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狼人范海辛

推荐阅读: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这个大神开外挂极品仙帝在花都大唐如此多娇晚安,总裁大人诸天最强BOSS重生初中:学霸女神,超给力!超级娱乐红包位面超凡之路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高山,城堡,明月与夜色,狼嚎和晚风,枯死的树和不断发出渗人叫声的乌鸦,构成了一幅唯恐怖的魔幻画面。

    风不断吹,乌云渐渐散开,皎洁得妖异的明月如一轮散发着玉白光芒的镜子悬挂于天空,邪恶的力量被陡然引爆,倒在城堡地板上的男子身体再次抽搐起来,他发出痛苦的呼喊,身上开始长出浓密的毛发,体型迅速变大、变形,瞬间化为一头狼人的模样。

    他站了起来,目光凶狠的一扫,尖长的狼嘴,锋利的牙齿,尖尖的耳朵,威武强壮的身躯,站在城堡窗边迎风招展的毛发,整个身体充满了力量与狂暴。

    “嗷呜”

    范海辛面色一变,刚想拔出手枪就见一道影子自身旁一闪而过,安阳已经握着唐刀冲了上去,在行进过程中将唐刀换到左手,一阵前冲蓄力后直接一拳打在狼人头上。

    砰!

    以狼人身体的强壮,竟被这一拳硬生生打得歪了身子,看得范海辛和安娜兄妹震惊不已,毫无疑问这是充满力量感的一幕,将单纯的力量和一个人的勇猛体现得淋淋尽致。

    可紧接着,更令范海辛震惊的战斗发生了。

    安阳一脚踢在狼人身上,身形在反冲力的作用下迅速向后飞出与之拉开距离,右手拿唐刀转了圈,这时狼人也反应了过来,嘶吼着与他前冲的身形撞在一起。

    范海辛举着枪奋力想要瞄准狼人,却发现根本瞄不准,只得无奈的放下枪看着安阳与狼人交战,身影如电躲避着狼人的扑击、爪子,同时一柄细细的单刃剑不断挥舞出银光,在狼人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伤痕久久无法愈合。

    如果说刚才那一拳演绎着最振奋人心的暴力学,这一幕就是纯粹的技巧的视觉盛宴,身形辗转腾挪,每一刀都恰到好处,很难想象一个人竟能强大到这个地步。

    “这是传说中的东方侠客吗,还是来自海洋另一边的怪物猎人,这速度和力量绝不是人类能有的,可他似乎又不是怪物”

    “顶尖的技击技巧,不畏惧狼人的力量,如此强大的人,却没有被神圣秩序骑士团所得知任何信息,一定出自一个神秘的国度!”

    眼见二人越战越烈,狼人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范海辛又怕误伤安阳而不敢开枪,只得大喊:“安阳先生,我建议你将剑刺进狼人的心脏!”

    安阳轻笑一声不说话,他要是想干掉这头狼人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和它缠斗,浪费体力又浪费精神。

    就是这一刹那,狼人忽然一爪拍中他的胸口,只听砰的一声,安阳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还在空中便硬是稳住身形落在地上以半跪的姿势向后滑出,忽然一刀插进地面停止下来。

    当他站起时狼人已浑身是伤,墨绿色的血布满全身。

    安阳发现如果在武器上附加上昆仑决的气,虽说对狼人这等生物的作用并没有对画皮中妖怪的大,但却会阻止伤口的愈合,不至于让狼人像一名死士一样不知疲劳的战斗下去。

    趁着二人的距离陡然拉开,范海辛抬起双枪对准狼人一阵开火,砰砰声不绝于耳,狼人身上顿时被打出一个个血洞,墨绿色的鲜血飙射而出。

    “嗷呜”

    狼人一声痛呼,转头就往窗子边栽倒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范海辛连忙冲到窗子边,却只见一道巨大的身影迅速远去,不由一阵懊恼:“居然被它给跑了!”

    这时卡尔揉着眼睛从门外走来,吸了吸鼻子,又扫了在场几人一眼,顿时清醒过来:“天呐,你们是和一头狼人大战了一场吗?”

