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十步杀一人

推荐阅读:三国之无赖兵王变身最皮萝莉最强仇恨商城系统我是杀毒软件召唤果实极品妖孽霸主惹火萌妻:总裁老公,别太坏!我是镖王爱总裁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都市王牌

       咚咚咚!

    安阳正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听得这声敲门声不可抑制的手一抖,尽管及时反应过来纠正,生物芯片也发射了生物电流以作辅助纠正,但还是出现了不到一毫米的偏差,就是这么一点偏差,却是支撑这只青面鬼运转的咒文体系所不允许的。

    于是,这张纸报废了。

    这时门外才传来轻轻细细的声音,依旧没什么底气。

    “书书生,吃面了。”

    安阳倏地打开门,只有一米高一点的小婵正畏畏缩缩的站在外面,见门打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抬头正好看见他不善的眼神,一时被吓了一大跳,呆呆的站着竟不知该做什么了。

    她她做错了什么吗?

    两人相视,一个慌乱,一个阴沉。

    最终还是安阳败下阵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将门关上。

    “我马上就下来!”

    他能感觉到门外那道小小身影的离开,深吸了口气,不由想起了老人临终前的看向他的眼神。

    这个老头虽然和并州城最底层的穷苦人过着一样的生活,但他终究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曾经是个商贾,也有过富裕家庭,而他又与许多家道中落的商人不同,他是因开罪了官员而被封了染布坊,其中辗转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结果是他现在孤苦伶仃,曾经的家庭儿女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且他似乎也从未想过努力攒钱再从商,就这样安于穷苦。

    现在想想安阳才留意到,系统给自己的植入的模糊记忆中没有关于这方面的事,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也没问过。

    想来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而已,又有什么值得自己注意的呢?

    自己不管是一身力量,还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身份,都不是一个普通老头能比的,甚至他富甲天下也不一定入得了自己的眼,就算这老人与自己有关联也是系统强加给自己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安阳当初想的就是,当自己离开的那一天,给这老头留下够他富贵余生的钱财,就算了了这些天的住宿费,也算断了这点情谊。

    但最后那一眼中的复杂,却证明老人并不如一般老头那般愚昧。他普通,却也不普通,一周的相处他早就发现了安阳的反常,但他没有挑明,也许是年纪大了不敢管,生怕安阳对他不利,也许是安阳第一天买的卤肉感动了他,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

    而在他眼中安阳是什么呢?

    根据这个世界的背景,他会怎么想?

    一个夺舍他养子身体的鬼怪,还是一个惑人心神的妖魔?

    但最后他明知自己快撑不住了,却选择了将一个妖怪托付给自己,那一刻的他应该是信任自己的吧?

    人心最为复杂,安阳想不明白,索性不再想,打开门向楼下走去。

    一张桌子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对坐着,桌面上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小婵目光躲闪着不敢和他对视,用筷子夹起一根面条皱眉送进嘴里。

    安阳终于忍不住,用筷子敲了敲碗沿,惊得对面吃面的小婵眼睛一跳。

    “好不容易进城,就吃这个?”

    小婵顿时委屈的放下筷子,伸手到腰间一抹,拿到桌子上来松开白白净净的手指,露出掌心的几枚铜钱。

    “我,我只有这么多钱。”

    安阳眉毛一挑:“这钱哪来的?”

    小婵又支吾着说不出话了。

    安阳冷笑一声,又问:“吃了这一顿,那下一顿呢?到我们走的时候结房钱怎么办?”

    小婵被他问得一阵不知所措,良久才说:“今天吃了这顿就晚上了,今晚今晚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钱的。”

    安阳无语:“你这狐狸怎么就改不了偷鸡摸狗的习惯呢,那要是人家马上就来收房钱,你怎么办?”

    小婵又被他的责骂吓得不轻,本就白净的脸又白了几分,说:“我,我看你家原来也没有钱,想必你也没有带钱,我们我们总得用钱吧,我也没有其他本事了”

    安阳懒得和她多说,随手拿出一锭银子摆在桌面上,叫小二来将这两碗面撤了,换了些大鱼大肉,这才说:“现在知道了吧,我有的是钱。”

    小婵望着桌面上的银子不说话了,但有些事情,她却更加想不通了。

    茶水喝足了,饭也吃饱了,安阳又了房间,转而望着桌面上已近完工的青面鬼,不由叹了口气。

    几个小时的功夫就此白费,看来自己第一次刻画咒文果然还是不习惯啊,不对,就连画这么久的东西都是第一次,哪怕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再好,哪怕生物芯片的作弊能力再怎么逆天,一下子要接触这么复杂的咒文体系,还要保证一次成功,也是太过为难自己了。

    别的不说,光是越临近完成时越紧张、精力越集中这一点就是不该有的,不管做什么都是如此,平常心对待,想来自己要是不那么紧张的话,凭自己如今的心态,一阵敲门声也动摇不了自己的心吧?

    这是教训,也是经验。

    将黄纸收起,在空中舞了几下,凭空蓬的一声冒出火焰将之烧成灰烬。

    刚刚重新铺起一张黄纸,提笔欲画,房间外忽然又想起一阵敲门声,他只得又无奈的去开门,低头看着那道不足自己腰高的身影。

    “什么事?”

    小婵抬起头眨巴着眼睛:“你,你换了衣裳不用洗吗,拿来我给你洗了吧?”

    安阳随手向后一指:“在那儿呢,自己去拿吧!”

