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空投

推荐阅读:农园似锦沧海无缘外交官的小萌妻校花之无敌仙少单挑好莱坞行走阴阳重生之魔教教主超级全能巨星无敌升级王超神觉醒

       昆仑山的三位老道在中途相遇,顿时愣住了。

    相视,苦笑。

    跟随他们的道童还在愣愣出神,想不通是什么能让开水在两百多年道行的修道大能手里洒落,是什么能让琴弦割破他们刀枪不入的皮肤,又是什么能让向来从容的昆仑太上风急火燎的往对方那里去,却又在半路碰上。

    寻常不管是哪一件事,可都是决计不可能发生的啊!

    难道是天下又有动乱了?

    一声苍老有力的声音打断了他们已接近事实的猜测。

    “嫩芽儿,快去准备茶水,我们在罗荣树下有要事相谈。”

    “是,师叔祖。”

    那颗和枣树没多大分别的罗荣树下。

    上等的初春绿茶冒着淡淡的热气,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却无人问津。

    三名老道俱都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模样。

    “师兄、师弟,莫非你们也这么觉得?”

    “唉,命理轨迹中对此次动乱毫无记录,偏偏还如此势不可挡,数千年来还是头一次啊!”

    “师兄的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了,我怕也如此认为,不是你我道行不够,堪破不了天道命理,而是在原本轨迹中根本就没有这场动乱,连那天道都不知道的事,你我如何能得知?而我实在是想不出来,除了那位仙师,还有谁能彻底超脱大道,且有如此令天下势不可挡之力?”

    “可可我在天道中看到了毁灭,看到了无法阻挡的兵祸!”

    “我看不然,这其中必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师弟说得在理,那位仙师并非疯狂邪魔,如果真的把神州毁灭了,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两位师弟你们的意思是?”

    “老道以为,仙师毁灭的其实不是神州,而是天道!”

    “嘶!”

    最年长的那名老道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止是他,其余两名率先看出来的老道也十分惊骇,浑浊老眼瞪得如铜铃。

    他们参悟天道命理数百年,每句话只说一半便能听懂对方的意思,自然知道这所谓的“毁灭天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将天道摧毁。天道虚无缥缈捉摸不定,是否存在都还有争议,没人能触碰得到它,它也没有实体,更不可能被毁灭。这里说的“毁灭天道”是指以超脱天道之外的东西将世界的进程改变,没毁掉天道与世界,毁掉的是天道对世界的掌控,而对于天道来说,这和毁掉世界的差距也不大。

    或许当初一个安阳对世界的改变并不大,它很容易就能做出修正,但这么多的部队,高官,突如其来的战争,随之而来的现代化改革、科技与道术的教育推广,科技物品植入,都是不属于这个天道管辖范围之内的,它一时半会儿恐怕修正不过来。且这样的改变还不止是一次两次,以安阳为首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会不断的改变这个世界,让那虚无缥缈的天道疲于应付,彻底失去对世界的轨迹规划能力。

    如此一来,天道最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再有能力掌控神州进程,相当于直接被废了。

    几人面面相觑,良久,才化作一声悠悠叹息。

    “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也不一定,师兄师弟,我们还是合力来一场推算吧。”

    “唉,也好。”

    遥远的缥缈峰大概也是这样的情况。

    不过缥缈峰在天道命理上的造诣还要远甚昆仑山,他们堪破的更多,直觉也更敏锐,看不到动乱的来历,却看到了地处藏秀和蜀山,那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修道圣地了,两者相间不过数千里,凡间的轻骑部队都最多十来天就能到达

    于是乎,他们直接放弃了推演的打算。

    果不其然,还未到傍晚,一支以利刃机甲为主,重锤机甲为辅,夹杂着两台审判机甲的编队就已兵临缥缈峰下。

    正当弟子们在惊疑不定中严阵以待时,太上长老那方却下达了最高命令。

    放弃抵抗!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这支充满科幻感与力量感的天兵部队就踏上了缥缈峰的大殿,并奉上十余枚徽章,用以掌控缥缈峰高层。

    这场胜利,大概是来得最轻松的了。

    缥缈峰也凭借着最后对天道命理的窥探,成为了唯一一个天兵没有开火就收复的修道圣地,并得以保存所有力量。

    滇州府,大邑王朝二十六州府之一,地处中部,向来繁华,街头人来人往。

    最近临近大邑王朝一个叫“商解”的节日,导致滇州府城到了中午时分依旧人满为患,人们摩肩接踵,像是清早赶集一样,过两天还有全年最大的庙会由南佐寺主持召开,更是每晚都有灯会表演,是以来往者络绎不绝。

