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扬威

推荐阅读:三国小霸王大宋起航封神之召唤猛将三国之大汉崛起英雄无敌之光明教主诡域天图无限升级之恶魔皇帝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女总裁的妖孽狂兵隋末英雄

    "啪啪啪啪",正在对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阵掌声传来,随后对方人群分开,一名穿着皮夹克的男子走了出来,看对方人群恭敬的模样,貌似是领头的,男子笑眯眯的看着政纪鼓着掌说道:"好身手,不愧是政纪,不仅歌唱的好,身手也这么棒,佩服佩服"。

    政纪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一言不发的掉过头走到了母亲的身边,留给对方一个背影。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男子被政纪看了一眼后竟然浑身一抖,仿佛感觉到被蛇盯上了一样,一种阴冷入骨的气息传入了他的脑海,竟让他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政纪走到了李雪梅身边。

    韩洋直到政纪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赶忙让开了位置,他抿了抿嘴,政纪刚才干净利落的击倒三人的情景着实给了他不小的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的老板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身手,不过他看了一眼对方手里拿着各式武器的几十人,心里还是担心,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对方如此多人,老板就算再厉害,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政纪慢慢的蹲下身,轻轻的扶起了母亲,他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鼻子,感觉到母亲鼻孔处微弱的气息,政纪松了口气,人还在就好,他不敢乱动母亲,又轻轻的将母亲靠在桌旁,伸出手掐了掐母亲的人宗,李雪梅皱了皱眉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的儿子蹲在自己面前后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嘴里喊了声:"儿啊,"就紧紧的抓住了政纪道手,就在刚才晕过去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政纪也长出一口气,看母亲的样子好像没什么大问题,要是她出了什么事,自己哪怕拼着暴露自己最大的秘密也要让在场对母亲动手之人不得好死,所幸,母亲没事,不过他内心的愤怒依然犹如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般难以抑制。

    "妈,您别乱动,在这等会,我马上送您去医院",政纪温柔的帮母亲将披散在脸上的头发整理到身后,说道。

    "我说,大歌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进来,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一脸阴沉的看着政纪说道,他为自己刚刚被政纪一个眼神吓住而感到恼羞成怒。

    "韩洋,带着我妈先去医院,这里交给我",政纪对身边的韩洋嘱咐了一句,随即站起身转过头,双眼犹如看一个死人般的看着皮夹克男子,"我不管你们是受别人指示还是自己的主意,今天不留下些什么,就都别想离开这里。"

    "年轻人真是火气旺,你们店里的东西不干净,让我的人吃坏了肚子,难不成还怪我们了?"领头男子不屑的说道。

    政纪不说话,和韩洋扶起母亲,两人一左一右搀着老人,慢慢的扶出了咖啡厅,皮夹克男子的手下想要上前,却被男子伸手拦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着"。

    政纪将母亲搀扶上车,将车钥匙递给韩洋,此时咖啡厅里的几名受伤的员工们也都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更是被背着出来的,政纪一一将几人安排上车,对韩洋说道:"辛苦你们了,先去医院,给大家看看,别出什么毛病,这里就交给我吧"。

    韩洋担心的看了眼咖啡厅方向,欲言又止道:"政总,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个人小心点,大不了破财免灾,安全第一"。

    政纪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先去吧,不用担心我"。

    韩洋看了看政纪,并不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就点头应到:"行,那我先送阿姨去医院,等安排好了我马上回来找您",说完,便开车离去。

    此时,咖啡厅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中国人爱看热闹的天性自古有之,人们对着咖啡店指指点点的谈论着,有几个人看到政纪后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其中一名男子低声对身旁的朋友说道:"哎,你看那边那辆车旁边的年轻人像不像政纪?听说这家咖啡店就是他开的"。

    "你还别说,好想真的是他,他怎么惹到那群人了?马元他们可不好惹啊,"被问到的男子低声说道。

    "还能为什么,一个字,"钱"呗,肯定是马元看到人家政纪发达了,想要分一杯羹",有人低声说道。

    "这群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咱们忻城好不容易出了个人才,可不要让这群王八蛋给害了啊",有人打抱不平道。

    "哎?我刚才就报警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警察来?"一名女生奇怪的看了眼时间说道。

    "报警?马元是警察局刑警队队长的小舅子,你指着他来抓自己的小舅子吗?你以为马元为什么能在忻城横行霸道这么多年没事,还不是全靠着里边有人?",一名知道内情的男子撇撇嘴说道。

    政纪对耳边对声音充耳不闻,他一边脱下外衣随手扔在了一边,一边神情冷淡点向着咖啡店内走去,店内的马元等人奇怪的看着政纪的动,不知道他搞什么幺蛾子。

    马元刚想开口,眼珠子忽然瞪的硕大,在他的视线内,政纪政快步走来,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椅子就朝着众人砸来,看着半空中飞舞着的椅子越来越近,他竟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眼看着椅子就要砸中他之时,旁边一名小弟在关键之时用力推开了他,即便如此,椅子也擦了一下他的肩膀砸到了他身后的几人。

    店外围观的群众同样被政纪的行为所震惊,一时间鸦雀无声,直到椅子飞入人群砸中对方发出惨叫之时,人们才一片哗然,谁也没料到,在他们眼中处于绝对劣势的政纪居然会率先做出挑衅,又些喜欢政纪的人不由的为他捏了把汗,想要上去帮忙却畏于对方的武力而止步不前。

