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席卷艾泽拉斯的灾难

推荐阅读:基因武道勒胡马开个诊所来修仙与萌娃的文艺生活职业挖宝人龙刺兵王奶爸的文艺人生绝品毒医最强帝师山野小村官

       远方雪山之巅上的云层已经开始泛红了。

    安阳起身拍了拍衣裳,将有些褶皱的衬衣抹平,才推开厚重的木门走了出去。

    他今天必须前往黑色沼泽,查看兽人的动向,至少要弄清先头的那支大军是否跨过了传送门。

    艾瑟薇很诧异的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微笑的他,有些慌乱的道:“法师先生,您请稍等,早餐马上就好了,我为您准备了火腿肉,刀鱼汤和黄油面包,也不知道您吃不吃得惯。”

    安阳眼睛眯了眯,这顿早餐的丰盛程度超乎了他的预料。

    他显然不是一个理所当然接受别人的好的人,但出于礼貌,他还是立马颔首道:“非常感谢您的热情,这是一顿十分丰盛的早餐。”

    安阳能意识到对这个荒野上的村庄来说,对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这样的一顿早餐究竟有多么丰盛,或许能值他们父女吃很多顿麦饼,而艾瑟薇居然就这样把这么珍贵的食物端上了自己这个陌生人的餐桌!

    一个昨天才认识的,很可能今天过后就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人?

    难道法师的身份在这里有这么受人敬仰?

    还是这里的人实在热情好客?

    无功不受禄,一个正常的人想必都很难在初识的情况下接受别人这么不遗余力、不计报酬的对待吧,而这里人的淳朴和善良却又让人难以拒绝,生怕任何一句不适的话都会让他们误会,伤害到他们纯净的心。

    而当这份早餐用一块像模像样的木板端上桌子时,安阳再一次诧异了。

    因为不论火腿肉、烤面包还是刀鱼汤都只有一人份的,也就是只够他一个人吃!

    他皱起了眉头,立马就想拒绝,可抬起头却只看见艾瑟薇那张有着淡淡绯红色雀斑的脸。

    那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睛,纯净如雪域高原上的湖泊,犹如临近岛礁的大海,她的脸上带着点点不安,时不时的看向桌面上的早餐,些许期待和惶惶的情绪夹杂其中,透出善良而有些自卑的心。

    尽管她已经做得非常认真了,也拿出了平时父亲都舍不得吃的最珍贵的食材,但她还是觉得她做的鄙陋食物远远无法和王都中的贵族佳肴相比,生怕自己会怠慢了尊贵的法师大人。

    安阳几乎一瞬间就看透了她的内心所想,他愣了愣,露出一个笑容,将原本的话全都咽了下去,低头拿起勺子喝了一口刀鱼汤,露出享受的表情,又尝了尝面包和火腿肉,这次啊转头对艾瑟薇说:“嗯,很味,我去过很多地方,但很少尝到这么味的食物!”

    艾瑟薇这才露出笑容,脸上的担忧和不安一扫而空,显得异常的纯净,她后退了两步,说:“法师大人您请慢用,父亲快要醒了,我还得去为他准备早餐。”

    安阳点了点头,看见她取出有些杂质的麦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平心而论,火腿肉有点咸,但在他嘴里却淡如嚼蜡。

    还是那句话,人们并不一定都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但善良总是很容易打动人的心。

    而他甚至有些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个可以说无关的人倾注这么多,尽管自己编造了一个“法师”的身份,可这个身份也并不代表权利,无法为他们带来什么,可以说他们这样做完全无法获得报。

    如果自己是暴风城的某位贵族,那么如此不遗余力的招待自己还能理解,可自己什么也不是。

    安阳有些恍然,凭心而论,自己在其他世界穿梭那么多次,掌过大权,见过人性最阴暗的一面,却似乎忽略了有时候人的淳朴和善良所带给人的冲击有多么强。

    耳畔似乎响起艾瑟薇轻轻地哼歌声,没有歌词,只是一段曲子,但莫名的调子十分悦耳。

    安阳很快将早餐吃完,为了表示敬意,他吃得很干净。

    只可惜,这份刀鱼汤并没有对他的体力和法力有恢复作用,也没有增加他的敏捷。

    这时艾瑟薇的父亲也起床了,惺忪着脸走出来,破旧的衣裳散乱的披在身上,胡子头发也乱糟糟的,隐约能看到胸毛,直到在看到安阳的一瞬间他才清醒,连忙站直,胡乱整理了下衣服,喊道:“法师先生。”

    安阳擦了擦嘴,向他了一礼:“隆奇先生,早上好。”

    老隆奇有些不知所措,面对他这么有礼的话语,竟不知该如何应。

    安阳也没有说什么,很淡定的站起身,为了不使他感到拘束,他决定不呆在这里。

    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在这个并不提倡人人平等的时代身份地位带来的自卑有多么严重,它不止会使你抬不起头来,还会使你手足无措,好像别人的一举一动都与你有天差地别,无形中映衬着身份的鸿沟。

    安阳默默的取出一块黄金,想了想,又将之收起。

    “艾瑟薇小姐,我今天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但在这之前我想找长者谈谈,他现在在家中吗?”

