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范海辛先生,你来晚了

推荐阅读:神藏此情渺渺,终于宠到你江湖险恶快快跑女领导的贴身小农民大梁王妃超级全能学生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一号保镖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都市逍遥兵王

       安阳不禁想起了曾经纪薇薇对德古拉的评价,她说德古拉是有史以来最可怜的伯爵,活着的时候被范海辛所杀,死了之后变成吸血鬼还要遭到整个维拉瑞斯家族的追杀,好不容易被封印进冰冷的古堡中打算安安静静的生儿育女,却发现自己得了不孕不育症,又花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治疗的方法,却再次被失去记忆的范海辛所杀,刚刚复活的子女也一个都没活下来。

    如果只说造人的话,德古拉还是最早生物工程投资人,是生育产业的反垄断者,他为了复活自己冰冷的孩子而投资法兰肯斯坦博士的生物研究,却在研究成功时将博士逼死,最后失去了复活孩子的机会。

    但德古拉并非无辜,且不论他是不是人或这个时代的欧洲人有没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他天生便是人类的敌人,就如他与维拉瑞斯家族是宿敌一样,这四百年来他不知杀了多少人,而且他的计划一旦成功就将站在整个人类的对立面,他数之不尽的子女一旦复活世间的一切生物都会被席卷成渣,作为人类守护者神圣秩序骑士团推出的代表,范海辛自然要审判他的性命。

    于是德古拉注定要死。

    正想着,一声狼嚎从远方传来,安阳眉头一挑,下意识的拿起单兵能量炮,稍作思考后又换成了非武器性防暴枪,同时抄起一柄唐刀。

    “嗷呜”

    一道黑影在窗口一闪而过。

    狼人的速度不如吸血鬼快,但同样敏捷得夸张,它们能够徒手爬上数十上百米的城堡,也能在窗口跳跃不停。

    这是一间很宽大的房间,头顶吊灯发出的光芒并不明亮,房间两边分别放着一张床,躺着安娜和维肯。

    安阳深吸了口气,要论身体素质他不比狼人强,最多速度和反应占点优势,那估计就只能靠科技武器或者乾坤借法了。

    左边的安娜紧闭着双眼,丰满的胸脯此起彼伏,她还穿着那一身英姿飒爽的骑士装,凸显出身材火辣无比。

    砰!

    旁边的窗户玻璃陡然碎裂,一道比常人高大强壮许多的身影猛的跃了进来,长长的毛发,整个头已经变成了狼的模样,双腿弯曲着,手掌已经变成宽阔的狼爪,四肢发达,肌肉纵横,俨然是一头狼人。

    安阳在极短距离中爆发出极快的速度,瞬间挡在安娜面前,左手抬起便是一道脉冲波轰出,直接将正扑过来的狼人轰飞出去。

    轰!

    架子倒了一地,一幅有数百年历史的画像也被撕碎,狼人毫不犹豫的爬了起来,转头一扫,挥起爪子就向维肯冲去。

    安阳手中凭空出现一支电磁步枪,对准狼人就是一阵突突突,子弹打在它身上炸出一个个深坑,好似绽放开一朵朵巨大的血花,却又很快恢复原样,不过子弹的强劲动能还是打得它不断偏离轨道,并且所带来的疼痛让它无法忽视。

    “嗷”

    直到安阳出现在它身边,抬起防暴枪将之轰飞出去,同时以自己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跟进,紧咬着牙一刀朝它的手臂切下。

    砰!

    粗壮的手臂落到地板上还在不断挣扎,爪子甚至将坚硬的地板划出一道道划痕,几秒钟后才停止下来,化为一团黑烟消失不见。

    狼人在旁边痛嚎一声,手臂重新长了出来,不过这次它不再将目光挡在安娜和维肯身上了,而是紧紧锁定着安阳。

    狼人一旦变身便没有理智,它们只知道狂暴与杀戮,但既然它们都能记得德古拉下达的命令,证明还是没有完全陷入癫狂,至少在愤怒下转移目光不算太离谱的事。

    一道巨大的黑影向安阳迅速冲来,一爪如风,却被安阳一个低头稳稳躲过,同时持着唐刀在它身上陡然划过。

    嗤啦一声,狼人的腹部陡然出现了道巨大的口子,腥臭的鲜血臼臼的飙射出来,淌在地上腾起一阵青烟。

    毫无疑问,这道伤口转眼就愈合了,但当狼人过神时安阳已经从他腋下滑到了他的身后,顺手又是一刀斩出。

    他的优势还有大师级的格斗精通和冷兵器精通,配上0的反应力自然比只知道本能行动的普通狼人强多了。

    “嗷呜”

