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惩罚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系统之我是妲己控尸领主奥运天王都市之百变神君火影之大美食家种运之眼领主养成手册诸天万界穿梭门克拉船长

       四周的围观群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像是在看电影中的某个狗血情节一样,先是一群二代上来明目张胆的泡人家的妹子,再是一个长得很高的女子强势“扭断”了一个二代的手指,差点引发一群二代们的混战。随即一辆豪车撞过来,将那辆价值千万的超跑撞得稀巴烂,伴随着一名气质冷冽锋利的男子霸气登场

    任谁都看得出,这群行事无忌的二代们惹到比他们更了不起的人身上了!

    安阳转头看了眼小倩,眼神中带着询问。

    小倩自然完理解到了他的意思,却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叫的人不是廖恒,自己也不知道廖恒会出现在这里。

    安阳感觉更有趣了,有时候某些巧合,总能为一些突发事件添上些许戏剧性的色彩。

    廖恒没有理会其他任何人,目不斜视,也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啪一声停在他们面前,就在众二代紧张的注视下,低头喊了声:“老板,老板娘。”

    安阳淡淡点点头扯出一抹微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今天恰好从这里过,就看见老板在锦官城的辖区内被一群二代们触犯,实在是我的失职”说着,廖恒微微弯下腰,鞠了一躬。

    安阳摆摆手,说:“这不怪你,是我之前太低调了。”

    话说至此,二代们已经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不已,即使是那辆保时捷918中的年轻人都不敢有异动,哪怕徐青的手指正在不断流血染红座椅,还因车祸受了点伤,此时躺在座椅上昏迷不醒,颇有种生死未卜的感觉,也不敢送他去医院。

    他们在廖恒还未下车的时候就在想,若这上面真是廖恒,那自己估计惨了!既然廖恒愿意为了这人而来,甚至一言不发直接撞上了徐青的车,那他和这名左拥右抱的男子一定关系匪浅。谁不知道现在的廖恒权势滔天,放眼整个益州乃至西南,有几个人在他面前不低头?

    不是能否比得上他,也不是给不给他面子,而是在他面前低不低头!

    这在中国现在的官僚体系中是很夸张的一件事,用官方话来说就是大家都是同志、党员,都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的,职位有高低,但本质上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谁见了谁要低头一说。但廖恒就是做到了,不光是权势,据说还有其他一些手段,让很多达官显贵都敬之如神明!

    可廖恒竟称呼面前这名男子为老板,称呼这名女子为老板娘,竟还如此恭敬!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有消息灵通的二代渐渐骇然,不敢置信的看向安阳。

    在西南官场上有个传说,以廖恒为首的官僚体系其实是为某人服务的。任谁都知道,当初廖恒不过是工商局一个副处级干部的儿子,哪怕现在他爹廖承建也不过就是锦官城工商局的副局长,但廖恒却几乎掌握了整个益州乃至西南的官场权势,不就是因为搭上了那人么?

    这个传说曾一度添上了神秘甚至奇幻的色彩,但他们万万没想到,传说中的主人竟如此年轻!

    或者说,是自己猜错了?

    几个隐约看出点什么人心里抱着一丝侥幸,甚至祈祷自己猜错了,不然自己若是冒犯到这样的权势滔天级人物的话,别说他们的家世了,就是他们的爹全来也顶不了用!

    其余还浑然不知自己犯了什么事的人虽然紧张害怕,但还没到吓破胆的地步,在他们心中,自己再怎么闹事也就是“小孩子玩闹”的地步,即使自己祸害了那家良家妇女、将人打得头破血流,或者整得某人活不下去也一样。真正有权势的人是不太可能和他们计较的,他们也不会去冒犯哪些人,最多也只是和同一辈的少爷公子较真而已,闹不到更高一层去!

    就像今天,哪怕廖恒到了,估计也和以前差不多,自己当场吃点亏,然后被叫去,被家里老头子狠狠收拾一顿,这件事也就过了。说不定以廖恒现在的身份,他们连当场吃亏都不至于,毕竟廖恒自持身份,对他们动手的可能不大。

    只是这一次的惩罚,可能比以往来得都要重!

