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你为什么不吃胡萝卜?

推荐阅读:金融弑猎者逍遥皇帝打江山我的老婆是女宗主超级杂货山海经之修仙传奇Boss生猛:总裁,我有了英雄无敌之光明教主狂宠全能废柴妃百无禁忌行走阴阳

       安阳走马车旁,停在小婵面前,在她躲闪的目光中抽出她手中的枪。

    “看好了。”

    小婵眼中一阵茫然,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让她看好什么。

    安阳动作很慢,也可以说很轻柔,一步一步将手枪弹匣褪出,然后取出一个新弹匣,给她展示了下空弹匣和满弹匣的不同,随后才推进去,发出咔的一声卡合在一起,又摸出翻手取出两个新弹匣,和手枪一起扔给小婵。

    “看懂了吧?”

    “嗯”

    安阳这才点点头,越过她往后面看去。

    这小丫头虽然脑子不太正常,但单论智商还是很高的,不对,应该是非常高。

    小婵身后站着一头石巨人,兔子精就被它粗壮如石柱般的臂弯揽住,她似乎很想下来,目光求助式的盯着安阳,不断挣扎,却无济于事,她那微不足道的力量又怎么挣脱得了石巨人的束缚?

    安阳一笑,对着石巨人一指,便将她放了下来。

    骤然落地的兔子精呆愣了下,头望了眼又站着不动了的石巨人,又抬头看向他,迈着急促的小碎步便冲了过来。

    “没事了。”

    安阳如是说着,便见兔子精直愣愣的就扑在了他身上,双手双脚都将他缠住,如八爪鱼一样,令他的表情瞬间怔住了。

    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啊喂。

    兔子精身材或许没有黄岚那么夸张有力,但绝对称得上妖娆,该细的地方盈盈一握,该饱满的地方亦丰软弹滑,每一处的比例都堪称完,要不然怎么能那么轻易的让一个王朝的圣明君王从此不上朝?

    可就是这样一具诱人身躯,此时却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双手抱住他的肩膀,一双修长白嫩的腿正环住他的腰,风衣的衣摆自然垂下,便将大腿上雪白的皮肤全部展现在他面前,二人正面的每一寸都挨在一起,他甚至能隐约感觉到胸前有某团软腻因挤压而变形。

    真是一个妖孽!

    安阳如此感叹着,竭尽全力让自己不起反应,硬生生将胸膛的火气压了下去。

    不然这么多人,那就尴尬了。

    而兔子精浑然不觉自己的诱惑,还抬起头,用下巴盯着他的胸口,睁着一双如红宝石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那目光中有些疑惑。

    好像在问,你为什么看起来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小婵已经将手枪换弹摸透,也将之收了起来,此时就坐在马车前面的木板上,双腿吊在空中,眨巴着眼睛看着被兔子精抱着的安阳,眼神十分怪异。

    安阳表情越来越僵硬了,左右环顾一眼,发现除了小婵起码还有二十双眼睛在看自己,脸上不由又添上了一抹尴尬,握住兔子精的双手将之掰开,又将她放下,双手一边一个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得不再紧贴着自己,迎着她不解的目光,刷的一下将脸板了下来。

    兔子精见他这幅严肃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不免有些害怕,立马乖乖的站直,如一个小学生,摆出专心听讲的模样。

    良久,直到她已经开始忐忑了,屡屡不安的抬起眼帘悄悄看他,安阳才开口。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兔子精睁大了眼,偏向头看着他,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就好像在反问:你干嘛这样问?

    安阳脸色维持着严肃,问:“答我!”

    兔子精眨巴了下红亮的眼睛,低下头摸了摸风衣,竟打开了衣裳口袋,从里面摸出一株蒲公英。

    不过这蒲公英大半是草,叶子十分茂盛,只是已经有些焉了,原本就只有一朵花,而她就这样随便将之揣在衣兜里,白色花絮因此落了一大半,很明显,她的目的也不和现实世界那些追求浪漫和好玩的小女孩一样,这株蒲公英草也绝不是用来吹的。

    安阳起初还以为她想说自己来这里找吃的,可当看到这货将这株快焉了的蒲公英草递到他面前,还用一脸天真的讨好夹杂着期待的表情看着他时,他愣了下,发现自己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株蒲公英草怕是昨天拔出来的吧?

    而这兔子精在干什么,把他当做另一只生气的兔子哄吗?

