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熟人

推荐阅读:鲸落海底都市少年医生爆宠萌妃:这个王妃有点彪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我有客车能穿越都市之最强狂兵和亲王妃:冷面王爷么么哒至尊农女太嚣张甜妻如焰:总裁,请节制我和美女总裁老婆

       市中心,一栋格外气派的大厦中,无数工作人员正在忙碌不停。

    或许他们在这里很普通,很多时候甚至要卑躬屈膝才能生存下去,但只要走出了大厦的大门,他们立马就会挺直腰板,成为别人敬重的高收入者。

    一名身着职业制服的丽女子正坐在办公桌前,她的妆容很精致,画了一点淡淡的眼线,涂着透明的唇彩,踩着一双白色束带高跟凉鞋,一双长腿斜着闭拢靠在椅子旁边,套着一层薄薄的透明丝袜。

    “咚、咚、咚。”

    一道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宋涵珊将手肘柱在桌面上,用手撑着下巴,好像无聊得发呆,又好像在想着什么。

    “进来。”

    一名同样穿着职业制服的女子走了进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放在宋涵珊的桌面上。

    “经理,这是你要的资料,诶,你又在发什么呆,这几天都这样,是不是春心动了?”

    宋涵珊这才反应过来,但却面不改色,也没如小女儿那般脸红,平静的看着女子。

    “你这丫头,昨天叫你做的计划表做了吗,我今天要看。”

    “啊!不是说明天给吗,我还没做完。”

    女子立马乱了阵脚。

    宋涵珊这才一笑,说:“那还不快去做,明天早点给我,还敢和我耍嘴皮子,收拾不了你。”

    待女子走后,她随意的翻了翻面前的资料,却感觉根本看不进去,干脆就不看了,继续撑着头发呆。

    忆起那天的事情,宋涵珊眼中逐渐有了神采,却又自嘲的一笑。

    “呵,没想到英雄救的桥段,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他似乎叫安阳。”

    安阳不算太高,也算不得太帅,但看起来很阳光,挺有感觉。

    尤其是那天干净利落的出手,拳拳到肉的狠辣,她只在电视上看过,或许她父亲的保镖也有这样的实力,但却不可能有小混混敢挑衅他。

    说到底,安阳确实不算高大英俊,但总归比保镖强多了,而最与众不同的是,那天安阳急匆匆的离去,才真正的让她牵挂到如今。

    英雄救的桥段大多出现在电视中,但若是真的发生了,却很少有人能否认它对一名女子的杀伤力。

    或许这其中还有着叛逆的因素在,她从小锦衣玉食,却仿佛整个生命都被注定了,她渴望一段属于自己的爱情,比常人更加渴望。

    “唉”

    宋涵珊叹了口气,继续翻开办公桌上的文件,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安阳帮了她一次,但却没索取任何报,这种童话一般的桥段,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在心里缅怀一段时间的。

    但她更清楚,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把这件事彻底忘掉,也会将安阳这个人忘掉,他们之间的交集毕竟有限。

    过了三个月苦日子的安阳自然不会亏待自己,更何况现在他不仅卡里多了十多万人民币,随身空间还剩五万元,就更不需要省钱了。

    他找了一家挺高档的酒店吃饭,却是孤身一人,与其他人的大鱼大肉不同,他只点了几个菜,却吃得干干净净。

    刚刚准备结账,裤兜里的手机却一阵颤动,拿起一看,屏幕上亮起一个中年妇女的头像,他内心纠结了一下,还是滑动手指接通电话。

    纪薇薇去一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辞职的事情告诉他爸妈,不过应该不会。

    “喂,妈。”

    “安阳啊,你现在干什么呢?”

    “我在外面吃饭呢。”

    “你说你这孩子,在家的时候叫你学做饭你不学,现在好了吧,外面吃饭得多贵啊。”

    “咳咳我也不是不会,就是做出来不好吃而已。”

    “我还不知道你,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工作怎么样了,还顺利吧?”

    安阳心里咯噔一声,沉默了一下,连忙转开话题。

    “妈,我知道照顾好自己,就不容你老人家操心了,行了,您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还没有结账呢。”

    “你这小子,妈想你了给你打电话不行啊,非得有什么事才给你打电话吗?”

