他不论贵贱,结交了许多各方面给个位置的官员,拉了一大批大大小小的人下水,同时还攀上的省里的领导,平时总会多多少少孝敬上边,所以这些年虽然他贪的不少,可由于打点得当,并没有触动多少人的利益,就连蔡广庆这个空降来的市长都无法插手入他的关系网,所以,蔡广庆虽然表面上是深城的一把手,可也想当憋屈,凡是和王德元有关系的工多多少少都会遇到阻碍,对王德元没有什么办法,这些年深城的外贸圈里流出这一句话,叫“宁惹蔡广庆,不惹王财神”的话。

    王德元用这些年非法得利的钱,交给了自己的亲兄弟,让亲兄弟同样开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同时他的儿子也参与其中,有他这个副市长一路绿灯,公司发展的极为迅速,凡是公司看上的项目,没有什么人敢插手,哪怕是过江猛龙想要抢什么项目,也从没有吃过亏,明里有他,暗里有李虎的威逼,最后总是草草收场。所以几年不到,就一跃成为了深城数一数二的贸易公司,但同样,秉承了王德元的性格,做事不做绝,凡事留一丝活路,其余的公司虽然效益没有他的好,可也能勉强挣些钱,慢慢的王家的贸易公司竟隐隐成了行业的领头人。

    王德元惬意的抿了口秘书倒好的茶,点了支烟,躺在靠椅中,随手拿起书桌上今天的报纸,随意瞄了眼上边的新闻,看到头条便是有关一个最近很火的歌手的报道,他大致扫了几眼,无非就是报社的媒体的推测,说什么腾讯公司所主办的演唱会遭到商业对手的暗中报复,让那个歌手在演唱会中险些因为舞台倒塌丧命,看了两眼,他就把报纸扔在了一旁,对于这些歌手什么的他向来不感冒,更别说关注了,对于那个什么腾讯公司他倒是听说过,好像是个不错的网络新兴公司,好像自己的儿子还和自己提过要收购什么的,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

    ,他对自己的儿子是很满意的,年纪不大,就和自己的兄弟将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眼光很是不错,看中的项目基本都能挣钱,还没有其他纨绔子弟的不良嗜好,踏踏实实的,所以他向来对自己的儿子很放心。看了眼桌上的报纸,心里暗叹“最近的报纸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正当王德元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哗一下子就被推开了,王德元吓了一跳,正准备呵斥,一抬头,却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王刚一脸阴霾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将怀里的报纸放在了他老子的办公桌上,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王刚这两天心里很烦,本来还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没想到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不仅秦峰不满意,他也很心烦,政纪毫发无损,而那个本该死的农民工听说也没死,他打听到医院想要看一看,没想到居然还有便衣守着,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感觉到了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时候,正准备备礼去找政纪,大不了出点血,赔个不是,反正对方也没有什么事,对方还能和他鱼死网破不成?没想到,还没等他动身,就得到了消息,一个令他头大的消息,政纪居然开了新闻发布会。

    他急忙让人去买了一大堆相关的报纸,看完后,他就知道自己这回恐怕有点危险了,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农民工居然没有成植物人,反而意识清醒了,而且听政纪对媒体所说的,黄安好像没能守住秘密,将自己出卖了,看到报纸上的介绍,他感到事情好像已经脱离自己的控制了,便急匆匆的来到自己父亲这里,在这些大的方面,还是需要父亲这个市长来给他擦屁股的。

    “爸,我危险了,你看看我带回来的报纸,上面的头条”王刚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王德元好奇的看着在他印象中一直很稳重的儿子,随手将书桌上的那几份报纸摊开,大致的看了看,有些奇怪的说道:“头条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小歌手演唱会出了点意外,这不都没死人吗?”

    王刚叹了口气,对王德元说道:“爸,不是那个,哪怕死几个我也不怕,只不过报道中那个针对腾讯的公司就是咱们公司啊,而且,舞台的意外也是我买通人干的啊,我想收购腾讯,可惜对方不答应,这个小歌手也是腾讯的第二大股东,所以我才策划了这么一起事故,想要让腾讯大受打击后更好收购,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没事,而且那个我买通的人好像已经出卖我了”。

    王德元听了先是坐着消化了下儿子话中的信息,想了一会,呼的站起身,走到王刚面前,问道:“前几天你提过想收购一家网络公司,就是这个腾讯?”

    王刚点点头,看到王刚点头,王德元“啪”的一耳光就抽到了他的脸上,铁青着脸问道:“你就是这么收购的?弄死对方的股东?就算是这样,你的手脚就这么不干净?居然还让人活着?还把你挖出来了?多少手段你不能用?偏偏在大庭广众下弄出这么大的事,让我怎么给你圆?你是不是看咱家这几年过得太舒服?真以为这天下就是你爹我的了?”

