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超脱大道的安阳

推荐阅读:系统之我是妲己控尸领主奥运天王都市之百变神君火影之大美食家种运之眼领主养成手册诸天万界穿梭门克拉船长短跑天王

       这老者还真有几分本事啊。

    瞧这模样,应该不是故弄玄虚。

    三千道法皆有相通之处,安阳听了半个月的其余几堂课,对这虚无缥缈的天道命理也有几分了解,勉强知道一点测算方式,不由心里打鼓,心道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这老头才算不出自己今天会来到这里?

    还是说,前半个月都只有这六个人,自己今天才来,所以那老道随口一说?

    额,那就尴尬了。

    这老道老神在在的模样,也没有多说,倒是很认真的向他拱手致意,随后才开始悠悠的讲起来,那声调,就像是私塾里的老先生一样,可以想见如果下面坐得是书童,怕是用不了一会儿就会睡着一大片。

    但在场都是修道之人,且是感兴趣才来到这里,时间宝贵,都十分认真的倾听着。

    还有就是这门讲法是自己选的,即使听起来枯燥,也有几分自己约的自己选的课跪着也要听完的味道在里面。

    “很多修道人的修道之所都谓之道观,所谓道与观,道不用说,修道求道之意,而观字,便是修道之人认为了解天象有助于求道证道、得道成仙,也有助于占星卜命,得知天下发展,道观的“观”便取自观星望月之意,所以常建于山顶。”

    “而我昆仑山屹立于云海之上,没有凡尘喧嚣,亦无尘沙遮目,****可观天象,夜夜能见星河,满月时月如车斗,即使天公不作,以道法将云层拨开亦能见紫薇闪耀,可谓绝佳的观星望月之地,这也是当初先祖将道统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话音刚落,便见下方那名穿着昆仑道袍的老头说:“师叔祖,这一段您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说过了。”

    讲法的老道摇了摇头:“这你就不懂了,你是听过几遍了,但这位道友还没听过呢,来听我讲法的大多是你们这个年纪的道人,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个老道看不透的年轻面孔,可得给人家一点优待,如此道友下一堂课才会接着来听,不然老道活了两百多岁,好不容易开一堂讲法,来听的人竟比听那群徒孙讲道的人少那么多,脸上也无光啊。”

    穿着昆仑道袍的老头转过头来看了安阳一眼,似是极为惊异,但还是不说话了。

    安阳对着上方的人点了点头,亦对转过头来的几人都微微一笑。

    这老头在昆仑山的地位似乎很高,再不济资历也很老,其他讲法堂的讲法人中也不乏修道有成之辈,却都被他称之为徒孙,下面坐着的这个老头看起来也是一把年纪了,竟还叫他一声师叔祖。

    想想也是,至少他活了两百多年。

    “大道运行千万年,有人说由命由天,也有人说一切随自然,但对于我们这些试图堪破命理的人来说,我们相信一切由大道掌控,万事万物的发展都由大道提前规定,这被规定的事物,俗人称之为命运,我们称之为命理。”

    “既然我们想要堪破命理,便要相信大道有迹可循,并跳脱其外,有看穿因果、不受掌控的意志力,要能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甚至无情,否则堪破命理将毫无意义。整个昆仑山,我敢说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超过三个人,而放眼神州,除了缥缈峰热衷于堪破命理,便再无修道圣地能与我昆仑相比。”

    “堪破命理的过程,七分靠看,三分靠算,可别小看这三分,便就是这只占了三分的一个算字,便将无数天资卓越之辈拒之门外,无他,便是这需要算的东西太多,少有人能算得清,即使老道活了这么多年,有时也需要借助工具才能算出。”

    安阳平静的听着,不说话。

    特么有生物辅助芯片,你就是再活两千年,计算能力也不配给辅助芯片提鞋啊。

    来算算,圆周率小数点后一百位是多少?

    不得不承认,人脑的运算能力是比电脑强很多的,尤其是复杂的逻辑推理、情感预测等能力,但若说起计算,人脑就不如电脑了。也许堪破命理的计算不是单纯的数学计算这么简单,还有各种各样的参数,都比纯粹的数字复杂许多倍,但生物辅助芯片始终比人脑强,最多只是在推断上稍微差点,人脑可以通过联想和经验判断正误,甚至能靠直觉,而生物辅助芯片只能进行复杂的模拟运算,这方面很吃亏。

    总的来说,生物辅助芯片应该是占优势的,尤其是生物辅助芯片和人脑的结合。

    不然安阳今天也不会来到这里。

    上方的老道还在继续说着。

    “堪破命理是个很缥缈的事情,也很实质,没人能说自己推算的百分之百就是对的,这是个几率问题,复杂的事十件算准九件,便是大能,简单的事情常人蒙也能蒙对一点,老道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为诸位道友揭开堪破命理的面纱,让它显得不再那么神秘晦涩。”

