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谁敢动她?

推荐阅读:尘风够风女子监狱的男狱警我要上头条神术武装末日现场调查某美漫的机械主宰都市绝品仙医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这个大神开外挂极品仙帝在花都

       刷!

    雪亮刀刃猛然飞出,在空中旋转着,直击向季明子的胸膛。

    这角度不偏不倚,明显主人已经动了杀意。

    季明子的反应也是迅速,瞬间放开掐住兔子精的手,往旁边一闪,硬是将这飞来的唐刀躲过。

    铖!

    唐刀插进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中,整个刀刃竟没入了一半。

    兔子精没了束缚,也随之软倒在地,手抚着喉咙不住咳嗽着,通红的脸色还未散去,不知是被憋的还是太痛苦,一行泪水瞬间就流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

    安阳这才落地,手中不知何时已握住一杆一米多长的短枪,往前两步站在兔子精和季明子的中央,脸色沉得像是能滴出水。

    “季明子,我打赌你活不过今晚,你信不信?”

    满脸害怕与慌乱交杂的兔子精听到熟悉的声音,恍然间抬起头,正好看见一道持枪的背影挡在她面前,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下,愣了愣神,立马爬起来小跑到安阳背后躲着,一手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着,一手还拉着安阳的衣角。

    季明子一抚衣袖,冷哼一声,盯着安阳脸色亦阴沉到极点。

    “很好,就为了一个女妖精,你就要致我于死地,难道这妖精真是那些邪魔的探子,而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不成?”

    “少废话,你心知肚明,没人会信你的,也不用找动手的借口,我说过,你活不过今晚!”

    四周几名道人都大惊失色,看着这突然剑拔弩张的架势,不知道安阳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气,难道就是因为今早和季明子发生的小小冲突?只有少数人看着躲在他身后牵着他衣角的兔子精,这才隐约猜出一点。

    小婵小手握得紧紧的,看着那名和安阳仿佛异常亲热的兔子精,她虽然对此时的形势有些害怕,但也敏锐的察觉到异常。

    这兔子精,不就是当初在村落后山将重伤昏迷的安阳送来的那只吗?

    而这身衣服的样式如此奇怪,她也只在安阳身上看到过,再仔细看其设计和布料,应该就是出自安阳身上无疑。

    她给安阳洗了三个月的衣服了,这点还不会认错。

    远方山坳里那若隐若现的村落,不就是自己住了快十天的小山村吗?

    也亏了她了,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模样,这么害怕,还能这么理智的分析观察。

    前方,道人从衣袖里掏出一根拂尘,也不知他是怎么装进去的,手腕一抖,拂尘上面的根根长须便变得如钢针一样,冷冷的看着他。

    “那贫道就先要你的命,再慢慢来收拾这只兔子精!”

    安阳没有说话,唯一的答便是手中突然伸出枪尾和枪尖的长枪,咔咔一声,立马从一米多变到两米有余。

    他没有看到的是,前方一辆马车边上,身材极富健感的黄岚斜倚着马车,悄悄伸开手掌,指尖刷的一声伸出如弯刀一样的爪子。

    兔子精陡然睁大了眼,她生性单纯,此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越发用力的握住安阳的衣角。

    正在这时,一众昆仑弟子从后方走来将他们隔开,阎离再次走到路中间,看得出他极不喜欢做这种事,但还是不得不充当劝架好人。

    “二位,还请平复一些,既然都是修道之人,何必天天打打杀杀的”

    安阳和季明子各自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话。

    阎离眼神中颇有些无奈,但还是尽量平静的说:“二位,伤了和气确实对大家都不好,不如卖我们昆仑一个面子,就此罢手,也免得被这么多同道中人看了笑话,如何?”

    季明子冷笑一声,说:“贫道承认你们昆仑的面子很大,尤其是刚刚给予了我们恩惠,可你们昆仑的面子,贫道也卖得太多了,十天前你们昆仑说要请人协助你们走这一趟,贫道二话不说就来了,昨夜亦是舍生忘死,毫无怨言。今早就因为你一句话,贫道便平息怒气,可现在却怎么也忍不了。诸位道友也都看见了,这人一上来便要取贫道性命,被贫道躲开之后,还扬言贫道活不过今夜。哼,如此,贫道只好和他看看究竟谁活不过今夜了!”

    安阳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懒得争辩。

    看得出这道人的实力在众人之间应该算强的,而且不同于普通道人,他应该是擅长近身搏斗的类型,不过对上他,就凭一个千年妖躯,他就已经能够将之道人打得死死地,别说其他底牌了。

    阎离这下是真的不知该怎么说了,确实昆仑的面子不小,可季明子做得也不算差,为了一个月的传教恩惠便舍生走这一遭,昨夜如此凶险,季明子也没有过半分退怯,就算他现在离开,昆仑也找不出话来说。

    思衬了下,他将目光扫向四周。

    立马有一名面目和善的道人出来打圆场,笑着说:“阎离大弟子说得对,有什么好舞刀弄枪的,要是有误会,可以坐下说嘛。”

    话音刚落,昨晚和安阳起冲突那名道人便站出来说:“我倒是觉得季明子道长没有错,这女妖精出现在这里确实太鬼鬼祟祟的,于情于理都应该盘查一番,若不是做贼心虚,又为何这么大动干戈?”