    安阳撇了撇嘴,说:“行了,妈,那我到家再给你打去吧,我先结账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急了:“哎等等,你这孩子,那么急干嘛,吃完了就多坐会儿,休息休息再出门。”

    安阳有些无奈,说:“您说吧,到底要干嘛。”

    “你这孩子你妹妹前几天不是高考完了吗,就说要和同学一起来省城玩玩儿,放松一下,按理说昨天就应该到了,我寻思着你在锦官市,就叫你妹妹给你打电话,你接到没有?”

    “额可能还没给我打,也可能是我手机关机了。”

    安阳苦笑一声,他确实有个妹妹,叫安悠。

    但安悠长得漂亮,成绩又好,样样都拿第一,不管亲戚、朋友、老师还是同学都把她捧着,性格也很高傲,相反他就是反面教材了,除了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之外,基本毫无建树,安悠从小性格与他不对头,到长大了就更看不起他了。

    这样的关系,安悠怎么会给他打电话呢,估计她当时答应下来也只是随便应付一句吧。

    安阳的妈妈叫谢云清。

    谢云清叹了一口气,说:“唉,你妹妹都该读大学了,还是这么不懂事,但你都工作一年了,可不能像你妹妹一样不懂事啊。”

    安阳无奈的说:“行,我待会儿就给她打电话。”

    谢云清在电话那边点了点头,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高中毕业了,马上要去上大学了,让你带你妹妹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顺便培养培养你们兄妹俩的感情,一个屋子里十几年了,竟然关系这么不和睦,说出去也让别人笑话。”

    安阳沉默了下,说:“现在这个时代,在哪儿买不到像样的衣服,咱们雁城市也不赖嘛。”

    谢云清语气坚定起来,说:“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我把钱给你打过来,女孩子怎么能没有几套漂亮的衣服呢。”

    “钱就不用你打了,给妹妹买衣服天经地义嘛,我自个儿有钱。”

    “你那点工资还是留着吧,不管买房还是买车,总之啊,快点给我和你爸找个女朋友来。”

    “妈,真不用。”

    安阳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他正在去银行的路上,手机上发来一条提示,是银行发来的一条短信。

    尽管自己的神州行移动卡已经被扔了,但他已经习惯了,这部时空穿梭手机会将关于以前那个号码的一切都拦截下来,例如短信和电话。

    望着刚到账的五千元,他摇头苦笑。

    这老两口倒是舍得,小时候给他买衣服可没买过这么贵的,减一个零都比他读书那会儿买的最贵的衣服值钱。

    走到银行,安阳准备把剩下的元兑换为人民币,总共五万元元,合三十多万元rmb,他在网上查了,前些时间外币兑换的限制很多,但最近开放了许多政策,对外币的管制已经没那么严格了。

    刚走进银行,他就遇上了一名熟人,当时就愣了愣。

    一名干瘦干瘦、带着眼镜的男子几乎与他一同踏进银行,他的年龄看起来要比安阳大些,恐怕有接近三十岁的模样,脸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身边跟着一名穿着性感ol制服、胸前挤出一条深深沟壑的女子。

    这个接近三十岁的男子叫傅建茗,是他以前的顶头上司,能力不强,权利不小,喜欢在自己完全不懂的领域指手画脚,并且小肚鸡肠。

    这名妖艳的女子叫汪琴,曾经以风骚而闻名整个公司,传闻她是以身体上位,直到当上财务部的一名主管,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

    傅建茗心情不好便会在公司指手画脚,那会儿安阳刚出校门一年,菱角尚未磨平,和他发生了一番争执,从此便被他记恨在心。

    对每个公司来说,技术员工都是很吃香的,按照安阳曾经公司的规定,傅建茗作为一个技术部的主管,是没有资格开除门下员工的,所以他这一年来隔三差五就会挑安阳的刺,直到前不久他终于抓到机会,硬生生逼得安阳辞职。

    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拿到这么高的工资不容易,安阳为了这八千一个月的工资一直忍气吞声,直到辞职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傅建茗脸上的疤痕就是他的杰作,上一个手机也正是那时候摔坏的。

    看见安阳,傅建茗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说:“安阳,你怎么也在这里?”

    安阳目光有些冷,看了不远处的两名保安一眼,轻蔑的说:“中行是你家开的吗,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傅建茗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有些发憷,毕竟他的身高和体型都远不如安阳,这时候不比在公司,他又是孤身一人,只得忍气吞声。

    “你很好,你别以为你辞职就算完了,你打了我的事情我不会忘的,这件事没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10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10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