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勤劳的小丫鬟

推荐阅读:豪门盛宠:宸少,轻点爱神洲武皇都市逍遥狂少重生国民妖精:影帝,别太宠!娇妻在上:霸道总裁超给力杀神之神都市最强奶爸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贴身透视高手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script>听完王天宇的话,安阳算是明白了不少。

    这昆仑宴,本质上是一个“外交会”,受邀的仙山洞府大多是和昆仑山结成“战略合作伙伴”或者关系友好的修道组织,这场外交会最开始便是这些仙山洞府的私密交流会,以取长补短提升自我为目的,随着昆仑山的壮大,这场交流会才逐渐变了味道,开始变成昆仑山的高技术对外交流会。有点像是现实世界一些大国向小国援助军事武器、基础建设、民生科技等,旨在拉近二者关系、展示自我实力、提升自我地位。

    而昆仑山向游散道人或者妖怪开坛讲道,相当于是在收一次性小弟,或者提升自己的江湖地位,像是现实世界富豪对穷苦地区的捐赠,从以前的获取利益升格到了赚取名气的高度。不过也不完全相同,因为有些游散道人或者千年妖怪,真打起来可能比昆仑山绝大多数的修道之人还厉害,所以,向这些游散道人或者妖怪输送昆仑山千百年积攒下来的修道知识也算是与他们拉近关系的一种方式,广刷好感。

    许多游散道人都会非常需要这些东西,尤其是什么都不懂的安阳。

    有一些知识是这些传承千百年的修道圣地独有的,愿意将之分享出来的并不多,所以才更显得其珍贵之处,哪怕游散道人再厉害、再能打,修为再高深也弄不明白,于是他们只能求助于昆仑山,并在之后欠下昆仑山的一份人情。

    这一点就连安阳也不例外,如今要是承了昆仑山这份情,以后再在哪里遇见昆仑山的弟子,再怎么也会稍微照顾一点。

    小婵低头想了很久,又犹豫了下,才小声的说:“外堂*一个月后才开始,我们岂不是还要在这里住一个月”

    安阳也皱起了眉,抬头望向这间破旧不堪的道观,这样的环境若是住一个月,着实有些差强人意。

    倒是王天宇满不在乎的一笑,说:“修道之人嘛,这点算得了什么,比之风餐露宿,有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安阳闻之释然,说起风餐露宿,在来昆仑山的路上便已经尝够了风雨,这间破庙再怎么不堪,稍微拾掇拾掇,也比颠簸不稳的马车要好,而且这里距离传说中的昆仑山很近,灵气比其他地方充裕很多,比之地球更是不知好多少倍,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最主要的是,这里到处都是修道之人和修炼有成的妖怪,和他们多多接触,倒也能填补自己这方面认知的空白。

    此时已然入夜,在雨幕中更显得黑暗,小婵看了会修炼之法,今夜也没有月亮,吞吐日月精华的效率也不高,她盘坐在火堆旁以吸收天地灵气的方式修炼了一会儿,便实在忍受不住困意,靠着墙角抱着腿睡去了。

    她即使睡着也很警觉,火焰烧得噼里啪啦响,偶有木柴炸裂便会将她惊醒,这时她会抬起头,充满警惕的看一眼王天宇,然后看一眼火堆,若是火势不太好的话还会加点柴,才继续抱着膝盖将头埋下去。一头乌黑的长发垂下来挡住半边身子,在火焰的映照下隐隐散发出火红色的光泽。

    安阳很早就睁开了眼睛,跑外面去打了一只野鸡,随便找了个水洼清洗干净,便提道观。

    这时,小婵正缩在墙角注视着前方盘膝而坐的王天宇,不时环顾左右,但大殿空荡荡的,还残留着雨后的寂静,偶有几滴水从瓦顶上漏下来,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却让她更显得无助了。

    正前方的王天宇也已经醒来,一脸无语的看向这小丫头。

    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难道这丫头小时候被人抓去过,留下了心理阴影?

    终于,他忍不住开口了。

    “喂?”

    小婵死死的贴着墙角,抿着嘴一言不发,眼珠子到处乱扫。

    清早醒来便不见了安阳,这对她来说就像突然失去了保护者,尤其是还和一个不明好坏的陌生人在一起,更让她感到不知所措。

    王天宇眼中前所未有的无奈。

    很快,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踩在道观的干草和木屑上的声音很干燥,一道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挡住了光线。

    小婵一惊,连忙转头,吸了吸鼻子,这才松了口气。

    尽管背光看不清身形,但她还是能从身材轮廓上分辨出来者是谁,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也很好分辨,特别是对于纯正的野生动物来说。

    安阳看见了她的表情,很轻易就猜出她在想些什么,但也没说什么,这些天来他对这妮子的神经质已经习惯了,大步走过来,将手中已经清理好的野鸡扔在小婵旁边的木柴堆上。

    “交给你了。”

    “是。”

