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面红耳赤

推荐阅读:为头越九朝元老电影世界穿梭门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武神狂飙大靠山头条婚约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古希腊日常生活

       “我粗略的扫了一眼,大家要么是初入大道的修道之人,要么就是已经化形的妖类,不管是人是妖,统称大道,人有人道,妖有妖道,人间道,想来大家多多少少也摸到了一点门槛,那么,就由我来为大家讲解一下我的道,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这堂法,大家都说是最基础之法,所以许多修道之人都忽视了,但我认为,大道之法是基础,最重要的基石,也只有这门法才能将大家这些天地灵物妖物及修道之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它没有种族类别之分,这便已经说明了它的广博之处,这也是我来讲这门课的原因之一。”

    “这是我第十次讲这门课,迄今为止刚好一百年,我只讲我的法,大家有疑虑的,可以随时提问,但请不要嘈杂,不要吵闹,这里毕竟是昆仑山,乱了对大家听法也不好,咱们就像聊天一样,聊聊世间万物的大道。”

    这名道人的*方式很奇怪,不像是个一心问道的修道之人,而像是个培训老师。

    而且,似乎脾气挺好。

    安阳视线上方闪烁着一个标志,标示着正在记录,无数文字从顶方闪过,正是前方昆仑山道人所讲述的内容,如果有人近距离观看,就会发现此时他的眼中闪烁着淡淡的蓝光,好似一行行的数据。

    “修道之路,大家都说追求大道,但究竟什么是大道,恐怕很多人都说不出来,即使我也说不大出来,你要问起一些修道圣地的弟子,兴许他会你一句自然之道、自由之道,甚至是修仙之道,你要问起那些一把年纪的修道之人,他们兴许会一句随心之道,或者是长生之道,但这些都只是小道,要说大道,就是我昆仑山的掌门也说不出来。”

    台下有人问:“大道,不就是成仙吗?”

    台上的道人微笑着摇摇头:“成仙只是大道的其中一条路,兴许追求修仙之道的人认为成仙便是大道的终点,但具体是不是呢,我们不得而知,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神仙,或许藏秀仙府和天山十二洞天的人会告诉你们肯定是有的,市井俗人也会很肯定的告诉你们世上有神仙,但我昆仑山的道不一样,在我们没有亲眼见过神仙之前,我们不会笃定的说这世上有神仙,在座的谁见过神仙吗?”

    无人应。

    即使是往常好动的一部分妖怪,或者静不下心来的修道之人,此时都保持着安静。

    额,又不是小学生,吵吵闹闹的还是不大可能。

    台上的道人指着南方,笑着说:“传说南方数千里外有一座云顶仙山,高不知多少,更有绝世禁制,传说上面住有神仙,只要通过神仙桥,就能见到传闻中的神仙,求得长生不老甚至羽化飞升之术,可这么多年来,又有谁曾真正的见过神仙?大家或许有人听说过,我昆仑山不修仙道,也不像一般道人那般修自然之道,我们修的是自我之道,我们有一句话,我自求我道。”

    安阳立马皱起了眉,他想起当初在倩女幽魂世界中的时候,燕赤霞醉酒后舞剑,疯疯癫癫的念了一大堆话,和眼前这道人的理论竟不谋而合,尤其是这最后一句“我自求我道”!

    道人停顿了下,接着说了下去。

    “可能妖类道友没有听说过,但人类道友们一定大多是听过的,也没什么难以启齿的,当年我昆仑鼎盛之时,为了求见世间到底有没有仙,也为了证得我昆仑弟子心中一惑,山中大能齐出,也未能将云顶山的禁制破去,至始至终也没能见到传说中的神仙。”

    安阳眉头一挑,这件事他倒是听李长生提过一次,他注意的是这名道人的用词。

    妖类,而不是妖怪。

    看来以昆仑所修之道,他们是真的全然不歧视妖怪,也不在乎妖与人之分,最主要的是给予了妖怪最起码的尊重。

    讲了许多虚无缥缈的大道,在安阳眼中这些和哲学没多大区别,个人所修之道,不管是修仙之道还是自由之道,就像是个人的人生追求,而其余的道法道术就像大学时的专业课,一个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另一个才决定个人的技能水平、战力高低。

    所走的方向不同,但所走的路大概都差不多。

    所幸这道人讲解的水平很高,这样的*方式或许不够高大上,不能展示*者的逼格,没有玄之又玄的理论,但对台下听法的妖怪道人来说,却更加容易理解接受,从授课的方面来说,这道人可以授予教授职称。