    这货短短一个多月不见,智商见涨啊,竟学会了对他的斥问避而不答,转而用这种“送礼”的方式应对了。

    良久,安阳才深吸了一口气,将这蛋疼的情绪平复下去。

    “拜托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又不是兔子,不爱吃这个”

    兔子精睁大了眼睛,期待与讨好的脸色呆滞在脸上,默默的将蒲公英草收了去,好像内心很受伤的样子。

    安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也不在这么问题上多做纠结了。

    他以为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然而并没有。

    兔子精低头在兜里翻找着什么,隔了一会儿拿出一株三叶草,纠结犹豫了好久,才试探性的递给安阳,但她偏着头想了想,又将手缩了来,大概是想起安阳说的,他又不是兔子,怎么会爱吃这些呢?

    三叶草,也就是兔子的另一大最爱,苜宿草。

    旁边小婵看着,白净的脸上竟勾起了一抹微微的弧度。

    还好这丝笑容没被人看见,否则那眼中一闪即逝的媚意瞬间就能让一个凡人奋不顾身!

    兔子精偏着头想了下,忽然眼睛一亮,不知想起了什么,伸手一摸,竟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根焉纠纠的胡萝卜,嗯,胡萝卜干。她犹豫再三,似乎确定了安阳应该会喜欢吃这玩意儿,这才试探性的递到他面前,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向他。

    迎着她那期待的目光,安阳似乎到了给胡萝卜给她的那个夜晚,十分不忍拒绝她,再低下头看了看那根干得像是没有根须的红色人参的胡萝卜,他扯了扯嘴角,终于接过这根胡萝卜胡萝卜干。

    兔子精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一丝极为可人的笑容,又满脸期待的看向他手中的胡萝卜。

    似乎在问他,你为什么不吃啊?

    安阳凝视这根萝卜许久,才忽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

    自己今天接过了这根萝卜,会不会被这兔子精认为自己喜欢吃这玩意儿,以后有事没事就给自己带一根过来?

    他看了看兔子精,终于还是没敢把这玩意儿吃下去,而是将之收起。

    而随之带来的结果就是,兔子精的目光立马暗淡了几分,呆呆的看着他空空的手,又不解看向他。

    似乎还想不通,他究竟为什么不吃啊?

    “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但我确实不是兔子,我也不爱吃这玩意儿。”

    安阳如是说着,看着兔子精又疑惑的样子,他的表情僵硬下来。

    “好吧,你们兔子也不爱吃这玩意儿。”

    兔子精依旧直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阳叹了口气,跟她交流真的太费劲了,索性往马车上走去,顺便向不远处的王天宇和黄岚打了个招呼。

    “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吧,这里满地都是尸体,再呆下去中午的胃口都要被影响。”

    “嗯。”

    小婵低声应了句,握起了马鞭,不过却看向兔子精,没有动。

    兔子精探出头看了眼那一地尸体,立马缩了头,小心翼翼的跟着安阳爬上马车,却对小婵表现得十分警觉。

    狐狸是要吃兔子的,她记得很清楚。

    小婵也不在意,拿起马鞭就抽在马儿屁股后面的横木上。

    啪!

    马车晃晃悠悠的动了。

    王天宇有些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直到黄岚上了马车,他才不得不策马跟上去。

    刚刚那一战,认识十来天的黄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就连向来紧张兮兮,好像什么都怕的小婵都强忍着开了枪,而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和安阳互相以兄相称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却硬是选择了观望。要说安阳输了还好,偏偏他们赢了,还是以如此碾压的力量。

    其他人团结协作,以令人生畏的实力赢得了胜利,只有他,至始至终没有出手。

    他不知自己该怎么面对自己这三位队友了。

    或许,自己独道而行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然而这毫不客气上车的母老虎,却硬生生断绝了他独道而行的想法。

    马车路过昆仑弟子时,安阳让小婵停了下,掀开帘子望向阎离,顺便看向身后的道人们。

    “我曾有幸得知,昆仑三位天道高人推算过,一年前,被封印了数百年的六秽妖在那座小山村后破土而出,却被不知名的存在抹杀,而当时我正好从那里路过。六秽妖本身为阴邪之物,又有催生妖怪的神通,这兔子精就是被那只六秽妖催生出来的,所有带有一点它的阴邪之气,如今六秽妖已死,这兔子精也和我们要找的邪魔没有半点关系,大家大可不必担心,否则单是我一人,便能将这里杀得片甲不留,我没必要骗你们。”

    阎离皱着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只持续了片刻,他表情便恢复了平静,向他拱了拱手。

    “原来如此,阎离确实听师长说起过这件事,我昆仑山中还在疑惑那名击杀六秽妖的神秘人是谁呢,却不料如今竟因这事误会阁下了。”

    听他这么一说,后方修道之人顿时都放下心来。

    安阳颇有深意的看了阎离一眼,也不再多说,对他点点头,放下了帘子。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7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7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