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守护者的沦陷

推荐阅读:黑夜玩家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苍天饶过谁星武通神经济大清永恒高塔末世制造大亨超级科技巨子

       安阳关闭了光学隐身系统,操纵着盔甲在空中调转方向,此时的他也没有隐匿身形的必要了,推进器一阵光芒大放,带动着这银白色的身躯如流星一般在夜空中一闪即逝,消失在远方天际。

    此时绝大多数的安排应该也已经结束,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自己收割第一波果实的时候到来。

    从大义上说,他已经为兽人和人类铺垫好了一切,只要打下这场战争便能够消灭麦迪文甚至古尔丹,将人类和兽人的未来洗刷清澈。或许以后的他们依旧将为了生存和领地而战,但却不会再被邪能所控制,不会沦为某人野心的牺牲品,不会让战争打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若是没有古尔丹的操控,想来很多兽人英雄是看得清形式的,兽人需要的是一个生存的家园,而不是古尔丹的强大野心。

    从私心上来说,安阳也已经安排好这场完的战争,霜狼部落并没有被古尔丹消灭,杜隆坦这位英雄也未被囚禁,有着霜狼部落的策应古尔丹远没那么容易打败人类大军,在战争之下黑暗之门会受到干扰。

    当麦迪文的邪念彻底打败他的善念,守护者彻底堕落,而他会为了黑暗之门而疲于奔命,这时的卡德加和洛萨会杀了他。

    或许还有安阳。

    之后,整个卡拉赞魔法高塔的浩瀚书籍、麦迪文一生收集的宝贝都将陷入无主状态,在肯瑞托那群法师们反应过来之前,他会占据这里。

    这个代表了艾泽拉斯魔法文明最强者的守护者的毕生心血,将成为淮北基地、神州帝国乃至帕尔兰斯银月领的收藏品,并在某个特定时刻对某一部分的平民开放,拓宽他的势力的力量、知识道路,也将让他所掌握的文明更加丰富,更加多元化,拥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安阳很快到暴风城的管辖领地内,降落在艾尔文森林。

    但一路所见已足够令人震惊,森林中的村庄在燃烧,哀吼连天,人类的文明被摧毁,坚固军事堡垒在塌陷,俨然一副亡国之景。

    若是战争这么一直持续下去,真当是个不小的灾难。

    心里有些感慨,安阳卸下了盔甲,徒步往前行进。

    一座坐落于交通枢纽上的城镇在黑暗的夜色中若隐若现,远远看去便能感受到它的繁华,灯火通明,不亚于前世的城镇。

    闪金镇。

    狮王之傲旅店。

    安阳紧抿着嘴,穿着白袍,带着兜帽,低着头默默的走了进去。

    旅店中有着不少人在饮酒,还有着一名驻歌手拿着类似吉他的乐器弹奏着,唱着优的曲子,来往的旅行者们有的会静静倾听,有的会和着节拍打着手,还有的自顾自的小声聊着,气氛似乎很不错。

    安阳没有理会他们,径自越过这群人往内走去。

    有侍应生想来阻挡他,但只听到一阵短粗的音节,安神术一出,他们便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来,好似短暂的失去了所有知觉。

    当他们过神来,这位法师已经消失在大厅中。

    是的,在他们眼中这是一位法师。

    安阳静静推开门,立马便是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令他皱了皱眉。

    这是一个很古典普通的房间,透着中世纪的风格,颜色很深的木质板凳和桌子,以及桌面上堆着的一大罐酒,桌面上和地上也都是酒液。

    还好,没有呕吐物。

    安阳默默地没有说话,凝视着平躺在里面吧台上的那道身影。

    此时的指挥官无比颓废,四肢瘫软,一个深红色的大酒杯挂在他垂下的手上,眼中没有焦距,像是在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安阳靠近说:“我很抱歉,洛萨。”

    洛萨好似这时才过神来,又仿佛早就知道他的到来,身体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有眼珠子转悠了圈,艰难的抬起手在空中摆了摆。

    “这不怪你,也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

    安阳沉默了下:“我本来可以救他走的。”

    “可那里被困住了二十多名士兵,卡伦也只是个普通王*人,他并不是你的儿子,在你的眼中他应该和其他士兵一样,为什么要抛弃其他士兵而拯救他呢?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一命,我应该感谢你。”

    安阳便沉默了,眉目间有些凝重。

    洛萨忽然翻了个身,从仰躺的姿势换为面对着他:“先知,你能够预知到原本的未来,你能否告诉我,如果我们没有试图改变,卡伦的命运又会怎么样?”

