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再登昆仑

推荐阅读: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这个大神开外挂极品仙帝在花都大唐如此多娇晚安,总裁大人诸天最强BOSS重生初中:学霸女神,超给力!超级娱乐红包位面超凡之路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兔子精又愣在了原地,不时瞟一眼水蒸气腾起的浴桶,更多的时候是在呆呆的看着他,双手缠在一起,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

    安阳哑然失笑。

    睡都睡过了,现在居然还不好意思了。

    还有,当初连对衣服这个概念都很模糊的兔子精,一天到晚穿着兔女郎制服到处跑,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这么害羞了?

    不过望着兔子精羞涩的脸,他只能妥协。

    “好吧,我不看行了吧,我转过身,你再不洗水可就凉”

    他的话还没说完,兔子精像是生怕他不高兴一样,立马伸手解开了风衣的腰带,接着低头一颗颗解开扣子。

    安阳不由咽了口口水。

    风衣是由他系的蝴蝶结,一拉就开的那种,而这件风衣本来是他的,穿在兔子精身上不免就有点宽松,当她解开扣子,整件衣裳便为之敞开,露出里面如没穿一样的风采,却又半遮半掩的,为这具诱人身体平添一种风情。

    她只穿着内衣一样的白色皮毛,上身如抹胸一样裹着胸前,挤出一条雪白细腻地沟壑,这胸不说有没有d,至少也有c了,下身则如超短紧身套裙一样裹着挺翘的臀部和私密部位,再往下则是一双雪白修长的****,大片大片雪腻腻的皮肤露出,反射着如陶瓷一样的光泽,简直妖孽得不像人。

    唔,她本就不是人。

    当兔子精随意的在胸前一划,上半身仅有的遮羞布也凭空消失,那两团雪白挺翘的软肉立马便跳了出来,如倒扣在身体上的玉瓷碗一样浑圆,完的形状上点缀着一抹嫣红,比寻常书中说的粉红更深一点,娇娇嫩嫩的十分诱人,随着她的动作而颤巍巍的。

    安阳顿觉一阵口干舌燥,连忙转过目光,不然怕是要烈火焚身而亡。

    在他身后,兔子精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偏着头疑惑的注视着他,又低下头打量着自己胸前的两团雪白柔嫩,丝毫不因地心引力而改变形状,她却浑然不知这对男人来说有多大的诱惑,甚至好奇的用手戳了戳,指尖很轻易就陷了进去,在手指离开时又惊人的弹起。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安阳看见这个会是那副反应。

    他很讨厌这个么?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啊,化为人形就是这样,她又不通变化之术,想改都不行。

    兔子精收疑惑的目光,直到现在,她比起当初的懵懂已经好了不少,可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具比例完的身躯究竟对男人有多大的杀伤力,用天道修行者的话来说,她是注定有祸乱天下之能的女子,而在原本的命理轨迹中,她的确引发了天下动乱。

    一阵轻柔的水声响起,在房中格外清晰。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间的躁动不安,一遍又一遍在心底自言自语。

    “修道需要心平气和,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被欲望所控制,要真是内心的情欲还好,被外物所影响神智才是最可耻的,绝不能容忍的。”

    “哪怕这人对自己无害,哪怕这人是无意之举,也绝不能沦陷在她的魅惑天赋中,即使不是修道,不管做什么,培养出一颗坚定的心都是好事”

    “哗啦啦。”

    听见这道水声,安阳差点破功。

    他几乎能想象到,兔子精不着片缕的雪白身躯就站在房中,毫不顾忌他,迈动着那双修长雪白的****跨过一米高的木桶,那一刻的风情,以及这个动作可能暴露出的令人喷血的部位。

    安阳把前些天学的清心咒默念了十遍,终于将不安的情绪压下。

    而当他转过身得那一刻,事实证明在兔子精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徒劳,都是无谓的,不具备任何价值的。

    兔子精已经坐在了浴盆中,那上半身的诱人之处便在水里半隐半现,在水蒸气的遮挡下更多了一份朦胧之,雪白高耸的双胸挤出深深地沟壑,精致的锁骨与雪腻的皮肤,修长优雅的脖颈,盘起的头发有几丝垂下,被水打得透湿,以至于凌乱的贴在皮肤上。

    再往上,便是一张清纯唯至极的脸,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那眼中有着疑惑,有着好奇,还有着关心。

    想来兔子精认为他是脑袋发抽了吧?

    没有防备。

    安阳觉得自己脸皮够厚的话,此时再脱了衣服去和她共浴都不会被她拒绝,最多只是让这丫头害羞到不知所措而已。

    可惜,他脸皮没那么厚,也没好色到那个地步。

    恍惚间,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贴身”丫鬟,好歹还是只狐狸精,比起眼前这只颠倒众生的兔子精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没发育好这点就原谅她了,最主要的还是她的性格,连自己靠近她一点都十分警惕,好歹也朝夕相处了三个多月,到头来还不如这只半路相识的兔子精来得亲密。

    悲剧啊!

