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失落

推荐阅读:星位行商贩重来1976重生都市仙君茅山捉鬼笔记我的冷艳总裁房客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活玄门第一高手终极小村医我的老婆是女神重生毒妃狠绝色

    如果说,有一天你所熟知的人,突然变得让你像是第一天认识一般,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无所适从?亦或是患得患失?胡雨此刻就是这样的心情,她很难具体现在自己是怎样的感觉,只能呆呆的坐在床边,捧着手中的粉色钻石。宋玉在一旁看到这样的胡雨,没有去说什么,静静的留她一个人,她知道,胡雨需要的是时间去消化和接受这些。过了许久,胡雨才慢慢走了出来。“想通了?”宋玉说道。“嗯,想通了,他就是他,我爱的是他的人,不是别的什么,他肯告诉我这个天大的秘密,说明他心里有我,也在乎我,我又何必殚精竭虑?”胡雨点点头说道。“这么想就对了,人这一生就短短几十年,只要过得符合自己的幸福就是快乐的,”宋玉笑着说道。2002年,在政纪的时间里,过的格外的快,几乎还没来得及回首,便一晃而过。在航天基地里,政纪和战友们看着荧幕中的春节晚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第一次,重生以后没有回家过年,也是第一次,算是在部队过年。荧幕中的节目,依旧按照历史的轨迹让政纪很熟悉,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个个熟悉的小品,虽然有很多他都记忆深刻,可依旧看的格外认真。电视中,正演着的是赵本善的小品《心病》,所有人都津津有味的看着,时不时的会发出一阵开怀的笑声。不得不承认,赵本善在小品上的造诣,的确给人们带来了无数的欢乐,也是赵本善,让东北这个重工业基地的老大哥,以另一种形态走入了人们的视线,让小品成为了东北另一种代名词。只可惜,后来........“政纪,是第一次在外边过年吧?”杨力维递给政纪一袋花生,在节目空闲之余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政纪问道。“嗯,”政纪点点头,算是吧,在重生之后的第一次。“想当初,我当兵的时候,第一次在外边过年也是你这样,年轻人,想家是正常,不过后来,就好多了, ”杨力维说道,他当兵已经快有十年了,十年间,回家的次数不过几次,大多数的年节,都在岗位上度过,以他现在的年纪来看正值青春的政纪,有一种依稀看到自己当年的样子。“杨哥,家人曾经抱怨过吗?”政纪看着杨力维问道。“不会抱怨,有的大约只是思念吧,毕竟有的人在有的位置上,大部分时候都是身不由己,有些东西要收获,就必须要先付出,”杨力维摇摇头,目光遥远,似乎回忆着过去。“三年了,小政你这是第一次没回家过年,杨哥已经三年没回去了,”一旁的费君龙插嘴道。“其实,在这里的很多人都一样,我们与其他人比起来已经很幸福了,国家对家人们的补贴也足以让我们心安,不用担心家里,”杨力维轻轻摇摇头说道。政纪默然,三年不回家,他能做到吗?或许能,可是他却不能。在政纪陷入惆怅中的时候,在忻城政家,政学平一家,政学义一家,十多口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中的节目。这一年,因为政纪不在,考虑到弟弟们的心情,政学义选择在弟弟家过年,增加点人气,也在增添点活力。虽然政晓彤和政晓燕两姐妹时不时的会嬉笑着烘托些气氛,可是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政学平李雪梅的心事重重魂不守舍。和往年的年节比起来,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欢声笑语少了很多,哪怕是节目演到小品精彩之处,李雪梅也面无表情。政学义轻轻叹了一口气,各种原因,他们自然是明白,有得必有失,在政纪这孩子飞得越高的同时,也注定会失去一些自由。“我出去走走,”政学平似乎有些心事,站起身,走了出去。李雪梅点点头,政晓彤姐妹俩互相看了一眼,她们也能感受到伯父的黯然,电视节中的节目虽然有趣,可是她们此刻也感觉好像缺了一点什么东西似的,赵本善那讨喜的脸庞,此刻也无法让她们开心起来。院子里,经过一年的修缮和重建,政学平的蓝图府苑已经彻底的完工,雕梁画柱,美轮美奂,一种复古的精致感和现代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美得如同不似人间一般。雪花落了起来,片片摇落在政学平的面前,打湿了他手中的烟头。下雪了。今年忻城的雪落得格外的迟,却最终在春节这一天的晚上姗姗来迟。一只狸猫,从屋顶踏过,留下一串白色的梅花。“又偷偷抽烟,”熟悉的声音响起,李雪梅从身后走出来,手里提着一件外套,给政学平套在了肩上。“有点后悔了,”政学平看着身侧并肩站着的妻子说道。“后悔什么?”李雪梅一愣。“后悔咱来没再生个孩子,”政学平说道。“你这每个正形的,”李雪梅羞恼的拍了政学平一巴掌。“要是再有一个孩子,起码也就不会留下咱们两口子清清冷冷的过年了”,政学平将手中的烟头扔到地上,叹了一口气。李雪梅愣了愣,无奈的看着政学平:“孩子忙,顾不上回来也是正常事,大哥一家不是来陪咱们过年了吗?”