    “长者大多时候都在家中,就是昨晚酒会的地方,法师先生您沿着湖畔走,经过两栋房子,看见有一颗很茂盛的树的地方,那里就是长者的房子。”

    安阳颔首说:“是的,我知道的,很感谢您。”

    艾瑟薇站了起来,擦擦嘴角的麦屑:“您想要去哪儿,需要我为您带路吗?”

    安阳摇头微笑:“感谢您的热情,但我要去的地方很远,而且我不会步行,您恐怕无法和我一起。”

    艾瑟薇睁大了眼睛,没听懂他说的不会步行是什么意思。

    安阳已经微笑着退了出去。

    踏出房门转身的那一刻,他的表情顿时平静下来,掐动指印喃喃念咒给自己施了个清风术和神行术,身上青绿色的光芒一闪而没,某种神秘的力量顿时让他轻如鸿雁,而神行术则让他脚底生风,咒文闪现间,一步跨出明明不大,却轻而易举的离开数米。

    早上出门的村民见了无不惊奇,被法师的神秘而震撼,更加深了敬畏之心!

    安阳已经决定了,不再是言尽于此,生死随他们自己选择,而是必须尽快让这个村子里的人搬走,无论他们愿不愿意,相不相信他的话,他都必须让他们离开!

    而且他也要尽快去查明黑色沼泽的兽人动向。

    以他的速度几乎是片刻便已看到了那颗茂盛的树,郁郁葱葱,树前是一栋两层楼高的木屋,比之艾瑟薇家的低矮茅草房气派不少,很有魔兽世界中的风格,正是昨晚酒会的地方。

    安阳敲了敲门,得到应之后便在门口等了起来,很快便是一阵略显蹒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夹杂着拐棍柱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音,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长者满脸皱纹的脸。

    “噢,原来是法师大人。”

    “我该叫您长者大人还是该教您雷奇先生?”

    “不用那么客气,您叫我老雷奇就可以了,他们都这么叫我。”

    “我还是叫您雷奇先生吧,那么,雷奇先生,我是否可以?”

    安阳语气中带着询问,对着门内指了指。

    长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门彻底打开,让开身子对他做出请的姿势:“法师大人,是我怠慢您了,年纪大了反映迟钝,还请原谅,您请进!”

    安阳踏了进去,闻到屋子里还残留着些许朗姆酒的味道,四处打量了眼,微笑着说道:“雷奇先生,我昨晚和您说的事您还记得吗,因为我昨晚看您喝了点酒,所以不好意思。”

    长者想了想,一拍脑袋:“记得记得,当然记得,只是头还有点昏沉而已。”

    安阳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可是雷奇先生,您好像并不太在意,也没有急着告诉村民们啊。”

    长者脸色严肃下来,说:“法师大人您误会了,是我昨晚睡到现在才睡醒,我马上就去找他们商量。”

    “我希望您能尽快把此事处理好,您知道的,昨晚我在隆奇先生家中受到了很好的招待,我很愧疚,这让我觉得我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至少我无法坐视他们被那场灾难毁灭,而且在我的预见中,那场灾难正越来越近了!”

    “啊,那我马上就去通知大家,让他们来做决定!”

    长者立马开始整理衣裳,取下墙壁上挂着的帽子就想往外走,却被安阳叫住了。

    “等一等,雷奇先生!”

    “怎么了,法师大人?”

    “我预见到灾难来自黑色沼泽,我觉得我必须过去一次,之后我要去铁炉堡和暴风城,找到目前的艾泽拉斯指挥官洛萨,以及莱恩国王,你知道这些地方分别在什么方向吗?”

    “这几个地方么,我年轻的时候到处走过,倒是可以帮到您,而且听您这么说,事情似乎很严重。”

    “是的,这场灾难会席卷艾泽拉斯!”

    “那么我们应该报告国王,我算算日期,嗯,今天正好会有闪金镇的士兵在此巡逻,如果他们没来,艾尔文森林还有王国驻军小队,我们可以向他报告。”

    安阳皱了皱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用,但也没有反驳他。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3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3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