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远方狼嚎

推荐阅读:穿越反派之子征战诸天世界娇宠梁园:王爷,喊你回家去种田炮灰女配大逆袭每天都在被暗恋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

       范海辛转头看向他:“安阳先生,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安阳笑着说:“当然,范海辛,你来的目的不就想弄清楚自己曾经丢失的记忆和经历吗,所以你来这里是正确的。”

    范海辛至始至终很平静,全身上下从面部表情到神采都透着一名数百年的猎人所特有的从容镇定,哪怕涉及到他的身世。

    吸血鬼新娘已经死了,其实她们每个都不弱,不仅有妖娆丰满到极点的身材和艳丽容颜,还有强大的力量和快如闪电的速度,尖长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以及相对凡人来说的不死之身。

    然而她们太啰嗦,也许是活得太久太孤独,也许是被德古拉伯爵传染了几分神经质,或者干脆就是胸大无脑的类型,她们很多次明明有机会轻松杀死范海辛或安娜,却偏要在动手前哔哔一大堆,各种端着红酒故作优雅,各种恐吓玩弄安娜,各种轻言细语的挑逗,甚至还因谁先吸安娜的第一口血而差点打起来,由此错过了无数机会,简直是影视作品中无脑反派的典型代表。

    也正因如此,原剧情中的她们才被范海辛逐一打败,不对,简直是用各种方式花样击杀,毫无难度的样子。

    而现在安阳出现了,她们已经来不及展现自己的低智商,甚至来不及展现自己无脑却有胸并且敢露的丰满身材就被击杀了。

    到维拉瑞斯家族城堡,安娜和维肯邀请安阳到酒吧间喝酒,范海辛也在其列,不过原本作为主角的他现在只是附带品,他还没来得及在与吸血鬼新娘的战斗中展现出自己的英勇就被安阳夺去了所有风头。

    安娜一边喝酒一边问:“范海辛先生,你从哪里来?”

    “海上。”

    “真的,从海上?”安娜表现得很惊异,因为她从未看过海,又面向安阳,“安阳先生呢?”

    “我也是从海上,亚得里亚海。”

    范海辛有些诧异,问安阳:“你说你曾经见过我?”

    “是的,前不久,在巴黎,你杀死哲基尔医生的时候。”

    “噢,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你跟在我后面,没错,当时你手里就拿着这支枪,嗯,它的威力很大!”范海辛终于记起,又补充了句,“不过哲基尔医生已经改名叫海德医生了。”

    安阳无奈的说:“好吧,他叫海德医生。”

    范海辛喝了几口啤酒就不喝了,抓起机关连弩问:“在哪儿能找到德古拉?”

    安娜自顾自的喝着酒,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说:“他四个世纪前曾住在这座房子里,现在没人知道他住在哪儿,我父亲曾经常盯着那幅画好几个小时,想找到德古拉的巢穴,但是一无所获,不过,安阳先生也许能够告诉你们。”

    范海辛立马转头看向安阳:“你知道德古拉在哪里?”

    安阳点头:“是的,范海辛先生,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我不说卡尔先生也会找到它的,但正如我所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范海辛陡然站起来盯着他:“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安阳竖起一根手指:“当下一头狼人来进攻,当你被狼人咬伤之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

    范海辛脸色沉了下来:“安阳先生,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如果你以为你靠你手中的枪杀死了两只吸血鬼新娘就能成为你自傲的本钱的话,相信我,你会错得很离谱!”

    安阳不置可否:“范海辛先生,如果你想验证我的能力的话,你可以拔出你腰间的枪,看看我空着手能不能制服你!”

    范海辛脾气并不很好,哪受得了这样的话,抬起机关连弩就对准了他的头。

    安娜面色一变,铖一声拔出腰间的十字剑:“范海辛,你用弩指着我最尊敬的客人!”

    维肯也拔出了手枪:“范海辛先生,安阳先生曾救了我和我妹妹的性命,如果你敢对他不利,我以维拉瑞斯家族的名誉起誓,你和你的同伴一定走不出这座城堡!”