她知道政学平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还是对儿子的选择不满意的。“所以我才羡慕大哥一家,晓彤晓燕陪在身边,”政学平说道。“羡慕我做什么,小弟,我还羡慕你们呢,有政纪这么听话懂事的孩子,年纪轻轻就闯出这么大的基业,我和你嫂子,做梦都想有个像政纪这么能耐的儿子,所以学平,做人啊, 要知足,不要守着眼前的,还老是惦记别的,”政学义也走了出来,劝说道。“是啊,我们总是看得到别人的幸福,羡慕着别人的生活,却忽略了自己有时候却是别人最为羡慕的对象,这或许就是人的劣根性吧,”政学平点点头,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2002年最后一秒的时钟定格在了十二上,伴随着春晚中主持人们的集体祝福声中,正式跨入了华国旧历中的03年!03年,注定是在历史上浓墨重笔的一年,这一点,政纪很清楚。伊拉克战争,神舟五号,国家领导人换届,甚至还有那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非典”流感,这一切,都充满了变数。过完年后的第一天,大年初一的政家门口,络绎不绝的访客开始走动。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人亲,这一句话,很形象的形容出了此刻政家的变化。政学平夫妇几乎都无法腾出身子一刻钟,因为前一个访客还没走,就已经又来了新的。亲朋好友拜年,以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都开始主动走动,政学平和李雪梅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有这么多的七大姑八大姨,各种拐拐绕绕的亲戚,突然都冒了出来。而亲戚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却是忻城的各色人物。从来不上门的李雪梅以前在的厂里的厂长来了,带着价格不菲的礼品,用前所未有的和煦笑容面对着李雪梅,以前是李雪梅面对厂长坐卧不安,而现在却轮到了他。政学平学校的校长也来了,以前总是黑着脸的他,这次姿态放得是前所未有的低,左一句政大哥,右一句老同事,说着要在来年让政学平任职教导处主任。政学平当然拒绝,开玩笑,当老师是为了教书育人,他才懒得去掺和那些勾心斗角的官场。说话间,已经担任常务副市长的周还生也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这届的公安局长。带着些普通特产,他们的身份要注意影响,想送贵重的也不能。不过政学平显然也不在乎他们带什么东西,自家的东西还多的用不了,别人送的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市长这一级的人来了,政学平自然就顾不了什么校长之流,招呼一声便去和周还生等人寒暄。校长虽然没见过几面周还生,可是市里的几个数得上号的领导他还是认识的,看到他们竟然来给政学平拜年,暗自咂舌不已,心里感慨。“政老哥,近来可好?”周还生笑着将手中的礼品放下,热情的握着政学平的手。“挺好的,周市长也一帆风顺吧,”随着眼界的增高,政学平也已经适应了自己的位置,面对谁也不会再像前两年那么拘束。“都好,都好,今年没见政纪回来?”周还生打量了眼四周,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这样美轮美奂的建筑,让他几乎第一眼就爱上了。“政纪今年没回来,在部队,”政学平一语带过,他也明白周还生来冲着谁,几年了,每年过年过节都少不了周还生这个面孔,他虽然不知道政纪和周还生之间的弯弯绕,可是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哦对!你看我这记性,这孩子们大了,就出去闯荡了,我儿子今年也没回来,说是要在外边创业,”周还生摇摇头说道,这一点上他与政学平有着差不多的思绪。“对了,还没给你介绍,这是去年来接任我的新公安局局长,刘军,”周还生错开身,对政学平介绍道。“哦,刘局长好,第一次见面,幸会幸会,”政学平和对方握了握手。“政先生客气了,我是周市长一手带出来的,来之前周局长就叮嘱我,一定要格外注意咱们这片区域的警务,让周围的居民有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所以今年,我准备在您这院子不远处几十米建一个常驻警务室,”刘军一句话,点明了自己的关系和态度。“辛苦刘局长了,”政学平点点头。“都是为人民服务,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刘军道。这常驻警务室,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保卫室,这附近居民其实不多,等成立了,也几乎等同于一个保安室。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94454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94454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