    若是廖恒真要让他们吃点亏的话,以廖恒的手段,也很可能会让他们铭记终生。

    只有那几个隐约看出点什么的,在这小圈子中地位也是比较高的,寻常闹起事来最嚣张的,此时才最是惊恐!

    廖恒转过身,站得笔直,眼神如刀的扫视一圈,这些人便各自将手中的棒球棒、高尔夫球杆放下了,好似等待惩罚一般。

    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便只听见一阵汽车有力的轰隆声,一队动力强劲的越野车开了过来,速度很急躁,临近了也丝毫不减,直接撞开了他们的跑车,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下。越野车的门几乎同时打开,从中走出一个个站得笔直一看就有军人气息的男子,一言不发,刷的一下就将他们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带头的看了眼小倩,确定了她安然无恙并没有受到任何侵犯,这才松了口气,又眼神凌厉的扫了眼这群二代,大手一挥!

    “统统带走,不肯走的,横着拖走!”

    “是!”

    一阵整齐的答声,真当好似军队一样,格外震人心魂。

    像是军人一样的男子们立马动了起来,朝这十来名二代走去,就连保时捷918中昏迷不醒的徐青都没有放过。

    二代们开始惊恐起来,看这群人的一身气质和一言不发就带走的行事作风,像是土匪一样,用屁股都想得到落到他们手中绝对没好下场,就算自己的老爹能将自己赎出来,到那时候自己估计也已经不成人样了。

    有人甘心认命,内心只有惊恐,还有人毫不配合,试图做最后反抗。

    但很令人意外的是,认命的都是往常最嚣张,家里权势最大的,而反抗的都是开着几百万的车,家里也只是个小官的,车还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

    “大哥,都是锦官城有头有脸的,别做这么绝,今天的事好好说,来日好相见”

    这名二代不知是对安阳说的还是对来拿他的男子说的,态度早已没了方才的嚣张跋扈,却还是端着姿态。

    只可惜,他弄错了对象!

    “就你这样的,也能算有头有脸?谁要和你好相见,准备把你爹叫来吧,滚上车!”

    一群身材高大的男子见有人不配合,已经开始使用强制性手段了。

    “你们干什么,我爸是锦官城检察院的,我记得你们,放开我,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一名二代大声喊着,猛地捡起了地上的棒球棍,威胁道,“你们别过来,否则拼起来我可不怕,把你们打残也就那么一事,可要是你们伤了我,我一定不会放过”

    他话还没说完,一群男子中带头的那人直接一把抢过了他的棒球棍,猛地挥舞过去,那一瞬间能听见巨大的呼呼破空声。

    砰!

    一道沉闷而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鲜血飞溅,那名长得挺不错的二代直接倒了下去,猩红的颜色很快在地面上蔓延开来!

    谁也不知道带头男子这一棍用的力气有多大,但光是这一棍将人打倒在地不省人事、鲜血横流的场面就已经够可怕了。尤其是仔细一看,那名二代脑袋被击中的位置都有轻微变形,像是凹进去了一般,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顿时,那些二代都呆住了,楞楞的看着这一幕,再也不敢反抗,只剩下深深的恐惧和发寒。

    他们虽然也飙车打架,但大多是意气之争,好个面子,很少将人往死里打,而这明显已经不是往死里打这么简单了,而是干脆的在杀人!他们已经在怀疑自己这名同伴还能否活得下去了。最主要的是,他们寻常打的对象大多是些没权没势且性格懦弱的普通人,看准了那些人无力反抗,也不敢报复,哪像今天这样,明明知道那是检察院高官的儿子还敢下此狠手!

    “拖走!”

