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昆仑宴

推荐阅读:鲸落海底都市少年医生爆宠萌妃:这个王妃有点彪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我有客车能穿越都市之最强狂兵和亲王妃:冷面王爷么么哒至尊农女太嚣张甜妻如焰:总裁,请节制我和美女总裁老婆

       如王天宇所说,道观偏殿的门窗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压根抵不住两个修道之人的砍伐,很快就变成了一堆条状的木柴,燃起熊熊烈火,照亮了略显阴暗的正殿,也在这冰冷的雨天中散发出一阵温暖。

    小婵很快换好衣服过来,穿着青灰色的宽大道袍,更显得身子的娇小柔弱,静悄悄的过来坐在安阳旁边,与他隔着一堆被削好的干柴,很自觉的拿起一根长木条开始控制火堆,偶尔往里面扔一根干柴。

    空空荡荡的道观正殿中无人说话,一时只听得见外面的雨声和干柴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却衬托得更加清冷,还加上了一点沉默的寂静。

    兴许是刚才淋了点雨,小婵有些冷,坐在地上抱着腿,将头枕在两个膝盖上,不时警惕的看王天羽一眼,火焰将她的小脸蛋映得通红,她在火光的温暖中却丝毫也不放松,就如她刚开始和安阳相处一样,戒心很重。

    良久,安阳才不经意的问:“擦干了?”

    小婵一愣,随即点头。

    “嗯。”

    “你是妖精,应该不会感冒吧?”

    小婵又愣住了,不由眯起眼睛扫了对面的王天宇一眼,却正好见王天宇在笑眯眯的看着她,她顿时惊了下,畏畏缩缩的转安阳,眼中一阵闪烁。

    “嗯。”

    安阳点点头,便不再说话了,专心闭上眼睛修炼起来。

    小婵也低下头看向火堆,依旧不时抬头警惕的看王天宇一眼,也会悄悄地打量一眼安阳。

    她忽然想起先前从树林中跑出来的时候,安阳就淋着雨站在道观外,仔细想想,他眼中好像也没有责怪,还有那柔软的毛巾,貌似关心的问话,这人突然对自己这么温柔,还真有些不习惯。

    对了,毛巾!

    小婵连忙从道袍的怀里摸出一张洁白的毛巾,已经被拧得很干,但还是有点湿,刚想递到安阳面前,见他正在闭目修炼,又将手收了来,可刚将手收来,又将安阳睁开了眼睛,平静的注视着自己,那目光让她心里一咯噔。

    “你的你的毛巾。”

    安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全然对她不理不睬。

    小婵怯怯懦懦的,又将毛巾揣进怀里。

    王天宇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二人,不明白这一人一妖到底是个什么组合。

    要说是道童吧,他们之间也没有道童和师傅的那种亲昵,要说是贴身丫鬟吧,小婵却一直与安阳保持着一定距离,要说是收的一个灵宠妖物吧,安阳看起来也不是太想要这个妖物灵宠。

    小婵又警惕的打量王天宇一眼,向旁边挪了挪,移到墙角的位置,从怀里摸出一个硬硬的笔记本,借着火光翻看了起来,那神情极为专注,在火光的映衬下她眼睛好像在发光,亮晶晶的,但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看一小会儿就会抬起手观察一下火堆的燃烧情况,拨弄或者加柴,然后再警惕的看一眼王天宇,继续低下头看她的书。

    王天宇摸摸鼻子,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自己长这么大以来,还是头一次这么不受待见,而且还是个小姑娘。

    不过很快他便被小婵怀中的笔记本吸引了目光,这个笔记本有着硬硬的纸板壳,上面有着精的花纹,最左边是一圈金属环,将每张纸串在一起,更能籍此翻开书本,而其中的雪白纸张更是他从未见过的,看那模样还十分坚韧,只是其中的内容被小婵挡住了,他看不太清。

    没多久,一声轻微的咕噜声响起,在寂静的大殿中异常惹人注意。

    小婵立马关上笔记本,一脸不善的看向前方。

    安阳也睁开了眼睛。

    王天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拱手说:“不好意思,让二位见笑了,今早上只吃了半个饼,中午没吃,到现在有点饿了。”

    安阳点头看了眼外面,说:“人之常情,现在也不早了,快晚上了,天宇兄饿了也正常,正好今天在昆仑镇时买了一只烧鸡和一点酱牛肉,就拿来做晚餐吧,小婵,还不快去马车里拿。”

    小婵连忙将笔记本放进怀里,起身往门外跑去。

    王天宇也站起来,不好意思的道:“在下也带了一些干粮,虽没有刚买的烧鸡那么香,但家乡的肉干也是有的,也拿出来给安阳兄尝尝。”

    一刻钟之后,三人围坐在火堆旁吃着晚餐,不过王天宇基本只吃他带的肉干,安阳也只吃自己买的烧鸡和酱牛肉,两人虽然看起来挺和谐,但毕竟只认识了半天,在这个地方,防人之心不可无。

    小婵又翻开了她的笔记本,一边啃着一只鸡腿一边低头看着,还防备着对面的王天宇。

    随便填饱肚子,安阳擦了擦嘴,看向对面的王天宇:“天宇兄,你知道这最近的昆仑宴是怎么事吗?”