    年轻男子希望能在庙会上邂逅一位绝代佳人,像是风流志谈中写的那样,青衣书生则望着能在灯会上作诗扬名,一跃进入达官贵人、名媛闺秀的目光下。妙龄女子也希望能在庙会上遇到一位翩翩公子,或者能寻得风流读书人共度良辰,毕竟这是她们少有能肆意玩乐的时节,要么好好地放松自己到处游玩,要么就得为自己物色一位如意郎君,否则“商解”对她们将毫无意义。

    还有着出家人走上街头,趁着这人多的时候化缘讨钱,或者说些听不懂的佛理道意来蒙蔽世人,希望能为自己寺庙多添点香油钱。

    街道上弥漫着肉包子的香气,当然还弥漫着人身上的汗味,街边卖阳春面或者茶水的店铺人满为患,无论是谁此时好像都很幸福,哪怕是饿得黄皮寡瘦的,身上最好的衣裳也补着补丁的,也都洋溢着笑容,就连那乞丐也不装可怜了,笑嘻嘻的伸出手中破碗。

    一名穿着黄色僧衣的僧人盘膝坐在地上,四周围着一圈人,大多是些无聊到没办法的,听着他在众人当中讲些有趣的话。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座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说些什么听不懂的话,你个和尚,还没答我的话呢,佛到底在哪里?”

    “佛陀只在我们心中,师父曾经教育过小僧,佛陀并不是千变万化、有求必应的神,也不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佛陀是一位智慧和德行圆满的觉悟者,是一位教导断除烦恼方法的导师,每当我们洗净心灵,便能追随到他那闪耀的纯净金光。”

    “啊呸,前言不搭后语,那你说佛不是神,神仙又在哪里?”

    “阿弥陀佛,小僧只在虔诚时见过佛,却从未见过神仙,小僧也不信神仙,既如此,在小僧心中,世上是没有神仙的!”

    黄衣僧人说完,却发现众人并未聆听他的话,他也不甚在意,自己在此本就是想度化世人,可这也与缘有关,听得进是他们的造化,听不进自己所做到了也无愧于心。诚然,自己所讲的很多话,是比不过那街边杂耍有吸引力的,是以常人移开目光,他皆以为那人与佛无缘。

    但很快他发现,这些人没有被杂耍吸引,而是呆呆的望着天空,发出阵阵惊叹声。

    好似有一声声呼啸传入耳中。

    黄衣僧人立马抬起头,却见一道道反射着光的身影在空中极速飞过,有的小得就像爬虫,有的大小如街头老汉捏的面人,却都是人影,以面朝地面的方式翱翔天空,像是在俯瞰着大地,在碧蓝如洗的天幕上留下道道白痕。

    这、这是

    黄衣僧人还在犹豫,而地面的众人早已惊慌失措,还有的伏倒在地。

    “神仙啊神仙,神仙显灵商解了!”

    “天兵天将,这些人一定是天兵天将!”

    然而这些身影却并没理会他们,自顾自的一道道划过,大多排成整齐的队形,并不停留,有些飞得低的会引起刺破耳膜的尖啸,却被当成了彰显神仙身份的雷鸣,在令平民们纷纷捂耳的同时更加虔诚的跪倒在地,渴求平安的有之,忏悔罪恶的也有之。

    就连黄衣僧人也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这是佛在世间的倒影,是佛显灵度化世人的善举,是宣扬自身的佛门,是净化杂欲的钥匙。

    他在心里对自己如是说道。

    然而直到一声轰隆隆的雷鸣声,未彻底加装“无声飞行技术”的运输机编队呼啸而过,在众人的眼中就像巨大的银色鹰隼,他们想翻遍传说来找出这神鸟的记载,却限于知识面太窄而不得不放弃。

    但在黄衣僧人眼中,这就是佛的象征,是佛割肉善举的因果,是滚滚雷音寺的僧侣禅唱吟哦。

    运输机编队呼啸而过,却投下了上百道如雨点般的身影,盔甲在阳关照射下反射着亮光,高速坠落的身躯使他们如一道道光芒滑落,在临近地面时才开启用作辅助动力和应急调控的推进器。只见白色的耀眼光焰一闪,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便为他们抵消了下坠的巨大冲击力,接着是沉重的金属身躯从十米高的地方轰然落地,砸在地面震颤不已,有些甚至踩碎了老旧不堪风雨的青石板。

    轰隆!

    轰隆!

    一道道反射着光的身影纷纷落下,落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像是一名名穿着金属盔甲的天兵,全身被覆盖得严严实实,冷漠无言,立马从背后抽出了手持武器,打开能量开关和电子保险,开始四处巡视并扫描威胁。

    可入眼的,只有一群惊慌失措的平民。

    (中秋节到了,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都能吃上的月饼。要是有读者高兴,打赏一份月饼钱,金色就不至于端着碗在大街上乞讨了。对了,还要祝晴晴老师生日快乐,happybirthday!)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1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1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