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天兵机甲正在赶赴战场

推荐阅读:主神调查员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独宠一世:总裁老公太缠人头条婚约蹉跎惘少都市极品小医圣逆流2002梦游诸界舌尖上的江湖酒鬼醉天

       玉卿踏着古剑沿着地面低空掠过,避开了布满拒流法阵、防御法阵和重重杀机和空中,本身也撑起了防护法术抵抗着来自正道、邪魔的法术轰击,整个人的姿态潇洒而从容。

    御剑术也是无数修道之人所梦想的飞行法术之一。

    玉卿知道自己不一定奈何得了安阳,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正是与邪魔正面对抗之际,若不是逼不得已他不可能悍然出手。而且安阳也在对抗邪魔,只是所使用的手段威力太大,蜀山弟子又冲在最前面,甚至都和邪魔交接上了,说是误伤虽然牵强,但也说得过去。

    “后撤,蜀山弟子,全部后撤!”

    玉卿终于接近了前线,厉声大喊着。

    事实上他不喊也没关系,看着无数比碗口还大的蓝色炮弹呼啸而至,连绵不绝,在己方阵营中掀起连续的巨大爆炸,大肆屠虐邪魔的同时也不知将多少同门撕成碎片,这群并不傻的蜀山弟子自然知道后撤。

    同样的,他们也知道灭杀同门的罪魁祸首是谁,这些天不光是安阳和玉卿的争斗,作为蜀山弟子的他们也和安阳打了不少交道,甚至好几次都差点在玉卿的带领下结阵灭杀安阳,这高速飞行的蓝色的触之即爆的光球他们自然熟悉,只是今天的似乎比往常恐怖许多而已。

    “借攻击邪魔之际灭杀我蜀山弟子,此仇不共戴天!”

    一群蜀山弟子带着仇恨的目光开始后撤,各自咬牙切齿。

    玉卿手掐剑诀,令脚下古剑一分为二,一手握住,竟罕见的念上了一段咒语,念完咒语后才猛地将剑往前一斩,一道透明剑波立马便激荡出去。

    轰!

    大地仿佛被这一剑斩出了一道壕沟,起码有数十米长,将在蜀山弟子身后紧追不舍的邪魔全都斩成肉末洒落在地,也震慑得更后面的邪魔不敢靠近。

    这一击或许放在玄幻、仙侠世界中不算什么,但在这个单纯修道、甚至很多时候都不注重杀伤力的世界中,独自能一剑斩出这等威力,那就很了不起了。

    众位弟子面色坚毅,只往后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只持剑如飞般的向前后跑,,以不浪费师祖为他们争取的绝佳撤退时机。

    玉卿却突然眉头一挑,感到一阵淡淡的危机感,顺着本能抬头一看,只见一簇纯阳门的天火夹杂着邪魔的蚀骨红光降落而下,来势汹汹。

    但他却莫名的松了口气,只持剑往上一指,一道白得亮眼的剑芒便冲天而起。

    轰!

    天火撞在邪魔无形的防御法阵上,就像一瓶盖的红色墨水倾倒在了透明玻璃上,炽热的火焰轰然蔓延开来,顺着勾勒出防御法阵的形状,而蚀骨红光却并不被法阵所阻挡,猛然落了下来,和逆势向上的剑芒撞在一起,在火光中再添上一抹深红。

    这便是蜀山的厉害之处,也是战斗意识和经验的衍生,其实这道剑芒的威力远不如红光,玉卿也并没有与红光抵消威力的打算,只是将狂暴的蚀骨红光引爆,就这么简单,以最少的法术输出达到最大的对抗效果,这也是蜀山当初选择修剑的原因之一。

    玉卿收剑而立,知道这团天火是无差别攻击,纯阳门的弟子也无法具体掌控,所以就算那团天火坠下来也真的只是误伤,他不会因此生气。

    可为什么,心悸还没有停息?

    骤然,他瞳孔一缩,看见天火与蚀骨红光的余威转瞬即逝,但在之后却隐藏着一连串几乎连成一条线的蓝色能量炮弹朝他呼啸而至,已经近在咫尺!