    王天宇一愣:“安阳兄不是为了昆仑宴而来的吗?”

    安阳沉默了下,说:“是为了昆仑宴而来,不过这昆仑宴我也是刚听说不久,具体的还不知道,望天宇兄细说。”

    王天宇这才点点头,喝了一口水,说:“这昆仑宴其实就是昆仑山的一个交流宴会,每十年一次,是当初昆仑山的先祖创办的。最开始是为了和其他门派进行交流学习,取长补短,以提升本门派的实力,后来昆仑逐渐壮大,也就渐渐发展成了与其他门派的感情交流、弘扬昆仑威风的一个宴会,更多的是将昆仑的长处外传,其他门派的优点已经很少有值得昆仑学习的地方了。”

    “那外堂**呢?”

    “这个啊,是大概三百多年前,昆仑山的掌门人创建的,据说是效仿当初圣贤传道,绝无藏私,号称有教无类,连妖怪都可以来听,为的嘛也是向天下修道之人弘扬昆仑风采,拓展昆仑山的威名,效果显而易见,现在昆仑二字已经深入人心,提起修道圣地大家就会想到昆仑山,很多向往自由的修道之人都曾来这里听过昆仑仙师的讲经传道,收益匪浅,也承了昆仑山一份情,尤其是一些很本分的妖怪修炼者。”

    安阳点点头,他是知道的,或许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有些观念不一样,但这个世界的传统修道之人是很重修心的,一般承了一个门派的情,就会竭尽心思去报,尤其是一些本分的妖怪,它们比人类修炼者更朴实,即使很多天生狡诈的也一样,你对它们好,它们便一定会报。

    王天宇脸上露出一丝八卦之色:“啧啧啧,我听说前不久昆仑一名弟子在外出过程中遇见了一只修行八百年的恶鬼,差点就死在那里,关键时刻还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猪妖出手相助,将这名弟子救了下来。还有一年前,昆仑山和西方十二道人发生了冲突,派出的弟子节节失利,还是一群受过昆仑山恩惠的妖怪和游散道人出手,将西方十二道人给斩落于鞍马山,只有三个逃了出去。”

    安阳这才感兴趣起来,皱眉说:“那这么说来,昆仑山竟还受益不少?”

    “岂止是受益不少,其实这些妖怪游道想尽办法还恩情还是昆仑山所不愿意见到的呢,他们更希望这些人永远欠着他们的情,当有一天昆仑发生大事真正需要帮手的时候,再让这些人或妖助他们一臂之力,那才是不得了的报。”王天宇说着,又叹了口气,“可惜了,也只有昆仑和长歌洞府有这份魄力,其他修道圣地都太保守,不然将是天下游散道人之福啊。”

    安阳听得连连点头,长歌洞府和昆仑山,貌似都是名气很盛的修道圣地。

    这个世界的修道者仿佛有种心结,需要在修行道路上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克服,有的会选择四处游历,有的会选择堕入红尘,有的会选择找个山清水秀之地建个道观清修,还有的会到处发善心帮助有需要的人,即使是妖怪,也有因道心而前往尘世的,而受了别人恩惠不还,便会在他们心中留下心结,是修行道路中必须磨平的,否则有可能修为不得寸进。

    但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这玩意儿,最多就是欠了人家人情有点不好意思而已。

    可能是他修炼的昆仑决和这个世界的修道方法不太一样,也可能是他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法则约束不到他,还有可能是他观点不同,不会像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将别人的恩惠太当事,以至于到了不报过不下去的地步。

    不知不觉中,小婵已经竖起了耳朵。

    她本来对修道之人是存有畏惧之心的,但当听到昆仑山的外堂**会有妖怪来参与,再联系到在小镇时感应到的熟悉气息,她顿时来了兴趣,对这昆仑山的外堂**期待起来,但又有点顾忌安阳会不会让她前往,一时纠结万分。

    “那外堂**具体是怎么样的呢,还请天宇兄指教。”

    “昆仑宴还有一个月,外堂**也是那时候开始,届时昆仑会开各种各样的**堂,小到道法基础,大到占星卜命、修道之法,甚至会有昆仑山的独门法术传出,要是有缘的话,据说还有可能被邀请到内堂,听昆仑山与其他门派的道术交流,那才是真正的修道盛宴,不过么,这两种都一样,只持续一个月,而且不带重复,能听懂多少、学到多少全靠个人机缘。”

    感谢订阅!(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5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5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