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道友真是天纵奇才

推荐阅读: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苍天饶过谁星武通神经济大清永恒高塔末世制造大亨超级科技巨子无敌炼药师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书生在这个时代的地位是很例外的,古时的人早熟,十五六岁都娶妻生子了,独立得也早,但若是考不起功名的书生,就是二三十岁还留在家中待业也是常事,有点闲差便能挣口饭吃,没有的话便吃父母。

    老人记忆中的安阳就是这样,但自前几天起,他记忆中的养子便变了,不止气质、学识和谈吐变了,对他的态度变了,整个人都变了,就如现在他手中握着的这锭银子,除了年轻开染布坊的时候,他不知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多钱了。

    别说银子,就是昨晚那只烧鸡,也只有当初“他养子”考过府试的时候才咬牙买过一次来吃。

    “唉”

    老人长长叹了口气,不知是欣慰还是落寞。

    当他走到乱糟糟的灶屋,却见灶台旁用以吃饭的小桌子上赫然放着一锭黄橙橙的物件,约摸有五两银子那么大,他愣了下,走过去拿起一看,浑浊的眼睛顿时睁大,这沉甸甸的手感告诉他不会有错,随即为了保险起见他又咬了一口,上面一排明晃晃的牙印是如此显眼。

    老人陡然色变!

    片刻之后,安阳和他一同站在桌子边,拿起这锭金子,已经可以确信是黄金无疑了,但问题是,这是哪来的呢?他今早只给了老人一锭银子,编了不少借口让老人以后别去开茶水铺了,同时该买穿的买穿,该吃肉的吃肉,别再这么苦,但绝对没有给黄金啊。

    “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安阳抬头望了眼瓦房顶,摇了摇头,这想法太异想天开了,简直是在自己侮辱自己的智商。

    研讨了半天,老人很自然的将之归咎于神仙显灵,看在他心地善良给予的福报。这锭黄金的重量约摸十两,大概相当于六到八十两银子,但必须要到钱庄才能兑出来,是不可能直接用来买东西的,一方面没人找得起,一方面很多小本买卖也不收黄金。

    六到八十两银子,算是一笔巨款了,尤其是对于老人来说。

    早饭破天荒的有几个肉包子,然后还是稀饭和咸菜,小婵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吃了一个包子就不敢再吃了,也兴许是不好意思,但安阳却能感觉到她看向自己的目光更加惧怕了,几乎不敢与自己对视,不由思考是不是昨晚自己出门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再看老人的模样,已经下定决心要收养她了。

    都说了,这个时代的人基本早熟,尤其是穷人家庭,六七岁就帮着干力所能及的活的孩子比比皆是,可小婵也会做这些事就有点奇怪了,看她白净清秀的脸和色彩鲜艳的衣着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然而事实是吃完饭她就不声不响的去洗碗,且洗得很干净,大概是怕老人将她赶出去吧。

    颇有种干活以求收容的味道。

    安阳看着她踩在板凳上忙碌的小小身影,不由皱起了眉头,又想起了那锭价值不菲的金子。

    即使已经确定这个世界的不寻常,他也是绝不信有神仙显灵给凡人扔钱的,真有神仙这种事也不可能,那金子的来历就很奇怪了,目前插足他和老人生活的只有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且问她身世她从来不说,唯一说的就是那一句平静的“都死完了”。

    安阳扯了扯嘴角,忽然蛋疼的想起某些国产古装剧的剧情,还真有几分契合。

    大概是某些武林家族或者名门世家遭遇变故,为了保护年幼的儿女将之遗弃在外,却又暗中派人保护,怕自家儿女受苦,于是暗中留下钱财这样的故事小时候似乎荼毒他不浅,偏偏当时年少竟丝毫不觉得脑残。

    摇了摇头,自然世界毕竟不同于本源世界,要真有人暗中监视他们,他早就发现了。

    那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这小女孩原本身上就揣着的金子,昨晚悄悄地放到了桌子上?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安阳想起了昨晚她吃饭时的模样,大概是不想再吃青菜了吧?