    小婵一翻身爬起来,往外边偏殿的马车跑去,很快拿来调料铁架之类的东西,就着火堆开始收拾野鸡。

    这一个多月她没少干这种事情,已经轻车熟路,尤其是对这些烤架和从未见过的香料的运用,很快便将野鸡架上火堆,随着时间流逝,一股诱人的香味开始弥漫出来,野鸡身上散发出一层金黄色的油脂,滴在火上嗤嗤作响,却更勾引人的馋虫。

    王天宇咽了口口水,摸了摸肚子,感觉过了一夜,又有点饿了。

    这现烤的热腾腾的烤鸡可比买好的烧鸡和酱牛肉有诱惑多了,而且不知道这上面都放了些什么,竟然这么香,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恰恰相反,他吃过的东西可能不亚于将相王侯,但面对这些前所未见的香料,他感觉自己臣服了。

    但看着这只鸡也就这么大,对方一个大男人,还有一个虽然是小丫头,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烤鸡,化形前绝对是个食肉动物,就算他不怕有毒,也真不好意思开口。

    罢了,忍着!

    王天宇如是想着,起身去偏殿的马车中找肉干和馒头去了。

    吃过充满油珠珠的早饭,安阳继续盘坐下来修炼,小婵也很满足,用袖口轻轻擦拭掉嘴角的油渍,感觉肚子里饱饱的,竟有种淡淡的幸福感。

    这样不用担心生存和食物的生活大概是每只野生动物都渴望的吧?

    可惜这也只有一瞬间,她可不敢像安阳一样吃完就坐下来修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她稍微休息了会儿,享受了下清晨的惬意,便规规矩矩的找来工具将地上的骨头全部清扫出去,然后又开始收拾这间破庙,毕竟要在这里住一个月呢。

    王天宇也在修炼,不过却不时睁开眼睛,好笑的看向这道忙前忙后的小小身影。

    “有个小丫鬟也挺不错,什么时候我也去找一只小妖怪。”

    说罢,他看了安阳一眼,却发现安阳依旧紧闭着眼睛,好似完全没听见他的话,不由一阵无趣。

    不久,小婵终于结束了手忙脚乱,大殿不说焕然一新,至少也干净整洁了不少,地上的蛛网和灰尘一扫而空,至于其他的,额,小婵以前也没怎么做过这类活,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当她好不容易松懈下来,擦擦脸上的一层薄汗,背靠在墙上轻轻喘气休息,同时防备着王天宇时,却见面前的安阳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

    “天宇兄,现在正值清早,不如我们到昆仑镇走走吧,顺便买点食物用品。”

    王天宇立马睁开眼睛:“安阳兄说得正是,正好在下带的干粮已经所剩无几,每天吃那玩意儿也快腻了,不如下山买点锅碗瓢盆,粮食肉类,自己煮点热气腾腾的食物来吃,岂不比吃冷冰冰的的干粮好多了?”

    安阳笑着点头,他倒是不用买这些,自己全都带着有。

    试问这一个多月的行程,他什么时候在吃这一方面亏待过自己和小婵?

    两人很快站起身,也都格外洒脱,拍拍身上的灰尘便向门外而去,小婵也便紧紧的跟在他们身后,却明显偏向安阳那一方。

    下了一夜的雨,整片山林都格外湿润,空气也十分清新,鸟儿在远方欢快的啼鸣,树叶和青草被冲洗得干干净净,一轮红日出现在远方天际,不高不低的挂着,光芒透过晨雾洒在山间,居高临下的望去,有种豁然之感。

    自然的,路也十分泥泞。

    王天宇轻而易举便取了他拉车的骏马,跨背而上,骑着马向山下走去。

    而安阳那匹劣马自然是不堪骑乘,也不如王天宇这般轻松,估计从马车上取下来都要麻烦半天,于是他干脆便由它在这里,站在道观外手掐指印,口中诵念几个咒语,随手一指,远方被冲干净泥土的石头便颤抖着聚集起来,于轰隆声中形成一个高达五米的石巨人,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上吧!”

    他如是说着,直接纵身跃起数米高,稳稳的坐在石巨人身上。

    小婵正站在下面不知所措时,却见一道巨大的手臂伸过来,将她一把抓住,扔在另一方肩膀上。

    “安阳兄好手段!”

    旁边骏马上的王天宇看得一阵惊叹,随即策马往山下走去。

    安阳亦紧随其后。

    小婵眼中充满了慌乱和惊恐,四下打量着,似乎生怕自己会掉下去,却咬着牙不肯吭声。

    石巨人踩出沉闷的脚步声,跟在王天宇的马后一步步向下走去,那匹马也是神骏,面对这陌生的庞然大物竟丝毫不惊,不急不缓的向下走着,就这表现来说已经比小婵要强太多了。

    远方笼罩在晨雾下的小镇轮廓若隐若现,盯着一轮红日,看起来更像一个仙家之地。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5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5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