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机会来了

推荐阅读:直播寻宝之旅妖女[快穿]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生姜生姜我是香菜快穿之祸水神医小房东宫少专属:萌妻要上位魔尊的重生嫡妃重生之神帝归来妖后倾城:将军,很嚣张!

       夜风习习,火堆燃烧劈啪轻响。

    两名军官已经睡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两名身材巨大的石巨人站在悬崖道路两头,庞大的身体几乎将三米宽的道路占满了,他们四处巡视着,虽然有些愣头愣脑的,但那沉重有力的身躯给人异常的安全感,让人能安然入睡。

    安阳半眯着眼睛,调出纸人傀儡术最后一卷的资料,参悟思考着。

    这是一个名为兵人的傀儡,按照描述,它的体型应该和青面鬼差不多大,远远比不上两种纸夜叉,但它却有着硬弓箭矢和佩刀,因为从空中吸取的游散灵魂能量碎片更多,它的智力也将更加卓越。

    而且按照咒文刻画难度和灵气消耗量,咒语长度等等来说,它的战力也应该会很强!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兵人虽然阴邪,但并不畏惧阳光,可以在白天活动。

    安阳默默的想,大概它的制作难度就是因为这两点吧。

    加强了灵魂吸取模块的复杂度,以吸收更多游散灵魂力量,同时融合成相对更聪明的临时智慧灵魂,好让它能够执行更复杂的命令,能够使用兵器;新增了一个咒文模块,主要是抵挡太阳的伤害,以及提供足够的阴邪能量在白天活动;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但都不是很重要,不过就是平衡性增强罢了

    至少按照他的理解是这样的。

    旁边几人的蛋疼对话还在继续,依旧是少儿不宜的话题。

    迦罗娜看向洛萨,不满的问:“你笑什么?”

    洛萨左右转头顾盼,最终诧异的盯向迦罗娜,碧色双眼中透着“你是在说我吗”的神情。

    迦罗娜皱了皱眉,很认真的说:“我不知道你们人类做这样的事是怎么活下来的,没有肌肉的保护,在那一次次撞击下你们的脆弱骨头会断裂的!”

    这下就连卡德加也忍不住笑了。

    洛萨眉头挑了挑:“你看起来与我们没有多大区别嘛,也没有多强的肌肉,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卡德加也装作很认真的说:“魔法告诉我,一切都不是绝对的,瘦弱的人肌肉也可以很强大,少量也可以隐藏着强大的力量,就像先知,我亲眼见到他手臂肌肉跳动时拉住那名兽人,令他动弹不得,我也见到过他一把接住兽人扔出的战锤,像先知那样的人应该能承受住撞击的伤害吧?”

    小法师和指挥官相视一眼,同时发出一阵笑声。

    安阳稍微睁开眼,无奈的看向这两货,摇了摇头。

    他招谁惹谁了,真是躺着也中枪!

    笑吧,笑吧,看你们等下还笑不笑得出来!

    安阳如是想着,又闭上了眼。

    一切如他所料

    迦罗娜平静的看向憋着笑的二人,又扫了眼半躺着似乎在假寐养神的安阳,眼神没有波澜,说:“骨头断裂后重新愈合会使它更强壮,比如我的,就很强壮。”

    她说这话时的语调没有一丝起伏,很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但二人脸上的笑容却立马僵硬住了,从这句平静的话中他们好似看到了迦罗娜曾经遭受过的惨痛经历,那一次又一次的苦痛让她习以为常,让她麻木,以至此时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出来。

    他们无法体会,也难以想象,只得以沉默面对。

    良久,洛萨垂下头,瞥了眼卡德加,诚挚的说道:“我很抱歉。”

    卡德加也连忙跟着道歉:“我也很抱歉。”

    四周的气氛好似一下子就变得宁静平和起来,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在空中蔓延。

    “这没什么。”迦罗娜淡淡的说,她沉默了下,“我的名字,迦罗娜,在兽人的语言中意味着诅咒,我母亲因为生下了我而被活活烧死,于是我就有了这个不祥的名字。”

    “可他们还是让你活下来了。”

    “是古尔丹让我活下来的,他给了我我母亲的牙,为了记住她。”

    洛萨和卡德加顺着她的手和目光,看到了那挂在她脖子上的绳子吊着的一颗獠牙,以及她脖子上因长久带着项圈又被蛮力拉扯留下的伤痕,但眨眼就被她扯上薄毯所盖住。

    安阳眼角默默抽搐,眼睁睁看着这个粗糙的坑洞变成深情与怀念的演厅!

    也变成了这几个人类一方的主要角色拉近关系的重要场所!

    这气氛

    真是令他学习傀儡术都无法专心!