    “举个例子,若是诸位道友面前有一段狭窄的小路,只能容一人通行,上面有一块石头,一位道友熟知的盲人走了过来,道友就能根据这位盲人拿没拿拐杖,以及平常的走路习惯,推断出他是否会被这块石头绊倒。这很简单,但若是这块路宽敞一点,道友的推算过程就要复杂多了,这名盲人摔倒的几率也会低很多,但若是道友知道的信息更多,道友推断的结果就会越接近事实。”

    “若是诸位道友知道这名盲人爱走右边,恰巧道友看见石头也在右边,刚才多余的条件便会被抵消,道路再宽又如何?这是谓之算,也谓之看。若是这不是个盲人,那诸位道友的推算过程就会瞬间复杂千万倍,若这条路有岔道,那推算又要复杂许多,若是这不是条路,而是一片茫茫草原,这推算过程及结果,便是老道也要耗时许久才能得出,而若是对这人素不相识,根本就不知道他想往哪边走,便是神仙也无可奈何。”

    “这是推测,亦叫推算。”

    安阳瞬间皱起了眉头,他仿佛抓到了点什么。

    可这样的过程,就是单纯的计算了,苦练就够了,清修又有何意义呢?

    老道接下来的话解决了他的疑惑。

    “想必这位后来的道友也明白了,那就是明白得越多,知道的信息越多,推算起来就越简单,可若是这人当真与我们素不相识,他走的路我们从未见过,就连那块石头的大小我们也不得而知,又该如何推算呢?”

    “这便是占了七分的看。”

    “如何看,总不可能跑到那人身前去看,总不可能去仔仔细细的测量那条路和石头,更不可能长年累月呆在那人身边,只为了明白他的性格,那样太过费时费力,也太划不来,更要修行何用?”

    “老道说的看,不是用眼看,而是用心去看。”

    安阳豁然醒悟。

    这便是修行于堪破命理的作用了!

    老道看着他的表情,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嘴上话语却没停。

    “用心去看,亦是用修为去看,用道行去看,不去世间看,去大道看,只要大道有迹可循,一切都在命理之中,我们便能透过大道,看到所有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即使大道遮蔽未来,但这个未来,我们却可以自己去推算,一切都到位了,只差一个结果,岂不信手拈来?”

    “就如那盲人过路,诸位道友都知道他走路莽撞,看见他没拿拐杖,都知道道路狭窄只通一人,知道石头高有一尺,他的摔倒岂不是成了定理?就算路面宽阔而石高半尺,只要你什么都知道,再辅以推算之能,他是否会摔倒不也能算出来?”

    “再复杂的事情,同理可知。”

    “天道命理修到最高,便是一见一人,便知他前世今生,便知他品性习惯,便能算他日后祸福。七分靠看,三分靠算,推算之力是门槛,但能从茫茫大道中寻到你想要的,这才算入了门!”

    安阳心里一咯噔,毫无疑问,这方面无法让辅助芯片代劳。

    而且他属于这世界天道之外的人,还不知道能不能看破天道轨迹,从中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呢。

    听了一天,他感觉很无奈。

    看得出老道对他已是多有照顾,许多之前重复过的知识都有再提,听得另外几人是一阵无语,宝贵的时间就此浪费,幸好他们的性格都很平和,倒没有对他怒目而视。但毕竟是晚来了半个月,许多知识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补起来的,这门讲法他依旧听起来很吃力。

    看来即使再过半个月,他也最多知道个大概。

    天道命理不愧是难度最高的一门讲法,别说半个月了,恐怕半年不眠不休的参悟,他也学不到个什么,修行天道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最令他绝望的就是这老头的年龄,整整两百多岁,即使是其他修道之人也大多年过半百。

    但总体听下来还是很有意思的,涉及到的其他知识很广博,即使不能在命理方面有所建树,也能丰富他修道方面的常识。

    于是次日,安阳又来了。

    这堂讲法上面,这老道无意间对他提了一句,让听讲法的道人大为惊讶。

    “道友小小年纪,便能超脱天道,昨夜老道去与两个师兄弟推算了许久,只知道友曾出现在越国并州,其余一概不知,看道友也不像是修为比我们三个老道高深许多的样子,那便是心性实在洒脱无束,就连这大道的轨迹也限制不得道友,如此资质,若是专心参悟天道,怕是能尽掌一切。”

    安阳笑着应付着,表情却不为所动。

    为什么在大道中看不到自己,个中原因只有自己清楚。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6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6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