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暖床的兔子精

推荐阅读:撩倒撒旦冷殿下岑少的枕上甜妻余生不过我爱你女天子仙魔同修冷王,医妃要私奔重生之斩破天下重生日本高校生被穿越的境界线圣墟

       “乱世,好像不关我的事”

    面对着众人一脸凝重的表情,安阳如是想着,砸吧砸吧嘴,看着落在地上那几片龙鳞双眼放光。

    还有九个月,他就会离开这里。

    而对于在场的其他人、妖来说,所谓乱世,便是能影响天下之势,他们无法超脱这个世界,更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自然也是受影响的一部分,至于这个影响是好是坏,究竟能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这就难定了,怕是昆仑山的那几位天道修行者也算不明白。

    于是众人在各怀鬼胎中,被昆仑弟子劝离了这片区域,到了现在,他们似乎也开始对这条龙忌讳莫深。

    一群仙师道长,甚至有人腾空而来,自然受到了村镇上所有平民的的热情接待,为了让这些仙师吃得舒心,他们杀鸡宰羊,为了让这些仙师们住得舒服,他们甚至自己挤作一团也要把房间和床腾出来,甚至有人拿出了新被子,说要沾沾仙气。

    对于这些愚民,他们自然无话可说,甘心受之便是对他们最大的慰藉。

    不过安阳却有点麻烦,因为呆萌的兔子精不同于警惕心强的小婵,小婵是保留着野生动物的本能,一旦感觉到有人靠近她就会紧绷神经和身体,即使是三个月的相处,安阳也最多只能做到在靠近她时不引起她的躲避和抵触而已,想要屏蔽掉她的警惕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每次都能清晰感觉到她强忍着想要躲开的念头让他靠近,但兔子精却十分自觉的跟着他进了同一间房。

    没错,当安阳转身看见低着头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的,正跨过屋子门槛的兔子精时,感觉眼角在隐隐抽动。

    在昏黄的油灯下,兔子精的皮肤白腻得就像精的陶瓷一样,那一头零散在身后的长发,清纯唯的脸颊,更添一抹征服欲,还有那头上竖起的两只长长耳朵和红宝石眼睛上长长的睫毛,是这么令人心动,仿佛她的每个动作,哪怕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都能牵动男人体内的那团火。

    这才无愧于乱世祸水。

    当初所想的果然是对的,养这样的一只妖怪当宠物,比那见到自己都要保持距离的小婵好多了,不说白天端茶送水洗衣任劳任怨,晚上各种姿势侍寝**连连,光是看着也要比那小不点养眼多了。

    现在还真灵验了。

    晚上各种姿势侍寝**连连

    安阳表示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小倩了,且这妖精实在太惹火,他已经处在暴躁的边缘。

    而兔子精却全然没有侍寝的觉悟,来到房中就抬起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站着原地,那脸上满是单纯和懵懂,甚至还偏起了脑袋,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她感觉怪怪的。

    “这妖精出生的时候绝对点满了魅惑的天赋,不然不至于这么让人忍不住。”

    安阳如是想着,也打量着穿着风衣的兔子精。

    即使已经被遮住了完雪白的身体,也遮住了那诱惑的兔女郎装扮,但这样看去,却还是令人口干舌燥。而且风衣也不全,她里面相当于没穿,此时长长的衣摆下便伸出一双白腻浑圆的小腿,完得如最精致的艺术品,下方没有穿鞋子,白白的脚拇指也如一朵花一般。

    夜已渐渐深了,油灯一晃一晃的,将二人的影子打在墙上。

    窗外的村镇十分寂静,只有那条龙不断试图飞起又坠落发出的闷响声和断断续续的犬吠,没有车辆的流光和路灯打破夜的安宁,更显得寂静,连虫鸣声都听不见。窗内亦然,一个毫不客气的打量着这名祸水级女妖精,一个左看看左右看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直到一声男子的声音打破这份沉寂。

    “你过来。”

    兔子精没有多想,便迈着悠闲的小碎步,毫无防备的走过去。

    安阳伸出手一颤,掀起她额间的一缕发丝,凝视着她与之对视的纯净如红宝石般的眼睛,双方都无语,他却突然感觉一阵无奈。

    这丫头实在太纯洁了,没有接受过任何污染,甚至都没有接触过人类,仔细算来,这应该是她第一次踏出小村后山吧。而更加特殊的是她是由六秽妖催生出来的妖怪,没有经过漫长的修炼,没有多少修为,没有任何见识和经历可言,连妖怪到一定程度便会启蒙的智慧都没有。

    这样的她,谁忍心下得了手?

    兔子精依旧疑惑的看着他,目光随着他手拨弄自己发丝的动作而移动,毫无防备的模样。

    她不知道这样的动作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拨开那一缕兔子毛,但毫无疑问,她很享受安阳触碰她的过程。

    安阳将手搭上她的肩膀,却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将自己的想法压制下去。

    这样的兔子精,他要是真忍不住和她做了什么没羞没躁的事情,从物质上来说,和找了一个高智能的玩具娃娃差不太远,从精神上来说,和猥泄了一个未成年少女也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他就无比想兔子精一下子成长到十年之后,若那时候她真成了一个魅惑苍生的女妖精,他此时想必会毫不犹豫的将之推倒,但现在不行,现在的兔子精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他要是忍不住完全就是禽兽不如。其实他也本可以不管不顾的纵欲一,但现实世界的小倩还是为这份坚持增添了一份砝码。

    兔子精左右偏着头看着放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手,微眯着眼睛做出享受的表情,时隔这么久,她再一次体会到安阳掌心的温暖。而她丝毫未发觉眼前这个被自己无比信任的人刚才经历了一番挣扎,挣扎的内容正是是否要将自己给“吃”了,不过即使她发觉了,应该也不会反对吧。

    良久,安阳才深吸了一口气,将脸部表情尽量温和下来。

    “你晚上都不睡觉吗?”

