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简直闪光的安阳

推荐阅读:重回巅峰太辛苦不朽之路神级修炼系统带着名将混三国一胎二宝来报到疆海之王不良帝后超级科技创意八零军嫂有点苏

       章节名打错,应该是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支几乎每人都覆盖着华丽重甲的部队在密林深处穿行,脚步整齐作响,盔甲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虽然比之来时他们的队伍规模严重缩水,但每个人依旧面不改色,一步一步的前行,骑在战马上的骑士或军官也挺直腰板,不时眯着眼睛凌厉的打量四周,预防着有可能到来的又一次突袭。

    在队伍的中央,三匹马儿拉着一个巨大的笼车前行,笼子晃晃悠悠,里面关着一个兽人,一个混血儿。

    两个骑着马的人相伴笼子左右,一个穿着蓝色金纹的华丽盔甲,一个则穿着简单白袍。

    “兽人,你是霜狼氏族的人?”

    安阳如是问道。

    洛萨和迦罗娜顿时诧异的看向他,笼中的兽人也抬起头。

    他用的是兽人语言!

    迦罗娜和洛萨几乎同时开口问:

    “你怎么会我们的语言?”

    “你怎么会兽人的语言?”

    安阳耸了耸肩,看向微皱起眉头审视着他的洛萨:“我说过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我既不是艾泽拉斯人,也不是德拉诺人,既然我都会说艾泽拉斯的语言,我为什么不能会兽人的语言?”

    洛萨顿时惊愕的扬起头,然后轻嗤道:“说得很有道理,难道你还有学会语言的魔法?”

    安阳并不答,而是开口用中文、英语、日语、帕尔兰斯语等等他会的语言在洛萨面前秀了一圈。直秀得洛萨一脸黑线与懵懂茫然,他才闭口,耸了耸肩,再一次用行动向艾泽拉斯雄狮致以了他最诚挚的鄙视。

    “嘿,兽人,你还没答我,你是霜狼氏族的人?”

    兽人低着头用余光死死的盯着他,沉默不言,一副打死我也休想让我开口的姿态。

    那目光很阴鸷,与他此时狂暴凶悍的面容截然不同,像极了受困陷阱中的狼。

    安阳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他自顾自的说:“应该是霜狼氏族的人,我刚刚和洛萨聊了聊,他说你有一匹白色的狼作为坐骑,而且似乎也只有霜狼氏族的人没有接受古尔丹的邪能馈赠了,如果你不是霜狼氏族的人,在刚刚就应该已经死了。”

    这名兽人终于动容,开口沉闷的道:“人类,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部落的事情?”

    安阳笑了,瞥了一眼旁边听得一脸不敢置信的迦罗娜,说:“我叫安阳,他们都叫我先知。”

    “先知?”兽人重复了句。

    “是的,就是能提前知道以后发生的事的人。除此之外,我还能窥探到我所没见过的知识和人,就如你们霜狼氏族和古尔丹的邪能。”安阳顿了顿,露出思考之色,叹息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酋长应该叫做杜隆坦吧,说起来这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酋长,他拥有着寻常兽人所没有的智慧,以及一颗正直的心,所以他才拒绝让你们接受邪能,而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其他兽人发现不了的事情。”

    “什么事情?”兽人惊诧了,再次问道。

    “古尔丹的邪能。”

    “古尔丹的邪能怎么了?”这名神经粗大,心性耿直的兽人轻轻松松就被安阳带偏了。

    刚刚他还打定主意无论怎样也绝不松口,绝对不和这群弱小的人类说任何一句话,但现在涉及氏族,对方还准确而神奇的叫出了所有人的名字,他话匣子一开就再也合不上了。

    “看看,看看四周的茂密森林,看看四周的青葱和生命,是不是很久没见过了?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古尔丹使用邪能控制了你们,他使用邪能摧毁了你们的家园,古尔丹在哪里使用他的邪能,哪里就将变得和你们的世界一样寸草不生,他的邪能会毁灭一切,恶魔能量绝不是叫叫而已,那是真正恶魔赋予的能量!”

    安阳说着这句话时的语气越来越急,越来越重,最后几乎是压着沉闷的嗓子低喊了出来。

    这也让这段话更加具有震撼力。

    兽人睁大了眼睛,他感觉自己年纪大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但仔细想想却确实如此。

    不过他可不会忘了自己和这名人类的身份,必要的警惕他还是保持着的。

    “那又怎样?”

    “那意味着古尔丹将会把这个世界也一并毁灭掉!”

    “这个世界本就不属于我们,毁灭掉又如何,关我什么事?”

    “你忘了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你们自己的家园破碎了,于是通过黑暗之门来到这里,想占据这里,但如果这里也被毁灭了呢,你们依旧无家可归,依旧颠沛流离,依旧会失去这一切!”

    兽人已经不再说话了,他低垂着头,那张布满皱纹和刀疤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思考。

    他想反驳这名人类说的话,但内心的正直和诚实告诉他,这人说的都是真的,真得让他不得不认同!

    “人类,你想说什么?”

    “你好好想想吧,到时候你们又该怎么办,在古尔丹的带领下寻找另一个世界吗,然后呢,古尔丹会因为他的野心不断的毁灭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你们将沦为他战争的工具,而你们的目的,永远也无法达到!”

    兽人终于过神来,他耿直,但并不傻。

    从这些话中,他已然看穿了这名弱小人类的意图。

    “你想挑拨部落的关系,你想让我们霜狼部落去反抗古尔丹?”

    “不是我想,而是你们的酋长,伟大的杜隆坦也是这么想的!”

