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酥酥麻麻的感觉

推荐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金玉良医重生种田之狼夫悠然来腹黑总裁坏坏爱宫檐玄武裂天仙途遗祸我的大小美女花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

       昆仑镇东口,与西口古旧的门匾不一样,这里有一块十米高的巨石,上面也是写着昆仑镇三个大字,却更气派得多。

    这也意味着,他从西到东将小镇走了个遍。

    “唉。”

    安阳叹了口气。

    小婵规规矩矩的站在他旁边,不时抬起眼帘瞄他一眼,似乎在他的决定,又似乎在等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突然,安阳感觉前方一道人影停了下来,抬头一看,正是之前在客栈遇见的那名青年,穿得很有风度,人长得也挺帅的。

    只见这青年对他一拱手,笑着说:“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二位,真是有缘。”

    安阳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拱手了一礼:“不知道友找在下所为何事?”

    青年眼神在他们身上打量,笑眯眯的说:“在下姓王,名天宇,字字俊男,还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安阳心感有趣,不说道号,说名字,倒不像是个修道之人,而像是个富家公子、书生才子之类的,看来修道之人也不全是一心问道的类型。

    而且这字,也太那啥了点

    “原来是俊男兄,在下安阳,字文煜,这厢有礼了。”

    王天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说:“都是先父取的字,倒是让文煜兄见笑了,文煜兄叫我天宇就好。”

    安阳轻笑了下,说:“那么,天宇公子也直呼我的名字好了,文煜也是家父托教书先生随便取的,不瞒公子,我并不喜欢。”

    “安阳兄的字可比我的好听多了。”王天宇如是说着,又看了眼小婵,不过他没有多问,也没有在意,拱手说,“如果在下没看错的话,安阳兄你们也没找到住宿吧?”

    “没错,不知天宇兄有何妙计?”

    王天宇摇摇头:“妙计倒是没有,不过咱么也不能露宿街头吧,倒不是怕风吹日晒,而是这里这么多修道之人,咱们街头露宿多不好,在下倒是知道小镇外有个地方,不知安阳兄愿不愿前往?”

    “哦?”

    王天宇见安阳没有动,不由一阵尴尬,又说:“虽然那只是个破旧的道观,却可以遮风挡雨,我看安阳兄也带着有马车,想必不缺行李衣物,只要点上一堆火裹上被褥,那地方倒也能将就一晚,只是一个人也太孤单了点,差个聊天做伴轮流守夜的人,不知安阳兄是否愿意?”

    安阳略作思考,便点头答应下来:“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天宇兄告知在下。”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王天宇便走到另一边牵出他的马车,坐在车厢外的木板上摇摇晃晃的向小镇外走去。

    王天宇这才看向小婵,问:“安阳兄,这位小姑娘是?”

    安阳平静的答道:“这是我的贴身丫鬟,也算是我的道童,她叫小婵!”

    小婵怯生生的看了她一眼,犹豫两下,形势比人强,她还是乖乖的低身对王天宇行了一礼:“见过天宇公子。”

    王天宇笑着点点头,很客气的说:“原来是小婵姑娘,在下有礼了。”

    安阳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皱了皱眉:“天宇兄,看来我们得加快一点脚步了,这天气怕是要下雨。”

    王天宇也看了眼天,点头凝重的说:“果然如此,看来你我二人找这间道观是找对了,要是真留在镇上,明日怕是要成落汤鸡了。”

    安阳一笑,取过小婵手里的马鞭啪一声打在马屁股上,这匹劣马痛呼一声,便加快脚步朝前跑去,不过速度也算不得快,比之王天宇那匹一看就异常强壮神俊的马自然是大大不如。

    道观离小镇不算远,二人很快便上了山顶,到了道观之前。

    安阳已经下了马车,走上前去打量着这间道观。

    小婵十分懂事的将缰绳拴在一颗枣树上,小小的身子比枣树也大不了多少,检查了下绳子栓牢没有,她便快步跑上去,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跟在安阳身后,既不跟近,也不落远,不时警惕的瞥一眼后面的王天宇。

    面前的是一间很标准的宫殿型道观,只是规模较小,装饰摆件也不一样,并且看得出已经废弃很久,大门的门匾不见了,外面的围墙倒了大半,里面的正殿阁楼倒是好的,不过也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神像已不知所踪,想来是被人拿去融了铸成铜钱。

    “这道观不错,当初鼎盛时期应该有不少香火,而且处在昆仑山脚下的昆仑镇旁,不知为何会落败成这样?”

