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总算不迟

推荐阅读:黑夜玩家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苍天饶过谁星武通神经济大清永恒高塔末世制造大亨超级科技巨子

       车上的人这才明白,光头男哪是出于正义的见义勇为啊,分明就是自己进过监狱,看不过别人违法之后屁事没有才出手的,不过这人倒确实救了他们!

    前面一名妇女大喊着:“不行,司机请一定要开到雁城,求求你了,我老公还等着钱救命呢!”

    安阳前面的漂亮女人也说:“是啊,开到雁城警察局停不行吗,我雁城有急事!”

    安悠还没来得及开口,车内就七嘴八舌的炸开了,这辆车是直达雁城的,大多数人雁城都有急事,但也有人满脸激动坚持要尽快送几个劫匪去警察局。

    “是啊,送哪个警察局不是一样的,咱们都雁城有急事,不如送雁城警察局吧。”

    “不行,夜长梦多,这种持刀抢劫的性质实在太恶劣了,必须尽早严惩!”

    “送雁城吧,我们都有急事,耽搁不得!”

    光头男脸色沉了下来:“一群孬种,刚刚抢你们钱的时候不敢吭声,等老子把这几个劫匪收拾完了想送警察局你们倒是敢开腔了!你们以为老子就好欺负不成?”

    配上他狰狞的表情和手上的弹簧刀,说着这话倒真的挺有威慑性!

    车内不少人的声音都停了,安悠也没敢向之前那般说话,她毕竟只是个女孩子。

    中年人脸色阴晴不定,突然握着弹簧刀向光头男冲来:“老子和你拼了!”

    光头男脸色一变,一个不要命的持刀劫匪朝他冲来他也有些发怵,只得连连后退。

    “操,你不要命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也只是个有搏斗经验的老混混而已,很快就越过安阳退到了车尾,持刀狠厉的看向中年人,又慌乱的向车上的乘客求援。

    “再过来老子宰了你!你们就光看着,还是不是男人啊!帮我拉住他啊!废物!”

    与安阳只隔一条过道的寸头男想站起来,却被他女朋友死死拉住,并朝中年人手上的弹簧刀使劲努嘴,意思是他手上有刀,咱们没必要以身犯险!

    紧要关头,安阳出手了!

    当中年人持刀冲到他面前时他骤然站起,他感觉身后被人拉了一把但没能抓稳,更没能影响他的行动,他顾不得这么多,眼睛如鹰隼般盯住中年人手中的弹簧刀,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他的手,猛然一扭刀便掉落在地!

    叮当!

    安悠呆呆的伸着手,不知怎么她刚刚下意识的伸手想拉住安阳,却只抓住了衣角,瞬间就被安阳挣脱了,手上被摩擦出火辣辣的痛感,可她却像是没感觉到一样。

    光头男也愣住了!

    紧接着他看见安阳一脚踢向中年人的腿,轻而易举就让高大的中年人失去了平衡,可他的膝盖却以比中年人倒下更快的速度向上,猛的撞击在中年人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

    中年人本该趴下的身体竟被这一膝盖硬生生撞得向上扬起,随即重重倒地。

    行云流水!

    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光头男望了眼地上的中年人,又望了眼安阳。

    高手!

    这是他的第二想法。

    车上看见这一幕的也都呆住了,这么流畅狠辣的格斗画面只有电视上才有吧,不,不光是这种格斗画面,这种情节也只有电视上才有吧!

    安悠张着嘴说不出话,她一直坚持认为安阳只是个打架厉害点的小流氓,可这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好像没那么简单

    中年人倒在地上喘不过气来,旁边的干瘦青年连忙跑过来,却怎么也无法将他扶起。

    “你你把我师父怎么样了?”

    “师父?你们还是一脉相承啊!”

    安阳笑着扫了他一眼,没有出手。

    但他没对中年人留手!

    盗亦有道终究是盗,他欣赏这几人坚持自己原则的方式,也就是所谓的规矩,可事实是这种方式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所谓的讲规矩也不能成为获得原谅的理由。

    安阳扫了一眼光头男,平静的说:“师傅,我有急事雁城,人命关天,开到雁城派出所再下有没有问题?”

    司机通过后视镜扫了他一眼:“没有问题!”

    光头男也不说话了,他从安阳的眼中看出了不容置疑和对自己的不屑一顾,哪怕安阳空手而他拿着刀。

    这是个他惹不起的人!