    又摇摇头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全都驱散,安阳换上一身最体面的书生袍,就是唯一没有打补丁的一件,信步向城西而去,出了城门,他的脚步开始明显加快,身形逐渐如风,一直走到城西十里外的一座小山脚下,沿着阶梯向上,果然见到一间破旧废弃的道观。

    李长生就端坐于正殿中,道袍依旧破破烂烂,倒是与这间废旧道观正好契合,他身边不见那名古怪的小道士,只放着那个老旧的箱子,身后是一尊叫不出名字的神明,似是感觉到他的到来,倏地睁开眼睛。

    “原来是安阳道友,这里连个茶水也没有,还请恕招待不周了。”

    “李道长此言差矣,相逢即是有缘,茶水本是助兴之物,只要兴致到了,茶水又有何用?”安阳先拱手行了一礼,慨然说道,又环顾四周一眼,直言不讳的问,“李道长,你那徒儿呢?”

    李长生笑着站起身:“在这箱子中呢,道友未接触过道法,不知情也不奇怪,以后若是有缘接触到道法,自然会明白各种奥秘。”

    安阳倒是一愣,扫了眼箱子,随即拱手说:“不瞒道长说,在下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此事。”

    李长生诧异的道:“哦?道友还请明言。”

    安阳组织了下语言,拱手说:“在下十分向往道法和修道之术,如今修道之术是有了,却独独欠缺了道法,实在遗憾,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身怀真本事的李道长,特此来求教一番,还望道长能不吝赐教。”

    李长生顿时为难起来,说:“本来这道术是不能轻传,可既然道友也是修道之人,互相交流也是应当的,贫道虽并非名门正派的弟子,但也是贫道的师父倾力传授,倒是不好让他老人家的心血随便外流啊。”

    安阳一听有戏,顿时说:“在下昨天听说道长想在这里扎根立足,那必然是想点燃香火,将尊师的道统传下去,如果李道长愿意赐教,在下愿出资将这座道观好好修缮一番,以让道长更好的将尊师的道术发扬光大。”

    李长生纠结了下,便爽快的答应下来:“也罢,既然道友如此渴求道术,那贫道就传你几个不入流的小法术,想来道友以前也未接触过法术,咱们先从基本的法术概要说起,先知道法术是怎样产生的。”

    于是一个衣着破旧的道人和一个年轻的书生,在这废弃的道观正殿围着一个老旧箱子,开始讲解起玄之又玄的法术原理。

    这一讲,就从清早讲到晌午,安阳才算是勉强弄懂一点,不过也只是弄懂法术是怎样产生的而已,具体的原理依旧玄之又玄,要以自身法力勾动天地法力还能理解,法力的方式也能以能量结构来解释,可有些法术配备的指印和咒语,却是以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和思考能力也想不明白。

    良久,李长生又说:“道友弄不懂不要紧,记着就是了,不知道友想学什么样的法术?”

    安阳顿时犹豫起来,想着这道人的脾气也挺干脆,便不再拐弯抹角,试探性的问,“李道长可有带攻击性的法术?”

    李长生愣了一下,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他一眼,说:“贫道初时见道友就觉得道友身上有一股戾气,当时还以为是看错了,现在看来,道友还真不是一个书生这么简单啊,不过也罢,修道之人各有各的追求,贫道也不好过多过问。”

    没等安阳说话,他又说:“不过这道法自然,驱邪请神、斩妖除魔的倒是不少,单纯带攻击性的还真不多,且多半在名门正派手里,不是贫道敝扫自珍不传授给道友,确实是贫道会的法术也不多,暂且有个引火之法,道友看如何?”

    安阳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贫道并非名门正派,只会几个驱邪避凶的小法术而已,这引火之法也是简单,也不知能否满足道友对杀伤力一词的要求,不过除此之外,贫道就真的不会杀伤法术了,其他道术也多是不入流的,唯一拿得上台面的就是那日道友所见的青虹,不过这是先师之秘,恕不外传。”

    安阳点点头,他对那类似傀儡一般的法术也没什么兴趣。

    李长生便开始讲解了:“这引火之法也是简单,甚至都不需咒语,道友有着浓厚的法力基础,想来应该很容易学会,只要配合法力引导之法,再加上一个指印就能施放出来”

    说了许久,安阳都静静听着,同时大脑告诉运转,配合十七一同对其进行解析,这样一来,学习的速度就极为惊人了。

    李长生拍拍说道:“道友也不必急于一时,通常初学之人只能点燃一点火星,三天之后能见明火,一月之后方可熟稔,我看道友天资聪颖,想来一天之内便能点蜡,用不了一月就能凭空燃火”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蓬的一声,正殿旁边堆放的木块陡然燃了起来。

    火焰烧得噼里啪啦的,滚烫的温度是如此真实,映得他一张老脸红扑扑的,眼角一抽一抽。

    “这道友,还还真是天纵奇才!”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4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4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