    卡德加凝视着迦罗娜,怔怔出神,沉默了良久,他好似被这时的气氛感染,开口说道:“我的父母在我六岁的时候把我交到了肯瑞托,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还有我的所有兄弟姐妹。”

    似乎生怕他们无法理解他的情感,他顿了顿,解释道:“把孩子献给肯瑞托,能够给家庭带来荣耀,于是许多父母渴望着有机会能将他们的儿子送往达拉然浮空之城,得到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法师的培训”

    “可如果这个孩子逃跑了,就不是那么事了。”

    说到这里时,卡德加扯开嘴角笑了下,眼中与脸上满是苦涩,随即便沉默下来。

    洛萨似乎有些感触,但转瞬间他就摆了摆手,说道:“嗯,那听起来和嗨皮!”

    迦罗娜却望向了一旁假寐的安阳,问道:“先知,我和小法师刚刚说的,你都知道吗?”

    安阳睁开眼,眼中有着疑惑,但他还是缓缓点了点头:“是的。”

    迦罗娜又淡淡的说:“我记得你说过,关于我的事情,你知道得比我还多,我刚开始并不相信,但现在我想,既然你能知道这些,你能告诉我我那该死的父亲是谁吗?”

    安阳陷入了沉默,良久才开口:“你不会愿意知道的。”

    迦罗娜坚持道:“我现在问你,就意味着我想知道。”

    安阳抿抿嘴:“那好吧,我不希望你知道。”

    迦罗娜深深的望着他,便不再说话了。

    一夜很快过去,清晨光芒率先照到高处,却在山的另一边,于是他们很遗憾的与晨曦擦肩而过。

    收拾好东西,就着清水吃了点携带的干粮当做早餐,他们便准备再次出发了。

    安阳随手掐了个指印,念了句短促的音节。

    “轰隆”

    两名庞大的石巨人轰然倒塌,身躯散开,化为两堆巨大的碎石!

    尘埃四起,不少碎石都落入了悬崖下,听不见声。

    安阳翻身骑上战马,提醒了句:“别发愣了,出发!”

    翻过山坡后,下山的路就要快得多了,而之后的平地更是快马加鞭,很快便到达西部荒野的兽人营地。

    他们寻找的是最高处,并肩站立着,审视着下方的兽人营地。

    远方的树木已经干枯死去,见不到任何青色,只有不被兽人触及的地方还保持着生命,一整片密密麻麻的塔楼和帐篷占据了这片土地,红色顶账的兽人战略要地,还有远方建造的一座巨大石门。

    “黑暗之门!”

    洛萨的双眼十分凝重。

    这座高达数十米的石门纯碎就地取材建成,没有凯旋门那么精致,制造略显粗糙,但浮雕花纹并不少,正好符合兽人粗犷的审,远远望去便是一股古老厚重而气势磅礴的感觉扑面而来。

    尽管它还没有完全建成。

    洛萨指着边缘那一个又一个的笼子:“这些俘虏就是他们准备献祭的?”

    安阳点头:“是的,他们需要人类的生命作为黑暗之门的能量,将所有兽人全部带过来!”

    洛萨顿时捏起了拳头:“所有!”

    迦罗娜说道:“这里只是一个战团,当门打开时,古尔丹会将整个部落带过来。”

    卡德加怔怔感叹道:“那真是一场浩劫!”

    洛萨一拳狠狠锤在地上,说:“我们真应该将这道门摧毁!”

    卡德加很遗憾的说:“可是我们无法从守备森严的兽人营地中穿过,就算我们偶然到达了,我们也没有摧毁这道门的力量,那只有守护者才能办到,至少凭我们的力量无法摧毁这样的建筑。”

    洛萨怔了怔,忽然转头望向安阳。

    得,这时候他对安阳又开始抱有信任了。

    安阳抿了抿嘴:“远程攻击是法师的立足根本。”

    洛萨目光瞥了眼卡德加。

    卡德加连忙说:“我会法术控制和火球术,以及奥术弹射,但没办法打到这么远,也无法摧毁这么大的东西。”

    他用手比划着这里到黑暗之门的距离。

    洛萨继续凝视着安阳:“你有能力摧毁它?”

    “小意思,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摧毁了一次,他们还会再建立起来。”

    “那就再摧毁一次!”

    “指挥官,你的智慧被蒙蔽了,这样治标不治本。”

    “那我就率军和他们决战,把他们全部杀光!”

    “你忘了,之前艾泽拉斯也没有兽人,但他们还是来了。所以,且不论艾泽拉斯能否打赢这场战争,就算你们赢了,他们也还会来第二次,兽人的世界已经被毁灭,他们别无可去,只能不断进攻艾泽拉斯,如果无法将邪能的根源去除,他们会不断打开黑暗之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艾泽拉斯,直到将这片土地征服毁灭!”

    “哦?先知,你认为该如何去除源头,你是先知,那我请你告诉我,源头到底是什么!!!”

    安阳皱起了眉头,感觉此时的洛萨又有点暴动。

    莫非阿拉希的血脉如此狂暴吗?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一些轻微响动,两名军官弯腰走了上来,默默地等待周围。

    正在此时,安阳也发现了点异常,嘴角顿时勾起一抹弧度:“指挥官,你不是想将这群兽人消灭吗,但愿你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现在机会已经来了!”

    洛萨顿时皱眉问道:“什么?”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4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4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