    安阳如是想着,也不再看兔子精洗浴,走到床边一倒便躺在床上,摸出手机看了看个人数据,让系统放了首轻柔的音乐,扫了眼被突然响起的音乐声惊了一跳的兔子精,从这个角度也看不到浴桶中的风景,他便开始眯着眼睛休息。

    时光密码的音调很轻柔优,伴着摇摇晃晃的烛灯,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不多时,又是一阵水声响起,轻微的哗啦啦声轻而易举就盖过了钢琴声,不过这次的安阳没有睁开眼睛,他还在默默地为法力运转模型修改参数,以令其运行的时候效率更高,出错率更低。

    兔子精换上最开始那件白布袍子,好奇的打量着正在发出奇怪又优纯音乐的手机,蹑手蹑脚的向安阳靠近,争取不打扰到他。

    门开,复又关闭。

    安阳终于不耐的睁开了眼,扫了眼空空如也的房间,转而低头看向手机:“系统,就只会单曲循环吗?”

    系统的声音依旧冰冷且没有感情:“在我的程序设定中并没有音乐播放这一选项,若是选定者需要,请手动选择要听的音乐。”

    安阳:“你连穿梭时空都会,难道不会自动换歌?”

    系统:“”

    安阳:“既然你当初变成了手机,拜托专业点行不行。”

    系统:“”

    事实证明系统是很智能的,经他一说,马上换了一首weekend,尽管在这修道文明的古典世界放钢琴曲不太和谐。

    当门再次打开,兔子精端着一个木盆进来了,不知她是如何与店小二沟通的,手上还拿着有洗衣服用的皂角,这点应该是向小婵学的。她很认真的看了眼优哉游哉躺床上的安阳,悄悄将他换下的衣服也拿来一并洗了,并一件件的晾在窗边。

    幸亏她还记得安阳曾给她说过的,洗了衣裳要晾在通风处。

    从种种迹象来看,兔子精就算没有小婵聪明,也笨不到哪去。

    安阳摸出一本线装古籍,借着油灯看起来,不时瞥一眼还在与衣服做奋斗的兔子精,脑中胡思乱想。

    洗衣服这种技能,莫非和生孩子一样,是古代女子天生自带的?

    要是小婵明天过来发现兔子精抢了她的工作,会不会一怒之下将这只兔子打来吃了?

    直到兔子精解开袍子,带着还没擦干的手爬上安阳的床,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将他挤得往里面了点,他才放下古籍。

    安阳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皂角泡沫,也不知是怎么弄上去的,又翻了个身,将这只温温软软的兔子精抱在怀里,总之得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只是床里面一截方才没有人睡,没那么暖和。

    “自己躺这么久,是在为这女妖精暖床吗?”

    安阳低下头看着兔子精,兔子精也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清纯可人的脸十分诱人,两人相顾无言,他却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不是,得赚来!

    安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只穿着类似三点式的白色皮毛的兔子精,那丰满的胸脯和雪白沟壑就在眼前,他甚至能闻到那淡淡的香味,如此诱人,而兔子精却浑然不知他此时内心的邪恶,更不知自己的诱惑,充满依赖的躺在他身边,仿佛这样就很满足了。

    “罪过罪过。”

    安阳自言自语着,却忍不住伸出手,坚定而缓慢的,轻轻按上了那胸前凸起的柔软。

    兔子精身体本能的一颤,整个人仿佛怔住了,睫毛亦颤个不停,却没有躲闪,也没有阻挡,睁着眼睛惊讶的盯着他,好似在问

    你在干什么?

    安阳很快就收了手,不是胆小不敢继续,只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到时候就不好了。

    而那指间的感觉还在心头萦绕,令他心猿意马。

    一手不可握,柔软而又有弹性,触感惊人!

    毫无疑问,兔子精真的是天生为祸害天下而生的,这份触感几乎达到了完,是常人完全想象不到的惊人,再没有什么能比的了。

    安阳此刻都不敢再触碰第二次。

    兔子精依旧疑惑,低下头摸了摸自己胸脯,轻咬着嘴唇,想问却问不出,殊不知她这副表情才是真正的诱人。 ,

    不过安阳没有看到,他拉起被子,伸手一指,直射而过的风吹灭了烛灯。

    一夜安宁,唯有比平时稍重的呼吸声。

    第二天清早,昆仑山的通道再次开放,也就是原本昆仑镇后瀑布的位置,不过这次戒备要严格许多,不是每个人都能上的。

    安阳一行在阎离的亲自接待下,一步步上了昆仑山巅。

    云海翻腾,沐浴着晨间还很清爽的阳光,如一片波光粼粼的海洋。

    (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感冒了,总是胡言乱语,脑子不听使唤的乱想,手也犯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尤其是有关兔子精的,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咳咳。)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8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