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撒娇卖萌

推荐阅读:丹武帝尊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天下第一医馆

    安悠对自己很有信心。

    她不止是学霸,还是天才、大神!

    今天上午玩游戏的时候,无论是历史、物理、文学或地理化学等等方面的知识她都能轻而易举的答上来,给自己这一队赢了不少分。每答对一题,杨文就会感慨的赞道:历史大神、物理大神、语文大神

    直到她表明:“其实我是全科大神!”

    杨文这才安静下来。

    但其实她最感兴趣的、最擅长的还是数学。她高中时就痴迷于数学课外,也参加过奥数赛,甚至在全国联赛一试和二试中进了前九十名。只是自认为无法在冬令营中脱颖而出,加上个人喜好的因素,她放弃了前往冬令营,没有继续主攻这方面。

    高中时,她就把现在必修的几门数学课学得差不多了,现在根本从未担心过数学这一科,上课都是看更高深的数学。

    大概在大一的时候,她做数学题就经常遇到斗地主之类的题:已知地主和农民三家的牌面如下,都是明手,三家互知底牌,请问农民需要如何走,才能获胜?或者给定一部分的走牌顺序,问:哪一家会赢?或者给定一部分走牌顺序而不将底牌展示出来,要做题人大致推算别家剩下的牌并求出哪一家赢率更高。

    这些都是比较低级的了,她早就不玩了,现在玩的都更高深更专业了。

    虽然实际打牌不像做题那样明手,但她也遇到过非明手的题,通过三方出的一部分牌其实能够大致算出另两方手上的牌。

    具体怎么算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她并不在意,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她觉得自己在这上面大概已经到了武侠小说中高手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了。因为这种题她只要上手,就算自己现场摸索,也能够很快摸索出计算方法来。就像高中数学学得好的人都不用刻意去记三角函数的值,明白原理后,现场算也算得出来。

    至于无法算出来的部分,则牵扯到一个复杂的扑克数学,包括扑克概率。概率并不能让你多清楚的知道一个值,但至少能帮你更好的做一个抉择。

    不过其实就算抛开这些不谈,打扑克也是一个靠理性逻辑思维来支撑的游戏,数学好的人啥都不管也能很占优势,如果刻意的去比拼记忆和计算的话,那优势就更大了。

    安悠觉得自己虽然可能比不上那些专业选手,但比起一群业余者却要强太多了。不过话说来,这玩意儿有专业比赛吗?

    更何况对手只是个八岁女孩啊!

    安悠淡淡的瞄了安阳一眼,仿佛已经见到了自己胜利的时候了。

    如果是这家伙亲自出马,她觉得自己或许还会少那么一丝丝底气,但现在嘛等这家伙叫我姐姐的时候,我该怎么答应呢?

    呵呵呵呵

    “一个六!”小婵清脆又软弱的声音响起,还抬起头弱弱的看了她一眼。

    安悠连忙收起了脸上的幻想神色,免得小婵把自己当神经病了!

    第一局很快结束。

    安悠挠了挠头,脸色绯红。

    小婵依旧坐在她对面,缓慢而笨拙的洗着牌。她清秀的五官上没有多余表情,两条盘着的白嫩的小长腿让人很想捏一把。

    “”

    怎么感觉这小丫头这么轻松的样子?

    安悠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也学着萧雪儿脱掉了外套,修身体恤勾勒出少女的小蛮腰。她憋足了气对安阳说:“刚刚那局只是我大意了,热身赛,接下来绝对不可能输了。”

    安阳说:“你再输就彻底输了。”

    “我说了我不会再输了。”

    “祝你好运哦。”

    “”

    安悠慎重的打量了眼小婵,她知道自己的确不能再输了,三局两胜,再输就没了。

    刚刚小婵的出牌方式实在是太诡谲了,根本摸不清她的规律,加上自己或许的确不太擅长玩牌,一时不慎,居然输掉了。

    她认为肯定是小婵的性格原因,对,她性格就很奇怪,所以出牌方式也很奇怪,不可能是她在这方面具备多高的天赋,也不可能是她的计算能力比自己还高。只要自己稍微谨慎那么一丢丢,绝对是能赢的!

    “呼”

    安悠暗自吐出了一口气,她没道理输给一个小孩子是吧?

