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胡小婵

推荐阅读: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妖孽邪帝,太撩人!万界外挂供应商

       “啧啧啧,这太平盛世的人就是善良,并州城也果然繁华,瞧这出手阔绰得,贫道都没想到能博得这么多银两。”

    安阳看着他小心的将钱装入箱子中,不由问:“李道长很缺钱吗?”

    “你我既然都为修道之人,就不必称道长了,我也不是什么道长,会点小把戏而已。”李长生摆摆手,“修道之人本不该贪财,奈何贫道年纪大了想找个栖息之所,修道之人也是人嘛,于是贫道看中了这并州城的繁华,恰好城外有一座废弃的道观,贫道想着将之修缮一下,也能作为道场,可前半生都流浪四海,哪来的钱财,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倒是让道友见笑了。”

    “哪里哪里,行走江湖,谁都有个缺钱的时候。”安阳摆着手,心里暗暗记下了这城外的道馆,又看向了箱子里的钱财,“可是道友,这点钱想要修缮一座道馆的话,恐怕也还有点欠缺吧?”

    李长生无奈的说:“不够也就不够吧,看这些银子,普通家庭一生积蓄也远远不如,贫道只求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倒也将就了。”

    安阳点点头,心想这道士倒也豁达,忽然又问:“敢问道友,你是如何发现我是修道之人的呢?”

    李长生大笑几声,说:“我看道友虽穿着平常,但眉宇不凡,气度也远非常人所能及,虽然道友隐藏着看不太出,贫道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单凭这一点便足以让道友站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一般,加上道友身上若隐若现的法力波动,也没有收敛,贫道又不瞎,如何看不出来?”

    安阳这才恍然大悟,随即拱手说:“惭愧惭愧,不是在下没有收敛,而是不知道怎么收敛,还请道长求教!”

    李长生一愣,仔仔细细的打量他几眼:“不会收敛?”

    安阳点头:“教我的人只给了我一篇吐纳之法,并未教我运用之法。”

    李长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还说呢,你身上的法力正派刚直,雄浑厚重,一看就出自名门正派,怕是修为比贫道还高,怎么会不知收敛,看来当初教你吐纳之法的高人只希望你籍此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啊,也罢也罢,反正收敛之法也很简单,贫道正好略懂一二,就教教你。”

    榆树之下,一个道人,一个书生,坐一起不知讲些什么。

    约摸小半柱香,安阳便彻底弄清楚了怎么隐藏,果然如李长生所说,这收敛之法十分简单,就是没有李长生的指点,他自己也能摸索出来,只是以前经历的世界中都没有修道者,自然也没人能看出他在修炼昆仑决,也就无须收敛自身的气。

    “好了,道友也学会了,贫道便该离去了,出城往西十里,便是贫道说的那所废旧道观,欢迎日后道友前来做客。”

    “多谢李道长,还请慢走。”

    看见道人一手提着箱子,另一手牵着小道士离去,他面露无奈之色。

    本来有过直接动用武力威胁李长生交出法术的想法,但他对这个世界的修道之人一无所知,恐生意外,这道人展露出的手段又是如此神奇,尤其是这个奇怪的小孩,于是在忌惮之下他选择了先试探一番,可就是这一试探出了大问题,怎么知道这道人这么好说话,二话不说就教了他收敛之术。

    现在二人多多少少也算有了点交情,可叫他怎么好下手啊!

    所幸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比例比帕尔兰斯还大,他可以不急于一时,一年不够都还可以再呆几个月。

    道人渐渐走远了,安阳尝试了下收敛之术,很快便熟稔起来,这小手段倒也十分实用,就如憋气一般。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气不能随时憋着,遇上感应力出众的修道之人怕是还没来得及收敛起自身的气息就被发现了,但解决方法也不是没有,通常修道有成的人都是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累将这些小手段变成本能,将刻意的憋气变成呼吸和心跳,便不需要刻意运行了。

    他自然没有这个磨合的时间,但他有其他手段。

    “十七,建立模型,控制收敛之术的随时运转。”

    “模型建立中,预计完成时间,十分钟。”

    十七是他给生物辅助芯片取得名字,或者说给芯片上的智能系统取得名字,取得也很随意,目光一扫,所及的两个数字便成了它的名字。

    十分钟后,一切解决完成。

    日渐黄昏,金红色的光芒洒在清越河面上,倒映出色彩艳丽的影子,风一吹,便皱成了细碎的光点,在河边散步赏景的男男女女家了,乌篷船在船家的竹篙下缓缓开动,于河面上拉出一道长长的波浪痕迹。

    安阳走这个世界破旧的家,老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依旧是盐味都没有的青菜,一碗里面尽是红薯的米饭,但却要比预想中的多了一双筷子。

    他将桌子上提着东西放在桌面上,疑惑的问:“怎么,今天还来了个客人?”