    马上有人反对:“现在正是用人的关键时刻,昨晚那群邪魔的厉害大家也看到了,为了点小事闹出矛盾,对大家都不好。”

    这话立马招致一连串的赞同声。

    “是啊是啊,何必要现在舞刀弄枪的,可以坐下来谈嘛。”

    “要实在不行,去再一决生死也不急啊,最多我来给你们当裁判,哈哈哈哈。”

    安阳抿嘴听着,目光却总不经意的在远方几人身上扫过,忽然收长枪,反身拉起兔子精的手往马车而去。

    “我暂时不和你动手,但我说过,你活不过今晚,这句话并不作废!”

    远方那几人盯着他的目光都十分不善,明显是觊觎金丹,就等着他与季明子发生冲突。

    他应付一个季明子已是不易,如果同时对上这么多人,不用热武器还真难以取胜,就算加上旁边跃跃欲试的黄岚也不是,还可能连累到她,或者误伤到小婵和兔子精。不如就让季明子再多活几个时辰,趁晚上再一击毙命!

    而季明子眯着眼睛,一直盯着兔子精,就在他们的背影快要走近马车时,突然喊道:“等等!”

    安阳脚步为之一顿,拉着兔子精的风衣袖子猛然转身,长枪向前一指:“怎么,你莫非这么快就想死不成?”

    季明子眯着的眼睛一睁,冷笑了一声,说:“我之前还没反应过来,这仔细一看,还真是,这女妖精身上竟有一股阴邪之气,不信让大家看看?”

    安阳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了,握着长枪的手不由一紧。

    他是知道的,因为后山的妖怪都是六秽妖催生出来的缘故,而六秽妖是天地蕴养的邪物,肯定是有阴邪之气的,本来经过兔子精这些天的修炼,这点点阴邪之气已经极淡,没想到还是被季明子察觉了出来。

    这下就有些麻烦了。

    兔子精明显听懂了他们在说什么,眼里不禁露出惊慌之色,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安阳的手,将之当做唯一的依靠般。

    安阳也不说话,只是任她拉着。

    果不其然,不管刚才是为季明子壮声势的,还是劝架的,所有人听见这话都一惊,皱眉往兔子精身上看去,有人使出洞明之术,有人掐指开算,还有一名道人拿出一面镜子,手一翻,一道淡淡的黄光便射出,照在兔子精的身上。

    尽管一瞬间安阳就将兔子精给护住,但还是有丝丝缕缕的黑烟升上天空,更令众人为之色变。

    “果真有阴邪之气!”

    “难不成这女妖精真是邪魔的探子不成?”

    “我看也有点悬,这妖精看起来虽然人畜无害,但保不准是刻意装出来迷惑我们的,看这妖精的容貌便知,平常她怕是没少迷惑人,只是这位道友昨夜可杀了不少邪魔,应该不会和邪魔同流合污,是不是被这妖精迷惑了?”

    这一下,就连昆仑弟子都说不出话来了,面带怀疑的看向安阳和这兔子精。

    季明子握着钢针般的拂尘走出来,大笑着说:“哈哈哈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邪魔的内奸?乖乖将这女妖精交出来,再束手就擒,说不定我们能为你们留一个全尸!”

    兔子精身体一抖,身体全然缩在安阳身后,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不该来到这路上,引发了这么大的麻烦。

    “谁敢动她,休怪我不客气!”安阳冷喝一声,长枪一横,又眯着眼睛看向季明子,“你不就是想要金丹吗,扯那么多理由,还有谁想动手的,都站出来,我保证没一个人能活着去!”

    一名看起来很和气的道人沉思了下,站出来说:“这位道友,先别忙着动手,你身后这位女施主身上确确实实带有阴邪之气,而众所周知,这里正好距离邪魔出没之地不远,也说不清不如这样吧,你先将这位女施主交出来,若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再慢慢说!”

    安阳目光很冷:“休想!”

    季明子笑得更猖狂了,他还怕打不起来呢,果然是年轻气盛,毫无疑问,安阳这不妥协的性格正合他意。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多说无益,有谁想和贫道一同动手的,都亮出兵器吧!”

    刷的一声,后面许多道人都拔出了架势,大多数是昨夜觊觎金丹之人,少数是真正担心兔子精和邪魔有关的人,至于另外的,则大多数都在观望。

    ps:这章该令你们满意吧,兔子,唔,刚好是三百章,有没有来点表示的?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7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70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