    “不,酋长不会这么想的,我们还不够强大,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对抗古尔丹,酋长不会这么做的,这么做会将霜狼部落推入火坑,以古尔丹的性格会将霜狼部落所有人屠杀掉!”

    “那如果他不这么做呢,整个部落都会跌入火坑,你们将成为古尔丹的战争工具!”

    兽人一时沉默了,他再一次无法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或许杜隆坦真的会这么做。

    安阳的语气温和下来,抬头望了眼天空,感叹似的说:“杜隆坦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正如你所说,你们还不够强大,你们的力量并不足以对抗古尔丹,但为了部落,杜隆坦却不得不这样做。而在这场斗争中,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帮手,你们无法应付他们的强大和阴谋诡计,杜隆坦和霜狼部落很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兽人被洗脑啊不对,兽人幡然醒悟,抬起头死死盯着他,沉默了一下,说:“我该怎么做?”

    安阳很平静的说:“很简单,你去帮助杜隆坦,而我,将帮助你们!”

    这名年纪有点大了的兽人十分警惕,说道:“你想得到什么,我们部落绝不会离开这个世界,并且你也休想让我们放弃对人类王国的进攻!”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沉下来:“我们已经不去了,我们无家可归,除了这里,我们别无去处”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艾泽拉斯的人,这里不是我的家园,我也不在乎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事实上我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我很同情你们,我不介意你们在这里占领一席之地,但我反对的是疯狂的无意义战争,我反对的是你们将这里摧毁,然后杀光所有人类,就像你们在德拉诺对德莱尼人做的一样!”

    说着这话时,安阳觉得自己身上简直是在闪光!

    幸亏他的脸皮够厚,说谎不眨眼,才勉强保持住了圣洁的形象。

    就如旁边,迦罗娜看他的目光已经有点变了。

    想了想,安阳再次补充了句:“我驱赶的是邪恶,而不是兽人,你明白了吗?”

    兽人再次沉默,然后低头看向锁住自己的镣铐,无助的说:“可我什么也做不了。”

    安阳摇头:“我会放你离开的,但你要保证,你会像我想的那样去做!”

    兽人立马郑重说道:“兽人从不说谎!”

    安阳点点头,看向了一直审视着他们的洛萨。

    洛萨适时地侧头问道:“这么久,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安阳用艾泽拉斯的语言向他叙述了一遍。

    听完,洛萨眯着眼睛吸了口气:“所以,你其实是在挑拨离间?”

    安阳摇头:“我只是推动时间的进展而已,以杜隆坦的性格,起来反抗兽人是迟早的事,只是对艾泽拉斯的有用之处在于霜狼部落是被古尔丹全部屠杀干净,还是和艾泽拉斯一起对抗古尔丹!”

    洛萨沉默着,久久不语。

    他能看出其中的利弊,但他总觉得安阳这人来得太不寻常,让他生疑。

    顷刻之后,洛萨问:“你怎么保证他会听你的?”

    “他向我保证过了!”

    “保证过了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兽人不会说谎!”

    “呼”

    洛萨紧盯着安阳,良久才收目光,微不可查的点着头。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反正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俘虏,这个俘虏留着也是被杀,放了也就放了!”

    “以后你会知道,你现在的决定是对的。”

    “但愿如此,其实我也不是相信你,我只是记得,迄今为止你没有欺骗过我们,你说的都是对的,你做的都是在帮助我们,在这里我以暴风城指挥官之名,对你表示感谢。”

    “呵呵。”

    安阳干笑两声,感觉有点受之有愧。

    他手中凭空出现那口青玉剑柄的古剑,轻松一剑就劈开了笼子的锁和铁链,接着将镣铐也纷纷劈开,这番如同锋利菜刀切豆腐的姿态看得洛萨是一阵心惊肉跳,不由自主的就去打量那柄细细的剑。

    兽人脱困,头看了安阳一眼,立马怒吼一声,朝前面的迦罗娜扑去。

    但他还没来得及靠近迦罗娜,就被一支相比起强壮的他来说堪称纤细的手抓住,再也前进不得!

    兽人愣住了,低头看向那只看起来比兽人的小孩子都还要孱弱,却蕴含着巨大力量的手,咽了口口水。

    不止是他,旁边的迦罗娜、洛萨,包括围观的卡德加,也都惊住了。

    这手臂粗细的悬殊对比,而展现出来的力量却截然相反,才更容易给人心以强大的冲击!

    安阳沉声说道:“停下,兽人。”

    兽人怔了怔,身体放松下来,沉重的喘着气,死死看向迦罗娜。

    安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兽人低声说道:“古鲁什。”

    “很好,古鲁什,你要记住,我救了你的性命,否则你早就死了,然后还给了你自由。”

    安阳记得,在原剧情中那名被洛萨俘虏的兽人也是如此,因迦罗娜与洛萨交谈而狂暴想要杀死她,甚至挣脱了镣铐,但就在他冲向迦罗娜的那一刻,洛萨一剑刺出,割破了他的喉咙。

    所以他说救了这兽人一命,一点也不为过。

    兽人很顺从的低下头:“感谢您,先知!”

    安阳抿抿嘴,朝着路边的森林指了指:“那么,你可以离开了,如果你现在就走,还能追上他们,他们会认为你是跟在他们后面逃离的,只是中途迷路耽搁了时间,而不是被我们抓住,然后施放的。”

    兽人再次望了他一眼,也不答,猛地狂奔撞进茂密的草丛中。

    随即,一声响亮的口哨声刺破森林刚恢复的宁静,他在召唤他的霜狼伙伴。

    四周的士兵和军官都看得不明所以。

    为什么

    好不容易抓到的兽人俘虏,为什么要把他放了?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4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4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