    卡尔立马慌张起来,举起手说:“别冲动,别冲动,或许我们只是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范海辛也放下了机关弩,松了口气说:“好吧,谁叫我被派来帮助你们呢,不过安阳先生,我没在你身上感受到一丝慌乱,你不是人,任何人都不会不惧怕弩箭!”

    安阳轻笑一声,心想这就是怪物猎人的直觉吗?还真是一点都不准呢。

    “范海辛先生,如果我知道你不会扣动扳机,我为什么要慌乱呢?而且我说的可不是假的!”

    范海辛纵横欧洲这么多年自然是骄傲的,他不畏惧任何人,也不信有人能不怕他的枪和弩,但他不想和安阳争执,便转头对一脸不善的安娜和维肯说:“其实你们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我是来帮助你们的。”

    安娜面无表情的说:“你无法帮到我,而且我们已经有安阳先生了。”

    范海辛无奈的说:“好吧,我承认,他很强大,但我也能在德古拉被杀之前保护好你们!”

    维肯眉头一皱:“你敢于去杀德古拉伯爵?”

    范海辛下意识的说:“除了我谁还有这样的勇气?”

    旁边一直默默不出声的安阳咳嗽一声标示自己的存在。

    维肯立马说:“是的,还有安阳先生,他已经杀掉了吸血鬼新娘,而且只有他才知道德古拉的巢穴和怎样才能杀掉他。”

    范海辛耸了耸肩:“可他并不愿意告诉我们!”

    安阳端着红酒却并没有喝,一直在听他们聊天,听到这句时终于忍不住说:“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叫卡尔去找,他是个天才,说不定会在我告诉你之前找到也说不定。”

    卡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声的说:“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天才,但找东西我好像并不在行。”

    安娜补充了句:“我父亲穷尽毕生也没找到答案,为此他翻遍了塔楼里的所有文献。”

    她现在虽然还不太信任范海辛的能力,但从心底里还是希望能尽快杀死威胁他们家族四百年的德古拉伯爵的。

    “塔楼?”范海辛敏锐的抓住了这个词,“卡尔,从这里开始找。”

    卡尔不太乐意,但还是答应下来。

    过了一会儿,安阳放下酒杯,对维肯说:“王子殿下,我恳请您下令用上等的钢铁铸造一个坚固的笼子,如果德古拉伯爵或狼人来袭击,我们至少可以为他们准备一间房子!”

    “我马上让铁匠去做,不过如果笼子能困得住德古拉伯爵的话,我们早就将他囚禁起来了。”

    安阳笑笑不说话,也不是说困不住德古拉,只能说这个时代的技术不过关,要是用帕尔兰斯的天使合金的话绝对没问题。

    漫威世界里洛基用科技制造出的笼子都差点困住雷神呢,德古拉虽然强但还强不过雷神吧?

    黄昏过后,有人来到城堡禀报:“安娜公主殿下,维肯王子殿下,刚才有两个人被德古拉捉走了!”

    “被谁捉走了?”

    “是一群臭哄哄的矮子,浑身漆黑,长着有獠牙,我们派人去追但是没追上。”

    安娜面色顿时一变:“是矮魔族!”

    范海辛重复了遍:“矮魔族?”

    维肯拔出手枪:“是的,它们是德古拉的苦力,勤劳但是恶毒。”

    范海辛立马就想走:“我们不能让他们得逞!”

    安娜则是在乎她的子民的生命,也跟着拿起一把左轮手枪向外走:“没错,我们应该把他们救来!”

    安阳站在窗子边不动,指着远方高山上的两道身影:“你们追不上他们了,很快这两人就会变成德古拉的狼人,这几天都是月圆之夜,你们一定会再见到他们的。”

    范海辛停住脚步,转身面向他:“我们可以跟在他们身后找到德古拉的巢穴。”

    安阳笑了:“你没听过那个传说吗?”

    范海辛问:“什么传说?”