    随着带头男子如是喊道,两个人立马冲上去,提着那名二代的脚,像是拖死狗一样拖走,蛮横的扔进了车中。

    带头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低声说道:“别管这群人渣的身份,按我说的做,不走的就横着拖走,别怕事,别留情,弄死一个是一个,打死了也有人给你们担着!”

    二代们咽了口口水,浑身冷汗直冒,越发惊恐起来。

    那可是跑车俱乐部的大少啊,虽然跑车来历不正,也经不住查,但身份是摆在那里的,对于他们的内心来说,他们这群人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将普通人活活打死也没有将一名二代打残来的冲击力更大。但就是在这一刻,他们意识到自己其实和普通人也没多大差别,甚至和有些被自己欺负的人一样懦弱!

    有一名站在后面的二代犹豫良久,在这时恐惧终于战胜了理智,踮起脚尖大喊道:“表哥,廖恒表哥,我是陈汉杰啊,表哥救救我,我前年过年的时候来四舅家吃饭还见过你!”

    “表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话一出口,他便紧张的看向周围的男子,生怕这些人像之前一样,拿着棍子直接将自己打得生死不明再拖走。

    幸好,因为这一声廖恒表哥,身边的男子都没有对他动手,包括将他反手拿住的男子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询问式的看向廖恒。

    这无疑让陈汉杰心底升起了几分希望,连带着其他二代也都多了几分侥幸心里。既然廖恒是陈汉杰的表哥,万一廖恒将陈汉杰保下来的时候顺带着就把自己也一并保下了呢,再不济说说情也好啊,总好过像被打得半死吧。

    一时间众人皆大喊起来,丝毫不顾脸面。

    “表哥,救救我吧,求求你救救我吧。”

    “廖恒表哥,我和汉杰是好友,我爸和廖承建伯父也是至交,帮我说说情吧,表哥!”

    面对他们的哭喊,廖恒只是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正冲他大喊的陈汉杰。明显,他和这个表弟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样亲密,甚至都差点认不出来。直到想了一会儿,他才想起这个前年才见过一次面的表弟,却并没有说什么,直截了当的转过了身,当做没有看到。

    陈汉杰顿时绝望了,其他二代们也心如死灰。

    一群身强力壮的男子顿时明白了该怎样做,硬拉着陈汉杰和一众二代们塞进了车厢中,开始轰然离去,只剩下几人。

    廖恒转过身,抿着嘴,指了指不远处,那里正有几人拿着手机拍照。

    剩下几名男子立马会意,朝那几人走了过去。

    只有带头的男子留了下来,看向小倩和安阳,又看了看廖恒,却自觉的没有说话。

    安阳深吸了口气,冷冷的说:“把他们爹妈找来,这件事情还得从源头解决,也正好肃清一下益州的风气,一个二个都开着跑车,现在官场工资这么高了吗?”

    廖恒立马低头道:“明白,这是一个杀鸡儆猴的好时机。”

    “这种坏人兴致的事情,我希望以后还是少见到为好!”

    “他们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安阳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了,转身带着小倩和三只女妖精施施然离去。

    几人兴致不错,身份、心境也都和常人不同,倒也不至于被这点小事影响,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想告诉他们,我的兴致被破坏了,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情。

    他没有说怎么处理这群二代,但想来已经犯到了自己头上,手下这群人也不敢轻松了事,所以他只提及了纵容这群二代的爹,便是想要着重处理,直接动这群二代赖以嚣张的本钱,直接将他们的靠山挖倒,彻底将他们打落凡尘,而之后的事情

    他们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这已经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廖恒打了个电话,便踏上了男子们开来的越野车,看了眼安阳等人的背影,随着车辆轰隆一声,直接呼啸而去。

    黄岚这才意犹未尽的收频频往后看的目光,看向安阳,感叹着说:“你的权势果然很大,突然发现这比起直接的力量也并不差,还有,嗯,刚才那些车好带劲,我也要学开车,开大车!”

    安阳过神来,笑着道:“给你弄辆民用装甲车来开!”

    几人渐行渐远,已经到了锦官城最有名的购物街。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0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0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