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临近离开时节

推荐阅读:三世独尊冷教授的舞美人抗战之还我河山超强战神系统桃运无敌高手我有一个异世界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我的邻家空姐正牌辅助装置山村小神农

       安阳最终还是对云顶山无可奈何。

    他没能登山云顶山,没能见到那传说中的神仙桥,自然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神仙。

    但想来如果真的有神仙住在云顶山上的话,早就被他闹出的动静惊动了,而下凡查探了吧?

    不可否认的,他第二次探查云顶山,以失败告终!

    这里的神秘和强大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若是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军队开进神州大陆,在大肆入侵之余自己会避开这处地方吧?也或许自己会心血来潮调集更多部队,对云顶山的禁制施加更大的压力直到它承受不住,再探查这一座神秘的所在!

    不论如何,只要自己开始自己的计划,这整个世界都会受到改变,那自然是有益的,至少对自己和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是有益的,反对的终究是少数利益因此受损的。届时,整个世界不管是道术也好科技也罢,实力自然会大幅提升,当到了一个程度,便不会允许云顶山这样的模糊存在。

    也就是说,云顶山的秘密迟早会被揭开!

    还有传说是龙王居住的东极海底宫殿,北极冰川巨洞,西边落日山谷,等等等等,富有神秘色彩的地方终究会被解决,要么自己亲自动手,要么等待这个世界的后人。

    趁着天兵机甲还未离开,安阳去了一趟昆仑山,一方面将兔子精、小婵和黄岚接出来,一方面向昆仑山讨要“乾坤借法”的法术秘典。

    毕竟乾坤借法这道法术确实算得上强,而自己虽然会,却是死的,终生只有那么大的威力,连当初的昆仑老道都比不上,他自然不甘,如今有自己修习的机会,又怎么能放弃?

    想来自己本身便会这一招,只是不懂原理,那力量流转间的感觉还是记得的,还是熟知的,又有生物辅助芯片的分析模拟,修习起来也会比一般人更容易许多吧?

    虽然知道昆仑山不敢拒绝,但安阳也没强逼,而是施展了一番“乾坤借法”,随口将当初遇上燕赤霞的故事改了个版本说给他们听,以自己获得的法术不全为由,让昆仑山为他补全。昆仑山自然也乐得卖他个面子,反正在他们心中“乾坤借法”已经外泄了,安阳只是修习不全导致法术无法更进一层楼而已,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也能为将来多博得一些筹码。

    不得不说,他们看得挺远。

    腊月,正是寒冬!

    依旧是那座距离昆仑千里的高山,木屋已被加厚了许多层,以挡住严寒、大雪和冷风,此时看起来比之以往,便多了几分臃肿和结实,所幸没影响到多少观。

    四处已被冰封,这么高的海拔,不管在哪里都逃不过冬雪,便有了这份冰天雪地之景。那寒松和榛果林早已被大雪覆盖,像是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毛绒,大地也是,让天地显得异常干净,而那漫天飘落的雪花又为这景多添了一份凌乱的精致,与木屋内的温暖形成鲜明对比。

    安阳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躺椅上,手中捧着一本较厚的线装古籍,津津有味的阅读着,旁边放着一个装满木炭的火盆,燃烧着细微的火焰,到也为房间中增添了不少温暖。

    他是不怕冷的,毕竟南极都去过了,兔子精也不怕,小婵不怕,黄岚更不怕,只是温暖总比寒冷更让人舒服,尤其是在暖暖的房间中看书学习,不必感到任何不适,这种范儿就很好。

    这部古籍上面记载着的是蜀山控剑术的基础部分,搭配一些剑诀和法诀,因为比御剑术和飞剑术都要简单,所以安阳最先选择了这本,这也是蜀山高深剑术的敲门砖。

    很奇怪的是,蜀山不管是御剑术还是飞剑术,都只能对剑类武器施展,甚至对剑的外形还有一些不算苛刻的要求,像是汉剑、大剑之类的就不行,也不能是八面剑,至于刀类就更不行了,和剑外形很接近的唐刀也不行。至于具体缘由,大概只有玉卿、黄晨之类的太上长老,浸**剑道近两百年才能说出个所以然,他还远远没到那个层次。