    范海辛收枪,说:“卡尔,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对对,你需要银子弹和银桩,或许你还需要一瓶圣水。”卡尔连忙向后跑去,又突然刹住脚步,“在我离开前我得问一句,先生们,你们确定那头狼人已经离开了吗?”

    安阳从容的拍拍身上的灰尘,像是刚刚完全没有被狼人击飞一样,走到范海辛面前说:“范海辛先生,我想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杀死德古拉伯爵的事情了。”

    范海辛凝视着他,说:“是的,我迫切想要解决这段宿命,冥冥中告诉我,德古拉和我有着不可切分的关系,就如我每晚都要做的梦一样。”

    “如果你想要知道你的身世,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能说是全部,但至少绝大多数”安阳停顿了下,“但如果我们要杀死德古拉的话,至少也要等到维肯王子的笼子建成之后。”

    范海辛表情凝重了,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来自什么地方,你怎么会知道罗马教廷和神圣秩序骑士团都不知道的事情?”

    安阳笑了:“这不重要,我和你们一样,只想杀死德古拉而已。”

    范海辛又问:“怎么才能杀死他?”

    安阳摇摇头,反问:“你刚刚见到他了吗?”

    范海辛沉默了下,点头说:“是的,我见到他了,我用了银桩、圣水和十字架,都对他无效,他简直就是上帝注定的敌人!”

    安阳又笑了,成竹在胸,他就知道范海辛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这本身就是个固执的人,而他也有着固执的实力,能从德古拉手中逃出来就已经说明了这点。

    唔,尽管很可能是德古拉刻意放他来的。

    “是的,德古拉伯爵本身就是上帝的敌人,但作为一名为神圣秩序骑士团而效力的人,你这么说上帝可不会高兴。”

    “到底怎么才能杀死他,你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们?”

    “现在!”安阳说着,转身离去,“请跟我来,女生们先生们。”

    很快,几人来到塔楼。

    安阳余光扫了他们一眼,随手在墙壁上的一盏灯柱下半部一拍,只听轰隆一声,铜灯顿时落下,墙壁中央的一块直接转了一面,露出一幅画。

    画上的内容是两名骑士正在对战,每人都身着精良的全身板甲,拿着盾牌与大剑,背景则是一座城堡、一轮明月、高山和黑暗,充满了中世纪味道。

    安阳轻笑着说:“女士们,先生们,请注视着这幅画,相信我,会有很神奇的事发生,对了卡尔先生,请您念出这幅画旁边的文字。”

    说完,他便不再管几人莫名其妙的目光,凝视着这幅画,他也并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一幕,当然,电影中除外。

    卡尔走到画面前,探出头盯着画,开始喃喃念出,安阳也凭借着记忆缓缓念道,基本能做到和他的语言一致。

    “即使是心灵纯洁、每夜祷告的人,也可能变成狼,当附子草开花,月光皎洁时,或是去吸食他人的血液,当太阳西沉,他开始飞翔时”

    忽然,画面开始动了,两名骑士开始交战,背后的城堡后劈下道道闪电,大剑碰撞,亦拿着盾牌格挡、撞击,几合后两人忽然扔掉手中的武器、盾牌,一个撕扯着胸膛化身狂暴的狼人,一个展开双翼变为恐怖的吸血鬼,两人再次向前战在一起。

    房间中的几人都是一惊,卡尔更是如剧情中一样被吓得猛然后退,直接摔倒在沙发里。

    当几人过神,维肯和安娜不可思议的盯着安阳,作为维拉瑞斯家族的传人,他们都不知道这幅画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甚至他们的父亲整天盯着这幅画也没找到异常,但安阳这个外人却知道他们家族隐藏数百年的秘密,并且带领他们找到了它。

    范海辛怔怔望着前面,问:“这又代表着什么呢?”

    安阳淡淡的说:“画中的内容是想告诉我们,只有狼人才能杀死吸血鬼!”

    范海辛眉头一皱:“你确定?”