    “其实德古拉也是维拉瑞斯家族的子弟,和安娜公主、维肯王子流着相同的血脉,并且他就是长者维拉瑞斯的儿子。”

    卡尔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说完,又捧着一本书念道:

    “在1462年,当德古拉死去时,他和恶魔立下了盟约,接着被赋予了新的生命,但他只能靠吸血维持生存。维拉瑞斯家族的祖先也就是这个邪恶生灵的父亲,到罗马请求宽恕,盟约就是在那时建立的,他得杀掉德古拉,以换取整个家族的永恒救赎,但他无法下手,虽然德古拉很邪恶,但他无法杀掉自己的亲生儿子,因此他把他放逐到一个寒冷的城堡里,通过一扇无法复返的门。”

    安娜补充了一句:“这时恶魔给与了他翅膀。”

    卡尔点头:“是的,如果传说是真的,那将是一扇无法复返的门,我们在进去之前最好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然我们很可能被关在古堡中沦为德古拉的杀戮对象,甚至玩偶!”

    范海辛说:“但在这之前,我们要找到这扇门!”

    安阳笑笑,透过窗口指着前方说:“如果你想提前见到德古拉可以到那个地方去碰碰运气,但你不能带走安娜和维肯。”

    几人顿时围了过来,顺着他手所指的方向看去,特兰西瓦尼亚已经开始进入黑夜了,光线很暗,隐约可见一栋古老城堡的轮廓屹立在山巅。

    “那是哪儿?”

    “法兰肯斯坦城堡,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安阳先生,您是说德古拉伯爵可能会在那里,这不可能,德古拉的骄傲不会容忍他屈居于一个别人住过的破烂房子。”

    可安娜的话音刚落,城堡陡然亮起灯光,在黑暗中异常显眼。

    “噢,我无法理解,住在那里的人早在一年前就被杀了!”

    范海辛立马向后走:“我要去那儿!”

    安娜和维肯连忙跟上:“我们和你一起去!”

    范海辛皱了皱眉,说:“你们最好待在这里,红衣主教给我的任务是保护维拉瑞斯的血脉不断绝,这种事情我可以处理,你们信赖的安阳先生会保护你们的。”

    安娜扫了安阳一眼,又倔强的说:“不,这是我们家族的事,不应该让你一个外人孤立无援!”

    维肯也说:“是的,我们已经和德古拉战斗了四百年,我和安娜的父亲因此而失踪,我的祖父被德古拉杀死,我的曾祖父也被他杀死,你永远无法想象我们有多么恨他!”

    “好吧,我能理解,但请你们跟在我后”范海辛话还没说完,突然转身拿着两瓶喷雾喷在他们身上,两人顿时晕倒下去。

    “安阳先生,希望你真能像你所说的那样强大。”

    安阳一笑:“请放心,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他们,除非德古拉愿意离开他的巢穴来到这里,不然没人能伤害得到他们。”

    范海辛说:“德古拉不会轻易出手的。”

    安阳点头。

    可不是嘛,德古拉应该受到什么限制而不能轻易出手,而且他最近在忙着造人的事情,不然四百年来维拉瑞斯家族早就灭绝了。

    唔,狗血的剧情需要。

    “范海辛先生,尽管我相信你的能力,也许你连狼人都不惧,但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德古拉伯爵是你的宿敌,他非比寻常,银桩、圣水和十字架都对他无效,包括你刺穿他的心脏也无法杀死他!”

    范海辛面色凝重了:“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安阳说:“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小心那名掘墓者,他不是个好东西,如果你遇上他最好给他一枪。”

    他能说我是范海辛的影迷吗,不过当初确实迷恋过范海辛的画面和这里面的欧洲魔幻调调,嗯,尤其是三名吸血鬼新娘,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胸又大,还穿得少,当初可让不少小纯男夜不能寐啊。

    没多久,范海辛离去,留下安阳守护安娜和维肯,从城堡上往下看能看到他在月光下身着黑风衣迅速远去的身影,远方的山坡上好似传来阵阵狼嚎。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0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0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