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对抗邪魔的前夕

推荐阅读:鹰掠九天狂暴逆袭帝道独尊我是杀毒软件超级全能学生不死仙帝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电影世界当警察幕后

       “在这山上住了快半年了,突然离开了,还怪舍不得呢。”

    黄岚头望了眼山巅,已然藏于云雾中了。

    兔子精连忙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赞同。

    小婵虽然没有说话,但看那表情,也是悲戚戚的。

    安阳笑了,说:“你是舍不得这里,这里的妖怪和小动物可是盼这一天很久了,你说说你什么不吃,上到高山野牦牛和野马,下到羚羊花鹿,更可耻的是你连松鼠和麻雀都吃,你说说,什么能逃得过你的毒手,就是那些妖怪都被你给欺负得够呛,成天就去找别人麻烦,害得别人都不敢出门了!”

    “哪里可耻了,我只是想换换口味嘛,说得就像你没吃一样。还有,那可不是麻雀,是金翅雀!至于妖怪,我新学了法术总得练习吧,练习总得有个陪练对象吧,我只是找它们练习法术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爱欺负人!”

    “啧啧,刚认识的时候没发现你一肚子歪理。”

    黄岚却顾得上和他争论,事实上她也很少这样和安阳说话,绝大多数她还是保持着作为一个“学生”和“古典女子”必备的礼节的。

    眼看着就要穿破山间环绕的云雾下到山底,她不由有些惆怅。

    “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来,这座小木屋还在不在,早知道会这么舍不得,当初建的时候就用心点了,现在好了,没有我们隔三差五的维护,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风吹坏,到时候能剩个骨架就不错了。”

    闻言,安阳也有点沉默了。

    这座木屋本身建造的时候很随意,但图纸却是用生物辅助芯片开挂才设计出来的,这就导致了小木屋虽然不大,但却五脏俱全,十分精致,尤其是许多人性化的小设计和能遮阳挡雨的观景台,让他们这段时间过得很舒心,自然也增添了对这里的迷恋。

    谁不希望有个舒适的窝呢?

    而最不舍的还不止于此。

    是四人在这里度过的时光。

    像是偶尔天气好时起个大早蹲点等日出,午后慵懒的茶水,黄昏时惬意的躺在椅子上看夕阳,晚上数着星星烤着篝火,或者干脆在星空下入眠,兴致来了还会说些曾经的事与未来的梦,会一起期待每一次风景奇观的出现,哪怕是最不爱与人交流的小婵。

    这五个月也是几人感情的升温时节,毕竟同处一个屋檐下,每一秒的忆都是弥足珍贵的。

    例如兔子精已经不再怕黄岚了,偶尔还会跑过去挨着黄岚坐着,大概也和她的胸大无脑有点关系。黄岚也不再把自己当外人了,干什么都很随便,有时候甚至显得比兔子精还无脑,不过她胸比兔子精大倒是真的,毕竟是拥有夸张线条的女人。

    即使是生性不爱与人接触的小婵也能很淡然的和黄岚一起出去打猎了,还配合得很好,她对兔子精和黄岚算不上亲近,但也不会很明显的抗拒,属于她将她们当成了队友,能够单独相处而不下意识警惕的类型,嗯,要说得勉强点,也可以说是接纳了她们。

    要知道这个改变对她来说是很难得的。

    下了山时,正好遇见几名牵着马的昆仑弟子等在路上,旁边还拴着几匹空着的骏马,见他们到来连忙上前行礼。

    “仙师,我等奉掌门之命前来迎接,怕仙师没有合适的代步工具,我等特意带来几匹昆仑的骏马。”

    “不用了,代步工具是有的,你们可以先走一步,尽管策马疾驰,我们马上就追上。”

    “是,那晚辈就先走一步了。”

    领头的弟子没有半分犹豫,立马答应下来,招呼着其余几名弟子为拴着的马取了缰绳,翻身而上,便往策马而去。

    一行人离开不到百米,正好听见一声闷响,砰然如重物落地。

    领头的弟子下意识的转头,只见后方尘沙四起,而尘沙构建的黄色朦胧中间,一个黑色的奇形怪状的金属大箱子停在地上,四脚还各有个轱辘,没有马车轱辘那么大,却远比马车轱辘宽,材料看起来也很特别,中间应该也是金属的,四周则绝不是木质,似乎承重能力很强。

    “这是什么?”

