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半途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兵王霸道帝少请节制三国之鬼神无双我家宝宝你惹不起娇妻的秘密超人末日未来鹰掠九天狂暴逆袭帝道独尊

       安阳早已收起盔甲,蹲在一只空行纸夜叉的背上飞营地。

    叮!

    一声清脆响,地上的铜块立马亮起光芒,将围绕着火堆休息的众人全都惊醒。

    安阳扫了眼如临大敌的众人,操纵着纸夜叉降低高度,还在半空便将之收,猛然落地。

    “是我。”

    除了受伤过重昏迷不醒的,其余大多人都已醒来,正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出去这么久了,他竟然还能来?

    阎离全然没有睡,掐了个法印接触法阵的警报,同时几步走上前来:“阁下可追到那邪物了?”

    安阳也不说话,一摊手露出手中的一枚金丹,在夜晚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

    众人立马一阵惊异。

    “你居然杀了那邪物?”

    “这那邪物体内竟有金丹!”

    这颗金丹只有人一截拇指大小,但里面好似有氤氲焕然,发出的光芒虽淡,比火堆的橘红光芒显眼多了,里面还有精纯至极的修为,一下子就将所有妖怪道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但他们还未来得及细看,安阳已经握上了手,金丹的光芒便随之消失在他掌心。

    一声浅浅的惊呼响起,伴随着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金丹可极为稀有,大多都是修道大能体内才有,普通修道之人哪可能见得到。

    这可算是涨了见识。

    有人立马眼露贪欲之色,传说中的金丹可是对增长修为有奇效啊!

    不过正如上面所说,金丹极为稀有,一般修道大能死后金丹留在腹中,过一段时间便会随之消失,况且这等大能大都弟子门人无数,哪可能让人取他们师尊掌门的金丹去增长修为?通常只有被强行杀死的修道之人才会有金丹存世,可天下间又哪有那么多得道有成的道人给你杀?倒是传说天生地养的灵物会滋生金丹,但话又说来,有金丹的生物,你又能打得过几个?

    可遇而不可求啊!

    今天不知是踩了什么****运了,竟能见到一颗,而且就在面前。

    只不过面前这人好像不太明白金丹的真正珍贵之处,竟然就这样普普通通的握在手中,要是寻常修道之人得到了,不得将之供起来啊。

    阎离倒是没有其他什么想法,拱手说:“阁下果然好本事,竟能取那邪物性命。”

    安阳点头说:“过奖了,都是诸位的功劳,我追上去时那邪物已是强弩之末,在下不过捡了一个便宜而已。”

    此话一出,火堆边上立马有一名道士冷哼一声,站出来说:“说得好,可既然都是大家的功劳,为何这金丹你却一人独吞呢?”

    安阳顿时就明白过来了,目光一下子冷了下来,略有些阴沉的转过头,盯着那名道人。

    “想要?”

    那道人迎着他的目光,咽了口口水,看见他毫不顾忌昆仑弟子就在身旁的模样,再联想到他在刚刚那场大战中展现出的实力,还真不凡,再加上他那四人中有一名女子也极为凶悍,道人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怵,竟不知如何答。

    安阳见他这副模样,目光再扫视一眼四周其他心怀鬼胎的人,冷笑一声,又向前走了一步。

    “你怎么不说话了?”

    一丝杀意和血腥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令人不寒而栗,仿佛面对的是一头嗜血的猛兽。

    那道人这才想起安阳方才的凶悍模样,不由后退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

    安阳冷哼一声,懒得和他多说。

    “你要能拿,就过来拿,没那胆量就乖乖的待好,否则丢了性命你都不知道!”

    道人深吸了口凉气,不过看起来他的性格并不是十分凶悍,此时用手指着安阳一阵语塞,直感觉进退两难。

    其实他还好,在场由猛兽修炼而成的妖怪比他警觉很多,早在安阳放出自身气势的那一瞬间便竖起了毛发,如临大敌。

    王天宇在旁边看着,心里暗自感叹。

    自己这名队友好像并没有自己感觉的那么好说话啊,而为什么过去一个多月了,自己今天才看出来呢?

    难道是之前一个月他都没有表现出来?

    阎离在静静地旁边看着,也不说话,更不介入他们的争斗。

    他自然知道安阳所说的只是客套之词,作为昆仑山的大弟子,他从小便博览群书,见识比这里所有人都广博,虽然看不出那邪物到底是什么,但它究竟是不是强弩之末,他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且面前这名年轻人这么晚才来,必然是经过一番苦战的,所以这金丹还真是他的功劳。

    换了其他人,估计早就交代在那里了。

    不过也有一些道人不以为然,他们观察得更仔细,且十分慎重,他们都看得出安阳身上没有伤痕,不像是经过恶战的样子,还真有可能是巧取。

    不过话又说来,安阳之前表现出的战力虽强,但更多的是靠的一股狠厉的近战打法和精湛的格斗技巧,并不足以令他们太过忌惮,若不是那邪物真的到了强弩之末,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又怎么可能将之杀死?