    玉卿一阵心惊,这是要将他泯灭于此的节奏啊!

    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被这么多蓝色光球正面击中,那就是铁打的身躯、神仙下凡,也要被那狂暴的火焰与爆炸波打得渣都不剩。

    “剑影分身!”

    “天罡千缕神剑!”

    玉卿一口咬破舌尖,知道自己不拼命便是死路一条,得益于百年的战斗经验,他瞬间便不顾一切的使出可短时间内使自己实力大增的蜀山秘法,即使秘法的后遗症很难解除也在所不惜。

    只见他道行大增,一挥剑,本体化为九道分身虚影,每道分身虚影各自持剑站于九方,又在刹那间握剑在身前划过数圈,好似神动即剑舞,前方突然出现千百道剑光,闪烁森森寒芒。

    “去!”

    空中一声尖啸,剑光已经如电般刺破苍穹,迎上能量炮。

    “轰隆隆”

    能量炮与剑光相撞,在空中不断爆炸,没有法术的色彩绚丽,却更加狂暴凶猛,暴戾而炽烈的火光在空中绵延一片,好似天空都燃烧了起来,冲击波伴随着巨大的闷响四处激荡,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邪魔的防御法阵的承受限度。

    剑光的威力终究是远不如能量炮弹的,甚至相差千里,能量炮弹一旦爆炸,处于偌大个爆炸范围内的剑光都会被湮灭成灰,但正如之前所说,剑光并不一定要比得上能量炮,只要能引爆能量炮弹令其无法靠近就够了。

    这种感觉很憋屈,像是大炮打蚊子,还特么打不中。

    安阳面色冰冷,瞄准玉卿的方向一直扣动着扳机,另一只手却将射速增到了最大,蓝色的能量炮弹以更快的速度射出,好似要将那一处轰成灰,却都在半空就被引爆。

    作为蜀山派的剑修大能,玉卿无疑是很有本事的!

    可剑光再多,又怎么比得上不断肆虐的能量炮,剑修再凌厉,又怎么比得上狂暴的能量炮弹?

    在这个世界的人眼中如天罚之威的能量炮不断倾泻,很快便将玉卿逼到了后撤边缘。

    “轰隆隆”

    爆炸声依旧不断延续,四周的正道弟子都傻眼了,感叹着这巨大威力的同时,也想不明白安阳为什么将如此狂暴强悍的攻击只对准一个地方,若是像刚才那般四下扫射,怕是短短瞬间就有成百上千的邪魔被轰成渣了!

    唯有少数人能透过那汹涌的火焰和爆炸波吹起的灰尘看见下方透出的剑光。

    正道与邪魔因猛烈的能量速射炮而断绝了正面接触,到了这时,就连天空纵横交错的绚丽法术都仿佛一滞,因这好像能将空气都撕碎的威力而侧目。

    就是这一点点的时间,却让玉卿抓到了脱身的机会。

    或者说逃跑更恰当,除了诡异的旁门手段,没谁能在面对这样的攻击下还能保全自身,而这也是他在危急时刻果然使出“剑影分身”的原因。这门蜀山至高法术不止可以增强攻击数量,最大的作用还在于紧急脱身,不如草人换命之术诡异,但效果却差不了多远。

    “欺人太甚!”

    玉卿怒斥一声,剑诀一转,已经无力维持的众多剑光立马齐齐射出,引爆一大片能量炮弹,但剑光也被狂野的爆炸立马撕成碎片。而下方的九道虚幻身影却以极快的速度朝外疾射,分朝九个方向,那速度怕是比盔甲的超负荷飞行速度还要快得多。

    剩下的能量炮立马轰在了地面上,一发又一发的接踵而至,像是要将这片土地撕成碎片,腾起的火光狂暴的席卷一切,横扫而过的爆炸波甚至碰到了九道飞速离去的残影。

    “轰隆隆”

    大地不断颤抖,像是地震了般,当火焰散去,尘埃落地,地面早已被不断轰出一个深深的坑,让人不免想象刚才那连绵爆炸若不是在空中,怕是半个月前的禺狨妖王都已被轰成渣了吧?