    “吁”

    一行人纷纷勒住马,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他们看见他们口中的“仙师”走到金属箱子旁一拉,便开了个“柜门”,然后仙师钻了进去,接着三名女子也都各自拉开一扇门钻了进去,他们这才发现这铁箱子有四个门,左边两个,右边两个,前面两个,后面两个,造得很奇怪。

    不说这箱子,光是他们拉门时的微动作,便能让这些细心的修道弟子感觉到新奇了。

    而后的事情更令人惊讶。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低吼声自铁箱子前端发出,以他们的目光能看到这铁箱子在微微颤抖,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直到又是轰的一声,后方腾起一阵沙尘,铁箱子的轱辘开始飞速旋转,带动着它仿若活过来的钢铁猛兽般朝他们冲来,不仅速度快,他们更能体会到上面蕴含的蛮横力量,绝对比重骑兵的冲锋撞击还要骇人。

    几名弟子连忙让开,看着这钢铁猛兽呼啸着从他们身前飞驰而过,身后的黄沙被卷上天空,模糊了他们的视线。

    “咳咳咳,咳咳咳咳!”

    几名弟子咳嗽着,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

    “咳咳,仙师果然不愧为仙师,这等手段简直闻所未闻,怕是只有仙师才能施展得出吧?”

    “你们别猜想了,我听说就连咱们昆仑的那几名至高无上的师叔祖,都曾叫过仙师前辈呢!”

    “啊?”

    本就是天之骄子的昆仑弟子此时面上满是惊讶,面面相觑。

    “还愣住干什么,仙师都快走远了,咱们还不跟上去!”

    “对对对,还是师兄说得对!”

    几名弟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策马往前狂奔。

    他们倒是不用担心自己会吃尘埃,因为以那铁箱子的速度,哪怕他们胯下的骏马再神异,驮着一个人也很难追得上!

    当他们追上安阳时是在一处路边的凉亭旁,此时的安阳正和黄岚坐在凉亭中十分认真研究着一门名叫十方阴君控魂术的法术。

    之所以叫研究,而不是学习,便是因为这门法术太过阴邪,正道中人是学不了的,妖怪也不行!不过他们也不打算学习,只是黄岚本身便有控制阴魂厉鬼的天赋神通,此时研究一下说不定能加强这方面的能力。

    那个浑身都布满灰尘的铁箱子就静静地停在一旁,好似又“死了”,没有半点动静。

    看着两人正专心致志的沉迷其中,浑然没理会他们的接近,也不知研究了多久,他们不免脸有些黑,恨自己缺了几条腿。而当目光一转,看到端着一个铁锅里面装着碗筷的小婵和兔子精从河边走过来时,他们的脸更黑了。

    第一次见到比马还跑得快的车!

    额,这应该是车吧,毕竟有轱辘来着。

    领头的弟子与几名师弟对视一眼,打了个手势,强忍着腹中饥饿,悄悄地又上路了。

    他们没敢打扰安阳和黄岚,也没停下来等待,毕竟他们也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

    良久,黄岚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上了车,安阳也还带着思考,同时启动了越野车,再次轰鸣着在路边疾驰而过。

    小婵安安稳稳的坐在副驾驶,丝毫不因路面的颠簸而动摇,随手摸出一叠a4纸,上面用纤细均匀的笔尖写满了文字。

    可以看出作者对手中之笔的掌控力非常好,逐行逐字都对得整整齐齐,且大小几乎一模一样,正是传说中最常用的五号字,同时也可以看出作者制作这篇手工文档的时候很用心,字迹不能说是苍劲有力,但笔锋也很飘逸锋利,纸上刻着弯弯曲曲的符号,有地方还贴心的配有插图。

    小婵低下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a4纸抬头的位置是几个加大且反复涂抹得更粗的字迹,上书“掌心雷”三个大字,十分显眼。

