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谁派你们来的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浪迹在诸天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金玉良医重生种田之狼夫悠然来腹黑总裁坏坏爱宫檐玄武裂天仙途遗祸

       萧雪儿规规矩矩的坐在床沿,一双纤细修长的腿并在一起,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脑后,粉红色风衣没扣扣子,里面是贴身的针织衫,显现出少女娇俏玲珑的身段。

    安悠就要随意多了,盘腿坐在床上低头玩,头发遮住了脸,嘴里还在抱怨着:“第一次喝这么贵的红酒,印象太差了吧,雪儿你一定不止一次喝过,你来评价一下。”

    “哪里有什么好评价的,在这种地方本来就很难买得到真酒,而且上等红酒都是要醒酒的,品酒工序很复杂。”

    “对,就是这样!”安悠抬起头,“今天的酒一点都没有传说中拉菲古堡的温柔婉细,也没有突出的花香、果香气息,单宁也不柔顺,倒是有黑醋栗的味道,只是也很怪”

    安阳听得一愣一愣的。

    萧雪儿看向他,忽然抿嘴笑道:“她百度的。”

    安阳恍然大悟。

    安悠脸色略黑。

    萧雪儿毫不留情的继续拆穿:“她在ktv就一直在百度,我也没想到她居然把这些都背下来了。”

    安阳无奈的一笑,别人好心好意请客,别人感激都来不及,自己妹妹倒好,还嫌弃这嫌弃那的

    “雪儿”

    安悠面色不善的盯着萧雪儿,咬牙切齿的喊到,大有她再说就扑过去的架势。

    安阳没有过多理会两个女孩子的玩闹,把杯中水一饮而尽,缓解了点酒后口中的苦涩和泛干,便离开酒店折去。

    廖恒果然在原地等着他。

    此时已是凌晨。

    “你来了?”

    安阳点头。

    “要上车吗?”

    “不用,怕您不放心,也不是很远,我们边走边谈。”

    廖恒如是说着,当先走过路灯的光亮,跻身黑暗中。

    不久,两人并肩而行。

    廖恒说:“您的出现扰乱了这里的秩序,让某些人感到了慌乱,他们不敢做得明目张胆,于是就用各种方法刺激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试探您。”

    安阳重复了一句:“刺激你们来试探我?”

    廖恒平静向前,点头说:“对,他们或许想看看您是何方神圣,然后才好对您下手。”

    “可还是被你识破了。”

    廖恒嗤笑一声:“我又不傻,我们虽然是官二代,但真正没脑的也没有几个。”

    “比如?”

    “比如这么晚还在等你的那几个,锦官最恶心的官二代,想试探您的人找到他们不是没有道理的。”

    安阳突然问:“你知道谁在试探我?”

    “我不知道,他们拐了很多弯子,就是想要避免这一点,不过这么晚还能找到您,应该和公安方面有些关系。”

    “不急,我会找到他们的。”安阳点头说着,又问,“你这样堂而皇之的找到我,就不怕我事后迁怒你?”

    “怕,所以我才堂而皇之,并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那你不怕他们找你麻烦?”

    “怕,但我更怕你。”

    “我?”

    “没错,您也知道,我父亲叫廖承建,他是朱言明的老下属,已经被打上了您的徽章。”

    “徽章?呵,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我也只是偶然知道,一深入调查才发现,徽章已在锦官高层有限的一群人中闹得风风雨雨,所以那群白痴找到我的时候我才没有拒绝。”

    “这你都能调查得到?”

    “当然,只要有一个头就很容易。”廖恒说着,朝前方一扬头,“他们应该就在前面,拐个角就能看见。”

    这里已经越走越偏,脱离了主干道,进入了一个小巷似的地方。

    安阳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一阵隐约的人声传入耳中。

    “这小子怎么还不来,难道真把自己当什么人物了?”

    “我看是不敢来了吧,谁叫你把这件事交给廖恒那小子做,要按我说的找几个人一绑,怎么会出这种问题!”

    “你懂什么,在弄清他的身份之前别妄动,不然的话要真惹出什么事你老子也难办!”

    “锦官市这么大,黑灯瞎火的绑个人谁知道是咱们做的!就算他老子是中央干部也没用!”

    “唉,都做到这地步了,希望没有打草惊蛇吧。”

    “瞧你,打草惊蛇能怎么样,他能跑到哪儿去?陆主任给的资料上可写得很清楚,他有个妹妹在益州大学上学,长得很漂亮,还和一个叫萧雪儿的女大学生走得很近,那可是个极品!身材又好人又嫩,要是咱们把她们绑了,我肯定你会爽上天的!”