    “正巧,在下听镇上一户人家说起这间道观的时候问起过原因,说是以前这座山上出现过妖,发了狂将道观中的人全吃了,一个不剩,后来虽然昆仑山出面将这只妖铲除,但这座道观便从此废弃了,再也没有道士前来接手。不过应该香火也不多,昆仑镇处于修仙圣地昆仑山脚下,主要为昆仑山的提供补给,也为其他修道之人提供住宿中转,平日里见修道之人见得多了,想来也没多少人会来一个普通道士开的道观上香。”

    安阳点点头,这青年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小婵将道观一角打扫干净,在旁边站着听他们说了一会儿,又想起今晚得在这里住宿,便出去找干柴去了。

    这些下人干的活她做得叫一个得心应手。

    就在她出去后没多久,道观外响起一声闷雷,如远方重物碰撞炸出的闷响,随即火花绽放,在天与地之间牵出一道分叉无数的电光,雨点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并越下越大,转眼间就将下方的山林打湿。

    王天宇说:“在下见安阳兄器宇轩昂,气质不凡,想必身份不一般,不知是出自哪位高人门下,可有名号,也让天宇长长见识。”

    安阳皱眉望了眼被雨幕覆盖的门外,随口答道:“在下无门无派,亦无师长,一身道法都是自学而来,倒是让天宇兄见笑了。”

    王天宇摇头笑笑,只当他是不想透露,同时也注意到了他向外看的那一眼,笑着说:“安阳兄该是担心你的丫鬟吧,我见她身上有淡淡的妖气,且小小年纪便如此懂事,眼睛灵动有神,应该不是凡人,既然如此,一场雨应该无关大碍才是。”

    “天宇兄说得对,是我多虑了。”安阳点头,又起身说,“我出去看看。”

    王天宇笑着点头。

    修道之人认为了解天象有助于求道证道、得道成仙,道观的“观”便取自观星望月之意,所以常建于山顶。

    道观外,雨幕越来越紧密,雨势越来越大,打在树枝密叶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打在道观瓦顶上亦叮咚作响,不断坠落的水珠连成一片,山林间升起的云雾亦模糊了视线,让他看不见那道小小身影究竟跑哪去了。倒是能看见远方脸面的山林轮廓,还有前方那座仿佛不可逾越的高山,只是下方的昆仑镇已被升起的云雾遮挡。

    “这小丫头,不会被山林里的妖怪给吃了吧?”

    正当安阳踏出屋檐进入雨幕中,想要出去寻找的时候,前方林子中一道小小身影钻出,怀里抱着一大堆木柴,迈着小碎步飞快的跑过来,见到站在道观外的他明显一愣,随即畏畏缩缩的过来将木柴啪一声扔在屋檐下。

    她依旧穿着那一身色彩鲜艳的华贵衣裳,看得出做工和布料都属上等,不过已经被大雨湿透,贴在小小的身板上,头发也湿漉漉的披在背后,不断往下滴水,她却全然顾不得这些,抬起眼打量着安阳,不时看屋檐下的木柴一眼。

    “对、对不起,都打湿了。”

    雨还在下,木柴在屋檐下,她却站在雨中。

    安阳一把将她胳膊抓住,速度快得连她本能的想躲都没来得及,便被拉到屋檐下站着了,发间的水却还顺着白净的脸颊往下滴。

    小婵更是吓得一怔,身体都僵硬了。

    安阳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说:“你们妖怪的脑子都这么不好使吗,下这么大的雨都不知道来,明知道木柴都湿了还抱来!”

    小婵又是一怔,怯怯懦懦的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知道安阳的态度是怎样的,若是不把木柴抱来,到时候安阳又责罚她怎么办?

    这时的王天宇依靠在大殿门框上,笑着开口了:“越国春季多雨,是这样的,不过小婵姑娘也不用担心,这道观的门窗大多腐朽不堪,拆下来正好当做今晚烧的木柴,也请安阳兄不要因此责罚她。”

    小婵愣了下,只悄悄地打量了安阳一眼,却并没有如王天宇想的那样对他道谢,甚至连感激的眼神都没有,也没有一般丫鬟办事不利的请过求饶,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仿佛在等着安阳的责罚一样。

    可几秒钟之后,她只感觉一条柔软的毛巾盖在了自己头上,还擦了擦。

    一道平静的声音传进自己耳中。

    “木柴不要了,把自己头发和身子擦干,进马车换件干的衣服。”

    小婵又愣了愣,这和预想中的责罚不一样啊。

    难道她曾经听说过的,人类的丫鬟的经历和遭遇都是假的?

    这时,头上的毛巾稍微向下移了点,将她脸上的雨水也擦得干干净净,那只手掌偶尔与她脸上的皮肤接触,竟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她的身子一时僵硬住了。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5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56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