    狼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是一爪,两人很快对战在一起,房间中摆设的各种古董画像、象征着家族荣誉的物件开始遭殃了。

    狼人速度很快,远比常人快,安阳则比狼人更快,只依靠一柄唐刀和狼人战斗时几乎看不清身形,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房中除了安娜和维肯睡的地方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

    但他只是在保证自己不受伤的情况下才反击,基本是在躲闪,同时控制着战场不向安娜和维肯靠近,遇到应付不了的情况抬起左手就是一道无形的脉冲波轰出,开挂到了极点。

    片刻后,狼人下肢被他一刀齐齐斩断,同时自身也被狼人一爪挥中胸膛击飞到墙边落下来,正好落到安娜身上趴着,一具凹凸有致并且柔软火热的身躯就在身下。

    “嘶”

    安阳感到胸膛一阵疼痛,一道爪痕正在迅速愈合,不知道被狼人抓了会不会也变成狼人,至少他没有任何感觉。

    妖躯受损时连血都看不见,又怎么会被狼人、吸血鬼这样的生物感染同化呢,而且这是种针对实体的病毒、诅咒,妖躯即使是化为灰烬都能重新愈合,天生就免疫对身体的一切伤害。

    正因如此,他才敢和狼人近身战斗!

    此时狼人和维肯的距离不到五米,安阳瞳孔一缩,立马拿起单兵能量炮瞄准狼人想要开火,却不料这头狼人扫了他一眼,竟迅速转身消失在黑暗的城堡中。

    “跑了?”

    安阳皱着眉摇摇头,如果是逃跑的话这只狼人应该跳窗而去,但它没有,只是转身进了城堡,所以它很可能是因为狼的天性躲了起来,准备隐藏在暗处随时找机会对他发动致命一击。

    看来得更加警惕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他感觉背后传来一阵风声,转头只见另一道门中一道身影呼啸而至,连忙抬起左手就是一枪。

    “嗡砰!”

    脉冲波和狼人冲来的力量相撞发出一声闷响,却罕见的没有将狼人击飞出去,两股力道相互抵消,狼人重重的落到地上。

    但这一定很疼,所以这头狼人才会摔倒在地,并且爬起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冲出窗子,经此一挫它一定会更加小心谨慎,但狼的习性让它不会轻易放弃,是以不知何时才会再来袭击。

    安阳倒是想直接杀了它,但怕接二连三的狼人被杀事件会引起德古拉的亲自出马,还不如就这样吊着,只是费些功夫而已。

    这头狼人第三次来袭是在一个小时后,安阳正等得不耐烦,同时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但这次这头狼人不和安阳较真了,而是直接扑向旁边熟睡的安娜,爪子已然伸出。

    安阳抬手就是一枪将它打在墙上,同时握着唐刀就冲了上去,狼人一声仰天怒吼,也和他战在一起。

    这方的争斗与狼嚎渐渐引起了平民的注意,无数火把在城堡下方聚集成一片星光点点,男人们拿着武器在下面议论纷纷,甚至有人争得面红耳赤,却始终没有撞开城门冲上来。

    叮!

    安阳一刀架住狼人的爪子,竟引得火花四溅,同时一脚踢在狼人大腿上将之踢倒在地,长刀刚要斩下却被狼人拼力一撞,身体顿时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撞在墙上,期间还不忘摸出手枪开几枪。

    二人就这样纠缠着,你也杀不死我,我也杀不死你,一个刻意拖时间等待范海辛的归,另一个则锲而不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狼人终于再次离去,想来它也意识到这样下去行不通,而且自己还会受伤,所以找个地方躲起来另寻机会。

    安娜和维肯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不可思议的盯着正在墙角从半跪着的姿势站起来、将唐刀插刀鞘的安阳。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您竟然在和狼人肉身搏斗,就连最负盛名的怪物猎人也无法这样做吧?”

