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狐妖小婵

推荐阅读:不朽之路仙界独尊九零俏佳人系统之我非良人无限之科技主宰万界之无限副本重生豪门:娇妻,狠放肆诸天祭台我的开挂人生[快穿]仙人一清

       老人的家门口,本是靠近城边的偏僻所在,也没有路,只有一条小巷子,白天都见不到几个人从这里经过,现在吃晚饭的时间反而挤满了人,一层一层的围起来,十分嘈杂,人群中央留有一片空白,里面站着几个官差和一个和尚,两个官差围着老人拳打脚踢。

    老人已经遍体鳞伤,却依旧将一个小女孩护在身下。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他已经很老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他了!”

    “再打再打他就要死了!”

    小婵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老人身下传来,引得周围的围观者一阵不忍,但当看到她在老人身下若隐若现露出的狐狸尾巴和毛茸茸的耳朵,任谁眼中的不忍都一扫而空,转而感叹起老人的固执起来。

    “你说这安老四是不是老傻了,竟然收养一只妖怪当孙女,被高僧追来了还要袒护这妖怪,现在好了,官府把他认成是妖孽的同党,这把老骨头就算不死在这里也要死在牢里了。”

    “听说自从这妖怪来了后,安老四茶水铺也不开张了,家里还搜出了两锭银子和一锭金子,金子正好是官府失窃的,前两天还有人看到安秀才给看戏了扔了一锭金子,也不知是这妖怪从哪个大户人家偷的!”

    “唉,安老四也是可怜,要是早点将这妖怪交出来就好了,说不定高僧也不会和他计较,也不至于这么大把年纪还遭这么大的罪。”

    “我想起来了,我家昨晚丢了一匹布,你说会不会是被这妖怪给偷了?”

    “偷没偷你待会儿去安老四家找找你就知道了,反正安老四是完了,就他那个没用的养子,怕也是守不住这栋房子。”

    官差的拳脚打在老人身上砰砰作响,小婵悲恸的哭喊声响彻四周,而老人已渐渐不吭声了,只用力的护住身下的小女孩。

    和尚穿着一身僧袍,左眼角却有一道细细的疤,为他平添了一份阴鸷之感,手中捧着个木钵,正平静的看向老人和小婵。

    一个屠夫突然从人群中挤到前面,看着这幅场面一阵不忍,向旁边问道:“这不是安老四吗,官差怎么会打他,这究竟是怎么事?”

    旁边一人也正好是他的邻居,瞥了他一眼,道:“你刚来还不知道,先前太阳没下山的时候来了个和尚,从安老四家中揪出一个女孩子,说这是个妖怪,安老四不肯认,说是他的远方亲戚,你说安老四孤苦伶仃一辈子,除了当年收养了个孩子,哪来的亲戚?”

    屠夫点点头:“这倒也是,安老四也是糊涂,撒这种谎,但这女孩子真是妖怪?”

    那人心有余悸的点点头:“当时和尚非要将妖怪带走,安老四就不肯,他知道自己肯定犟不过这和尚,于是便托人去报官,那和尚倒也坦然,就等着官差来,后来官差倒是来了,可这和尚已经使了手段让这妖怪现出耳朵和尾巴,官差自然要把妖怪给抓起来。可和尚报复心可真强,又指使官差从安老四家中搜出一锭官府刚失窃的金子和两锭银子,这下安老四的罪名可就大了,勾结妖怪偷窃库银,怕是要被活生生打死。”

    屠夫听得一脸惊讶:“没想到这安老四平常看起来挺老实,竟然为了钱财包庇妖怪,这要是害了人可怎么办!”

    那人深以为然:“说得也是,这种人活该被打死。”

    两人都是安老四的邻居,此时谈论起来,竟丝毫没有对安老四的可怜之心,仿佛只要他一与妖怪沾边,便成了十恶不赦之人一般。

    另一方面,安阳的速度已经快到了邻居追不上的地步,当他赶到正好看见这一幕。

    和尚双手合十,眼中全无慈悲之色,道:“阿弥陀佛,妖怪本为害人之物,老人家偏偏执迷不悟,为了钱财袒护妖怪,还对贫僧多番阻挠,若不重重惩罚以儆效尤,日后人人皆如此,必成祸乱之源。”

    官差听得这话,对下手更重了,全然不觉身下老人已经不再动弹。

    天空忽然银光一闪,只听噗的一声,一杆银色长枪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钉在地上,飞来的力道不知多大,竟直接深入青石板一尺有余,血液顺着枪身臼臼流淌而下,却不沾染分毫,直到顺着青石板的缝隙流淌,染红了地面,尸体这才顺着枪身倒在地上。

    四周响起一阵惊呼!