    “他还是会被麦迪文困在闪电屏障之外,然后在孤身奋战中死去,这也许是注定的。如果我没有杀死兽人大酋长黑手,如果我没有改变,他会被黑手亲手杀死,就是那名被你打碎左手的兽人,戏剧的是,他正是当着你的面用碎掉的左手杀死了你的儿子,将他狠狠抛飞。”

    “你之前说他会报复我,就是说的这个”

    “是的。”

    “麦迪文究竟怎么了,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守护者的力量太强大,我无法窥探,但我觉得,你们的守护者很可能已经被邪能所污染,并曾经背叛过艾泽拉斯。”

    说完这句话,安阳注意到,洛萨的手紧紧捏起,青筋直跳,但转瞬又放松下来:“或许只是他的身体出了状况,我们不应该怀疑他”

    安阳嗤笑一声,没有多说。

    洛萨谨慎而果决,很多时候对是非的判断甚至超越莱恩国王,此时的他心里一定有了些许分寸,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对于这样的事他很慎重,他明白无论是自己还是麦迪文的身份都非同小可,这件事一旦下定结论便事关重大,所以他更愿意自己慢慢的思考,然后确定了事实之后,再以雷霆手段出击。

    但安阳丝毫也不怀疑他的判断。

    虽说现在距离原剧情的时间有所差距,但他早已做好铺垫,一层层的循序渐进提示着这位警惕的指挥官,还让卡德加为他打辅助,要是这样洛萨还坚定不移的认为麦迪文没有问题的话,他就可以去撞墙了。

    叮当一声,洛萨手中的杯子落到地上,滚了几圈后停在安阳脚下。

    洛萨将那只手拿上来,放在胸膛上,缓缓的说:“卡伦的母亲在分娩他的时候死亡,因为这件事我一直很责怪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和他好好的以父亲和儿子的身份谈过话”

    安阳抿了抿嘴,安慰他道:“卡伦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理解你,他不会责怪你的,在他的心中,你一直被他所崇拜着。”

    “或许吧,他一直想得到我的认可,于是奋不顾身。其实,这件事我不怪任何人,作为一名军人,死亡并不由自己决定。”洛萨顿了顿,声音陡然有些沙哑起来,“只是他还如此年轻”

    即使到了这时候,这头艾泽拉斯雄狮依旧不肯哽咽,他甚至仰躺着不让模糊的眼中滴出液体,语气尽量保持着平静。

    门口却传来一声轻微声响。

    安阳没有转头,他知道迦罗娜来了,并且一直在门外,只是听洛萨正诉说得深情,迦罗娜就没有进来打断他,一直在门口等着。

    他很识趣,立马便颔首道别。

    “我猜你们还有事要说,我先离开了。”

    安阳朝迦罗娜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几乎在他离开的同时,两扇门自动的关上,发出碰的一声,显得无比诡异。

    开玩笑,在电影剧情中,迦罗娜和洛萨可是钦定的一对,而且他还看过未删节的完整版,就是在这个时候,洛萨伤心又颓废,迦罗娜又刚刚得到了她父亲麦迪文的鼓励,正是勇敢追求所爱之时。

    一个内心虚弱,一个趁虚而入,加上双方互有好感,迦罗娜虽然有着兽人的血统但整体还是很符合人类审,干柴与烈火一点就燃。

    (电影中迦罗娜的母亲是兽人,父亲是麦迪文。)

    安阳不是个君子,但成人之还是会的。

    尤其是这种事,谁打扰谁生孩子没**好么!

    安阳还想自己的孩子有***所以他将时间留给了他们,自己一个人开了间房睡觉去了,嗯,他还封闭了自己的听觉。

    次日。

    艾泽拉斯雄狮的抗打击能力不是盖的,身为指挥官的他也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担当,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迦罗娜的抚慰作用,昨天还颓废潦倒的洛萨今天又穿上皮甲去参加暴风城举办的军事会议了。

    这场会议事关重大,自然不是安阳能进的,不管他再神秘强大,为艾泽拉斯做了多少,他也很难进入。毕竟一个外来的先知,和艾泽拉斯代代相传的守护者还是有差别的。

    没错,这场会议有着麦迪文的参与。

    而这时的麦迪文因为安阳到来,已经提前耗尽了力量,这点从他在战场上的昏迷就能看出,也就是说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守护者了,而是个被萨格拉斯的邪恶所污染影响的*oss。

    感谢订阅!

    感谢“皇甫丷”的万赏!(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5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5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