    说是大家的功劳也不为过,起码他连伤都没受。

    安阳目光一一扫过这群道人,眼中有着不屑,最后向一旁走去。

    小婵靠在马车的车轮上,白白净净的小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通红,睁着一双大眼睛,眼中倒映着火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见他走过来,她连忙挪了挪身子,为他让开一个位置,抱着腿的手又紧了紧。

    好吧,其实就是拉开距离。

    安阳也不在意,盘腿坐下来,背靠着车轮,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火堆。

    黄岚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瞥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又很快进入梦乡。

    王天宇则对他比了个大拇指,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也开始睡觉。

    而四周的道人们本就是被睡着之后惊醒,又经历一场大战,此时困意上来了,纷纷开始休息,只留下一名负责守夜的昆仑弟子。

    安阳想了下那只兔子精,再查看了一番随身空间里这场战斗中的战利品,只觉一阵无趣,便也放下警惕,伴着火堆燃烧的声音入眠。

    谅那几名心怀不轨的道人也不敢为了一颗金丹选择夜袭。

    果然,一夜安眠。

    次日清晨,一行人再次启程。

    马车晃晃悠悠,队伍浩浩荡荡,正是前往小山村的方向。

    小婵坐在外面木板上赶车,顺便汲取日月精华而修炼,而安阳坐在马车中练习着基本法术,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得一阵脚步声,随即是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小姑娘,贫道季明子,这厢有礼了。”

    小婵明显很吃惊,说:“你、你想干什么?”

    “小姑娘不要紧张,贫道只是觉得路途遥远,步行实在劳累,看你们车上只有两人,想必还有空位,不如就让贫道上来歇息一番,如何?”

    “我我不知道。”

    “那就请你的主人出来吧,想必那位道友也不会拒绝贫道这点小小要”

    这名道人的话还没说完,马车里便传出一道平静的声音。

    “我们拒绝。”

    道人眉头一皱,脸色立马就有点不好看了。

    “道友车上明明有空位,却连这点小小要求都不答应,这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吧?”

    安阳掀开帘子,目光淡淡的看着这名陌生道人,却掩饰不住里面的冷漠,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于是说:“道友见谅,在下有在车厢内练习独门秘术的习惯,实在不方便,若是道友见谅不了,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中年道人扫了眼四周之人,长袖一抚,冷哼一声:“道友如此咄咄逼人,真以为贫道怕你不成?”

    安阳目光渐冷,瞬间握上了唐刀刀柄。

    是非要他展示武力、杀鸡儆猴,这群人才能安分下来么?

    小婵感应到了两人身上的火气,不由有些害怕,握着马鞭的手都有些不知所措,身体僵硬,却也没有逃跑。

    正在此时,昆仑山弟子阎离策马走上前来,拱手说:“二位何必这么大的火气,我们都是为同一个目的而来,看这路程,想必今晚就能到达我昆仑弟子身死之处,大家还是不要在半路上起内讧的好。对了,昨夜我昆仑有三名弟子遇难,剩下三匹马,现在就跟在后面,若是道长嫌步行太累,不如随我们一同乘马吧?”

    安阳淡淡的看了阎离一眼,放开了握住唐刀的手,也放下了帘子。

    “小婵,继续走。”

    名叫季明子的道人也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昆仑山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车厢中,安阳冷笑连连。

    明明后面跟着三匹马,莫非他看不到?偏偏要跑到自己这里来求位置,不知道这是一种忌惮吗?

    约摸中午时分,前方再次停了下来,安阳还以为是前面的人想吃午饭了,却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何方妖物!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所为何事?”

    “嗯?居然有妖物,莫非是那群邪魔派来的探子不成?”

    “很有可能,待贫道查看一番再说。”

    “道友,我看这妖精挺人畜无害的,法力也很低微,说不定是刚好在这里路过或者觅食的,她和我们无冤无仇的,便随她去吧。”

    “随她去?哼,平常就算了,现在正值非常时期,可不能随便马虎。”

    “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安阳一听就笑了,这咄咄逼人的声音正是之前那名叫季明子的道人,想来是在他这里受了气,想随便找个地方撒撒。

    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万万不能饶,最起码也得抓起来,我看这兔子精长得倒是一副祸国殃民的好模样,既然你们不想管,不如带去给贫道当个丫鬟小妾,最起码还能暖暖床。”

    嗯?

    意识到不对的安阳放下手中练习的法术,猛地掀开帘子,正好见到被季明子掐住脖子的兔子精。

    兔子精明显极为难受,一张清纯的脸涨得通红,上面隐隐可见淡淡的青筋浮现,不断挣扎着,用手扳着季明子的五指,可她修为低微,又怎么逃得出季明子的掌心。于是她眼中充满泪水,露出几分央求之色,但季明子却浑然不觉,掐得她快喘不过气来,脸上的央求之色便也湮没在痛苦之中。

    安阳的脸色一时阴沉得能滴得出水来,铖的一声拔出唐刀,猛然发力撞破马车车厢,冲了出去。

    ps:要是没有百八十个土豪打赏,下一章的情节我就不更了,哼哼,傲娇如我,你们还不哄着我!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6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