    “不,我敢打赌,如果范海辛抛掉他的手枪和连弩一定瞬间就会被狼人撕成碎片,然后吃得连渣都不会剩下!”

    “安阳先生,请容我冒昧的问一句,您真的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吗,要知道普通人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还是说您本来就不是普通人?”

    安阳不答他们,凝重的说:“小心点,这玩意儿还没离开,它随时有可能再发动袭击!”

    “对,狼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因为它们如果完不成任务一定会被德古拉惩罚得很惨,我们必须要小心!”维肯说着,又往一扇门走去,“我要找到我的手枪,用银子弹才能杀死狼人。”

    安阳皱了皱眉,立马阻挡了他:“不,别杀了它,相信我,我们要杀掉德古拉就不能杀死这只狼人!”

    维肯犹豫了下,还是退了来:“如您所愿,安阳先生。”

    正在此时,一头狼人破窗而入,安阳正想持刀冲上去,却见另一头狼人从房间大门冲出,两头两人身高体型相等,只有毛发有点差别,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哪头才是最开始和他战斗的那头。

    “快,躲在我后面的角落里来!”

    维肯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后,安娜则更为固执,顺手抽下墙壁上的一柄十字剑拔了出来,动作潇洒无比:“安阳先生,维拉瑞斯家族没有畏惧死亡的懦夫,我可以为自己而战!”

    面对这些脑子像是进了水般的剧情主角,安阳有时候真想骂娘,然而任务让他不得不忍下来。

    “安娜小姐,想想维拉瑞斯家族四百年的荣耀,想想你们兄妹身上背负的重大使命,请到我身后来,我有能力保护你们!”

    这时一头狼人已经扑了过来,被一道脉冲波击飞,另一道狼人也在半途中被安阳缠住,两人展开疯狂交战。

    安娜迟疑刹那便反应过来,意识到安阳并不需要她们帮助,而且自己的加入很可能给他添乱,便也乖乖躲在墙角。

    远处传来的闷响不断,刀光好似连成一片,看得两人眼花缭乱,目瞪口呆,特别是安阳手中偶尔荡开的一圈无形气流,往往一抬手就能将一头狼人轰飞,更是令他们惊叹不已。

    “维肯,安阳先生会传说中的魔法吗,或者他其实是神话中能驯服巨龙的骑士,又或者是变异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强大?”

    “我也不知道,安娜,但我知道安阳先生是来帮助我们的,他会是我们维拉瑞斯家族的大恩人,我们的悲哀宿命很可能到此终结。”

    一朵乌云悄悄遮住月亮,两只狼人下意识的往窗外跑去,一只成功跃了出去,另一只则被安阳拦下来,随着月光完全消失,它的身体迅速萎靡下来,蜷缩在地上不断痛苦的挣扎,毛发从身上脱落,狼皮被爪子撕碎落到地上,并渐渐化为一名赤果的中年男子。

    “啊”

    安阳不理会男子的痛苦"en yin",随手转了圈唐刀望向维肯:“维肯,很遗憾,你答应建造的钢铁笼子还没建好!”

    维肯扫了眼地上的男子,咽了口口水:“也许是吧,那样我们就可以把他给关起来了”

    一道人影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一身显眼的黑色风衣,戴着帽子,手上还拿着机关连弩,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男子,不由吸了吸鼻子。

    “安娜女士,先生们,我好像闻到一股湿狗味,看来狼人已经来光顾过这里了。”

    安娜面无表情的说:“范海辛先生,你来晚了。”

    范海辛耸耸肩,将手枪对准地上的男子,又收了来:“我听见这边的狼嚎声就立马过来了,但我的对手跑得比我快很多,这个你们知道的,请见谅。”

    他又扫了眼安阳,不由惊住了,因为他并没有在安阳手中看到那支超大号的枪,只有一柄正在滴血的单刃细剑。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0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0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