    “当然,就如我能带你们找到这里一样确定。”

    安娜走过来说:“可德古拉最近几百年都在利用狼人为他做事,他就不怕有一天狼人背叛他杀掉他吗?而且狼人是德古拉伯爵的走狗,我们怎么才能让狼人帮助我们呢?”

    “当然,他当然怕,所以他准备了一管药剂,是他几百年来的心血,能够将未完全丧失理智的狼人变人。如果他发现自己制造出的狼人想背叛他,他就会在狼人杀死他之前将狼人变人,而第一个满月过了之后,狼人就再也变不来了。”

    安娜眉头一皱,感觉抓住了点什么,却还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

    安阳转向旁边的范海辛,说:“这就需要范海辛先生的帮助了,普通的狼人是无法与伯爵对抗的,而范海辛先生异于常人,如果他变成了狼人一定能杀死伯爵,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到这管药剂,在范海辛先生杀死伯爵后将他变人类,让他恢复理智。”

    范海辛沉默了下,说:“这个方法似乎很不保险,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你所说,你已经见过伯爵一次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吗,伯爵认识你,而且你所不知道的是,你是伯爵除上帝外最大的仇人,他不会放过你的,他现在只是忙于自己的计划而已,等他计划成功了最先死的人就会是你,其次是整个世界,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成功前杀死他,这将洗刷掉你身上的所有罪孽,让你重上帝的怀抱。”

    “而且你是如此迷茫,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原本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你只有一个每晚不断重复的梦,于是你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为此你可以不顾一切。”

    随着安阳的话说完,范海辛深吸了一口气,良久才说:“好吧,安阳先生,你赢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这么多的,但你是对的,至于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找我的过往再和你说。”

    安阳耸了耸肩,范海辛有时虽然杀伐果断,但他毕竟还是一名为上帝而战的战士,原剧情中他都愿意为了杀掉德古拉而化身狼人,他就不信有了他的出现德古拉就不愿意了。

    至于范海辛要追究他的来历,任务完成了他都离开了,就算范海辛上报神圣秩序骑士团也没用,上帝降临都找不到他。

    对了,这个世界应该是有上帝的,只是与剧情无关,也不知道系统有没有把上帝制造出来。

    第二天晚上,安阳再次打退了两头狼人的共同进攻,而德古拉伯爵似乎专心于他的造人计划,想将它这几百年来生育的无数子女复活,从而让吸血鬼统治世界,以达到他对抗上帝的目的,暂时没什么心思出来杀死安娜与维肯。

    第三天,坚固的铁笼子制造成功,夜幕降临,在安阳与狼人经历一番激烈的搏杀后终于将它装进笼子里关上,另一头狼人则直接杀掉,反正也不能当宠物养。

    清晨降临,范海辛站在城镇外的森林中,安阳在他旁边,装着狼人的笼子就在不远处被马车拉着,一头强壮的狼人正在其中不断怒吼,手臂粗的铁柱都被它撕扯得弯曲。

    “安阳先生,您得保证在它杀掉我之前将它干掉。”

    “请相信我的实力。”

    范海辛冲他点点头,转身走到笼子面前,与狼人对视着,任由这头残暴的怪物对他嘶吼也无动于衷,直到打开笼子。

    轰!

    一声闷响,狼人直接撞开笼子将他轰飞,随即猛的扑到他身上,范海辛自然百般抵抗,他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直到砰的一声,安阳收手中正在冒烟的左轮手枪,狼人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连带着它的心脏也被打穿,几乎瞬间就不动了。

    它没有像吸血鬼那样化为灰烬,也没有燃烧,但银质子弹对它的伤害依然是致命的,这来自于某种神秘的力量。

    范海辛呲牙咧嘴的推开狼人,胸口血淋淋一片,咬牙坚持着从地上爬起来踢了狼人尸体一脚,大声喘息着。

    安阳将手枪扔给他:“感觉怎么样?”

    范海辛接过手枪沉默了下,毫不避讳的说:“我感觉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

    安阳笑了:“这件事完了后你可以上天堂。”

    唔,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

    好吧,这句

    “你好,狼人范海辛先生!”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0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0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