    王刚没想到从没对自己动过手的父亲居然给了自己一巴掌,一时也有些懵,捂着脸听完父亲的话一下子爆发朝着王德元大吼道:“怪我吗?这能怪我吗?你当我不是为了家里着想?我闲的没事不能舒舒服服干些有钱人子弟干的事?非要累死累活求人办事的收购腾讯?还不是看腾讯潜力好,有了那只下金蛋的鸡,你们也能过得更好些,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再说,我怎么知道那个黄安居然没被压死,何况他那重病的母亲还在我们的手里,谁知道他突然反水”。

    看着王刚的爆发,王德渊也有些愧疚,刚才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自己的孩子的确比起其他的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他不也是气急吗?虽然表面上看来,他现在没有什么危险,可是有一个正市长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虽然拿自己没辙,可也不舒服啊,只要哪天自己不小心露出马脚,相信对方一定不会犹豫的狠狠的踩自己几脚,他这些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就是为了不让对方捉住把柄吗?可是现在出了这件事,对方会视而不见吗?王德元也感到后背有些发寒。

    叹了口气,王德元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道:“唉,是爸爸的错,不该打你,你之前也确实做的不错,为咱家也出了很大的力,只不过,这次的事闹得有些太大了,这么多媒体都报道了,你这样让爸爸也很难办啊,爸爸就你一个儿子,不护着你护着谁?这不也是爱子心切,所以才爱之深痛之切啊,毕竟爸爸只是一个小小的市长,不是中央领导,有些事也是很不好办啊”。

    王刚本来还很生气的看着父亲,听到父亲这样一番话,看到刚四十出头就有了白头发的父亲也是心里一酸,外人看来自己这一家风光无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从来不知道自己父亲要维持现在的一切要付出多大的心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早在三年前,他们一家人就都已经在美国办了绿卡,买了房子,随时都准备举家搬迁,活的虽然风光,却也是战战兢兢,他也不由的红了红眼睛,对着父亲低声的说道:“爸,对不起,给你添乱了,可是我也不想啊,谁能知道他们居然那么命大,那么高的铁架压下来居然都没事,爸,现在该怎么办啊?”

    王德元揉了揉眉心,静静的思考着对策,说道:“现在看来,对方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个你派去做手脚的人见过你吗?知道你的身份吗”?王德元问自己的儿子道。

    王刚想了想,点点头,“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他见过我”。

    王德元摇了摇头说道:“你啊,都告诉你多少次,有些事,不需要自己亲历亲为,成大事者要善于隐于幕后,否则你花那么多钱,养那么多人干什么?有时候,风险越大,就越不能自己出马,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你要会用人啊。”王德元想了想又问道:“那个黄安,你有没有可能将他这个了?”说着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看着儿子问道。

    王刚一寒,知道父亲的意思,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不容易,对方好像也想到了,黄安病房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着,不好动手啊”。

    王德元叹了口气,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你不是说这个黄安还有个患重病的母亲吗?能否将这个老人控制起来,我派人想办法进黄安病房威胁下他”。

    王刚点点头说道:“这个我倒是有想过,黄安的母亲我知道她的病房,医药费也是我一直付着的,还答应他事情办成后给他妈治病,一时忙乱,竟忘了,我下午就去医院,将她接出来,找个私人医生先治病看着”。

    王德元点点头,说道:“这个腾讯公司没有什么背景吧?”

    王刚说道:“背景什么倒没听过,不过这个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就是那个歌手政纪,有点不好惹”。

    王德元听了一奇,问道:“一个小小的歌手,有什么能量,无非就是知道的人多一点罢了,你现在能和他见到面吗?看两方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王刚听了脸上一苦,说道:“爹,这个恐怕很难啊,您有所不知,在此事之前,我就针对他做过些事情,在飞机场泼过他酒精,想要让他受伤开不了演唱会,没想到他命好,不知怎么就没点着,那时他就有所察觉了,还在宋老的宴会上提点我过,后来又出了这么一出,恐怕对方不会善罢甘休了。而且,这个政纪恐怕现在有点难对付啊,他在那次宴会唱了一首歌,不知怎么就得了宋老爷子的欢心,被宋老爷子认成了干孙子。”

    王德元一听,眉毛一挑,说道:“他居然认了宋老干爷爷?而且你第一次动手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你了?那你为什么不及时收手啊,明知道是宋老爷子的干孙子,你也敢惹?你真当你爹我是中央委员啊?”

    王刚苦笑了下:“当时不是财迷心窍了吗?正好我看到他得罪了秦峰,所以我找秦峰一起想出的主意,当时还寻思着有秦家这棵大树能做后盾,所以才动了手啊“。

    王德元想了想说道:“就是秦老将军那个秦家?可惜啊,秦家现在虽然依旧庞大,但自从秦老前些年故去后便每况愈下啊,始终不能和宋家相比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担心,秦家是不会轻易为你出头的啊”。

    王刚听了,陷入了沉思,显然,他也知道自己亲爹说的不假,死贫道不死道友的事他见多了,如果秦峰真的退缩了,他该怎么办?

    父子俩考虑的半天,都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如果政纪是私底下解决的话一切都好说,可没想到政纪居然全然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将事情捅给了媒体,让事情曝光在了大众下,着实让他们有些手忙脚乱。

    最终,王德元叹了口气,说道:“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行我就去会会那个政纪,成与不成,就看他给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8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8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