    小婵小心翼翼的绕过他向房间内走去,抱起衣裳,路过桌面时不经意向上面瞥了眼,眼睛一缩,立马被吓得跳了起来,不仅书生袍掉在了地上,旁边的朱砂也被打翻,当她反应过来连忙将书生袍捡起,望了眼地上已被打倒的朱砂,已经急得快哭出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还好,还好衣裳没有弄脏。”

    “我马上来清理,马上清理。”

    不多时,安阳望着拿着和她一样高的扫帚清扫的小婵,直感觉一阵无奈。

    打心底里他是不愿意带上这个累赘的,但不带上她又不太对,这妖怪这么小又这么单纯,白瞎了这么多年修炼,一个人在外面怎么活得下去。

    但带上她又这么麻烦,说是个贴身丫鬟吧,又并不贴身,额,别说贴身了,近身都不行,说是随身丫鬟吧,她虽然勤快,但有时候脑子一抽,做出的事简直让人难以理解,说是个宠物吧,宠物也没这么麻烦啊,而且还化为了人形,哪有人形宠物的!

    所幸买的朱砂够多,待小婵将地面清理干净后,他重新铺上了一张纸,又重新拿出一盒朱砂调墨,准备继续尝试青面鬼,可正在此时,外面却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小婵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看来这青面鬼是画不成了!

    “书书生,不好了,官差来抓我们了。”

    安阳眉头一皱,说:“你急什么,你怎么知道就是来抓我们的。”

    “我,我们狐妖都有趋吉避凶的本领,我感觉到了危险,他们应该是冲我们来的。”

    安阳点点头,倒是不怀疑,却也不急,一挥手将桌面上的黄纸、朱砂、砚笔、古书等全都收起,又去小婵的房间将她的东西也收起,这才不慌不忙的向楼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感叹这世界官府的效率之高。

    要知道这里可是并州城的千里之外,在这个信息闭塞的时代竟能将他的通缉信息传到这里来。

    而且还能将他找出来!

    简直是不得了。

    安阳走下楼时一名捕头正在询问小二,外面起码站了十几名带刀官差,都是一身悍气,与并州城大不相同,想来这丰源城地处和山匪交界之处,民风彪悍,官差不凶悍些实在镇不住场面,而看这点人数,他觉得并州城那边只传来了自己是通缉命犯的资料,而并没有传来自己的杀人过程。

    “你说,那两个住店的其中那个男的,是不是一身淡青色的书生袍,身高八尺多,长这样,带着的女孩子约摸五尺,衣着华贵,长这样?”

    “好像是这样,不过那位客官很快就换了衣服,换成了一身袍子。”

    “哼,那就是了,这么急着换装扮,必定有鬼。”

    安阳走到大堂时,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杆长枪,同时手掐法印,一挥便是一道金光挡在身前,转身对小婵说:“你躲在我后面,知道吗,别突然冲一个人过来把你给宰了。”

    小婵害怕的点点头。

    安阳的出现也引发了大堂中所有人的注意,毕竟拿着一杆银白长枪从楼上下来,这种姿态就够凶狠的。

    捕头拿起手中一张画像,目光停在他手中的长枪上,点了点头,看见他身前的金光,愣了一下,对后方一招手:

    “就是你了,还敢先亮兵器,以为会点妖术就能无法无天吗,这些年老子抓过的妖人道士不知道多少,兄弟们,给我上!小心点别杀了,要是死了的赏银可就要少两顿酒钱了!”

    安阳信步而过,一枪荡开一名官差手中的长刀,随即手一抖,又是一枪刺穿了他的胸膛。

    噗的一声,鲜血便飙射而出,看得身后的小婵一阵心惊,也溅得旁边一桌都是。

    客栈的客人一阵尖叫,立马往门外跑去,他们也见过不少次官差办案,但这么突如其来的杀戮还是第一次见。

    小二有心阻止,掌柜的也不忍见到客栈东西被打烂,更不想见到人死在客栈中,可看了看现在这架势,他张口欲言,却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最终一咬牙,钻进了柜台下面躲着。

    捕头已经从短暂的愣神中清醒过来,随即抓起刀冲了过去,却还未接近,便见眼前银光一闪,脖子传来一阵冰凉冰凉的感觉,鲜血染了眼前之景。

    一名捕快后退一步,眼睛一转,大喊:“抓他身边那个丫头!”

    安阳摇头不语,又是一枪解决一名官差,他们抓小婵这种行为无疑是十分愚蠢的,且不说小婵有没有足够的分量威胁他,就凭这群身为普通人的官差,就算没有金光护体都近不了他方圆两米之内。

    当他握着长枪走到客栈大门口,地上已经没了站着的,满地都是尸体和躺着的捕快,有些被直接杀了,还有些则是被打晕,总之没人能跑出去。

    安阳扫了眼身后已经脸色煞白的小婵,迈步往马车停放处取了马车,让小婵上了车,驾驶马车朝城门口疾奔而去。

    驾!

    鞭子抽到马身后的木头上啪啪作响,偶尔也打在马身上,惊得这匹劣马发足狂奔,却还是在城门口被拦了下来,望着前方一队蓄势待发的城卫军,还有已经紧闭的城门,安阳只能无奈的下车。

    这也是他在客栈大开杀戒的原因所在,却没想到,还是被人报了信。

    看来要突出重围只有效仿前人了。

    十步杀一人!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4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4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