    控剑术还好,至少有一部分可以用于其他武器上。

    火盆中的火有些暗了,他翻了手中书籍的一页,随手一招,角落里又飞来几块木炭,稳稳落尽原本盆中,将那暗淡细微的火苗压住了,但本身便是炭火,倒也不担心会熄灭。

    对面架子上放着一口古剑,正是当初玉卿的那一柄,很古朴简单的造型,没有任何装饰,就连护手都只有很少一点,至于柄头干脆就省略了。原本安阳以为它的剑柄是青铜制成的,后来拿在手中才感觉出它剑柄的材质更像碧玉,摸起来温润滑腻,大概是这柄剑唯一出彩的地方了。

    安阳翻着书皱着眉,忽然停下来,转过头看着这柄古剑,喃喃念了几句咒语,手掐着剑印向着这柄剑一招手,剑便突然往上飞起,剑身旋转着,划过一道拱桥般的弧线,才落入他手中。

    光看这剑落的姿态,并非直来直往,便知道这绝非摄物之术。这些蜀山名剑往往被锻造者和历代使用者赋予了各种各样的能力,寻常人使用摄物之术也是摄不动它的!

    安阳又喃喃念了几句咒语,右手持剑,左手并做剑指在剑柄上一点,古剑立马轻颤起来,接着他又以剑指在剑身一抹,银亮的剑身立马光泽一闪,复又隐匿其中,就连原本的冷冽都收起了。

    “这控剑术果然不错,难怪蜀山如此痴迷剑道,难怪蜀山攻击之名如此之盛!”

    安阳自言自语着,又开始打量起这柄剑。

    寻常剑的护手、剑柄、柄头都是彰显气质与灵魂之处,更有华丽装饰者,但这柄剑除了剑柄却如此出不了奇,也如此出奇,因为普通剑再怎么也会在这几处雕点花纹,这柄剑却没有,唯有剑柄的材质有些惹眼,其余便如浑然天生,不带修饰。

    这是柄好剑,却是毋庸置疑的!

    蜀山派的人信奉长剑有灵,将之视作生命,每日皆带在身上,绝不远离,甚至若不是有时候不方便都不轻易放下,睡觉都得放在身旁,也正是这种近乎虔诚的信仰,造就了他们的剑术,还有与剑一样刚直的行事作风。

    安阳却不信这点,这也只是柄武器而已,百兵之王、君子之器之类的话或许有几分道理,但剩下九十多分都是无聊之人的废话,他随手一抛,便将这柄剑稳稳抛架子上平放着。

    正在这时,一阵轻灵的脚步声响起,小婵先是探出头看了眼,正好与他的目光相对,那明亮灵动的大眼睛中闪过几分像是做坏事被抓个现行的慌乱,然后怯生生的走了进来。

    “书、书生,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哪里又不懂了?”

    “嗯。”小婵怯生生的点点头,轻声答应了句,肯定了他的猜测,才柔声软糯的说,“我明明哪里都做对了,输出的法力也够了,但是引出的火龙却只有那么大!”

    “借火形龙之术么?”

    小婵抬起眼帘看了看他,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你个小不点,修为又浅,不勤加修炼,也不知道学其他的,就知道学这种自己还掌握不了的威力大的法术!”安阳伸手拍了下她的头,她没有躲闪,却紧张的眯起了眼睛,过了会儿才睁开。

    “我、我明明都做对了,法力也够了,它就是不大!”

    她小心翼翼的试图将话题引法术探讨上,顺便侧面表明,自己已经学会了,法力也够了,是能够掌握这样大威力的攻击法术的。

    “你引出的火龙有多大?”