    四周高山之巅,藏秀仙府的弟子中,九道比先前更加模糊的影子忽然重合在一起,凝视成玉卿负剑而立的模样,只是此时的他狼狈无比,身上的白袍焦黑无比、破破烂烂,本来一头挽着发髻的头发也被火焰烧了大半,风度荡然无存,而且脸色苍白,紧紧捂着胸口。

    “哇!”

    玉卿张开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不止是因为蜀山秘术的后遗症,还有最后那爆炸波的冲击,虽然只是一刹那,而且隔着远,却依旧对他造成了不轻的伤害,否则他也无须躲在藏秀仙府的弟子阵营中了。

    他怕!

    他怕若是自己再次落单,安阳再来一次轰炸,他会承受不住。

    安阳眼里露出一丝遗憾,找了绝佳的机会,没想到还是被他躲掉了。

    道术实在诡秘莫测,科技比起来果然太过僵硬,即使力量差距这么大,还是没能杀死他,就像当初的妖僧,凭借着一手“草人换命之术”,怕是星际战舰的主炮也不能将他一炮轰死。

    很快,他的脸色便恢复如常。

    虽然刺杀没成功,但至少逼出了玉卿的底牌不是,还杀伤了这么多蜀山弟子,而且道术的手段越是神秘诡异,他到时候收获的果实就越多。

    面对着一名名持剑围上来的蜀山弟子,每个面色都铁青,好似面对的是有血海深仇的敌人,安阳不疾不徐的松开炮台,非但不紧张,反而微微一笑,带着淡然像看一群小孩子的目光看向他们。

    “抱歉,我的手又滑了。”

    “安阳前辈,趁玉卿祖师和我们与邪魔对战的时候在背后出手偷袭,你是否太卑鄙、太欺人太甚了!”

    一柄柄银光闪烁的长剑指着他,持剑者的法力内敛其中,并不像其他修道之人那般会在武器上显示出淡淡的流转光华,却更加让人觉得恐怖。

    手滑!

    这是安阳和玉卿的这么多次突然袭击中用得最多的借口,大家都知道是借口,只是需要勉强维持着不马上撕破脸而已。现在安阳突然祭出大杀器,死了这么多蜀山弟子,玉卿又重伤,这次的情况仅仅手滑两个字怕是有点说不过去!

    “是啊,我卑鄙,我欺人太甚,你们可还记得是谁先对我出手的?”安阳冷哼一声,脚底冒出微不可查的淡蓝色火焰,不足以支撑他飞起,却足以让他遇到危急情况时更快的升空,“我欺人太甚,那么你们蜀山派又能如何?”

    蜀山弟子气得浑身颤抖,纷纷望向蜀山掌门,好似一声令下,马上就能合力施法、结阵,将这个胆敢挑衅蜀山的游散道人斩于剑下。

    众多门派的弟子、游散道人、正道妖怪都在全力对抗妖魔,有的近身争斗,有的法术对抗,战场上的动静没有现代战争声势浩大,却同样激烈。

    唯有蜀山与安阳,居然在对峙!

    倏的一声,玉卿踏剑飞来,停在蜀山弟子之中,目光凝视着安阳身上的这具钢铁怪物。

    几乎同时,还没有加入战场的昆仑老道和一众修道大能也赶来,望着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突然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劝说的感觉。

    玉卿从剑上踏下,没有再将剑一分为二,就这样握在手上,他嘴角带着鲜血,但剑修的凌厉气势却分毫不减,冷冷的扫视着四周:

    “诸位就不必再劝了,到了这一步,我蜀山弟子死亡上千,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今天若是此人不死,那我蜀山弟子便全部战亡于此!”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说了,若非他死,那便是我蜀山全体战亡!”

    “唉,玉卿道友,安阳道友,现在正值天下关键时刻,正道中人全都在与邪魔争锋,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放下个人争端,以天下除魔安危为重,切莫在这时内斗。”

    此时说话的是一名雍容绝的女子,似乎是藏秀仙府的掌门,人缘极好,但和蜀山关系紧密,据说十个脱离单身狗的蜀山弟子中,起码有九个道侣来自藏秀仙府。

    “冰淑道友说得极是,且看前方的众派弟子、正道中人,甚至是你们蜀山所不齿的妖类,他们全都在与邪魔殊死对抗,而贵派和安阳道友皆是对抗邪魔的主力,如何能在此内斗呢?”