    抬起头,她却迎上了黄岚的目光。

    刚才那局小婵抽到了地主牌,所以她们俩都输了,不过比起还对自己有几分信心的安悠而言,黄岚就尴尬多了。

    她已经连输了很多把了。

    “发牌了。”小婵的声音继续响起,听不出喜怒哀乐,说完她便开始发起牌。

    这一局安悠是地主。

    两分钟后,安悠将剩下的牌刷的扔在床上,打出啪的一声轻响。

    “这什么鬼啊!”

    小婵空手坐在旁边默默看着她。

    安阳也平静的看着她。

    唯一没有看她笑话的就只有黄岚了,虽然和小婵同为农民,但小婵率先把牌走完,这对骄傲的她而言,已经是自己输了!

    她满脸尴尬的喊道:“再来!”

    小婵弱弱的看了眼安阳,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没有理她。

    气氛忽然陷入僵持。

    安悠表情变得比黄岚还要尴尬,她貌似很热,几根发丝都被打湿贴在了额头上,再次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忽然大声抱怨道:“你这里怎么这么热啊,弄得我都出汗了!”

    没人接话。

    小婵乖乖的坐着,安阳平静的看着她,萧雪儿和兔子精也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黄岚脸上的尴尬渐去,忽然愣了愣,出声打破了平静:“诶对了,小悠,你好像已经连续输了两把了,你岂不是要”

    “额”安悠无比窘迫的转过头看向她,表情十分精彩。

    错话了。”黄岚低下头。

    “我记得你是个愿赌服输的人。”安阳终于开口,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来吧,别磨叽了,反正你也不吃亏,就当是你把这么多年欠我的偿还一点点了。”

    “什么叫我这么多年欠你的?”

    “额?不是大多数的妹妹都会对哥哥撒娇卖萌吗?”安阳愣道。

    “你也说了是大部分,这其中肯定不包括我!”安悠表示无法苟同,“而且别的哥哥是怎么对妹妹的,而你是怎么对我的?”

    “我对你很差吗?”

    “这个”

    “好了不要那么多废话了!”安阳打断了她的话,“你就说,是不是要耍赖!”

    “笑话!我安悠什么时候耍过赖了!”安悠不屑的道,“不就是撒个娇卖个萌吗,我再不济也上了那么久的表演培训班了吧,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小意思!”

    “那就开始吧。”安阳淡淡道。

    话音一落,旁边萧雪儿和兔子精几乎是同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个用手肘撑着下巴,另一个偏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安悠无语,“你们俩这样是在给我增加难度吗?”

    “不能这样说,李老师也说了,一个好的演员是能够在任何场景下都表现出良好的演技的。”萧雪儿立马道。

    “雪儿你你个叛徒!”安悠嗤道。

    “不要再拖延时间了,小悠,你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现在还没到十点。”萧雪儿摇了摇头看向她。

    “”

    安悠无奈的转头看向安阳。

    接下来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酝酿情绪。

    安悠看着安阳,眨巴了两下眼睛。

    但片刻后,岔气了。

    “噗”

    对这家伙演技完全失灵了啊,这么特殊的一个存在,叫她怎么演得出来!

    “喂,你行不行啊?”安阳质疑道。

    “你才不行呢!”安悠矢口反驳。

    “”安阳总感觉自己从这妮子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不过他摇了摇头,将这些情绪甩掉,兄妹间相处还是应该纯洁一点才符合东方的文化。

    “明天我要去诺日朗餐厅那边录节目,你来给我加油!”安悠忽然说道。

    “为什么?”安阳一愣,这妮子打牌打输了居然还好意思谈条件,“我明天要带她们去走另一条线。”

    “不嘛,明天去给我加油嘛”安悠忽然趴到他身边,双手捏住他短袖体恤的一点点袖口,眨巴着眼睛抬起头望着他,声音在平常的软糯当中又添上了几分撒娇的语气,尾调拖得很长,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哥哥,好不好”

    “”安阳一怔,居然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了么,而且还自己加了铺垫,让整个剧情都变得丰满起来了呢!

    其余三人也看得一愣一愣的,只有小婵没有表情,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

    “好不好”安悠轻轻摇了摇抓住他袖口边缘的双手,像是个要糖吃的小女孩。

    “哥哥”她一脸渴求,还瘪起了嘴。

    “好了好了算你过关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安阳连忙搓了搓双臂,“实在是受不了了!”

    “你还没答应我呢。”安悠依旧死死抓住他袖子的那一点点,糯糯的声音在可怜之下又带上了一点哭腔,直到她轻咬着下嘴唇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嗯”

    感谢订阅!

    appapp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5/129356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129356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