    “明天再看吧。”

    廖恒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安阳,却见他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着,路灯斜斜的将两道影子拉得老长。

    “来了来了,别说了!”

    两名年轻人连忙站直身体。

    安阳停下脚步,抬头扫视几眼,主要是留意有没有枪械。却只见一辆法拉利跑车和一辆霸气的越野车停在公路上,两个气势正盛的年轻人注视着他。

    一个穿着风衣,一个穿着休闲西服。

    越野车里坐着一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本是在闭目养神,在他靠近时忽然睁开眼睛,目光锐利的凝视着他。

    安阳收目光:“你们找我?”

    穿着风衣的年轻人问:“你就是安阳?”

    安阳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说:“别废话。”

    见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两名年轻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下,还是穿风衣的年轻人说:“你脾气不错!我听说你是个国术大师?”

    安阳有些不耐:“有什么话就直说,有什么事就做,我可没时间陪两个二世祖在这里闹腾。”

    穿着休闲西服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像他们这种人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是二世祖,尽管的确是这样。

    “那好,我们特意请来了一位真正的国术大师,想要试试你究竟有没有这个资本!”

    “我先告诉你,梅大师可是一代武学宗师,你现在害怕还来得及,只要你离开锦官此事我们就不追究了!”

    安阳扫了一眼他们,忽然问:“你们两个刚才是谁说要绑我妹妹?”

    两名年轻人愣了一下,明白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约而同的转身对越野车躬身说:“梅大师,麻烦您出手了。”

    中年人摆了摆手,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的胸膛挺得笔直,步伐沉重有力,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他在安阳身边停下,对他拱了拱手:“朋友,请了。”

    安阳面无表情:“一把年纪了,有儿有女,可别为了点小钱当几个人渣的狗腿子,不然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两名年轻人陡然转头看向他,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又忍了下来。

    “现在嘴硬,看老子等下怎么收拾你!”

    中年人面色不改,挺有江湖气的说:“朋友,我也奉劝你一句,年纪轻轻何必出来招摇撞骗,或许能忽悠一下普通人,但遇上真正的高手你一定会后悔,比如我,我梅落图下手从来不留情,等下若是手脚断了可别怪我!”

    安阳嗤笑一声,这人不知哪里看起来像国术大师,倒像是个在地下擂台打生死战的!

    他干脆无视了梅落图的威胁,转头看向两个年轻人,说:“我再问你们一遍,刚刚究竟是谁说要对我妹妹下手?”

    中年人一皱眉,也不再多言,摆了个起手式就朝他冲了过来。

    “哈!”

    安阳不慌不忙的转身,猛然一脚踢出,0的速度和1的力量相互配合几近爆炸,此处光线本来就暗,更让他的动作快得看不清。

    砰!

    中年人完全没反应过来便被踢中,随即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撞在越野车门上,一声闷响后滑倒在地。

    廖恒瞳孔陡然一缩!

    两名年轻人也呆住了!

    梅落图可是个武术大师啊!

    当二人反应过来时,安阳已面无表情的走到他们身边,与他们的距离不足一米,问:“谁派你们来的?”

    一人惊恐的说:“你要干什么,我爸可是国土局副局长!”

    安阳抿嘴说:“很好,我记下了,不过这和我的问题似乎没有关系。”

    另一个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咽了一口口水,强打起精神说:“你别嚣张啊,你打得过一个不一定打得过十个,而且而且你再厉害也抵不过子弹的,你最好放了我们”

    正说着,梅落图咬牙强撑着站起来,擦干嘴角的血迹,忽然从车上摸出一把近一米长的刀,一声不吭的朝安阳冲过去。

    一看就是真见过血的狠手!

    廖恒刚抬起手想喊,便见安阳猛的抬起手,手上握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一支手枪。

    “砰!”

    廖恒瞳孔再次一缩!

    中年人脑门上炸开一朵血花,陡然朝后倒了下去。

    两个年轻人彻底愣住了,眼中渐渐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这可是当街杀人啊!

    没有繁复的手段,没有隐秘的地点,也没有抛尸河里,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肆无忌惮的开枪杀了一个人

    太疯狂了!

    他们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廖恒舔了舔嘴唇,望了眼四周的环境,没有说话。

    安阳将枪口对准一名年轻人的脑袋,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谁让你们来的?”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1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16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