    另一名官差手中的动作僵硬了,铖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刀,刀刃在空中颤巍巍的,紧张的左顾右盼,却找不到敌人在那里。

    一时间长刀出鞘的声音不绝于耳,官差们如临大敌。

    就连和尚也皱起了眉头,往后退了两步,端着木钵四处环视。

    围观之人几乎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挤着让开,一道身着淡青色书生袍的身影走进空地中,仿佛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无视了持刀的官差,径直走到尸体旁一把抓住雪亮的枪身将之拔出,脸色阴沉着,手臂上的肌肉陡然涨大一圈,趁另一名动手打老人的官差还未反应过来时一枪挑出,只见一道残影夹杂着血花,官差已被挑断喉咙。

    噗!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不认识他的俱都惊叹这人的武力,认识他的则全是不敢置信。

    这不是安秀才吗,他一个书生,怎么

    下一秒,所有人一哄而散!

    和尚也皱着眉看向安阳,凝重的问:“施主又是何人,为何突然杀伤官差,难道是想包庇这妖怪不成?”

    安阳却没有功夫理会他,阴沉着脸甩掉长枪上的血迹,一按开关将之收缩,下一秒已消失在手中。

    他眼如鹰隼般扫过几名官差,又短暂的将目光停在这名阴鸷的和尚身上,这才转身走到老人身边,摸了摸他的脉搏,连忙将之小心的翻过神,只见他面无血色,嘴唇乌青,已是将死的征兆,却还颤抖着嘴唇想说什么。

    安阳顿时凑了过去。

    “这这丫头不坏,挺,挺可怜的,照顾好她。”

    安阳直起身抿嘴嘴,没有说话,那一刻他从老人眼中看到的似乎更多,但下一秒他的心跳便已经停止。

    “嘶”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正好与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对上,那毛茸茸的耳朵,柔弱而惊慌的神情,格外惹人怜悯,但也标示着她并非人类。

    剩下的官差们心中开始打退堂鼓了,这手中兵器突然消失的本领实在太过骇人,再联想到那柄如神兵一样的长枪,不仅削铁如泥,一枪飞来便刺穿一名官兵的胸膛并将之钉在地上,而且材质银白光亮,滴血不占,还能变长变短,也绝非常人能拥有。

    这样的人,又怎是他们所能敌?

    直到安阳转过身,手掌摊开,再一握,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柄唐刀,面容平静得可怕。

    终于,他的身体动了,如雷电般冲了过去,几个官差便只见一道青色身影自身旁掠过,银白光芒在眼前一闪,喉咙便传来一阵凉意,只发得出嗬嗬的气管抽搐声。

    就是有抬起刀刃的,那刀刃也被整整齐齐的切断。

    当他停下身影时,书生袍的下摆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在场所有官差都倒在了地上,鲜血彻底染红地面,还能站立的只有他和一名惊怒的和尚。

    于是他调转了刀刃,一言不发的朝和尚冲去。

    “草菅人命的狂徒,还敢在贫僧面前放肆!”

    和尚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却还大声喊着,同时袖子一挥,面前竟有金光一闪。

    安阳感觉身体像是撞上了一堵墙,只是这堵墙相对柔软,像是将他束缚住了,他一咬牙,全身的力量不受阻挡的爆发,硬生生撞破这层束缚,继续冲向和尚,长刀瞬间划过将他还在结印的手切下,鲜血狂涌,和尚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而一柄雪亮的刀刃已搭上了他的脖子。

    “狂徒,还不快放了贫僧,否则贫僧必定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安阳眼神一冷,手中青筋暴起,短时间的爆发力量直接切断了这和尚的脖子,鲜血一时如泉涌。

    “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你这样的人也配修佛!”

    却不料话音刚落,身下的尸体便急剧萎缩,竟化为一个稻草人裹在衣裳中,木钵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两下停在他脚下,与此同时远方传来一声阴鸷的声音。

    “谁死到临头还不一定呢,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贫僧也一定会找到你!”

    “妖僧!”

    安阳表示很不屑,这个世界的修道之人并非移山倒海之能,也不是能战到天昏地暗的修真者,只是手段诡异而已,对普通人还行,一般会点法术便为非作歹的妖道妖僧,别说他不会怕,但凡是有些本事的练武之人或者朝廷将军都不会怕。

    若是这妖僧再找上门来,也就是一颗子弹的事,要是一颗不行,那就两颗。

    转过头,小婵正默默地跪在地上抱着老人的尸体,一只火红色的尾巴耷拉在地上,已然染上了鲜血,毛发都结成一团。

    这才赶来的好心邻居目瞪口呆。

    安阳沉默无言,越过小女孩走过去,抱起老人的尸体一步步朝城外走去,只在从这名邻居身旁经过时对她说了声谢谢,却把她吓得不轻。

    他来到这世界不过几天,本该对老人没什么感情,但系统为他植入的有关身世的信息不少,这老头对他也不错,就这么横死街头,他再铁血心肠也多少会有点悲戚,可笑的是他前些天还在想一年后自己走了老人会怎么样,没想到今天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如果自己早点来,他也就不会死了吧?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4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4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