    这是他的第三想法。

    而旁边的寸头男更是庆幸万分,幸好自己刚刚没和安阳发生冲突,不然他怎么干得过这个能空手制服持刀歹徒的人。

    刚坐座位上,安阳前面的漂亮女人过头以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他,声音甜吐气如兰:“谢谢你了。”

    安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女人眼中闪过一起讶然,看得出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但还是收了头,又像光头男道了个谢,不过光头男可不如安阳那么淡定,望着她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吞了。

    汽车开进雁城高速公路时已过了半天,车内的三名劫匪面如死灰。

    安阳和安悠亦心绪复杂的盯着窗外出神,很快下了客车,他们却来不及雁城的家,又风风火火的坐上乡村客车。

    乡村公路很烂很窄,车子摇摇晃晃,紧赶慢赶总算到了乡下,此时天已经黑了。

    跳下车的安悠加快了脚步,最后她甚至是跑着去的,当两兄妹踏进老家时谢云清和安国书已经在堂屋中等着了,一见到他们就马上迎上来接过行李。

    “你们可算是来了,就差你们两兄妹了!”

    “奶奶怎么样了?”

    “还有一口气,就等着你们呢,快去里面!”

    安阳和安悠跟随着谢云清向里屋走,房子十分老旧,但农村房普遍很大!

    一进卧室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一个老人,旁边守候着几个中年人,一股老年人长期卧病在床的味道扑面而来,安悠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老年人就哭了出来。

    “呜呜呜奶奶!奶奶你要挺住啊!”

    安阳抿了抿嘴走过去握住老人的手,他明白老人已经不可能再挺下去了,轻声问道:“奶奶你怎么样了?”

    老人转动着浑浊的眼睛,时而看看安阳,时而看看安悠,抬起手指着他们想说什么,手却突然无力的倒了下去,眼睛终于闭上。

    安悠呆了下,随即大声的哭了出来,房中几个姑婶阿姨也忍不住落泪。

    看得出老人是吊着一口气特意等着他们来的,当把这一辈的小辈全看到了之后,她也就安详的闭上了眼。

    安阳沉默着走出去,他自然伤感,但没有如安悠那般抱着尸体痛哭流涕,世间的生老病死实在太正常,能看到儿孙满堂、活到自然死亡已经是很大的幸福了。

    门外响起一连串鞭炮声,是在欢送老人,也是在告诉街坊邻居老人已死,按照习俗今晚开始就要请来道士办法事,同时要摆斋饭宴请亲朋好友街坊邻居。

    没多久安悠也眼眶通红的走了出来,安阳立马走上去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轻声安慰:“人总有一死,奶奶能活到七十多岁看到儿孙满堂也没什么遗憾,这是喜丧,不要哭哭啼啼的。”

    安悠瞥了他一眼,扯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又转过身呼的一声将清鼻涕擤掉,一屁股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不说话了,既没有理安阳,也没有和叔伯辈的人打招呼。

    安阳无奈的摸摸鼻子,也找了根板凳坐下。

    因为很少乡下老家的缘故,他们兄妹两和两个老人的关系其实并不十分深厚,即使安悠因为成绩好、长得也好比他更受老人待见,但也是众多小辈中最疏远的,她之所以这么伤感性格原因占大多数。

    谢云清递过来一个苹果:“小悠啊,你哥哥说得对,别太伤心了,一天没吃饭了吧,来先吃个苹果填下肚子,我等下再去给你们下面。”

    “嗯。”

    一名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板着脸走过来,明显很不高兴,一见安阳就说:“安阳啊,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你奶奶一口气憋了半天了,就等着见你们兄妹两,你们也不知道体谅体谅!”

    安阳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个男人叫周正涛,是他二姑的丈夫,他得管他叫二姑父,是雁城教育局的一个主任,摆架子摆习惯了。

    安悠却忍不了,她本来心就很烦乱,咬了一口苹果说:“你要在锦官市你也不来!”

    周正涛眉头一皱:“怎么说话呢,你奶奶刚死你就和我顶嘴是吧?”

    安悠不说话了,她对安阳态度不好完全是因为二人从小的关系问题,在其他长辈面前她还是一个十足的乖乖女,即使在朋友同学面前她的性格同样很随和。

    周正涛知道安悠是安国书的掌中宝,他不好和安悠吵,便又指着安阳说:“都毕业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买个车,坐大巴来当然慢了!”

    安阳则当成什么都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咬着苹果看都没看他一眼。

    安悠皱了皱眉,小声的说:“总比你儿子连大学都考不上,要靠塞钱才能进去要好!”

    周正涛自然是听见了的,瞪了安悠一眼,气呼呼的转头走了。

    安阳将吃剩的苹果核扔到外面的田野里,现在也没什么事,真有事估计也不会让他上,便摸出一个外表普普通通的手机开始摆弄起来。

    总的来说,老家的日子是很无聊的。

    转头看了一眼,安悠已戴上耳机望着外面来来往往忙碌的乡亲邻居发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13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13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