    这是长歌洞府的掌门,寻常与世无争、清心寡欲,与谁都不会红脸。

    玉卿的脸色却越来越冷。

    “哼,顾忌天下,他若是想消灭邪魔,又怎会杀我上千弟子,还在此时对我出手,我现在若是以天下为重,那我蜀山千名弟子的亡魂该归于何处?”

    “而且,依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而为,就像当初对禺狨天王,他明明提前抵达天空,却并不急着出手,还与禺狨妖王谈笑,再加上他的手段狂暴无情、闻所未闻,绝对是邪魔的奸细!”

    安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却并不反对。

    他已经将天下动乱提前了十年,大道准备仓促,若是这样这群正道中人都还阻止不了,那么这场战争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直接投降多好。

    而与蜀山派的争斗才是正和他意,玉卿若是此时真的在这时机不顾众派劝阻对他出手,他也正好召唤出天兵部队血洗蜀山,还师出有名,不至于引起其他门派太大的反感,也不至于太快的与其他门派产生冲突。

    毕竟军团驰援有效期只有三天,而自己还得在这个世界呆三个月。

    就算以后要大举入侵这个世界,那也得等任务结束后、空间之门打开,再一个个收拾掉,以最小的精力达到最大的效果。

    见玉卿意已决,修道大能们叹息一声,便也退去。

    这其中也包括昆仑老道。

    安阳注视着他们离去,淡淡的没有表情,只是悄悄打开了盔甲上的导弹舱。

    玉卿仰头大笑一声,低头死死的注视着安阳,往常的淡然与从容早已不见踪影,因嘴角的血污和披头散发显得更加狰狞,咬牙说道:“这下没谁能救你了,考虑下,答应我的条件,我留你一具全尸和一缕魂魄去投胎转世,如何?”

    他虽然放着狠话,却并不笨,掐着剑诀一挥手便是数道剑光浮现在空中,伴随着蜀山掌门为主导率领弟子仓促结下的剑阵,已经若有若无封死了安阳的飞行之路。

    争斗一触即发。

    倏!

    一道雪亮剑光飞来,目标正是坦克上方能量速射炮的炮管,看来玉卿很聪明,知道要先将这大杀器破坏掉,否则蜀山弟子会伤亡无数。

    可就在剑光飞过去的那一刹那,硕大一辆坦克已凭空消失,剑光轻轻松松越过,刷的一声将不远处一颗枣树拦腰斩断。

    安阳脚底光芒大盛,猛地冲天而起,同时肩上和手臂上的导弹齐齐射出,在天空向他刺来的剑光中轰开一道口子,呼啸着穿过爆炸的火焰冲了出去。

    玉卿面色一变,连忙踏剑追了上去。

    “你们结阵等着。”

    “是!”

    众位弟子开始结阵,以蜀山掌门为主,开始纷纷掷出手中之剑,以浩大的法力支撑运转,当初的万剑归宗之势再次出现,甚至更为凌厉骇人。

    玉卿速度再快,又怎么比得上盔甲,很快便被甩开,而安阳还减缓速度若即若离的吊着他,让他气得浑身颤抖。本就受了伤,气血又一阵汹涌,此时更是差点站不稳坠落下去。

    “无耻小人,你就只会跑吗,有种来堂堂正正决战!”

    安阳冷笑一声,在空中绕了个圈,划出一道优的弧线,又飞了蜀山派的阵营上空,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投下了唯一一个集束炸弹,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启动。

    与此同时,望着旁观的众门派,有人想来劝阻,但终究没有前来,或许也有人帮助蜀山,但终究没有出手,还有远方那站着仰头观望着他的健修长身影,他摸出了手机。

    “系统,使用“军团驰援”道具能力,召唤半个月前选定好的军团!”

    (这章好像有点长,比很多作者两章都还长,唔,也算是一种变相加更了吧。)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9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9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