    没错,正是昆仑山的不传之秘,拥有不菲威力和偌大名声的掌心雷,一门降妖除魔、居家旅行、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必备法术。

    掌心雷这门法术有点像乾坤借法,不过威力稍显不如,从性质上来说更正直,也就是说更偏向于针对邪魔,对凡物的杀伤力没那么大,不修到上层是没有如枪榴弹爆炸一样的威力的。绕是如此,这门法术也十分强悍,属于少数门槛不高却又威力不凡的杀伤性法术之一,且还有各种特殊的效果,因此备受昆仑山年轻弟子的青睐。

    严格来说,以小婵的修为,修行这门掌心雷是很勉强的,但拗不过她对自保之力的执着和仿佛镌刻在骨子里的危机感,安阳只得让她提前修行,并精心准备了这篇十分详细还带着各种注视的修炼教程。

    此时的她便沉溺其中,几乎目不转睛,像是毫不为外事外物所感兴趣,一头柔顺如瀑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身子,因专注而显得文静,只差一米透过老旧玻璃窗的暖阳和一盆小巧的盆栽便能构成现代诗中经常描绘和文艺青年时常幻想中的画面,嗯,或者是一部怀旧的青春电影。

    对了,还应该把这枚身着华彩古装的小萝莉换成一名穿着泛白校服的文静妹纸。

    不多时,黄岚也从后面趴在小婵的座位后,以惊人的目力阅读着纸上的文字,这算是蹭书看吧。

    她无疑比小婵更适合修行这门法术,不过一门法术安阳只抄了一份,她总不可能和小婵抢,而且最近她的心思都在控魂术和金身术上面,暂时没有闲情逸致来修行第三门法术,要知道以她的智商和天赋,修行这两门已经很困难了,毕竟她可没有小婵的聪明。

    兔子精就算很差劲的了,即使她努力修炼,毕竟化形时间太短,现在还只能学习几个简单的小法术,就是那种像是变戏法一样的手段,而且即使在小婵的教导下她认识的字也不多,远远没到能支撑她阅读修道法术秘典的程度,所以只能靠安阳、小婵或者黄岚的亲自教导,基本谁有空就谁教她。

    往往想到这里,安阳就只能默默地叹口气。

    三只妖物娘的法术修行还有待努力啊。

    傍晚时分,一行人顺利到达昆仑山脚下,途径昆仑镇,随后直接沿着小道上山,一直到云梦仙顶。

    无疑又是和昆仑掌门及几名老道的一番客套,而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大概就是五个月前安阳到底在藏经阁找什么,找到没有之类的。

    安阳自然不会说,随随便便就糊弄过去了,最多也就是感叹这群老不死记忆力真好、好奇心真强。

    至于老道们有没有更深层次的目的,他不想管,反正自己已经将昆仑山的道法秘典都看得差不多了,不用再有求于他们,而论及威胁,在有军团驰援这张底牌的情况下,昆仑山的威胁真不算大。

    这群老道除非使阴招,不然不太可能制服得了他。

    而这点显然是不可能的。

    是以他很放心。

    在云梦仙顶及山巅游走一圈,他很明显感觉到了此时昆仑山的不同。

    不仅往常空旷之处有着不少弟子值班巡逻,许多空荡荡的房间都住满了人,不时可以感受到神秘浑厚的气息,却与昆仑稍有不同,想来是其他仙山洞府的一派掌门、长老或独行的修道高人,来昆仑山准备应付邪魔的。

    其余其他杂七杂八的气息,不知有多少。

    这点早在他路过昆仑镇时就感觉到了,像是当初昆仑宴时一样。

    昆仑山距离邪魔最近,虽然这只是其中一支邪魔,打头阵的,但毕竟目前只发现这一支邪魔,而且也是昆仑最先意识到的不对,这些名门大派和隐世高人将昆仑当做会师的地点也不奇怪。

    安阳不相管他们的计划,也不想参与讨论,他只需要在对抗邪魔中出力,还了昆仑的恩情便是。

    而仅仅是三天后,正道的修行中人便浩浩荡荡的进军了。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8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8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