    政纪在扔出椅子后,感觉到心中一片畅快,眯着眼看到对方冲过来的几人,他露出一丝残酷的微笑,既然他们敢触动自己的逆鳞,那么自己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他不退反进,犹如狼入羊群般,写轮眼飞速运转着,在周围人的眼睛中,政纪好像长了后眼般,神奇的躲过一次次袭击,同时却又毫不留情的击打在对方的肋骨,关节,膝盖等脆弱之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不到一分钟,除了马元以外,几乎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有的晕了过去,而有的则痛苦的哼哼唧唧,而政纪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在满地的人群中冷冷的盯着马元。

    围观的人群此刻除了呼吸声没有一个人说的出话来,都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看着地上躺着的混混们,人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类似这一幕不应该只会发生在电影中吗?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中?想着这些,他们抬起头看向了一地狼狈中挺立着的身影,"啪啪啪",不知道是谁率先鼓起了掌,慢慢的鼓掌的人越来越多,掌声也越来越亮,其中还有人叫好,可以看出马元一伙人在忻城是多么的不得人心,而人群中政纪的女粉丝此刻更是面颊粉红,眼带媚意的看着政纪的背影,人好看,歌写的好,居然身手都那么棒,简直就是完美的好男人,她们恨不得此刻就扑到政纪的怀里。

    马元捂着肩膀,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他怨恨而惊恐的盯着政纪的身影,无意中看到政纪仿佛千年寒冰一样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心里涌起了深深的后悔,其实在一开始他看到政纪的眼神之时就迟疑过,一个普通的歌手,怎么会有如此眼神,想到在酒吧里怂恿他的李二,他此刻恨不得回去马上杀了他,普通歌手,没有背景,可他也没说政纪居然是个武术高手,一个人就把自己这边二十多人放倒,而且看样子还都伤的不轻。

    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政纪,他恨不得马上逃离此地,可是自己的腿却犹如千斤重般难以抬起,只能惊恐的盯着政纪脸,嘴唇颤抖的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政纪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的眼睛。

    在马元的感觉中,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好似一般漫长,未知的等待是最痛苦的,他不知道政纪想要做什么,只能听天由命的站在原地,汗水好像下雨般顺着额头流下,他不敢去看政纪的眼睛,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狂风暴雨大海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统统站好,都不要动",这时,一个严厉的声音从政纪身后响起,马元浑身一震,从压力中解脱了出来,看到政纪身后走来的警察,长舒了一口气,仿佛看到亲人般,他从未觉得警察是如此的可爱。

    政纪也回过头,看到几名戴着大檐帽的警察一脸严肃的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看到地上躺满了**着的人,倒吸了一口气,又抬头看了眼站在场中的政纪和马元,走上前问道:"有人报警说这里发生斗殴事件,你们谁是当事人,解释下发生了什么情况"。

    没等政纪开口,马元就走上前,好似寻找保护般走到警察身边,指着政纪恶人先告状道:"就是他干的,他开的店咖啡不干净,客人喝了肚子疼,我们找他理论,他居然还出手伤人,警察同志,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周围的人们听到后都皱了皱眉头,心里暗骂马元的无耻,明眼人都看出来是他在讹人,有警察在场,人们也没有了后顾之忧,都异口同声的为政纪打抱不平,指责着马元的无耻。

    马元好像没事人一样对周围的谴责充耳不闻,政纪也不开口辩解,等待着警察的安排。

    警察自然也不会相信马元的一面之词,皱着眉头听着周围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听了一会,大体意思还是明白了。

    有点难办啊,带头的警察看了眼马元,对于马元,他并不陌生,是自己领头上司的小舅子,好几次看到马元和队长一起进出,对马元的恶行他也听过不少,可每次都不了了之了,各种原因他也自然明白,今天的事恐怕也是如在场众人们所说的那样,马元有错在先,可如果真的秉公执法的话,那自己今后就恐怕别想有好日子在警队。

    想了想,还是交给队长去头疼吧,他指着政纪和马元开口道:"你,还有你,跟我们去警局"。

    马元一听去警察局,非但不心虚,反而一脸的高兴,他瞅了眼政纪,心理暗骂道:"等着吧,去了警察局就是老子的天下了,有你小子好看的"。

    政纪眉头皱了皱,点点头说道:"行,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行,你打吧,不过快点啊",领头的警察想了想说道。

    政纪先打通了父亲的电话,告诉他母亲在医院,让他去陪着,之后又打通了三虎的电话,让他来咖啡店暂时看着,这才放下手机走上了警车,与此同时,围观人群中也有两个鬼鬼祟祟拿着摄像机的人走出了人群,向着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跑去。

    "快开车,去忻城电视台",一上车,男子就开口对前排的司机喊道,同时将摄像机小心翼翼的放进包内,紧紧的抱在还中。

    "王哥,怎么样?拍到了吗?"司机扭过头来边发动汽车边问道。

    "拍到了,从头到尾都拍了,可以说是一清二楚,绝对是大新闻,先别问那么多,你快开车,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同行在,咱们必须是第一手资料才能赚钱"叫做王哥的人催促道。

    司机点点头,一脚油门,车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忻城电视台驶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9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9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