    兔子精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当然要睡觉,然后悄悄的用看傻瓜般的眼神看向他,那表情无异于

    你怎么会问出这种白痴问题?

    安阳扫了眼她的身体,神色顿时严厉起来:“那你怎么还不去睡,夜已经很深了,你又不用出去找吃的!”

    再不让她乖乖去睡,还在自己面前晃悠的话,他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她拉**。

    兔子精略微惊了惊,还沉溺在他掌心的温暖中没过神来,更没有准备好应付他的严厉,此时难免有些慌乱,一边偷偷的打量着他,一边用余光扫视着这间屋子。

    片刻之后,她寻了一个角落,看了安阳一眼,试探性的朝那边走去,默默地蹲了下来,姿势柔弱而可怜,还抬起头睁着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安阳脸上浮现出一丝蛋疼:“你一直是这样睡的吗?”

    兔子精怔了怔,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丝毫没发现什么不对。

    兔子不都是这样睡的吗?

    安阳脸上的严厉顿时烟消云散,化作无奈和一声长长的叹息,从随身空间里面取出一双自己的人字拖仍在地上,又取出一张毛巾。

    “过来过来,先洗脸洗脚,我再教你人是怎么睡觉的。”

    兔子精偏着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违逆他的想法,乖乖的走到他身边。

    看着那一张洁白柔软的毛巾,她的脸上竟不可抑制的出现一抹潮红,不知想起了什么,内心一下子就期待起来。

    果然,只见安阳低声在木盆里面将毛巾打湿,拧干,然后一只手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过来,一只手将毛巾覆盖在她的脸上。

    而在这之前,兔子精就已经自觉的闭上了眼睛,任他摆布。

    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熟悉呢。

    安阳一边为她细心的洗脸,一边无奈的自嘲,同时抱怨着。

    “本来应该是你伺候我的,没想到还变成我伺候你了,除了那两个女人,我还没这么认真的给别人洗过脸呢。”

    兔子精表面上好像很认真的听着,但心神早就沉浸在了某个不知名所处,也许是毛巾的柔软中,也许是他轻柔的动作中,也许是冰凉凉的水中,无法自拔,连什么都给忘了。

    不多时,兔子精已经洗漱完毕,脚上穿着一双相对于她秀气精致的脚来说大了不少的人字拖,在原地走了几步,又蹬了蹬,才算是消停下来,转而低下头好奇的打量着这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时而皱皱眉头。

    不管舒不舒服,总之一时半会儿她肯定是不习惯的。

    同时不管习不习惯,她是不会轻易脱下来的。

    而她这时似乎想起了安阳先前的抱怨,呆呆的思考了下,忽然转身端起地上的水盆,出去重新打了一盆水来,从安阳手中接过毛巾,想了下,开始学着他之前的模样,伺候着安阳洗漱。

    而这种快速学习并乖乖服饰他的行为无疑又满足了某种变态心理,一种名为养成的快感开始在某人心里生根发芽。

    约摸十分钟后,兔子精小心翼翼的端着脏水,出门倒了,又来规规矩矩的站在床边,一边打量着他一边看向墙角,却强忍住了过去蹲着的想法。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转头也扫了眼房间。

    唔,只有一张床

    安阳眼中邪恶之光一闪而过,他突然发现一个引人犯罪的事实,就算这只兔子精不能各种姿势侍寝**连连,也还可以陪睡暖床嘛。

    好吧,只是他变着花样满足自己而已。

    瞧这身材,躺在旁边肯定感觉很不错,而这身兔子毛,应该挺软的。

    “你过来,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床”,人睡觉都得睡到床上。过来,**,记得把鞋子脱了,还得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嗯,对,就是这样”

    安阳循循善诱,如教坏小孩子的怪蜀黍。

    然而兔子精很高兴,她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也不觉得睡床上就能比蹲着舒服,但床上有安阳,这就不一样了,她很喜欢挨着安阳,却不知道,这正是某人苦心积虑所想做的。

    于是,片刻之后,只裹着抹胸和超短套裙式的白色皮毛的兔子精站在他面前,再次露出完得令人忍不住的身材和白得耀眼的皮肤,挤出沟壑的双胸和平坦漂亮的腹部,一双****并拢在一起显得修长纤细,要能穿上丝袜绝对是顶级诱惑,已经远远超越了玩年的级别,属于玩一辈子都够了那一类。

    而就是这样一个尤物级女妖精,却天真无邪的爬上了他的床,她的动作很慢,浑然不觉此时自己的动作有多诱惑,就这样蜷缩着身子、曲着一双白腻的****往他床上爬,浑身上下都透着令人喷血的*,直到她一步步爬到安阳身边,转身忐忑的躺下,却睁着眼睛,脸上带着不知何处而来的紧张。

    安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喂,你总得盖被子啊,你睡在被子外面怎么给我暖会着凉的。”

    于是,兔子精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被一步步带上了暖床陪睡的不归路。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7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7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