    老人身体略微佝偻,满脸皱纹,却笑着说:“你又买了些什么,这几天不知道你怎么事,老是买些东西来!”

    安阳随手将茅绳解开,翻开硬厚的黄纸,说道:“今天又卖了首诗,赚了不少银子,你也别去开茶水铺了,每天弄点好的来吃。”

    “这怎么能行,你能卖多少首诗,还不如存着考功名,明年都要秋闱了,还不好好准备准备!”老人说着,却闻到一股难言的肉香,不由望向黄纸中包裹的一只切得细碎的烧鸡,脸渐渐板了起来,“你怎么又这么浪费,给我说说,今天卖的什么诗?”

    安阳随口应了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老人立马赞叹:“好诗,好诗,有出息,有出息啊!”

    安阳眼睛瞥了他一眼,老人年轻时也是商贾之流,字是认得的,但真要让他分什么好诗不好诗,估计他唯一的凭借就是念起来好不好听,上不上口。

    这时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脑袋自里屋的门沿伸出来,一见他便缩了去,却被安阳敏锐的发现:“这是谁?”

    老人向身后望了眼,几步走过去,拉出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穿着的衣服倒是华贵鲜艳,就是脏兮兮的,五官十分灵动,白白净净的,但依旧是一副很怕生的样子,低着头不说话,更不敢抬头看,只是在闻到香味的时候扫了桌上的烧鸡一眼,却也是小心翼翼的。

    “我今天卖完茶水发现一个走丢了的小女孩,问她话她也不说,我看她打扮也不像寻常人家的儿女,兴许是不小心和家人走散了,这并州城内拐卖孩子的多着哩,我就把她带了来,想着过两天她家里人就能来把她给领去。”

    话说着的时候,他已经把这怕生的小女孩按上了桌子,并发了筷子。

    安阳淡淡的扫了这女孩一眼,又将她惊了一跳,说:“自己都吃不上饭了,还有闲心收养小女孩?”

    老人为小女孩盛了一碗饭,慢悠悠的:“我也不差这几顿饭,兴许过几天她家里人就会把她接去。”

    安阳继续看向小女孩,看着她拿着筷子却不敢动的谨慎模样,眼睛在四周扫来扫去,看得老人吃了一片青菜,她才跟着夹了一小片青菜,入口的一瞬间就皱起了白净的眉,却还硬生生咽了下去,看着安阳拿了个鸡腿,她才跟着吃了一小亏鸡肉,那模样就像生怕饭菜里有毒似的。

    他问:“你家里人呢?”

    小女孩吃菜的动作瞬间一滞,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细细的说:“全都死了。”

    安阳吃饭的动作顿时停下,却不料这个动作又让小女孩一阵受惊,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动,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

    老人也僵硬了下,终究说:“罢了罢了,要真全死了,那以后你就跟着老头我过了,看你也吃不了多少,我这把老骨头还养得起你。”

    安阳没有说话,反正有他到来,也确实不缺这小女孩一口饭吃,既然老人愿意,那就由他去吧,老人收养这小女孩,应该就和这个世界原本的故事发展中老人收养自己一样。

    想了想,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迎着他平静的目光,小女孩的筷子差点掉在地上,也不敢抬起头,小声的说:“小,小婵,胡小婵。”

    安阳点点头,倒也不再多说,他怕吓着这丫头。

    一顿饭吃完,他看得出小女孩确实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女,从她吃青菜时的纠结表情就能看出,而这丫头也极为懂事,明明不想吃青菜,却也不好意思一直吃烧鸡,便每吃一块肉就得咬着筷子思索良久,然后硬着眉头夹一块青菜吃,又停顿一会儿才敢再吃烧鸡。

    小婵十分自觉的跑去洗碗去了,给老人留下短暂的休息时间。

    安阳淡淡的问:“这女孩子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子女,家里人却都死完了,你不怕为你带来麻烦吗?”

    老人闻言顿时犹豫起来,显然他之前没意识到这点,现在才觉得这女孩的身世确实不对,他不在乎这一张口能吃自己多少米,唯一纠结了一下都是因为他有个养子要读书花钱,后来见这女孩实在可怜,便咬牙带了来,可现在要考虑的明显更多了。

    良久,他才试探性的问:“要不,这段时间我就别让她出门了?”

    安阳一笑,果然,让这老头将小婵扔去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就由他去吧。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4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4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