    “那么大。”小婵张开双臂比划着,又反应过来自己还是个小不点,张开手臂也没多长,便又犹豫着将手放下,说,“只比前天吃的那锅蛇汤里的蛇大一点点”

    安阳脸色有点黑:“谁知道那条蛇有多大,我又没见到,才喝了点汤就没了。”

    小婵的脸连忙涨得通红,摆着手:“不是我,不是我,是黄岚吃掉的,她几口就吃完了,我也没吃着,嗯,嗯,那条火龙大概和这柄剑一样大,有半丈多长”

    安阳点点头:“那确实够小的,比最小的还要小。”

    小婵便抬起头,眼巴巴的盯着他,小手放在身前无意识的绞在一起。

    安阳脸上露出难色:“这有点复杂啊,你又说不出是哪里不懂,直说火龙小,难不成我们得慢慢的排除问题?这样吧,你先慢慢的施展一遍,我看能不能看出是哪里的问题。”

    “嗯。”

    小婵紧张的点头,左右环视两眼,开始念动咒语。

    感觉到空中有淡淡灼热之力的安阳很明智的施放了一个屏障术,开始仔细看着她的施法,感知着她的法力波动,不放过丝毫细节,顺便拿给辅助芯片分析,但凭着直觉和对“借火形物之术”的熟稔,感觉她施法过程似乎并没有出错。

    仅仅片刻,房间内火光一闪,轰然出现一条大腿粗、三米多长的火龙,张牙舞爪,令得房间中的温度陡然上升了一截,还有火光差点扑倒安阳身上,幸好一层无形的屏障将之挡住了。

    小婵一愣,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随即便是差点伤到安阳的惊慌,一阵手足无措,这借火形龙之术便因法力不继而消失了,可那余威和余温却还留在空中。

    安阳擦了擦并不存在汗水的额头,明白是怎么事了。

    小婵眨巴着眼睛,十分拘谨。

    “你本来就是初学者,用法力引动热流化为火焰谈何容易,这大冰雪天的,即便是道法高明之辈也知道不该轻易用引火的法术,你在外面借火形龙,能比泥鳅大已经很不错了!”

    小婵脸陡然红了,也顾不得什么,跌跌撞撞的想往外走,又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顿住脚步,低着头走来:“谢、谢谢你了,麻烦你了,对、对不起了,我也不知道是这样!”

    安阳哑然失笑。

    他低头看着古籍,没多久,兔子精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她头上还飘着几朵未化的雪花,与长长的耳朵相衬托,多了几分冰雪聪明之感,也不知道刚从哪儿来。

    兔子精手中拖着一根长长的东西,像是根带叶子的棍子,仔细看才知道,这居然是根甘蔗!

    天,她从哪里找到的甘蔗?

    安阳呆滞的看着她,看着她很认真的将这玩意儿递给自己,待得反应过来时,不由感叹,只有眼界不够宽的吃货,没有找不到的食物啊!

    这些天来,兔子精最大的改变应当就是稍微脱离了以前作为兔子的许多习性,例如不再到处天天找兔子爱吃的草吃,也开始吃菜,也开始吃熟食,向人类靠拢了,不过她还是不肯吃肉,甚至在看到他们大口大口吃肉时还会露出惊诧和嫌弃的表情。

    对于甘蔗这类水分大又毫无纤维的水果她是绝计不爱吃的。

    安阳接过甘蔗,拉过她,为她将耳朵和头发上的雪花扫落,不然因为室温很快就会化成水,兔子应该是一种很爱干燥的生物,而且他还知道,这很可能是这女妖精故意不拍掉的。

    这一番行动中,兔子精就睁着那红宝石般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任他施为,等他收手时才抿嘴一笑,随后拉过一根小板凳在他身边坐下来,仰着头看他看书。

    她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逆天魅力的,也不会意识到,其实她那一笑,已经够某些人起码半个小时看书都稳不下心神了,而如果换了寻常人,怕是很轻易就会因此而为她倾倒终生。

    如此平静的修行日子终究是短暂的,也是过得很快的,转眼冬雪便已融化,树叶变黄变红又慢慢落下的高山树木开始抽芽,绿草慢慢探出头,沉睡一季的世界开始复苏。

    山下的人该是换了春衣,出身名门的风度公子和腹有诗书的翩翩少年应该出门踏青了,或许做的那句诗又能引得哪位大家小姐的青睐,或许便能一亲芳泽或一飞冲天,或许一篇诗词便在辗转间一夜成名,但更多的读书人还在读书,以期待考取功名,便从此鱼跃龙门。

    桃树夹缝间多了个粉嫩的花苞,欲放!

    这也意味着,安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正在渐渐临近。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29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29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