    “好了,先前讲的都太虚无缥缈和遥远了,大家能懂就懂,不能懂记在心里也好,要实在记不住也没关系,以后慢慢摸索就行了,这些大多是修道有成之后需要思考的,那我接下来就来讲讲,对大家修行有帮助的,什么是道法道术。”

    “天地万物有灵,不知是生灵,一切皆有灵,一花一草,一石一砾,甚至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都有灵,我们自然也有灵,何为法,用灵之法,即为最开始说的法,何为道,所修之道不同于所寻之道,所修之道,其实就是用灵之道,用法之道。不过这番言论,你可能只有在我昆仑山才能听到,放到其他仙山洞府多半会被斥为无稽之谈,不过这也无大碍,我们所寻之道不同罢了,具体的理论是相通的,只是描述方法不同。”

    这一堂*只有两个时辰,看得出这名道人不论是自身的学识,还是*的功力都极为高深,连续两个时辰下来,一直从早晨到正午,除了最开始竟无一人起来提问,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他关于大道的理论中,不论是人是妖,虽然实质上的东西没学到多少,但都感觉往常晦涩闭塞、摸不清道不明的一些东西豁然开朗,前方修道之路似乎瞬间清晰了许多,包括安阳都是如此,对修道的认知更加具体了。

    倒不是说这名道人在修道之路上走得有多远,这点看不出来,倒是他的讲解功底真的非常好,能完将人带入他的思绪,也能明明白白的将自己所想整理得清清楚楚,然后表达出来,给这群迷茫之人指明修道本质和方向,算是一个理论基础课。

    一眼望去,四周不论是身材庞大的妖怪,还是娇小柔弱的小婵,亦或是打扮得各不相同的修道之人,都默默思索着,或直直的盯着一个地方发呆,或低头皱眉,或是楞楞的看向道人,整理着道人所讲之道,亦不断划清摆在自己面前的迷雾。

    只是道人自己的知识体系是讲的很明白了,可谓毫无藏私,但这群道人妖怪究竟能听进去多少,能理解多少,又有多少对自己所修之道有用,能帮助自己的修道之路,那就得靠自己的悟性了,如王天宇所说的那样,昆仑山是善举,但*不重复,亦不藏私,能听懂多少全看机缘。

    因为见识不同,有着另一个世界做背景,有着穿梭各大世界的经历,有着更深厚的知识功底,甚至能够以不同的角度进行剖析,最主要的是还有生物辅助芯片做记录,完全不用担心听不懂,只是领悟得到多少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个人的悟性。

    两个时辰,说讲得少也不少,但说起多,比起压根看不到边的大道,似乎又算不上多,最多就是像刚上昆仑山顶的童子那样,为来者指一条路,让人们寻找到自己想要的方向。

    道人微笑着站起来,身后的两名道童也跟着起身,端起桌上的茶具和地上的坐垫。

    “各位道友,现已近正午,我的*持续七天,有兴趣可以接着听,只要能全明白我所说的,不用去学修道修法,自然便是道,自身便是法,懂得道与法的根本,便能自创自己的道与法,愿我们下午再见,还有大概两个时辰。”

    “对了,不是我昆仑山吝啬,而是当初祖师创办外堂*时便有过规定,不得为参加外堂*者提供食水,只讲述万千道法,还请见谅,若是大家不想饿肚子的话,就竟尽管的各展神通吧,不过提醒一句,我昆仑山虽然没有喂养仙鹤,但这山上的大多数动物都是豢养的,请勿肆意捕杀。”

    道人临走时对下面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便施施然的走了。

    安阳皱眉沉思不久,从这状态中过神来,拍拍屁股站起身,还有两个时辰,也不好干坐在这里。

    小婵还在低头冥思苦想,突然身旁一空,抬头才见安阳已经向外走去了,她愣了一下,连忙一个翻身爬起来跟上去,一步一步跟在安阳的背影后,却还皱着白净的眉头,仿佛在想刚刚道人所讲的大道。

    想来这大道理论对人造成的冲击,比那些人满为患的*堂还要来得厉害,这也是道人离开时如此自信,似乎肯定这些听了他第一堂*的人,就必然会听第二堂一样,但也许,他算漏了一个人。

    小婵低着头跟着前方这道身影,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却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她也没管那些。

    直到这道身影忽然停了下来,她还全然没有意识到,直直的撞了上去,柔软而娇小的身体就贴上了安阳的后背,不过由于她的身高问题,这一撞上去的角度就很令人面红耳赤了,令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软软的惊呼,便愣在了当场。

    “啊?”

    ps:最近的书评区是怎么了,我翻半小时全是兔子,你们刷屏要不要刷得这么厉害。表急嘛,也不要方,兔子是我的,你们都不要抢。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6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6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